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764.78 +0.68% 8BTCVI: 5991.56 +1.03% 24H成交额: ¥3149.14亿 -10.20% 总市值: ¥19038.09亿 +0.58%

当区块链的“春风”吹进二次元,ACG世界将发生怎样的改变?

9月3日晚,嘀哩嘀哩CEO、D社创始人苟方韬和Gate.io CPO酒儿做客ChainNode直播间(原巴比特直播间),与ChainNode直播间主持人王君瑶、Chainge技术沙龙发起人钱佳欢共同探讨“二次元+区块链”的相关话题。

0903

作为Gate.io Startup的第九期项目,D社(DILI)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泛娱乐平台,由二次元网站嘀哩嘀哩(DILIDILI)链化升级而来。

D社白皮书显示,D社初期在EOS平台上试运行,目前代币已经实现ETH、EOS双链运行。未来D社代币DILI将一方面用于网站内部生态的运用,生态中的消费、激励、抵押都将以代币作为载体,另一方面在流量引擎中将流量做为商品,需要通过代币购买。

据了解,嘀哩嘀哩旗下涵盖了播放、UGC、社区、电商以及游戏等业务。项目已获得包括科银资本、创世资本、加密愿景、水木金融、哈鲁资本等多家机构投资。

图片1

这是一场“可爱”的直播,无论是现场来自嘀哩嘀哩的超级萌妹,还是嘉宾信手拈来的ACG术语,都非常的“二次元”。

D社在成立之时,就获得EOS生态节点MEET.ONE、EOS CANNON、BitMARS Capital的支持,并在20天内为MEET.ONE导流了100多万用户。这背后是D社多年来积累的用户、市场、社群经验和资源,以及丰富的KOL和UGC流量。

D社为什么要引进区块链技术呢?苟方韬在直播中表示,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优势是去中心化、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区块链能让二次元行业的利益分配更加公平。

他指出,利用智能合约的分配比例,让UP主得到自己该得到的收益,“在 D 社,如果一个 Coser(角色扮演的人) 发了一个视频,在排行榜前 100 的位置停留的时间越多,获得的 Token 也越多,他们也可将 Token 兑换成法币。因此Coser和用户能在D社上一起成长,并能从中获利。”

苟方韬还讲到,通过已有的二次元场景(番剧,电商,游戏,萌娘直播),结合通证经济的模型,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总的来说,D社能通过区块链技术,解决流量问题、内容确权、IP资产的融资与交易、数据公信力、用户与创作者激励体系等问题。”

酒儿也在直播中坦言,“目前探讨区块链+的概念,还有点为时过早,现在是在探索区块链的游戏模式,而不是强行为游戏添加区块链概念。而交易所最终会成为一个专业的相对综合性平台,会用户提供各种各样的产品。让用户找到各种所需要的东西。

中国二次元用户群体中90、00后占据94.30%,其中大多数以学生为主,他们愿意为自己喜爱的游戏、动漫或UP主付费、打赏。有观点认为,从最近代表年轻人酷潮文化的“运动鞋”遭到疯狂热炒现像看,年轻人乐于接受新事物,这里面也包括区块链技术。

D社是区块链和二次元两个新鲜事物的叠加,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获得年轻一代的欢迎。苟方韬本人也是区块链和二次元的重度爱好者,他拥有超过14年ACG的开发和宣发经验,且是数字货币的早期参与者。

他表示,目前D社以18岁至24岁的用户为主,其次是24岁以上的,也就是说95后、00后是D社的主要消费群体。这个年龄段的人,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对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持开放的态度。巧合的是,D社的用户画像与数字货币圈子有相似之处。

酒儿认为,如果能让用户在使用时感知不到使用的是区块链技术,这就是区块链最大的进步。

谈及技术,苟方韬表示,D社采用D·Engine 开放式流量交互引擎,由一组连接传统中心化流量引擎源和多组多分层工作网络的去中心化协议提供支持,由引擎源、引擎工作站、流量池、超级流量交换协议四大模块组成。

这种技术架构的特点是众多流量供给方先进入开放式流量交互引擎进行预处理。开放式流量交互引擎对数据进行格式化和标准化,并经数据压缩处理后存储在流量资源池。根据需求方的请求,按照超级流量交换协议的规范,从流量资源池导出流量交付给需求方。部分应用场景,需要使用AI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流量分析,比如用户行为分析。

谈及应用场景,苟方韬指出,D社的定位不局限于二次元领域,还会触及泛娱乐行业。总体来说,包括《嘀哩嘀哩》DApp、二次元电商、D社游戏发行平台、DApp Store、萌娘直播和IP众筹等。对于流量转化,他还展示了自己的信心。

谈及通证经济模型,他说,D 社的通证模型是以 DILI 映射流量资源为核心的生态模型,是建立在整体的通缩基础上,因为在整个生态中,无论是输出或者获得流量,都需要抵押或者使用DILI通证。具体来说,流量供给方如果想要成为流量节点进行变现,则需要抵押相应的DILI通证,且挖矿奖励和抵押DILI的数量成正比,这会激励节点进行抵押。而作为流量需求方,则更需要消耗DILI通证来获得自己想要的流量,因此这再次减少了DILI的流通。同时,任何D社平台的成员想要发起诸如IP产权众筹、IP权益交易等活动,都需要质押想要的DILI通证。

谈及D社下一步的计划,苟方韬说,将保持项目的宣发,同时按照原计划推进项目落地。在市场方面,今后还会有回购计划,具体将会与项目代表一起商讨。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