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923.69 8BTCVI: 9660.93 24H成交额: ¥5631.04亿 总市值: ¥17420.06亿
视频|《8问》星云链徐义吉:我想成为大师,而不是大佬

视频|《8问》星云链徐义吉:我想成为大师,而不是大佬

小别8问 发布在 人物访谈 8问 83898

 

徐义吉,星云链(Nebulas)& 小蚁(NEO)创始人,前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部负责人,前谷歌反作弊小组成员,同济大学计算机学士。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6 preset

无价值的联盟链

徐义吉不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也不喜欢自己被称呼为“大佬”,他说自己只是比很多人幸运,在创业失败、毫无方向的时候遇见比特币,花了时间去研究它,才有今天的一切。

徐义吉从同济大学毕业后工作于微软(上海),做操作系统。2004年加入Goole(北京),做搜索引擎。2008年回到上海创业,做跨境电商。2012年关掉公司,创业失败。

“我比别人幸运,很多人在2012-2013年遇到比特币时候太忙了,没有时间来研究它,或只凭印象便觉得是个骗局。但我在那个时候正好在寻找下一个方向,我有大把时间来研究它。由此,我也进入一个新世界,一个密码学的、加密货币的、极客的世界。也在网上认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可那时候大家只喜欢在线上聊天,从没在线下各抒己见。我是最早参加北京车库咖啡比特币聚会的人,从北京回到上海后就和达鸿飞等人一起做了中国最早的比特币技术社区(比特创业营),做了这个行业的第一届峰会,认识了很多老朋友,其中包括长铗、李林。”

那时候大家更多的是坐而论道,在区块链技术商业化这方面没有太多的结果。徐义吉想着将区块链技术带出去让更多人使用,在商业化上取得重大进步。带着这样的思考,2016年初徐义吉兴奋地加入蚂蚁金服,作为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负责人。

“因为蚂蚁金服用户多,商业场景也多,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终于能将区块链商业化的机会。但后来发区块链并不是用在蚂蚁金服的核心业务,它只是一个辅助的工具。另外,蚂蚁金服是做联盟链的,这实现不了区块链的真正的价值,在区块链的世界里面,大家都是公平的,算法都是公开透明的,有基于数学、非特权的信任。联盟链却是基于特权的信任,不代表区块链未来。”

徐义吉继续补充道,大家信任蚂蚁金服是因为信任蚂蚁金服这个品牌,而不是说信任区块链。做联盟链的大公司,它有自己的战略意图,很多真正的创新会受到合规、公司战略等各种考虑的限制。这就是我最终选择离开蚂蚁金服的原因,如果说我是抱着证明区块链价值的态度去加入蚂蚁金服的,那如果我认为它不能够完全证明区块链价值,我也毫无留恋。

那么,徐义吉认为的区块链价值究竟是指什么呢?

一是数据的价值,就是数据确权,目前为止数据的价值有待挖掘。星云链试图去挖掘这个数据的价值,在4月15号上线Go Nebulas,据徐义吉介绍,这会真正去挖掘数据的价值。

二是协作的价值,区块链会带来一个新的协作范式。比如现在我们公司都是自上而下的组织架构,但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给我们带来的是自下而上。大家更多的会因为兴趣聚在一起,一起出资源做一件事情,它从公司这种范式变成了一种社区范式。

对于巨头的加入区块链,徐义吉又持何种看法呢?

“打败淘宝的肯定不是一个新的淘宝,一定是新的形态,一个颠覆式创新,比如拼多多。我并不看好巨头做联盟链,因为巨头身上有很多反创性,它们会引用之前成功的商业思维,这往往会变成一种包袱。这也正是中小型创业公司的机会所在,有机会做别人不敢做、还没有想到的事情。在区块链这个行业,大家现在都在一个基本线上起跑。” WechatIMG344

无趣的区块链

区块链要先有趣,才能有用,最后才有效。徐义吉认为行业还停留在追赶有趣阶段,并没有找到有趣的突破点。

“现在有些现象非常费解,有很多人觉得用区块链就是去炒币,大家只关心币价。如果大家关心点永远在这里,区块链并不能发展成一个像互联网那样的基础设施。它可能只会变成一个区块链金融,或者金融化的区块链。”

“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互联网的本质是解决数据连接问题,区块链本质是解决数据确权的问题。数据通过数学、密码学的方式来保证你的数据、资产就是你的,别人抢不走。区块链在互联网之上实现数据确权,实现有激励的交互。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些让人们真正来使用区块链的动力。”

1998年,刚刚开始互联网,人们使用33.6K的MODEM拨号连网,连上网络后不管是走军旗还是QQ聊天,都会觉得非常新奇,非常有趣。其实只有这种动力,才会使我们去使用互联网。当然,互联网本身的软硬件也在很快的升级,现在基础设施基本完成了最后一公里,家家有宽带。互联网的使用就是从有趣到有用、最后有效的变化。

“现在的区块链对大众来说还不够有趣,所以没有很多人来使用,没人来使用区块链就不可能越来越好。”徐义吉说。

“我希望对这个行业有热情、有担当或希望有所突破的同仁,我们应该一起去让区块链变得有趣。这个有趣不一定来自你币价高低,你的社区用户有多关心你,这些关心都是一时的。他们是因为买了你的币才关心,所以这也不能真正意义上叫社区用户。我们现在没有多少社区用户,我们只有token holder(币的持有者),他们还没有变成token user(币的使用者),就是真正使用这个系统的人。”

“从token holder到 token user,就意味着你在区块链上进行有激励的交互,那你一定会用到token,某种程度上也就意味着你在真正在使用区块链。同时这也表达了我的担忧,因为这个行业现在大家还没有解决有趣的问题,就天天在谈有效的问题,有效其实是最终的问题。” WechatIMG340

过去很温暖,现实很骨感,未来很期待

徐义吉说:过去很温暖,现实很骨感,未来很期待。

“2013年——2014年,我们搞一些活动聚会,参加的人都是很晚才离开。那时候大家很有热情,因为我们努力想让这个行业有趣,也努力去发现身边有趣的人。但现在大家并不是努力去挖掘有趣的人,而是努力去发掘能不能买我的币的人。”

“我记得长铗第一次参加我们比特币创业营活动的情景,那时他刚到杭州创业,也是他第一次参加社区活动。活动是下午两点开始,但是长铗和我们分开是第二天凌晨四点。因为活动结束后我们感觉还有很多话要聊,就去吃了羊肉火锅,凌晨四点后,他才回到旁边的布丁酒店。那时候我们没太多钱,也没什么太多讲究,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玩,很有趣。这个行业的坚信者们,都是从很苦的日子熬过来的,吃馒头时候就在,现在也在。长铗是我很欣赏的一个人,他非常坚定、执着,能在这个行业里把事情做好,服务这个行业,也能赚到钱。”

“热爱区块链这个行业的人一直希望这个行业健康发展,而不是过度发展,一旦过度发展就容易断崖式下跌。当泡沫被刺破后,就会有很多人伤心地离开这个行业,所以我们是希望这个行业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

对于现实很骨感,徐义吉说骨感意味着有挑战也有机会,有踌躇和彷徨,但是看到一个方向就要往前去。未来可期待,这种期待来自于我们能够为未来去改变什么东西,也来自于看到新技术、新力量出现。

徐义吉不喜欢“大佬”这个称呼,他希望自己能成为这个行业的“大师”,就是能够真正去定义这个行业发生的一些事件,能引领大家看到美好未来的人。

比特币对于徐义吉来说,有知遇之恩。他经常会讲一句肯尼迪的名言:Ask not what blockchain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blockchain。

可解读为:当你不求区块链能给你什么时候,你就不被币价迷惑,能更专注做有价值的事情;当你不求区块链能给你带来什么时候,你就会跟这个行业建立深度链接。你会变成行业的一部分,行业在哭的时候你也会哭,行业在笑的时候你也会笑。

文|贾小别

视频|《8问》栏目 201812260354381001

评论(6)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