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941.68 8BTCVI: 9977.22 24H成交额: ¥5620.15亿 总市值: ¥17529.35亿
视频|《8问》创新工场王嘉平:只想玩数字货币的区块链天花板很明显

视频|《8问》创新工场王嘉平:只想玩数字货币的区块链天花板很明显

小别8问 发布在 人物访谈 8问 66695

王嘉平,中科院计算所博士,现任创新工场执行董事,投资方向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曾主导了对比特大陆的首轮机构投资,成为其首轮三大主要投资方之一。

2002年毕业于宁波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2003年师从沈向洋博士,2007年在中科院计算所获得博士学位。曾为微软总部研究院前主管研究员,专注分布式系统,计算机图形学和视觉以及用于机器学习的GPU集群等领域的研究,有数十项研究成果发表于ACM/ToG顶级期刊以及已授权的美国专利。

在巴比特官网近日发布的《朱嘉明:以传统思维方式理解区块链一定会陷入误区》一文中,朱嘉明谈到:“我赞同和欣赏署名王嘉平在他的文章<区块链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中的一段话——区块链将冯诺依曼架构的计算机构架进一步拓展,是其同特定的物理计算设备分离,才能从根本上避免计算过程被单一的控制方掌控,让所有的人都可以信赖这个计算系统”。 WechatIMG18

初读白皮书—无感

2018年11月中旬,王嘉平博士从美国飞到中国。幸运的是在他紧凑的行程安排中,将巴比特《8问》的采访列为其一。

据王嘉平介绍,2003年至2012年,他在北京亚洲研究院做图形学科研,而在他的实际工作中却做了很多和分布式系统网络有关工作。这期间(2009年初),王嘉平读到比特币白皮书。然而他说:“我读了一遍,对其中所讲的数据结构,并没有读出很多味道。但它的算法部分,我觉得很有意思,还转给其他朋友看。”

2012年,王嘉平跟随导师沈向洋一起搬往美国,定居西雅图,主要工作内容也从图形学慢慢转到了分布式系统的开发。

2013年,王嘉平身边有朋友找他一起用GPU挖莱特币,他了解情况后觉得这样挖到的莱特币太少。

“其实需要一个并行的系统,比如一台机器里面放两张卡,弄十台机器24小时开机工作。从并行系统角度来讲,这是极其简单的。因为挖矿的过程互相之间是不需要打交道的,不需要通讯,不需要协作,独自挖就可以了。但是管理层面要一个统一的配置,统一的管理。当时我很顺手的把我原来已经在做的系统稍微改一改,就帮他布了这样一套系统,在上面挖莱特币。所以那时候我手上有一些莱特币的资产。”

这是王嘉平生平第一次拥有数字货币资产。但没过多久,大量FPGA矿机出现,此时GPU挖矿收益甚微。加之2013年下半年数字货币进入大幅震荡、剧烈波动的阶段,王嘉平之前拥有的几百个莱特币在来回折腾间也只剩下一百多个……于是他和朋友停止挖矿,选择在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里做程序化交易。他回忆说,在那时候做程序化交易的收益还是相当可观的。

“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太关注区块链技术这一块,因为我认为比特币的POW出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区块链技术其实没有本质变化。这倒不是因为我轻视它,而是我坚信如果区块链技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厉害),那么它一定会给数字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新的业务形态,并且它会让数字世界会产生一些根本性且长远的变化。而这,也正是我兴趣所在。”

也正是这一年,王嘉平加入创新工厂做起了投资人。他看到了很多区块链项目团队成立,虽然体量不大,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时代的起点,区块链行业就这样一步一步推动往前。他身边也有朋友相继做了项目,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条路。

“主要是因为当时的数字货币市场低迷,很多的项目其实是成立不了的,没有办法盈利。当时我看到很多项目,它们各种各样的逻辑都有了,也将各种各样的需求往区块链上搬……大家现在可以看到,大部分项目其实都是说不通的,一旦数字货币的市场冷静下来了,这些项目基本上就没有办法往前推进,这不是长久的事。”

WechatIMG20

出资比特大陆—巧合

而在四年后,也就是2017年,王嘉平主导了创新工场投资比特大陆,前者也成为比特大陆首轮融资中的唯一家出资机构。

“其实这件事情是蛮巧合的。我居住在西雅图,创新工厂这边我一般是有事情过来(国内),我就一直这样两边跑。那次投资的开端是比特大陆想过来跟我们聊关于AI芯片的事情,他们跟开复介绍的时候谈到了区块链。那时候我正好在北京,他们就把我叫去了。我们投资是判断现在,也判断未来。分析了比特大陆公司营收情况后,这个案子就交到我手上了,后来就是我去主导整个事情的推进落地。其实当时我对数字货币或者说区块链的整个世界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当时比特大陆的整个业务、业绩来讲也是非常漂亮的。而这件事情在我们内部最大的疑问,就是不确定数字货币到底会怎么样……但最终我们还是相信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所以我们投了比特大陆。”

创新工场到目前为止在区块链行业投的项目寥寥可数,除了比特大陆和布比科技,再无其他。 “因为2017年以后,很项目都发币融资了,不需要传统股权的钱。其实我们仍在积极地看项目,但我对项目是比较挑剔的。而且希望投的项目可以走长远一点的。快进快出这种事情,我觉得太大的意义,而且体量也小,所以这样的项目我们基本上不碰。”

王嘉平坦言,比特大陆的发展是超过他预期的。

“我原来没有想到它有这么快的发展,投它的时候是2017年年初,没想到2017年这一年可以有这么大提升,这确实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WechatIMG19

经济效益与实际应用—脱轨

一窥全豹,这个行业的发展也让王嘉平始料未及。

“2009年我看到比特币的白皮书,这是我第一次对区块链的认知,但当时我并不觉得它会很快带来什么。2013年的时候,我看到了区块链这件事真的在发生了。2016年以后,这个事情不仅仅发生了,而且造就如此大的影响,这是始料未及的。当然,其中最主要是因为数字货币变成了一个投机品,很多不理性的人蜂拥而至。从经济的影响力这个层面来讲,区块链发展的太快了,这方面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它技术本身的发展,所以里面会有一堆泡沫。”

王嘉平认为,目前区块链经济效益的演进速度非常快,但区块链技术和应用之间,却还存在一定距离。

“很多人说区块链是生产关系,要知道生产关系是玩不过生产力的,真正推动世界进步的是生产力。毋庸置疑,如果把生产关系优化一把,也会给生产力带来很大的提升。但如果区块链只想在数字货币这个层面玩,那天花板就太明显了。区块链真正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它最大的价值一定是在生产力这一层面,所以区块链在提升生产力这方面是有潜力的。互联网兴起这么多年,已很强大了,互联网能解决的问题已经被做到极致,这意味着一个新的东西想要出来,并且形成一个大体量,那么它一定是要解决现在的互联网解不了的问题。如果它不具备技术驱动的特性,那么它就是业务驱动型,如横空出世的拼多多。这个世界有很多技术牛人,也有很多有商业头脑的人,有思想的人,大家在一起推动这件事情。”

王嘉平自述,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来讲,他更关注技术方面。而如果要去解读区块链的本质,他也选择从技术角度去解读。

“其实可以从经济角度去看它的本质,或者从货币的角度去看它本质。对我来讲,我当然是从技术角度去解读。我希望能够找到用区块链来解决现有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现在大热的市场上成为主宰者。”

他曾经也在文章里提到过,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是在数字货币,这种形式化的范畴是非常好的。它不需要建立信任机构,仅由数学、密码学,包括分布式网络技术构造起来,便能够让一个业务运转起来,这是最神奇的地方。虽然不是绝对的安全,但大家至少能清晰看到这个体系所建立的规则,可以确认某个规则是一定会被执行。

“如果规则定的好,大家就都来玩。如果规则定的不好,就没人来玩。一旦进来玩,就能保证之前所声称那些都能实现,不会被乱改……其实能真正理解这套机制的人并不多,但它还是这样通过一层一层的人群向外扩张了,最终造就了比特币现在的影响力。”

现在常有人将区块链现有的发展状态跟九十年代的互联网相比,但王嘉平认为从技术角度来看,其实现在应该是互联网的70年代、80年代。而从其社会影响力包括经济层面来讲,可能时间要往后一点。

“区块链现在在经济层面的影响力要大大超过技术的发展,你想这会带来一个什么后果?生产力没提升,大家便先开始玩生产关系了,所以就会看到一堆泡沫。虽不乏有很优秀的团队把技术研发放在第一,在技术层面上做了一些能够真正承载起应用的平台,但这还不足以支撑大的用户体量,如王者荣耀这种大流量类型应用,目前是没有一个供应链系统能够承载的。但当下我还是很看好供应链,供应链一定要往前走,往前推,至少把这个性能提高两个数量级。区块链还在早期,其实是需要一些有理想主义的人往前推的。中国有很多这样的技术研发的团队在,他们是中国区块链的希望。” 201812080347277572

评论(5)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贾小别与柏图图 2018-12-26
    区块链经济效益的发展速度远超其落地应用的发展速度,如果区块链只用来炒币,天花板太明显了。当然,很多人说区块链是生产关系,但王博士认为区块链真正的价值一定是在推动社会前进力量的生产力上。?
  • 凤凰网区块链 2018-12-26
    给你一个好看。[赞]
  • 韶关阁论坛 2018-12-26
    谈到中美区别不敢说真话,哈哈
  • wurunming 2018-12-26
    辛苦了~
  • 蜜蜂邦链 2018-12-26
    微软背景,高人赏识,创新工场前景可期啊 @巴比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