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0227.44 8BTCVI: 9218.07 24H成交额: ¥3737.41亿 总市值: ¥12261.12亿
视频|《8问》量子学派罗金海:只要炒币,你就输了

视频|《8问》量子学派罗金海:只要炒币,你就输了

小别8问 发布在 8问 39103

罗金海:量子学派创始人兼CEO,《人人都懂区块链》作者,“币改”首次提出者,币须网、Colapay创始人。 封面模版标准

曾经的理想主义情怀,现在不会再选择这方向

巴比特:简单的介绍一下您的个人经历?

罗金海:其实我是一个工科男,最开始在一所国家级技术中心(军工企业)做三维建模设计,在里面待了三四年,但这样的机构缺乏创新,贪污腐败也很严重,我便离开了。 2003年,《南方都市报》出了“孙志刚之死”事件,我突然觉得改变这个世界的可能还是记者。再加上我本来就是一个有强烈新闻理想的人,所以在2007年我就进了南方系,在里面待了五六年。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南都》的一个评论主编,这曾经是我最高的职业理想。但当我实现了这个理想时候,我却发现很多事情是没有意义的,于是出来创业。

巴比特:您第一次创业是做什么?

罗金海:我在2011年写东西查资料时候无意中看到比特币白皮书,这让我很兴奋,当时就感觉这技术会带给人类自由。后来我跟很多朋友打电话,传输这种理念,但我发现在这个所谓“自由主义大本营”的南方,他们并不了解这,而且当时99%的媒体也是偏负面的报道。 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做了币须网、Colapay 、可盈可乐。会选择和比特币有关的创业,是因为一开始我觉得比特币有一种自由主义的精神,这是最能打动我的,这也是我后来做币须网最核心的原因。 而2012年当我给长铗打电话谈到比特币的时候,忽然之间发现巴比特原来是他创建的,我当时就很激动,我们多少年都没见面了(罗金海和长铗是最开始因写科幻小说认识)。 2013年我们开始组建团队,一开始其实想做一个交易平台,我们代码写好了,但发现OK、火币起来了,他们那会已经拿到融资,我们搞不过他们,所以我们就自己转向做了电子商务平台,其实这个转向是错误的。

巴比特:后来你的电子商务平台怎么样了?

罗金海: 当时有这样一种理念:我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未来的货币,如果加密货币的潮流真的是滚滚向前的,那它的终极价值是什么?它的终极价值就是支付,它必须要支付才有可能支撑它本身的价值。这是我当时做币需网跟、Colapay最核心的理由。 这是理想主义的一种情怀,现在回头来看,它不是刚需。如果是现在来创业的话,我不再选择这种方式方向了。 我们是经过了五年才反思过来,觉得比特币它未来可能没有办法成为支付货币,它可能成为数字货币的锚定。所以在2015年底2016年初我就把币须网、Colapay这个两个平台关掉了。 另外一个跨境电商平台(可盈可乐)我在关掉它的时候其实它是有价值的,那时候整个平台上差不多有30多个国家的人在上面进行交易,但是它真正交易的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比如有时候一本书卖到一个比特币……而我们是没有推广过的,我是因为担心法律的风险把它关掉的。 而到目前为止,如果把币须网和Colapay拿出来,从技术层面、整个合用性、产品的调性来看,它们其实都是非常优质的项目。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u1 preset

币改走太急,会玩完

巴比特:我看到一篇报道说您是“全国币改”一词的最先提出者?

罗金海:对,币改是我在2018年3月份的时候提出的。当时提币改这个概念的时候,就想到了股改这个词。我觉得好像只有币改这个概念,才能够真正的来反映现在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情况。 2017年到2018年间,有很多朋友找我谈关于他们的企业、他们的行业怎么跟区块链结合的问题,大部分都谈到他整个经济体系重新的设计的问题,而他们也是能理解Token经济的。 到了7月份,Fcoin、币改试验区在谈论这事情,我觉得是个好事情,但后来我发现这件事情做得有点急了,会把这个概念走偏,极可能把一个好的概念玩成一个很垃圾的概念。 作为这么有价值的一个概念,还是希望大家好好地用它。我这边会来做一些理论基础之上一些铺垫,甚至我后面有一些举动———结合各方面的资源一起来做这件事情,不会那么急,慢慢的来做。一个项目进行一次币改,一个行业找一个很好的项目来进行币改。能够让传统的这些企业能够看到一点真挚的光芒,也让区块链的世界,能够感受到 我们玩的不仅仅只是一个虚拟的货币,能够看到我区块链事情,确实能帮助传统的或者现实世界能够解决很多的问题。

巴比特:会不会现在对很多人来说,币改就像是一些传统企业、实体企业来做私募?

罗金海:对,它好像变成了另外一种ICO的感觉,但实际上我觉得币改不是这样子的,它本身其实有最核心的三块。 第一块是重新设计整个企业及行业的经济体系。第二是中间需要类似投行加证监会的机构,它能够把企业信息非常清晰的展示给社会,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和社会资源进来,把各种社会力量都结合起来。同时它也要放大项目的本身的价值,也就是媒体力量要进来。在各方的关注之下,这个环节结束了。第三才是上交易所的环节,在这之后还有一个环节,就是监控的过程。这个环节其实在第二个环节里面有所体现,它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币改它有一点借助了传统的经济的设计体系,包括把传统的监管体系可能都纳入进来,这种监管它现在不是公权力的监管,而是社会力量一种监管,但是它是非常透明和公开的。

巴比特:那币改可能会最先在哪些行业取得成功?

罗金海:首先会在所谓的古典互联网——其实在我的概念里面是一个弱关系互联网,也就是二三流的互联网企业里面会掀起来。第二个是在这些创新型的企业里面。第三步是再到传统的实业领域里面。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u1 preset

只要炒币,你就输了

巴比特:现在您还会在朋友圈到提及Mt·Gox事件,听说你在里面损失了很多币?

罗金海:其实老币圈的人是不可能没有丢过币的,不丢币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太正常了,因为到处都是坑。 而那天的事情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跟另一个朋友在搬砖套利。我觉得好开心,算了算我们搬回来要赚多少钱,两个人便对了一下眼神,不自觉的微笑了一下。后来突然之间Mt·Gox发布公告,我看到那天一个小时内大概从4300跌到3500……当时我们两个还在地铁上,只能一边坐地铁一边互相安慰…… 但我觉得最恐怖的事情是2012年的时候,比特币从1美元跌到0:01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最可怕的。那时候就觉得比特币可能真的完蛋了,我心中的信仰就这么破灭了…… 我一直说比特币像一只魔戒,它带有魔性。作为一个普通人,站在魔都中心,玩上比特币,他就像戴上魔戒一样。要多么强大的内心世界,才能控制住自己的人性。我现在做的事情,是跟币圈保持一点点距离的,因为我自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

巴比特:我看到您现在在做量子学派,在这个平台上讲区块链其实很少,其他自然科学很多。

罗金海:对,我每次发一篇区块链文章的时候,都会考量半天。考量变天的原因是在想:我的用户会不会骂我?你怎么老是关注区块链和比特币?有时候我只能告诉别人,一是因为我一直喜欢这个东西,二是它本来就是一种技术,我可以谈。实际上还是有很多人不喜欢它,包括自己也有一点点防御的心理,有点怕。 巴比特:对它有一点点防御,有一点点怕,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对它存在还是不认可?

罗金海:不是对它的不认可,而是对附载于币圈里面的人性的不认可。我觉得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有时候失去了对自己生命意义本身的一些探讨。大部分的时间可能是完全被这个魔戒给主宰了,而不是自己在主宰这个世界。 你只要去炒币,就被别人控制了,从一开始你就输了。我觉得有时候还会想一下人生该怎么过,我们人生的终极的意义在哪个地方。

巴比特:量子学派的调性是人文加科学,科学也好,技术也好,都是非常理性和客观的,而人文则不是这样,怎么把这两点结合起来?

罗金海:有一点是可以结合的,科幻。故事是需要理性的,它内核是和谐的精神,它文字又必须要有感性的力度,所以科幻它是把这结合起来的。 巴比特:您对大刘老师(刘慈欣)有些崇拜? 罗金海:其实我没有崇拜过任何人,我只是觉得有一些人是值得大家去尊重和喜欢的,而真正值得尊重和喜欢的人在中国来说并不多。

巴比特:大刘算一个?

罗金海:大刘当然算一个,我很少为了一个人专门去跑去乌镇,还坐飞机。这可能是唯一一个人了,就是让我去见美国总统,我都懒得去弄。 在我看来,《三体》这本小说它是整个科幻史上顶尖作品之一。《三体》只有一部,中国人特别的缺乏这种和谐精神,这种理性的思考力,它可能会是改造国民性一部很重要的作品,所以《三体》太重要了。 原来我们一直难以想象中国人科幻作品会达到这样一个世界级的高度,而刘慈欣做到了。我觉得他就是跟阿西莫夫站在同一个起跑线的人物,当然他的文笔会差一些,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一个顶级科幻作家的评价标准。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u1 preset

巴比特:您现在有一个《2140》,好像也是科幻作品?

罗金海:对,《2140》本质上是一个科幻作品,它有一种未来城邦的概念。除了中本聪,在区块链世界其实没有太多优秀的IP,我一直想在区块链的世界再打造一个IP。 我的性格不适合做商人,那我就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就是创造一些概念,或者我还是回去写科幻。 《2140》是比特币玩完的那一天,它是区块链世界里一个很重要的纪念。它可以是一个空间坐标,也可以是个时间坐标。我骨子里面觉得区块链这个技术是无法阻挡的,这个技术的往前走的时候,会构建一个文明的生态——区块链文明。 区块链文明是一个很实在的、很落地的概念,跟这个概念平行的另外一个世界,可能是一个更科幻的世界,他的想象的空间可能会更大,这也是我要做《2140》的一个根本的原因。 《2140》本身的故事结构是非常强大,它讲的是人类发展史的闭环:从人到AI的进化, AI到神的进化,最后用神力创造人类的一个进化的过程。我从2007年的时候就已经在想这件事情,整个故事我想了十年时间,但没有时间来做,只是区块链世界出现了之后,我正好借区块链文明这个概念,把这个故事重新来进行梳理。 而《2140》它不仅仅是一本科幻小说,它也是由大家一起来构建的未来社会。现在2140差不多有5000多人报名,我们审核进来的人大概是一千多人。让大家一起来共同打造一个区块链的社会,这个社会稍微高于现在的这个现实世界一点点。

巴比特:那您有没有想过真正到2140年的时候,说不一定区块链已经是落后的文明,会有更先进的技术带来更先进的文明?

罗金海:不会,整个文明的分层有很多多方式。 像可以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或者资本主义社会;也可以按互联网前、互联网后这样来分。还有一个划分——从个体的思考到集体的思考,而区块链是这个划分的过程。 整个人类史可以简单的分为个体思考到集体的思考过程,而这个划分是非常划时代的,一旦划了就很难改变。从原始社会到到资本主义社会这很长时间都是个体思考问题的,到了区块链的时代就不一样了,我们通过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将我们大脑连接成为一个整体的大脑。可能我们的思维都会慢慢向最有价值的信息集中在一起,也就是到时候会成为一个整体的思考。

文|贾小别 视频|8问栏目组

点击此处观看《8问》缪永权:比特币主链能做到的,侧链也可以,而且更快 点击此处观看《8问》曹寅:我眼里的区块链是一种新的治理模式 点击此处观看《8问》往期全部嘉宾

【8问】参与方式

巴比特视频栏目《8问》,以采访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大佬、创业者、技术极客及跨界精英,旨在通过嘉宾的精神力量和区块链社会价值的呈现,让区块链信息走向大众。如你身边有资源,欢迎与巴比特《8问》联系。 201808110953369396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小明叔叔 2018-08-23
    认真看完了 感慨良多:小别是个美女 小别胜新婚 !
    • 8问: 2018-08-27
      小别已经收到你的感慨,并纠正:小别胜新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