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4238.22 +0.97% 8BTCVI: 6460.17 +4.37% 24H成交额: ¥4582.22亿 +8.26% 总市值: ¥19527.56亿 +0.55%

李俊,分布科技首席架构师,本体网络负责人。计算机学士、通信工程硕士。

C0010_Sub_01.00_11_22_45.静止002

一 选择

李俊曾在10岁左右随知青父母下乡——从上海到云南,在云南待了近五年后,下乡结束,父母带着他从云南回到上海。

“那时候我很纠结,想留在青山绿水的地方。他们要我回来,说这叫叶落归根。那时候没想在哪里发展会更好,只是说应该看哪个方向。可能待惯了云南,在这里有了感情…..所以那次做选择很挣扎。也是在那时候我体验到选择的艰难性,不同的选择人生有不同的道路。”
年少的感性终抵不过岁月的蹉跎,现在的李俊是一个很理性的人,聊起技术和商业话题时他滔滔不绝,除此之外话语便非常简洁。当问其人生坎坷时,他回答自己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都很顺利,因为自己的期望总是比事实结果低。话虽如此,然而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却明显感觉到李俊对区块链有着某种强烈的渴望。

李俊于2001年开始在一家外企工作,在里面负责两个中国最重要的本土化项目,联想和海尔。这两段很具有中国IT和中国制造代表性的工作经历,让他对行业的理解更加深入。2010年左右李俊到中国期货金融交易所(中金所)工作,负责金融衍生品。金融整体和资本市场的运作,包括它的构成机制给了李俊很多启发。而金融衍生品又是金融行业皇冠上的明珠,很难操作,但确实让他打开眼界。这两段工作经历让李俊知道传统商业建立信任的难点在哪里,什么样的信任机制可以更好帮助它。而后来这些难点、痛点也被李俊融进本体的设计中。

2014年左右,中金所成立了一个区块链技术研究小组工作,李俊作为这个小组的技术规划人员,开始对区块链进行研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他最终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那时候区块链还不是一个行业,也没有融资,除了比特币,其他都谈不上什么市场。但我发现区块链不仅是门技术,而且还是一个新的组织方式。它可以让人和人的协作不依赖于第三方协议、平台,就可以做多方面的合作。我觉得这会重塑千百年来的协作模式,以及产生信任模式。这个点打动了我,它值得我全职去投身于其中。”
在中金所工作的3年,李俊研究的大部分内容和金融风控相关。最后他发现不仅是金融体系的成本,连整个社会协作最大的成本,都来源于风险控制的需求。风险控制的核心是建立验证信任的体系,而建立信任体系的成本很高。区块链的出现让他找到一种全新的、低成本的可以重构社会信任机制的模式,这种模式不仅在金融行业具有颠覆性,其他行业也将同样如此。
“其实触发我的还是大家已经说的很烂了的词,信任。”
几乎同时期,李俊在某个金融学院的演讲上认识了达鸿飞,两人一问一答,很是契合。后来达鸿飞邀请他到分布科技做Solution,李俊便答应了。理所当然的,很多人会认为李俊进入这个行业的引路人会是达鸿飞,但李俊自述却是一本200多页的书——《区块链新经济模型》,那时候韩锋等人还没有将这本书翻译出来,李俊便看了五遍原版,并做了许多笔记。也就是这本书,让李俊决定必须进入区块链行业。后来他从韩锋口中得知这本书有三十几个人在翻译,便询其原因,韩锋答曰:翻译简单,布道难。

其实从李俊的经验背景来看,进入区块链行业选择做交易所或许是最合适的。然而他却认为,能用区块链做影响商业流程、影响协作方式的事更符合自己的理想,而不是哪一个更容易赚钱。

因为曾在大公司负责过一些Case ,也有从0到1组建团队的经历,所以组建团队和业务对于李俊来说不具有太大的挑战性。然而进入区块链行业创业,还是给了他与以往不同的感受。

“传统的IT、金融行业是知道自己该沿着哪个方向去的,区块链最大的不同是我们谁也不知道下一步的方向在哪里。即便我们都身处这个行业,两年后区块链的方向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大家只能有个猜想,没有人有一个明确目标。我们跟着感觉走,这其实是很考验人。区块链出现某个风口,在短期内肯定说好,比如比特币甚至以太坊这种曾经像是一个目标,但大家都做到这个层面之后,下一步该怎么走?就要各自创新,各自探索,这是个很大的挑战。”
在这样一个大势下,本体的战略还是比较清晰。
“本体要打造一个区块链的通用平台,这个平台要把实体的业务能真正支撑起来,而不单是数字化这类业务在上面跑。更重要的是线下的商业流程,将线下商业搬到区块链上可以做分布式协作,这个战略我想至少在两年内是不会变化的。两年内会有不少纯数字的业务流程和部分线下做融合,它可能涉及到身份验证、数据交换、电子合同等。但是跟线下做深入的融合,比如能够真的达到供应链领域、传统的金融领域、传统的信贷领域或联合征信领域这些类似主流的应用,我觉得这个周期可能在五年到五年以上。”
微信图片_20181216105113

二 代码与艺术

李俊是一位横跨技术、金融、商业的工科男,骨子里认为技术是第一位的,作为一枚代码男,他认为代码是理念和价值观的一种传递方式。

“当理念和价值观要通过代码来表现出来的时候,机制的设计便显得尤为重要。比如要设计出别人能用的平台、系统、模块,就需要设计者表明代码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价值。真正要达成一个让全球人能用的公有链,上面少则几十亿,多则上百亿的资产在上面跑,代码的工程质量、安全质量是极为重要的。”
他的思维整体偏向于理科,然而,在制定某些战略、项目定位时候时候也会趋于直觉。过去的经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在脑海里融汇为一个点,在没有数据支持情况下便拍脑袋决定。他说这种判断力和审美观,以及价值取向,是纯感性的思维。我想,这和李俊这么多年的两个爱好相关。
“一是比较喜欢哲学和历史方面的书,二是艺术。我觉得他们和代码会有很多共通点。比如代码的演变从微软、IBM这种极端工程化的、超复杂、很重型的编程语言,到现在敏捷开发,代码语言简化,快速开发的编程语言,这跟艺术史发展其实非常像。在文艺复兴的时期,那些你看到的画作都是非常逼真,浓墨重彩,到现在已经发展成抽象、立体、极简的风格,这就是审美的感觉。审美是互通的,从复杂的贝多芬交响乐,到现在大家慢慢喜欢听的轻音乐,其实都是人的代码工程的进程,也是人的审美观和体验在慢慢变化。”
代码与艺术,分别处于理性与感性极端。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去体验,是很难从中找到共通点。
“当然它的发展历史不是一模一样的。大家讲艺术通感,工程、科学、艺术、音乐其实是有通感的。看到一幅画你会想到这幅画很像某首音乐,你看到这一个代码工程,觉得很像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画,看到一个非常简洁的代码体系部分,很像现代抽象主义的画,或者联想到音乐、小说,这些是有通感并且会串在一起的。”
三 过去与未来

虽然这一两年区块链因资金、人才的涌进,热度比较高,但在技术发展上,难题依然存在,比如安全性、扩展性等。但另一方面—在哪些方向做扩容,哪些方向建立信任层,哪些方向做分布式应用、分布式交换……正变得愈来愈清晰。之后就是马拉松竞赛,看谁的设计能够更好、更稳定的实现,那时候真正的难点便从先前的技术开发转换到商业拓展。

“区块链不像AI或大数据可以为某一个商业应用做增强,它是作为一个变革者的角色存在。AI或大数据做为一个增强者、服务者去为企业提升效率,企业肯定是欢迎的。区块链这套模式从普遍意义来说一定是好的,但具体对于一些商家来说可能是一件坏事。作为一个变革者,去跟对方说我把你的命给革掉……很难让对方来接受这事情。特别区块链又是以初创企业为主,掌握的资源又没有这么强,所以大家需要有策略,甚至长久的坚持来做这件事情。”
目前区块链的群众基础是薄弱的,一方面是因为群众市场教育或科普不够,但另一方面市场交易又如一个伪命题。如果市场真正产生价值后,每个人都能在市场中获益,交易便是自发的。如果没有好处,再多的教育和布道也是徒劳。

所以除了适当做一些宣传和布道之外,李俊坚持更多应该把精力与目光聚焦在落地上,让参与者在不同的场景中能够获益。现在信息流动很快,每个人学习欲望也很强,只要发现这里有好处,这里有利润,就会有人冲过来,所以最终还是要看技术的实用价值。

但李俊也认为,从某些程度上来说区块链现在的实用价值已经有所体现,比如数字资产的流动性。这是一个在没有中介的情况下构建的一种市场,构建了一种流通性,这就是价值。

另外,实体经济在当下已经不单单是指制造业。我们应该转变思维,将体验经济、协同经济、流动性经济纳入实体产业的一部分。从这样的广义上来讲,区块链已经在不少领域证明了它的价值。当然,下一步要拓展到更多的领域,拓展至日常商业领域中去,区块链才成为一个主流行业。

“区块链的拓展应该第一阶段是纯数字化的应用,全在链上。下一步链上的数字化体系会跟链下的实体进行一些结合。比如数字化应用当中需要用到对人、对物的身份认证和识别,可能要用到数据交换,要用到电子合同或者存证,要用到一些分布式的声誉评价体系。这种既有链上数字,又有链下情景的流程,是区块链第二阶段的拓展应用。而两年之内可能会看到这样的案例出现。”
回顾过去,李俊总结:过去五年风起云涌,但不忘初心。未来进入深水期,直面挑战。

这五年区块链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各种高高低低的事情不断出现。但我们仍不忘初心,还在做五年前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忘记当初为什么要进入这个行业,我们能坚持住,这点我们还算蛮骄傲的。

接下来就是进入深水期,直面挑战,做一个成功的变革者。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这个变革是为整个社会带来真正的价值,这才是变革成功的唯一判定标准。如果没有价值,那说什么都是空的。

视频|《8问》栏目 文|贾小别

图

评论(6)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