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1430.15 -4.90% 8BTCVI: 6349.51 -5.68% 24H成交额: ¥5064.62亿 +11.74% 总市值: ¥15950.94亿 -4.57%

杨海坡,矿池ViaBTC创始人,交易所CoinEx CEO。90后创业者,2012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 曾就职于腾讯TEG/微博、富途证券。

他在2011年开始接触比特币, 2013年开始参与比特币社区,2016年3月投入比特币 矿池的部署开发,一人独立完成ViaBTC矿池全部代码并在2个 月后上线。

杨海坡

代码是一门艺术,而非技术

“我的梦想很直白,就是赚钱,经济自由是一件非常值得追求的事情。当你做一件事情不再是为钱的时候,当你的生活不再为钱所困的时候,是非常有意思的。我想着做矿池能够给我带来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经济自由,然后我再成为一个专业的交易员。我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变成老板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可能不会让自己走到现在这样,我可能更多习惯于去单打独斗,而不是习惯去领导、管理那么多人。另外,我也希望能创造一个非常好玩,非常有意思的、非常牛逼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有一群非常牛逼人在一起做一件很牛逼的事情。”杨海坡真诚地说。

读书时候想成为航空航天工程师的杨海坡,读大学选择去了西北工业大学,但阴差阳错进了数学系。

2011年,也就是在杨海坡读大三时候,他接触了开源软件、比特币。软件的开源运动、比特币的自由世界,给杨海坡带来非常大的触动,那时候他想成为一名极客。虽然2011年就有文章讲比特币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一个开源项目,但那时候的他他并没有从社会层面、经济层面、金融层面去理解比特币,而是单纯的技术层面理解比特币。于是,当时的杨海坡认为比特币并不具备很大的价值,对此看法嗤之以鼻。

2011年的杨海坡,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之后的人生会和比特币发生如此紧密的联系。开源软件带来的触动让他自学编程,并在半年后被腾讯招去做实习。

在创立ViaBTC之前,是杨海坡第二次到腾讯上班,负责维护一个“不大不小”的系统。

杨海坡说:“其实每次离开的原因都很相似,我不喜欢那种体制的环境,想要出去自由的做一个事情。但要有一定经济基础,所以自己写了一个项目。

2016年3月,杨海坡独立完成ViaBTC代码,并在巴比特论坛发帖寻求资金和算力的帮助。

“2016年在巴比特论坛上发帖时候实际上挺绝望的,没有想到过真的能找到这些, 就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当时想着找不到就算了,那就把代码开源出来,当给这个社区做些贡献。”杨海坡说

雪中送炭的事情发生了。

吴忌寒在巴比特论坛看到帖子后,打电话给杨海坡,并投来200个比特币。200个比特币,对当时的杨海坡来说,是一笔很大的钱。

“之后的心路历程,和美剧《硅谷》很相似。《硅谷》讲述了一个屌丝程序员创业的过程,感觉自己真的是跟里面那个主角挺像。我之前是一个单纯的程序员,吴忌寒打电话投资后,很多人突然都愿意找我,和我聊天,当然其中也有些想空手套白狼的,但我一下子觉得自己还是蛮有价值的。特别是真的开始赚钱时候,虽然只有几万或者几十万,但那时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数目。会非常兴奋,太顺利了,甚至感觉很不真实。从一个毛头小子一下子经历这么多事情,其实冲击力还是蛮大的。另外,那时候自己又要做技术,又要做商务,其实挺为难的。”杨海坡说。

现在,不管是在资源、资金,管理方面,杨海坡都有了一定的经验。然而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写代码。

“写代码不是一项技术,而是一门艺术。技术是掌握一定的技能后不断去重复做工作,写代码则像画画一样,要有审美,而这个审美的核心是大道至简。如果一套复杂的系统用最简单的代码写出来,它就是最美的。在我的职业生涯里,身边还没有出现过在这方面能让自己真正非常佩服的人。我现在代码团队里是一个不可代替的角色,如果我不写代码,就很浪费。另一方面,我觉得写代码也是一种乐趣,可以创造新的东西。”

这个爱写代码的90后程序员,将团队从0到1打造后,变成了CEO,他如何评价自己这个CEO呢?

杨海坡回答说:“在老板这个位置上,我做的不好,勉强及格。管理方面我并不擅长,我更擅长产品的研发和市场板块。成功的老板肯定是做的事情越少越好,越轻松越好。但我们还没有到那个阶段,团队的人成长需要时间。包括我自己对管理,也是需要不断的学习和做出一些尝试。在管理上我是一个独裁者,大多数时候我说了算。虽然有时候我不一定是对的,但因为我在团队处于核心的位置,就要拍板决策。虽然会有做出错误决定时候,但老板最核心的能力就是决策。决策本身就是要承担责任,决策本身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所以勇于去承担你决策的后果。”

WechatIMG426

那么一瞬间,我曾想放弃

2016年,杨海坡注册公司后,一个人租了一间办公室。那时候他以前认识的圈内人没有愿意再回到这个行业的。他在网上招聘到两个人,但不到一个月就把他们全部辞退了。

“不懂这个行业很正常的,我可以讲解。但是我讲时候他们打瞌睡,我就受不了。”杨海坡说。

三个月后,杨海坡团队从1人壮大到10多人,项目顺利上线。然而创业总是会经历很多难言之隐,总有那么瞬间,让人冒出放弃的念头。

“大家进入这个行业的目的其实并不一样,有人是出于对金钱的渴望,有人是因为对自由的向往。从手段上,有人想着去改变世界,让世界更美好,这也是我们的出发点。比特币诞生于这个圈子,它涉及到很大的经济利益,涉及到财富效应。很多人为此极大的扭曲了人性,行业现在并不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行业。”杨海坡说。

“ “9.4”时候还好,那是政策性问题,遇到问题那我们去处理,去应对。最难熬的是2018年的上半年。那时候新交易所CoinEx刚开张,没有交易量,没有用户。整个团队都很焦虑。在那个时候团队又出现分歧,早期的合伙人出走。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做独裁者,因为公司还是要有一致对外的声音,最怕内耗。 就算有时候是错的,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他继续说。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不想干了,因为可能真的干不下去了也是好事,有时候真的感觉很累。创业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有太多事情需要去应付、处理的事情,还要面对来自市场的压力。我已经结婚了,有一儿一女,陪家里人的时间很少……所以压力还是蛮大。但是有时候突然斗志满满,打了鸡血一样,给自己打气,要坚持下去。”

真正熬人的就是整个交易所的瓶颈期,找不到出路,团队迷茫。或许是太过于渴望交易所情况有所转变,即使知道交易挖矿是毒药,杨海坡还是决定去吃了。

“交易挖矿这个事情到现在我还是挺后悔的,还是应该踏踏实实,专注在产品和技术的积淀上。交易挖矿从本质上来讲,是一个营销活动,一个投机的热潮。抓住好可能会给市场会带来一些流量,但这些流量带来的大部分是不忠诚的流量,他并不是看好你交易所长期的发展,并不一定会成为你的长期客户。 虽然说币价短期得到上涨,但是上涨之后就面临漫长的下跌,其实也是非常熬人的。它虽然有一些正面作用,但是带来的负面的一些成本等等还是蛮大的。”杨海坡说。

后来杨海坡一直告诫团队,一定要沉得住气,静下心来去先打造产品,先做好准备,在机会来临之前做好准备,在机会真正来临的时候,才能去抓住它。

数字货币市场最大的魅力就是市场不断的在变化,整个行业仍然处于蓝海市场。 数字货币对人口的渗透率非常低,这一块有很大的增量空间,还有巨大的新增市场没有被开发,这也意味着还有洗牌的机会。另外这个行业本身还有非常多的变数和机会,这都会给新生的交易所会带来一些机会。但是这些机会还是需要耐心等待,打磨好产品后,才能在机会来临的时候抓住。

WechatIMG424

三年,依然是刚开始

2019年6月5日,正值 ViaBTC三周年之际。

“三年很快,很多事情像在昨天发生的一样。三周年对我来说依然是刚刚开始,团队仍然处在打磨期,他们还需要成长,我在公司管理这方面也需要进修,需要不断地学习。”杨海坡说。

2016年,ViaBTC矿池上线,目前业务已经稳定。2017年, CoinEx交易所推出,目前该交易平台上主要有衍生品、永续合约、杠杆交易等产品。

“我们确实取得一定成就,但整个团队还是很早期。更重要是接下来,我希望在五周年或十周年的时候,能够真正地实现我们理想。公司定位是专注于为区块链或数字货币的基础设施的服务提供商。这一块包含了矿池、钱包、浏览器,还有交易平台和公有链,而目前我的精力就是放在交易平台和公有链的建设上面。”

文章尾巴图

评论(3)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