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26 16:06

Meta 明年重押 AR,Apple 成最强拦路虎

虽然2022年元宇宙计划的发展“比预想的更难”,但Facebook的母公司Meta 明年依然会在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技术上押注,特别是AR。主导Meta这些技术的部门是Reality Labs,近日,该部门的高管透露,明年他们将获得Meta开支的20%,其中有一半会被直接投入到AR上。

Meta在AR产品的研发上一直以可穿戴硬件为主,包括眼镜、手表、头显设备。去年9月,该公司推出了能拍摄照片和视频、能听音乐及接电话的Ray-Ban Stories眼镜;而本想作为AR和VR耳机输入设备的一款智能手表在今年被Meta叫停,但手腕硬件计划据悉仍未放弃;而被扎克伯格视作“圣杯”的产品是AR头显设备,计划于2026年推出。

但无论是AR眼镜、手表还是头显,Meta目前都还绕不过智能手机这一环,没有屏幕实现增强现实功能但又想更轻便,手机是搭载App运行AR设备的主流介质。那么,主导智能手机市场的Apple 将成为 Meta 夺取AR头显“圣杯”的最强拦路虎。要知道,Apple自己的AR头显明年就要上市了。

Reality Labs 亏损 仍获母公司20%开支

2022年行将结束,Meta在元宇宙上的激进布局走完两年之程。根据第三季度财报,该公司的收入按年减少了4%,其中负责元宇宙开发的Reality Labs 的亏损由上季的28亿美元增加到37亿美元,前三季度已经烧没了94亿美元。

Reality Labs 今年的亏损持续扩大

大量投资、大面积亏损,Meta的元宇宙计划备受投资人批评。

质疑者之一是大股东 Altimeter,该投资公司一度发公开信直接要求Meta 减少对元宇宙的投资,认为他们的做法已经“失去了股东的信心”。更有分析师在财报会议上直接质问Meta,是否会对未公开的有效投资做一个解释,Meta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对此回应,元宇宙需要较长时间来反映今天的投资。

Meta元宇宙的烧钱主力是Reality Labs,该部门是VR、AR技术的主研发部门。日前,该部门的CTO 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在公开发文中将亏损甩锅给“世界各地的经济挑战和Meta核心业务的压力”。顶着压力,博斯沃思透露,Meta明年开支的20% 将投入到Reality Labs中,并话里话外地劝投资人们要有耐心。

博斯沃思认为,现在调转方向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对拥有 Facebook 这个日活跃用户数正处于历史高位的Meta 来说,在Reality Labs上投入20% 开支能助其保持AR技术领先。

尽管Meta预告明年的亏损将会再扩大且短期内难有改善,该公司仍然准备在2023年底推出新一代的消费级VR头显设备Meta Quest。博斯沃思相信,Meta的投资能帮助Reality Labs开发出未来发展所需的“基础性技术”,他以当前的Quest Pro为例称,这款头戴装置的眼部和面部追踪功能已被开发者、内容创作者和建筑商广泛采用,“我们在未来几十年里都能从现在所做的事中获益。”

与Meta唱反调的是虚拟现实领域的先驱约翰·卡马克,他最近离开了Meta,还批评了该公司“效率低下”。曾经身处Meta的行业大咖给前公司做了这样一个评价,明年的Reality Labs 将面临更大的压力,需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产品才能还击外界的质疑。

而根据博斯沃思的发文,在短期内,Reality Labs会致力于改善Meta的虚拟形象系统,更多细节将在2023 年公布;他们还要推动元宇宙社交和游戏平台Horizon Worlds 的发展,计划在明年春季举办 Meta Question 游戏展;此外,“Meta Quest 2的后继产品”也会在明年登场。

相较VR这个渐成红海的赛道,Meta明年将一部分力量放在了AR上。博斯沃思透露,投入给Reality Labs的20%开支中,有一半会被直接投入到AR上,比例和今年持平。

Meta AR 头显遇劲敌Apple

在增强现实(AR)领域,Meta大概率还是会在硬件上加大投入,这种判断基于它已推出和计划推出的几款产品,包括眼镜、智能手表和头显。

目前,Meta旗下最有 AR 终端影子的产品是去年9月推出的Ray-Ban Stories,这款智能眼镜是Meta和眼镜制造商雷朋的合作产品,内置了摄像头、麦克风、扬声器和触摸屏,能够用于拍摄照片和视频、听音乐和博客以及接听电话,眼镜的重量不到50克。

发布之后,Meta一直将该眼镜的功能与其旗下的多款App应用适配,已经实现了使用语音命令发送和朗读Messager/Whatsapp消息、拨打Messager/Whatsapp电话的功能,录制视频的时间也从30秒增加到了60秒。

Ray-Ban Stories完成眼镜通讯初阶

智能手表也一直是Meta元宇宙中的一部分,原计划于2023年春季推出一款名叫“Milan”的智能手表,能拍照又能追踪健身数据,还一度被当做AR和VR头显输入的辅助设备。但在今年6月,彭博社披露,Milan被叫停,原因是内置的两个摄像头会对肌电图的生成有影响。尽管如此,Meta仍未放弃手腕硬件,科技圈猜测,可能会转向腕带。

而Meta AR 的重中之重是头显设备,据悉将在2026年推出,扎克伯格将之视为“圣杯”一样的存在。一方面,真正能打的AR头显还没出现,另一方面,AR头显很可能会替代手机成为改变人类通讯方式的颠覆性硬件。这意味着,Meta一旦推出成熟的AR头显,将摆脱对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依赖。

早在去年下半年,Meta 就公布了代号为“Nazare”的AR头显产品计划,这款产品的突出特点是可以与其他人进行全息通话,能超越目前的视频通话。但从内部流出的消息是,Nazare 需要无线连接到一个“类似电话的设备”上,该设备将与头显的眼镜部分交换数据。

尽管Nazare没有连接到智能手机的计划,但技术似乎还不给力。换句话说,当前扎克伯格夺取圣杯的路上,还有苹果和谷歌这两大拦路虎,而苹果可能是最难绕过的那一个。

以当前已经渐成消费趋势VR头显做对比,AR头显同样还需要攻克功能、续航、体积等这些主要难关。因为,目前的芯片、电池、光学组件和屏幕都还无法同时实现强功能、长续航、便携带这样的任务。因此,手机就成了链接头显的最佳方案,毕竟,人们会随身携带手机。

而现在,iPhone主导着美国的智能手机市场,2022年第二季度,IOS的市场份额占比首次超过50%,超越了Android成为第一;今年第三季度,iPhone的全球市场份额也升至16%,达到了12年来的最高水平。

更棘手的是,Apple也在开发自己的AR 头显。也就是说,无论 Meta 的 AR 头显有多好,它都不会像苹果自己的产品那样与iOS丝滑连接。

这给Meta带来的挑战是,它的头显设备如果还要利用手机来输出,那么就会被已经占有市场一半的Apple卡住硬件访问和接口的“脖子”。The Information 最近的一份报告也暗示了这一点,该报告描述了Meta想让Ray-Ban Stories 视频眼镜不与iPhone 配合使用的难度,“Meta 希望在眼镜上拍摄的照片能够自动下载到用户的手机上,而无需他们打开 Meta 的应用程序。但由于Apple软件的运行方式,该团队无法在手机处于非活动状态时自动下载。在最后一刻,他们不得不改变路线,造成了产品发布前的混乱。”

但如果Meta想打破Apple的限制,强功能、高续航、好携带这样的特性就需要等待技术的迭代,甚至还需要推出Meta自己的操作系统。根据The Verge今年4月的报道,为了节省时间,Meta 正在为Nazare 开发基于 Android 的软件。

显然,扎克伯格想要绕道而行,但这一绕就要花费许久。

正如Reality Labs的CTO博斯沃思说的那样,“真正的 AR头显愿景还需要多年的进步,才能使我们的设备更薄、更轻、更快、更强大,同时消耗更少的电池电量并产生更少的热量。” 

然而,明确的消息是,Apple的VR/AR 头显明年就要上线了。 

你认为手机未来会被AR头显取代吗?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79535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