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2-13 10:44

访谈:ChatGPT 能否颠覆人类创作?

2月9日,由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主办的直播访谈类栏目“灵境派”002期栏目正式上线。本期节目,围绕近期火爆的OpenAI发布的全新聊天机器人模型ChatGPT,邀请到了人工智能领域观察家、自由撰稿人王欣,以及资深科技自媒体人赵晋杰两位嘉宾,从多角度畅谈对于ChatGPT爆火这一事件的观点,展望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方向,并分享自己在生活与工作中与人工智能的不解之缘。


“ChatGPT” 仍处量变阶段,不及“质变”


作为由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在2022年11月30日发布的全新聊天机器人模型,ChatGPT实现了人工智能技术处理自然语言的能力突破。据官方介绍,ChatGPT能够通过学习和理解人类的语言来进行对话,还能根据聊天的上下文进行互动。

ChatGPT在技术取得了很多突破,但在人工智能专业出身的王欣看来,虽然它依托于更为先进的算法模型以及更加海量的数据用于计算,确实在对话能力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从本质来说,ChatGPT仍然属于需要人们用海量数据去训练的“弱人工智能”版本。

但她也指出,ChatGPT的“出圈”也有其必然。一方面,相比于目前市面上诸如Siri一类的对话式人工智能,能够真正接近人类的语言沟通水平,其语言表达能力、逻辑能力、学习能力的进步有目共睹。

另一方面早在ChatGPT火爆全网前,行业中关于“AIGC”的讨论就已经十分火热。例如此前的AIGC应用(比如NovelAI、百度文心·一格等)用于吟诗、作画、谱曲,虽然为部分行业提效,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更接近于娱乐需求。而ChatGPT的出现,作为文字为主的对话式AI,将生活中一些很机械化、费精力的工作交给人工智能,(例如查资料、写邮件、编写代码中比较格式化的场景),让人们看到了它在解放劳动力、提高生产效率的方面的拥有广泛的可用空间。这也成为ChatGPT受人关注的原因之一。

赵晋杰则认为ChatGPT的火爆,首先是因为其实现了对话内容的多轮自然交互,同时在回答内容之中拥有强大的自我的总结和思考能力,与现阶段搜索引擎那种碎片化、片段化的内容成为截然不同的形式,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ChatGPT这种有条理有逻辑的内容,能够直接拿来使用,大大提高了效率。

他还从媒体从业人角度猜测,OpenAI团队有意通过包装宣传,亦成为其引爆网络的原因之一。ChatGPT母公司OpenAI在行业里自带“明星属性”,从2019年、2021年曾得到过科技巨头微软投资,到ChatGPT产品上线后,微软不仅宣布将其接入自家Bing搜索,并宣布投资100亿美元。2万亿市值的微软“傍身”,又有马斯克、纳德拉等巨佬站台,ChatGPT自然便走到了聚光灯下。

此外,智能手机的普及,也让更多人能更轻松使用ChatGPT,也为这款人工智能软件“破圈”创造了条件。


ChatGPT将重构搜索引擎


在谈及ChatGPT将最可能威胁那类应用时,两位嘉宾不约而同地向“灵境派”表示,传统的搜索引擎将成为ChatGPT首当其冲的应用。

北京时间2月8日,谷歌在演示类ChatGPT的AI聊天机器人产品—— Bard时,错误地把另一个望远镜取得的成就安给了前者,这一错误致使谷歌母公司Alphabet当日股价盘后大跌7.4%,市值蒸发了1056亿美元(折合7172亿元rmb)。

王欣表示,从这一事件也能够体会到传统搜索引擎厂商在面对ChatGPT时的“压力”。

她指出,目前国内外搜索引擎经过多年发展,虽然技术屡经迭代,不断改进搜索算法如何去更好的排序、更好的给用户展现想要的结果,但表现形式仍然处在传统的链接的形式。而ChatGPT的出现,给用户提供了更为“简单粗暴”的搜索结果,从效率的角度出发,用户显然会更容易接受更直接的搜索结果。

不过,两位嘉宾也指出,ChatGPT与传统的搜索引擎的关系,不是“颠覆”,而是“重构”。赵晋杰表示,即使是人们曾经认为会“颠覆千行百业”的AI,事实上也没有完全地颠覆一些行业,而是将AI技术的基因融入各行各业,重构行业的效率。即使是融合ChatGPT的Bing,在显示结果之外,也会显示传统搜索的链接。

王欣还指出,一方面即使是ChatGPT这样的大模型AI,仍然存在一定局限性,例如当用户重复询问同样的问题之后,AI会给出高度趋同的答案,限制了用户信息的收集范围。另一方面,也要警惕人们对于ChatGPT的依赖而丧失对于信息归纳分析以及自我采信能力,导致人们对于AI纠错能力的下降。


ChatGPT不会导致失业,但会解放生产力


随着ChatGPT的爆火,行业内对于“AI能否取代人类”又双叒叕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赵晋杰表示,从媒体视角来看“新技术的出现,会淘汰掉某些人”,就如同互联网行业的“35岁焦虑”一样,一些比较小的个案,通过媒体的放大,就会导致一些读者错误将一些结论转化到整个行业的位置,事实上是有一些以偏概全的。

事实上,作为人们眼中“最有可能”被ChatGPT取代的媒体从业者,赵晋杰反而并不担心自己的工作会被取代。在他看来,过去20年这种互联网的发展,虽然打开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迎来了海量信息的时代。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人们虽然有了充足的信息来源,但也对每个人筛选信息的能力提出了考验,而媒体人就是通过每个自媒体本身的价值取向,从海量信息中去筛选出来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以一个自洽的逻辑传递给读者。而反观ChatGPT,暂不提当前能力尚不能与人类相提并论,即使AI已经大行其道,人类还是要应该拥有自己的判断。

王欣则认为,就现实来说确实AI不可能替代人类,但随着技术发展,仍然有可能对于人类世界带来一些颠覆。例如从内容创作的角度出发,大量的重复内容,依托AI更快的编写效率,势必将取代人类去完成。但这也是解放生产力的一种体现,让人类能够用更多的精力去追逐真正的创新。

值得一提的是,ChatGPT发布后,国内外人工智能企业也纷纷宣布将推出类ChatGPT应用,面对中文更加复杂的语言环境,同时面向商业化更加复杂的内容监管需求,就势必要通过自然学习以及人工干预共同引导机器学期,而国内百度、京东、科大讯飞等国内人工智能公司应该如何解决,将成为这些ChatGPT关注的重点。

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看来,科学的进步就是人类文明的进步,而人类文明的进步的则离不开人类在创新路上的不断探索。作为推动科学进步的原动力,人才的培养的始终是重中之重。我们注意到在高等院校中,一些面向新时代需求的专业越来越多、分支越来越细化,而一些过去的专业则被合并简化,成为一些基础课程,成为新时代发展的垫脚石,而在一代代人的更迭之下,科学发展的星火将传承不灭。


关于AI,嘉宾有话说


除了ChatGPT外,本期“灵境派”中还分享了每个人对于人工智能的理解。

王欣表示:在学术中,人工智能被定义为“让机器具有人类一样的智能”,其中最著名的实验就是大名鼎鼎的“图灵测试(The Turing test)”,虽然2014年图灵测试被俄罗斯科学家弗拉基米尔·维西罗夫创立的人工智能软件尤金·古斯特曼首次通过,但仍未能达到人们所理想的人工智能,诸如情绪、环境的感知维度还有待提升,行业对于机器的“自我意识”仍然存在争论。因此升级版的“图灵测试”呼之欲出,而人类从初级人工智能到高级人工智能的过渡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赵晋杰表示:虽然人工智能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但彼时受限于科技发展,人们对人工智能的认知比较抽象,然而随着近年来算力、大数据领域的快速发展,谷歌AlphaGo等人工智能实例被广泛的媒体报道,人脸识别、智能助手等应用伴随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的普及,全面地走进生活,并被用户感知到其带来的便利。

本场“灵境派”主持人,来自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的乔志斌则认为:人工智能是利用现阶段的技术手段来打造接近于人类思考与决策能力的“工具”。回顾人类的仿生学发展,如果说人类模仿蝙蝠发明雷达、模仿海豚发明声纳,那么说到生物的智慧,目前人类可能就是认知中智慧最高的生物,因此以人类智能为范本,模仿并打造人工智能,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超越人类自身。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80342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