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5573.50 +2.56% 8BTCVI: 11087.79 -0.07% 24H成交额: ¥4363.43亿 -7.60% 总市值: ¥19518.74亿 +2.57%
江卓尔:如果BCH分裂,我会站在算力更强的一方

江卓尔:如果BCH分裂,我会站在算力更强的一方

ChainNode直播间 发布在 直播间 36291

  9月20日,比特币早期布道者,BCH坚定支持者,巴比特专栏作者江卓尔做客巴比特直播间,他用两个小时时间探讨了比特币扩容和分叉的问题。

他说,第二层网络和扩容并不矛盾,没人反对尝试闪电网络,但不能把第一层网络给限制住。而第二层网络实际上存在中心化隐患,闪电网络要能工作,只能通过“闪电网络枢纽”工作,而运营“闪电网络枢纽”的公司有可能被政府监管,甚至关闭,世界货币无从谈起。

而比特币之所以分歧不断是因为它是一个中心化系统,缺少决策机制,没有一个人或组织拥有决定权。“方案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决断,形成决策机制。”而他认为,这个决策机制就是“算力投票”。

甚至,他认为BCH相比BTC有很多优势,BCH只要在用户数、总市值上超过BTC,它就可以成为BTC。

以下是直播内容,经巴比特整理。

 

大区块是必然趋势?

2017年8月1日,比特币网络从区块高度478599处分裂为两条链。一条是1MB区块大小的BTC,另一条是8MB区块大小的BCH。分裂的原因是比特币系统拥堵越来越严重,交易手续费越来越高。比特币社区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发生了分歧。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Core的解决方案是维持1MB区块大小不变,借助隔离见证及闪电网络等技术解决拥堵问题。但这一方案并没有得到比特币社区另一派人的支持,他们更期望用扩容方案解决拥堵问题。

江卓尔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大区块的坚定支持者,分叉一年后的今天,他如此解释双方之间的分歧。他说Core不支持扩容的理由有以下几个。第一,小区快可以保证去中心化(大区块会让个人不能运行全节点,公司及机构逐步成为中心);第二,网络硬件的扩张速度跟不上区块容量的扩张;第三,扩容会导致分叉,不安全,比特币社区也会分裂;第四,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可以解决拥堵问题。

江卓尔认为这些理由都不充分。首先,关于网络硬件上限,BCH在最近的压力测试中打包出了大于20MB的区块,说明网络硬件完全可以支撑区区2M的区块扩容。日后区块继续扩大怎么办?

“至少在5至10年内,我们都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江卓尔判断说,区块大小的升级远远跟不上网络硬件的发展速度。

第二,关于硬分叉不安全,BCH历经两次成功硬分叉升级可以证明,硬分叉升级是安全的,并且如果不硬分叉扩容,比特币就肯定分裂了,这时候再谈硬分叉可能导致分裂,这不是笑话吗?

对于Core提出的解决方案,江卓尔认为第二层网络存在很大问题,它其实没有什么用,使用太复杂,而且实际上并没有人在用,上面都是有一些测试性交易和测试性商店。

“关键是第二层网络和扩容并不矛盾,没人反对尝试闪电网络,但你不能把第一层网络给限制住。”
他说,第二层网络也存在中心化隐患,做为支付通道,运营闪电网络的公司有可能被政府监管,要求做合规审查,世界货币就无从谈起。

 

BCH社区再次分裂,“算力投票”是解决纷争的终极武器?

距离比特币分叉出BCH已有一年,今年11月,BCH或许又要面临分叉了,两个开发团队对BCH底层协议提出了不同的开发方案。

2018年8月8日,比特币现金主要开发团队Bitcoin ABC (吴忌寒主导)发布了BCH升级公告,其将在11月15日对BCH进行脚本语言等在内的优化,推动预言机和跨链原子合约落地。这很快就遭到了nchain CEO Craig (曾自称是中本聪,但并未得到广泛认可)的反对。 Craig认为货币(协议)应该保持稳定性,如果往里加应用,有可能造成协议不稳定,用户就不敢用了。不过,nChain随即宣布推出自己的BCH——Bitcoin SV,它将把区块大小从32MB增加到128MB,理由是扩容至128MB可以吸引大银行、大企业入驻,这和EOS的思路非常相似。

实际上,这两方都看到了比特币存在的问题,但都没能解决这些问题。两派各持己见,纷争不断。江卓尔以为,两边都有道理,但归根结底分歧其实并不大。可为什么吵得这么凶?实际上是比特币存在一个问题。

“比特币是一个中心化系统,它没有一种决策机制。扩容之争体现出没有一个人或组织拥有决定权,这是不断分叉的根本原因。”江卓尔说,“方案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决断,形成决策机制。”而他认为,这个决策机制就是“算力投票”。
为什么是算力投票?江卓尔给出了三个理由,首先,去中心化的情况下只有POW工作量证明才可以做决策,这是中本聪在白皮书里面写的。第二,算力投票不是矿工投票,算力投票没有垄断,比特币生态里任何一方都可以参与算力投票。第三,算力是最终暴力,它可以决定比特币区块链运行哪一个版本。翻看江卓尔的微博发现,他还提到了另外几个理由,比如算力投票有巨大成本,利益相关人投票最可靠。算力投票最终由矿池实施,而矿池是处于市场中的企业,其决定更符合市场规律。同时,矿池又是一个技术性企业,有能力理解比特币开发协议问题。
另外,江卓尔认为,比特币社区需要制定一个规则、协议,“实际上我们近期的社区沟通还是形成了一些成果。我们认为协议和产品是两个不同概念,但BCH的协议和产品是混在一起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标准协议从BCH的代码里抽离出来,形成一个标准化文档。它比较明确,不像白皮书只是确定了大概方向。任何一个开发人员拿到这份协议可以直接写一个客户端出来。”江卓尔称,往后文档的修改则可以依靠算力投票。
对于BCH如果再次分叉,他会如何选择?江卓尔曾在微博称:
“当一方理论出现明显错误时,我会毫不犹豫地押理论对的一方。但当双方理论都没有明显错误,而只是类似激进和保守的态度区别时,我更倾向押实际操作能力更强的一方。”
 

BCH未来会超越BTC?

8月,比特大陆发布了一项新协议叫做虫洞(Wormhole),这项协议旨在不改变BCH协议共识的基础上实现发币和智能合约。该项目还发布了自己的代币Wormhole Cash (WHC),它由燃烧BCH生成。那么,这是否有悖于比特币成为世界货币的初衷?

“虫洞只是利用了BCH里一些存储空间来放一些数据,它客观上会增加BCH的用户数。”
江卓尔说。他以石油美元为例,全世界的石油贸易都必须用美元结算,这意味着任何国家都要储备美元,这对美国构建围绕美元的经济体系非常有效。
“如果有人在虫洞上发代币,代币的用户天然会成为BCH用户,这不就增加了BCH的用户数和总价值吗?”
自从2017年8月比特币分叉以来,BTC和BCH各自发展。目前,BTC的价格在6500美元左右,BCH在480美元左右。作为BCH的坚定支持者,江卓尔显然更看好BCH。
“BCH只要在用户数、总市值上超过BTC,它就可以成为比特币。”
他说在扩容之争中,任何智力正常的人都知道一笔交易1000元手续费是不对的,它会导致总用户数和总市值下降。而Core的扩容解决方案又会导致 “闪电网络枢纽” 的严重中心化,使比特币变成另一个银行系统。

江卓尔曾在文章里称,BTC拥有巨大的规模优势,大部分人的态度是明明知道扩容是对的,但最终观点还是认为BCH胜算不大。但由于BTC被Core锁死在1MB区块大小,并且不像BCH一样有DDA(逐步调节难度),因此他并不看好BTC的未来。甚至他认为正确的站队方法是BTC+BCH,或者单配BCH,舍弃BTC。

江卓尔从2013年进入币圈,经历多伦牛熊转换,除比特币外,他认为评判项目好坏只有一个维度:是否去中心化

“先看这个项目能不能用数据库解决?是不是中心化?公司跑路后项目会不会死掉?如果回答都是是,就不要去玩了。”
对于未来虚拟货币的走势,江卓尔称,他预测此轮熊市至少一年,大概率两年。2018年都是熊市,2019年可能类似于2015年,整体处于横盘态势,但也可能出现风口从而改变市场。2020年随着比特币产出减半会打破供需平衡,彼时或许有一波牛市行情。

 

文案:王佳健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猪_N0s 2018-09-25
    分成2个 一个A一个B 先是A算力高 按逻辑 江卓尔站A 各种分析各种奶 然后过一段时间 B算力高上来了 然后怎么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