10月29日下午,币安“一姐”何一受邀做客链节点直播间,时隔一年再次与链节点社区用户们见面,一姐分享了许多币安的新方向新动作,并表示目前币安的业务重心在于合约交易,而在整体方向布局上,未来将更重视中国市场,重视用户体验。

(以下为直播内容摘要,经链节点整理。)

封面图

一姐最近在忙什么?工作重心在哪里?

何一:币安刚刚上线了合约产品,所以目前一部分的工作重心是在推进币安的合约。最近币安也开启了Venus计划,已经推进了一段时间。

近期也会在国内多做一些AMA和直播,跟大家聊聊币安的中国布局。

 

收购JEX期货交易平台有什么背后的故事?同时推出两个合约产品有何区别?

何一:JEX的CEO陈欣是我2014年时的老同事,币圈最早期的合约产品就出自陈欣之手。JEX从产品能力、技术能力来讲,本身就非常有实力。当时他们很想自己去创业,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跌跌撞撞,最终还是决定加入币安大家庭。

JEX之前的期权产品主要面向普通用户、小白,但对于机构用户来讲,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比如说T型报价之类的服务,目前产品还在逐步完善中。

再说到Binance Futures,币安的合约团队很多来自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是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但在做币圈产品时,的确发现了许多和传统金融合约的区别,所以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币圈的交易逻辑。

简单来讲,JEX和Binance Futures都在不断优化产品的底层逻辑,我之前用过一个词来形容我们的合约,叫“清水房”式的产品。其实像一个大工厂一样,有很好的基础架构和设施,空间也非常地宽敞,可目前交易品类还比较单一。我们正在一步步地去迭代。比如最初我们只有20倍杠杆,但现在已经是1到125倍杠杆,可以自由调节了。

我觉得现在的合约产品形态仍不是最佳的产品形态,在币安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内部工作环境是“高压锅式”的。推出两个类似产品进行内部赛马,从内部给出压力,希望产品可以更完善,做的更好。

 

为什么选择现在加入合约市场?政策松动还是想抓住这块大市场?

何一:我经常在微博收到一些用户的反馈,说“自己玩合约,然后爆仓了,你能不能转发一下我的经历,我要维权!”,我们以前会认为,这种高倍的杠杆,不是对用户最有利的产品。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一直收到用户的提问,说你再不开合约我就走了。因为用户的强烈需求,我们认为应该把合约的时间线往前推。

币圈有一类用户之所以选择交易数字货币,就是因为它的价格波动更大,这类用户大概在币圈中占10%左右,他们想去跨越阶层,他们的意见也非常重要。币价平稳的阶段,这种类型的客户,和有套保需求的矿工,他们有强烈的意愿需要合约来帮助在熊市中有盈利的可能。这就是我们推出这类产品的初衷。

但我仍认为合约是一个高风险的交易品类,所以我建议普通用户尽量少做尝试。

 

Venus计划和Libra有何区别?怎么看待DECP

何一:Libra这类的稳定币出现,可以帮助更多国家和地区的人获得金融服务。其实小扎有一点说的非常对,这个世界上有超过10亿人口没有感受到过任何金融服务给他们生活带来的便利,这类人群其实是亟待开发的。

我觉得央行的DECP非常好,它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未来可以进入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就像以前你在路边买个煎饼,不会想到大妈都是在用支付宝或微信收款的。

 

开启OTC?如何兼顾合规和安全?

何一:中国地区的OTC现在是使用C2C模式,我们还推出了T+1的规则,主要是避免有不法分子洗黑钱。 对于OTC用户来讲,我们觉得风控是第一位的。

任何用户都不希望自己的银行卡被冻结,而往往电信诈骗的黑钱都会更希望提现速度快,风控流程简单。出于这个维度,我们对提现进行了限制。

 

币安内部的0信任原则是什么?

何一:所谓0信任原则,就是公司的任何一个员工,不管级别高低,每个人的权限都会被压缩到一个很小的范畴,没有任何人能拿到所有的信息。
 

进击中国市场,如何面对舆论和质疑?

何一:这其实跟中国的竞争环境有关,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比如说早期的3Q大战,全都是打舆论战。我觉得现在的用户跟以前的用户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比如最近BNB的销毁,三次销毁的尾数都刚好是888。这其实只是我们的日常迷信,可能年纪越大越相信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所以我和CZ就连续补齐了三次。再比如说币安第三季度比第二季度交易量少,但销毁还在增多,也是因为我们的业务在扩展,币安所有业务线的利润都会参与销毁。

苏东坡和法印有一个小故事,大意就是,你是什么样的,你眼里的别人也是什么样。这个故事其实就恰好体现了当前的行业竞争的格局,部分友商自己做不到,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别人也做不到,如果他们自己想要造假,理所当然地就认为所有人都在造假!

其实现在国内的交易平台的竞争还是蛮激烈,头部效应一定非常明显,头部的玩家基本上会覆盖掉80%以上的用户规模,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交易平台都天天喊“我是宇宙第一”。但到底用户多不多,自己心里最清楚。

 

币安想打造怎样的生态?在中国市场下一步会如何布局?

何一: 区块链最大的意义应该是让价值更自由地流通。而币安想要成为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底层架构系统,相当于Google之于整个互联网。

我们希望能够从扩大行业的影响力的角度,去构建上下游,而不是哪个部分赚钱就做什么,就先做什么。

其实交易还是一个核心的流量集中点,也是币安的立足支点。因此我们也会在接下来,优化交易中的用户体验。之后不管是网站还是App,都会给用户更简单直接的指导,币安要用懒人逻辑去把很多的门槛都给拆掉。

另外一个重点在合约,下半年会进一步产品迭代,争取在春节前能够追上BitMEX。

第三个更偏行业建设,我们希望在中国蓬勃发展的区块链行业进程中,能够贡献自己的一些力量。

文字编辑:君瑶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