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3-13 10:43

美团二王再度携手入局 AI,高调言行难掩焦虑本质

刚刚过去的三八节,二王再度携手。美团CEO王兴高调透露,将以个人身份参与王慧文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这也意味着王兴正式入局ChatGPT。此前二王已经有过两次合作,首次是在2005年底,二王和一群同学创立了校内网,2009年改名人人网,很快迎来风光期。然而随着微信的崛起,人人网在2015年流量锐减,2017年市值跌至四亿美元出头,仅有2011年峰值的8%,2018年以两千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第二次是2010年,王兴开办美团,从无到有再到公司上市,最高时美团市值超过2.5万亿港元,涉及到店餐饮、购买电影票、共享单车、网约车、购买火车票、购买机票、酒店旅游、民宿公寓等服务,业务覆盖全国2800个以上的县区市。王慧文则是在开办淘房网受阻后加入美团,帮助美团从“千团大战”中脱颖而出。


王兴的高调


之前几天说过的,面对火热的ChatGPT,但凡是个手里有点东西的企业都坐不住,扎克伯格和李彦宏都一样,王兴自然也不例外。他在微信上说:“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虑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此前在2月时王慧文曾在社交网络发布“英雄帖”称要组队拥抱新时代,打造中国版的OpenAI。他在北京成立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自己出资五千万美元,估值两亿美元,并说:“我当前不懂AI技术,正努力学习,所以个人肉身不占股份,资金占股25%。”据他自己表示,公司其余75%的股份用于邀请研发人员,下轮融资已有顶级资本机构认购2.3亿美元。

随后几天,一张王慧文与语音搜索应用“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真格基金两位合伙人戴雨森和刘元吃饭的照片在网上不胫而走。有消息称源码资本、真格基金等都将成为光年之外的投资人,源码资本已准备出资一亿美元,其创始合伙人曹毅也在微信表示:“祝贺老王等到了,行业也等到了老王出山”。至于王兴,他加入光年之外似乎是意料之中的,毕竟是离创业圈最近的企业家之一,假如缺席了二十年好友王慧文的创业,那才是值得惊讶的事情。


迥然不同的二王


据说二王上学时睡上下铺。在2010年至2020年的十年之间,王慧文帮助美团异军突起。2016年时也是王慧文多方探索,为公司深入餐饮产业链上下游、构建到店/到家/出行等业务场景打下了坚实基础。据王兴说,离开美团前一年内(2019年),王慧文还在大刀阔斧推动用户平台、基础研发、大数据和AI等平台能力建设。因此美团能有今天,王慧文堪称居功至伟。

但王兴同时也透露,王慧文更喜欢“打江山”而非“坐江山”。这也是性格使然,王慧文喜欢自由,尤其难以忍受企业的条条框框与繁文缛节。但2020年离开美团的王慧文休息一段时间后就玩起了新花样。从他在社交平台公开的内容看,2022年对Web3与加密货币很着迷。当年发布的九条动态中有六条与加密货币以及Web3有关,他还把自己的签名改为“正在学习Crypto(加密货币)”。不过现在的最新签名已经改成了“正在学习人工智能”。


争分夺秒的背后


即便二王第三次携手,前面就一定是康庄大道吗?大概率不是。此前百度已经表示将在今年三月中旬正式上线AI对话式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复旦大学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邱锡鹏教授团队在二月也发布了国内第一个对话式AI模型“MOSS”,邀请公众参与内测。可以说国内AIGC与类ChatGPT应用的开发工作都在争分夺秒。即便技术上与OpenAI还有差距,参赛者们也都想要获得先声夺人,先下手为强的优势。

利用二王已有的声望和资源,光年之外很快就搭建起了一支技术团队。据媒体消息,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刘江于近日在微信朋友圈发文表示,他已经决定加入王慧文的光年之外,还号召其他“AI英雄”共同前往。“美团二王”的招牌也让光年之外在风投市场上吸纳资金变得更容易,毕竟风投机构们应该也不想错过“再造美团”的机会。

不过AI相关技术研发的烧钱速度也是摆在所有参赛者眼前不能忽视的难题。以最受关注的OpenAI为例,在2015年成立之初的启动资本就高达十亿美元。今年一月时,微软确认对OpenAI新一轮数十亿美元的追加投资。但在此前OpenAI已完成六次融资,其中有次是2019年时微软注资过十亿美元。外媒数据显示,OpenAI的GPT-3单次训练成本就高达约460万美元。有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进一步介绍说:“GPT3.5训练一次需要的花费只可能比460万美金更多,这还只是算力的成本,没算人的成本。Open AI员工一共375人左右,一年工资开支就要两亿多美金,再加上AI算力开支所需的数亿美元,没有雄厚的资本支撑,AI技术根本就玩不转。”二王带着美团,挺过了千团大战、百团大战,但历时九年才首次实现全年盈利,这一次他们还能挺到ChatGPT版“美团”诞生吗?

此外还有一点经常被有意无意忽视的问题。记得2011年带着Siri的iPhone 4S亮相时,在全球粉丝摇旗呐喊的同时有点常人难以理解的声音也在不甘寂寞的发声:康师傅宣布要打造手机,没错就是那个卖红烧牛肉面的康师傅。然而外界对此的反应出奇的一致,这是要迫使苹果,华为,三星等出方便面吗?十多年过去了,康师傅以行动证明自己更拿手的还是“图案仅供参考”的广告与包装袋。

还有同时期的罗永浩相信很多人都记得,不论何时何地均以口无遮拦的形象示人,号称融资几个亿,多少精英共同打造的锤子手机是何等的惊才绝艳。然而这几年下来,他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表示自己就是个锤子。某次发布会上其人说:“外面有人说锤子手机是我和设计团队妥协的结果,妥,妥,妥你妈个蛋的妥。”(原话如此)现在回想起来就特别想问一句,罗太君,您都不向设计团队妥协,又为什么要向市场妥协呢?

这两者表现不同,但本质一样,概括的说就是“事非经过总觉易”。有句老话说“世界上最简单的事就是看行家做事,自己袖手旁观的同时指指点点”,也是一样的道理。与康师傅和罗师傅一样的,董明珠也在几年前表示过格力要出手机,然而几年下来的事实证明格力还是更擅长玩空调。也是在同一时间段,格力还出过电饭煲,董明珠本人亲自拍广告,以对抗彼时国人喜欢日本电饭煲的风气。然而我们都知道的,手机的科技含量明显比电饭煲高了不止一层。

之前曾经说过的,面对现在ChatGPT的火热,科技企业的焦虑比普通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们都担心会被时代抛弃,尤其是在当下这个一日千里的时代。比起当年科技普遍具备的科幻感和新鲜感,现在的科技带来的明显不足,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长久的刺激导致现代人审美疲劳了。

有个最明显且直观的例子,苹果的VR设备风声已经传了好几年但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本人之前说过这是因为VR设备的特性与苹果的风格不同,不是真有多大的技术差距。苹果一向的特色是保证高性能的同时还要轻便易用,但目前的VR设备上此二者始终难以兼顾。更何况苹果是不可能赔本赚吆喝的,尽管他家的VR真上市后还未必会有如此窘境,而AI比VR更难点,你懂得。正如之前所说,对苹果的VR不抱期待或许才是明智之举,对二王的新产品也一样。毕竟作为一个积累了近半个世纪的科技企业,苹果比区区十多年的美团还是更有实力的。

二王也会有一番烧钱和裁员等动作的,或许就在今年内,不信就请拭目以待。还是那句话,不抱期待或许才是明智之举。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80876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