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3 11:31

中国股市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

撰文 | DcMedia 发起人宋清华

在《创刊号・序 | 我们如何辨识元宇宙股的成色》中我们阐述了挑选出十大伪元宇宙概念股的逻辑,此处只做简要介绍:

元宇宙一定不是把我们在物理世界所拥有的打个包数据化然后搬进去就行了,如果都一样的话我们费这个劲干嘛;元宇宙世界一定要会更好才值得我们去追逐,而且不能仅仅是感官、体验层面的,至少还要有规则、秩序乃至精神追求层面的进阶。

这个过程还很漫长,当下我们的竞争还是要在物理世界进行。鉴于国内政(监)府(管)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定位为链接元宇宙的媒介——DcMedia 判断我们的机会在于在元宇宙建构中找到自己的身位并实现价值发现。看看在序中我们所描述的人类进入元宇宙需要的基础设施,就会发现这份事业同样伟大,工程浩大,同样可以撬动巨量的资本协同科技、产业实现巨大的价值机会。这部分主体包括传统资本市场活跃的投资机构、具有科技能力的国内上市公司以及有见识的大众消费者(早期玩家)和嗅觉敏锐的大众投资者(股民)。

我们看到中国有上百家上市公司已经布局元宇宙产业,包括 AI 龙头股商汤科技;也有几十家投资机构加入到了元宇宙的资本布局,包括沈南鹏与他的红杉资本;也有一些花费几千美金体验 VR/AR 设备的早期玩家和买了元宇宙概念股的股民。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元宇宙场景还没有落地、元宇宙建构刚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只是蹭概念的上市公司透支了我们对元宇宙未来的想象。因此 DcMedia 选择在上市公司公布 2021 年年报之际盘点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并基于我们对元宇宙建构的理解向大家介绍一些尚未被注意的潜在元宇宙股。

综合各种因素考虑,我们将分为上篇、中篇和下篇发布。全文结构如下:

上篇: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这部分主要介绍一些并没有在元宇宙建构中进行布局,亦无从在元宇宙重构中有效探索,却只是用数字经济、数字营销、数字收藏品、虚拟空间等相关概念蹭到元宇宙建构和重构场景,这些行为会干扰产业界、资本界以及消费者和大众投资者对元宇宙的认知,这些蹭了热点之后寂寂无声了的行为透支了我们对元宇宙未来的想象。而在宏大的元宇宙建构事业中,产业与资本需要很好的联动效应,但伪元宇宙概念股的炒作、吸金值得警惕。

中篇:为什么要质疑国内第一市值元宇宙概念股歌尔股份——在元宇宙时代,如果中国制造再次沦为代工厂的境地,后果将会是什么?一个悲惨的消息是,中国第一市值元宇宙概念股歌尔股份就是一个 Meta(原 Facebook)的代工厂。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在失去苹果订单后,它为了迎合上游厂商、拿到 Meta 独供大单,不惜把具有研发能力的 Pico 卖掉。在蹭了元宇宙概念的歌尔甘愿做一个美国元宇宙公司在中国的元宇宙硬件入口的代工厂,DcMedia 质疑的逻辑在于,在元宇宙建构与重构的语境中中国的资本流向代工厂,这件事情对吗?

下篇:一些被忽视的潜力股。

上篇:中国股市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

飞天云动:把广告搬到虚拟空间就是元宇宙了?

飞天云动要成为港股“元宇宙第一股”。他们的描述颇为光鲜,他们说自己在中国元宇宙场景应用层(或 AR/VR 内容及服务市场)是领先的;他们也充满着自信,说他们对行业的发展趋势有判断力和前瞻性。

飞天元宇宙平台规划在 2021 年 11 月公开,主要内容是一个用户可以自由活动、B 端商户能够进驻的虚拟商业街区。但从商业模式上可以看到,这不过是把广告业务搬到虚拟空间。飞天云动的主营业务为 AR/VR 服务、AR/VR 内容,主要是为客户在 VR 和 AR 场景中制作、投放广告等营销内容。

显然,飞天云动的业务中心其实就是基于 AR/VR 服务的广告营销,并不是基于元宇宙构建的底层技术搭建,更不是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重构,甚至与元宇宙 AR/VR 硬件入口关系都不大,其元宇宙的真实含量并不高。

如果把广告业务搬到虚拟空间进行展示就是元宇宙了,那么这个元宇宙还有多么值得我们期待吗?

中青宝:投资者已经开始看清它的忽悠行径了

在我们将中青宝列为中国十大伪元宇宙概念股之际,中青宝携《酿酒大师》上榜《互联网周刊》联合德本咨询在 2022 年 3 月份发布的“2021 元宇宙潜力企业 TOP50”榜单。

上榜理由是这样阐述的,深圳中青宝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国内首支 A 股上市的老牌游戏公司具有不断提高核心技术竞争力并利用技术创新赋能互联网新风口的发展。

被广泛质疑的“线上酿酒线下提酒,开启虚拟现实梦幻联动”也被称之为以“数字化 + 酒文化”打造的深度沉浸、交互式体验的前沿理念,《慎初烧坊 - 酿酒大师》被评价为基于对该领域的探索与认知而形成的虚实共融领域的探索,而且还是具有东方神秘奇幻虚拟现实共融的世界。

实际上,中青宝并没有像样的元宇宙布局。在此前两个月,中青宝收到了深圳证监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整改措施的决定,对董事长李瑞杰、总经理李逸伦、董秘高国舟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对独董李军、郑飞、陈盼莅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主要源于上市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不准确的问题。

中青宝在公告收购元宇宙业务也是秀了一波。他们在全资子公司股权收购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中称,拟收购保尔利德元宇宙数字平台,以此强化自己的元宇宙身份。

保尔利德说希望可以通过游戏相连全世界,为用户、内容创作者以及项目方提供一个可以想象、创造并且实践的空间。但这家公司实际上还没有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甚至没有相关的研发投入和核心技术,更没有相关产品落地,他们说要打造成为一个游戏 UGC 平台的先驱者也只是一个初步构想。

除了这个“三无”标的,《酿酒大师》这款所谓的元宇宙社交游戏强调了“线上酿酒、线下提酒”“经营酒厂”“VR 版本适配国内外主流 VR 眼镜”等特点,但《酿酒大师》H5 版本的研发投入是 500 万 - 1500 万元。这点钱可以开发元宇宙游戏吗?监管部门表示不信。在深交所的多次关注和提问下,你会发现《酿酒大师》甚至连 VR 游戏都算不上。

1 月 28 日,中青宝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1 年,公司预计亏损 2000 万元 - 4000 万元。元宇宙给中青宝带来的只有股价波动——自 2021 年 9 月初中青宝宣布打造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以来股价明显波动,9 月 6 日以来,中青宝仅五个交易日实现了翻倍,涨幅达 119.8%;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收盘中青宝报收于 32.66 元,较 2020 年末的 9.26 元上涨 252.7%;从 9 月的 8 元/股一路升至 11 月的 42 元/股,这期间最高涨幅超过 4 倍。

股价上涨,随之而来的是大股东套现。2022 年 1 月 10 日晚间中青宝发布了股东拟减持公告,他们要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 3% 的股权。

2022 年以来,投资者逐渐看清楚所谓收购布局元宇宙的标的不过是个三无的壳,自己开发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连 VR 游戏都算不上。再加上业绩预亏、股东减持、被责令整改等因素的影响下,中青宝股价又从 40 元/股高位跌至 23 元/股,不足一个月内跌超 40%。

锋尚文化:蹭上元宇宙前后的冰火两重天

锋尚文化是具有大型线上活动的运营经历的。在 2020 年底和 2021 年上半年,他们曾经承制过 817 抖音新潮好物夜、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等多场应用 AR 虚拟拍摄在直播中的演出。

与飞天互动极为类似的是锋尚文化对 VR 及 2 C 文旅的布局,称之为探索元宇宙舞美应用。他们对外宣传公司 2021 年 2 月成立子公司布局虚拟舞美,已经为公司在“元宇宙”世界搭建舞台积累先发优势;这年 10 月他们还宣称以成立西安合资公司为开端打造创新型文旅 IP,并升级传统文旅消费场景和服务模式。

但是,把演出、演艺活动拓展至线上,这就是元宇宙?打造云端孪生演艺平台,推动线上观演的普及,这是互联网时代的红利,没有元宇宙概念,或者没有元宇宙场景,这些行为完全是 web2.0 时代的操作。

蹭元宇宙概念的意图何在?我们从其在资本市场的经历便可窥见一二。2021 年 11 月 5 日,锋尚文化通过互动平台开始了蹭概念的首秀,公开确认自己拥有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的内容制作技术,在“元宇宙”中搭建舞台等虚拟场景具有先发优势。此言一出,锋尚文化股价大涨,最大涨幅达到了 136%,在五个交易日里出 3 个 20 cm 涨停,最终暴涨 98%。

而在此之前,锋尚文化伤透了投资者的心,尤其是它还是顶着第一批创业板注册制头衔上市的。

作为第一批代表企业,锋尚文化首日收盘涨了 43.10%,做到了真正的上市即巅峰——之后,锋尚文化的股价喋喋不休,5 个交易日后股价破发,至 2021 年 11 月初蹭元宇宙概念时最大跌幅达 70%。

与中青宝类似的是,锋尚文化蹭概念的元宇宙业务并无实体。在面临深交所关于元宇宙的关注函时,锋尚文化坦诚了这些蹭概念行为的风险。他们承认 AR、虚拟演艺产品、虚拟艺人制作,均处于探索阶段,存在开发中止、失败的风险。即使项目按照公开的计划试试,但是未来的实施进度以及能否盈利、能否达到预计的效果都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汤姆猫:当前产品与元宇宙存在很大差距

浙江金科汤姆猫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为金科文化,为了让大家更直接联系上游戏业务更名为汤姆猫。更早之前,这是一家从事氧系漂白助剂 SPC 研发产销的化工企业。改名字和蹭概念,是这家公司的拿手好戏。

2021 年 9 月,汤姆猫在深交所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回复公司开展元宇宙业务的提问,宣称公司已经对特定品类的游戏进行概念开发和立项工作,具备元宇宙产品开发的用户基础,“已成立元宇宙方向的专项工作组,“公司投资的天际微动已开发了多款 VR 游戏”。

此后,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汤姆猫补充说明公司现有主营业务、主要产品与元宇宙概念的关联性、公司元宇宙专项工作组的成立时间、人员配置、核心技术掌握情况等。深交所还要求汤姆猫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利用互动易回复蹭热点、炒概念,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汤姆猫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承认公司当前的游戏产品与理论上的元宇宙存在很大差距,具体表现在沉浸感、多端入口切换、经济系统、可触达性、可延展性等方面。汤姆猫突然转变的口径,令人大跌眼镜——公司目前上述的产品迭代及新产品的探索尚处于早期阶段,项目实施进度、是否能达到公司预计的效果、是否满足未来市场的需求,均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但这丝毫不影响市场的热情,截至 9 月 10 日,汤姆猫的股价已经连续 5 个交易日收盘上涨,总市值从 111.1 亿元增长至 149.07 亿元,累计增长约 37.97 亿元,累计涨幅约为 34.18%。

在此之前,这家公司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除了上市最初一年股价在高位波动,创下了 66.33 元的历史最高价后,后续就一路下跌。上市三年后的 18 年中旬,跌破发行价,此后股价再未达到 10 元。2020 年 4 月创造历史最低价 2.13 元,在依靠元宇宙概念拉升以前,已在 3 元附近震荡大半年。

宣亚国际:股价异动与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的回复

一家整合营销传播服务商及新一代的营销技术运营商,如何蹭上元宇宙概念?宣亚国际曾明确表示还未涉及元宇宙相关业务,但 2020 年 12 月 11 日,宣亚国际开始蹭上元宇宙概念,他们目前的主要产品是“现场云企业版”,而未来的主要方向是要把这个产品打造成为“企业元宇宙”场景的超级入口。

在互动平台上宣亚国际表示正在联合战略技术合作伙伴资源,向纵深探索 5 G 融媒平台及产品与企业数字平台的深度融合,深化与新华社国家重点实验室战略合作关系,打造“企业元宇宙”场景的超级入口。

对于炒作概念的上市公司来说,股价的回馈是及时见效的。宣亚国际自从蹭了元宇宙概念,接连出现了 4 个交易日 20 CM 的涨停,股价翻倍。

但投资者却没有关注一下公司的基本面。宣亚国际的经营业绩与股价表现“大相径庭”。

2017 年上市至 2019 年,宣亚国际营业收入持续下滑,从 5.05 亿元到 3.69 亿元再到 3.54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7495.65 万元、2106.21 万元、1034.99 万元,也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2020 年,宣亚国际营业收入 6.19 亿元,明显增长,但净利润亏损 2877.20 万元。2021 年前三季度宣亚国际净利润继续亏损 1603 万元。以这五年的发展趋势看,经营业绩呈现亏损幅度逐步扩大的趋势。

业绩不稳定,内生动力不足,宣亚国际也曾寻求外延式并购以提升盈利能力,2017 至 2019 期间,曾两度进行“蛇吞象”资本重组,均以失败告终。蹭热点成为了这家公司拯救自己的杀手锏——在蹭上元宇宙概念之前,2020 年 6 月 18 日 - 6 月 30 日,宣亚国际沾上抖音概念后,在 7 个交易日内出现 6 个涨停。

但是蹭热点来得快去得也快。2020 年,网红经济那波热度过去之后,宣亚国际在短短一年多股价就从 50 元以上跌到了上周的 13 元附近,跌幅高达 75%。

蹭了元宇宙的宣亚国际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12 月 14 日晚间,宣亚国际在股价异动公告中不得不承认公司关于元宇宙的相关事项仍处于探索尝试阶段,未来的实施情况以及能否达到预期效果,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蓝色光标:从区块链到元宇宙,都只是个可能

蹭概念这件事儿,还是营销公司玩的六六六。

在蓝色光标的公司矩阵中,专注探索元宇宙相关投资和运营业务的主阵地,专门有一个子公司“蓝色宇宙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蓝色宇宙数字科技负责推进元宇宙相关业务的探索和落地,但这个子公司嫩过的事情只是整合蓝色光标已经具备的虚拟直播间、虚拟 IP 运营相关资源和团队。

简言之,品牌营销传播公关服务公司蓝色光标,要做的事情是打造“元宇宙 + 营销”的场景模式。这背后的原因是“大势所趋”——互联网增速放缓、红利逐渐消退,营销行业需要新的概念和业务来支撑增长,抓住元宇宙风口也是一个营销公司具有敏锐度的体现。但,对于蓝色光标而言,敏锐度反而会成为市场的反感,因为最终真正能让客户买单的还是要靠内容和技术。

蓝色光标是不具备元宇宙技术能力的。他们的出路是找合作。在去年年底的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蓝色光标宣布与百度旗下元宇宙产品——希壤达成战略合作。希壤号称将打造一座蓝色光标专属建筑,作为元宇宙营销的标杆示范基地,为所有蓝色光标客户及消费者带来元宇宙技术应用与创新体验。但问题是百度因为希壤糟糕的产品和体验还在备受吐槽。

蓝色光标跨进了元宇宙的大门了吗?实际上,对于蓝色光标而言,他所做的事情还只是换了个场景做营销服务,与元宇宙构建和重建没有太多必然关联,在元宇宙世界里并没有自己的身位。

这不禁让人想到蓝色光标蹭区块链概念的场景。早在 2018 年 3 月 28 日,蓝色光标就宣布成立联合大数据研究院“昆仑堂”通过云计算、人工智能算法、服务机器人、区块链应用等技术,着力打造智慧经营平台。3 月 29 日,深交所发布蓝色光标的关注函,其中说明公司目前经营区块链业务的具体情况,要说明业务的运营、盈利模式、研发投入情况以及业务的人员、技术与专利储备情况。

蓝色光标收到关注函后,怂了。蓝色光标是这样表达的,无法按要求完成全部回复工作,至于什么原因,他们说是因为工作量较大,该关注函中的部分事项及数据尚待进一步补充和完善。

蓝色光标当年的财报中也没有有关区块链的内容。直到 2020 年蓝色光标收到深交所《关于对北京蓝色光标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9 年年报的问询函》,蓝色光标给予回复为,公司一直在持续关注区块链技术等相关技术和应用场景,不排除未来为了适应营销行业的飞速发展会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

你没有看到错,这只是个可能性。

天下秀:玩不转 NFT 与 MR,只是多了个虚拟空间

天下秀也是区块链时代传承下来的概念股。按照天下秀的表述,2018 年他们就成立了区块链价值实验室,专攻区块链技术场景化应用。

按照天下秀董事长李檬的畅想,虹宇宙将会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平台,是探索区块链运用的边界的项目。但实际上,这仍然只是一个将内容社交搬到虚拟空间的伪元宇宙概念。他们最近的一次高调亮相是此次新华社两会报道,天下秀旗下 Honnverse 虹宇宙是其中重要的落地的“元宇宙”的场景,以 3 D、多维度手段将语音、文字、短视频等融入到社交场景当中帮助媒体突破原有的图片、视频、H5 等传统的传播渠道和方式。

这与前述数字营销蹭元宇宙概念无异。天下秀还有一个虹宇宙虚拟地产项目值得分析一下。虹宇宙的虚拟房产被用户在第三方平台上高价叫卖,与国际元宇宙平台的卖地热潮大势有关。“虹宇宙”内测上线虚拟土地 SS 级岛屿在闲鱼 App 上被挂到了 100 万元,成交价格在 10 万元以上。

但这与国际元宇宙平台的卖地本质上是有差别的。以香港房地产新世界发展集团耗资约 500 万美元购入 Sandbox 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相比,这块虚拟土地在元宇宙世界可以展示 10 家特色公司(包括诊断及基因检测开发商 Prenetics、物流业独角兽 Lalamove、科技配件品牌 Casetify 等)是基于这些新创公司将推出 NFT、身临其境的体验和娱乐。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 NFT(非同质化通证 \ 代币)的使用,鉴于国内监管政策,国内元宇宙项目尚无合规的空间利用包括 NFT 在内的 TOKEN 进行元宇宙经济生态的重构。那么,虹宇宙虚拟房产以 Z 时代的 3 D 虚拟星球为背景,搭建全新虚拟社交生活场景将是一个伪命题,哪怕它们也有为用户构建虚拟身份、虚拟形象、虚拟空间、虚拟道具。

面对场外的虚拟房产交易天下秀也曾表示这背离了公司初衷,去年底,虹宇宙官方表示将打击登录账户、数字藏品、道具的违规炒作与私下交易。不过,天下秀蹭元宇宙概念给带来连续涨停的股价异动还是受到了监管层的关注,也因此被公开了其并无元宇宙相关技术能力。

2021 年 11 月,天下秀董事长李檬的公开信开启了天下秀的强蹭元宇宙之旅。李檬在公开信介绍“虹宇宙”开发理念时对 VR 和 AR 与 MR 有一番论述,这引起了市场的遐想,股价涨停。

因天下秀接连 3 日涨停,上交所下发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并发布监管警示的处分。上交所的公告非常清楚——目前虹宇宙产品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天下秀没有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并没有参与 AR、VR、MR 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上交所认为“虹宇宙”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天下秀对于上交所的公告和警示毫无反驳能力。

综上所述,在硬件上没有 AR、VR、MR 研发能力,在生态上没有 NFT 进行身份和资产确权(以及资产交易)的开发空间,天下秀的虹宇宙只是一个虚拟空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

宋城演艺:疫情之下扭亏为盈,何必蹭概念

宋城演艺主要从事文化演艺业务,现场演艺和旅游休闲是主要业务。撇开宋城演艺伪元宇宙概念,宋城演艺在面临疫情的被动情况下,能够合力的安排旗下的经营业务,预计 2021 年业绩可以扭亏为盈,这被市场看好,中银证券甚至还给出买入评级。

但宋城演艺对蹭概念还是表现的很主动。宋城演艺对外公开的消息是早在 2014 年底就开始了元宇宙概念的相关布局,接触并探索 VR/AR/MR 技术在主题公园场景中的应用。目前,公司还在组织加大力度,探索和研发元宇宙以及相关技术 VR/AR/MR 在主题公园和现场演出中的应用。

在景区和演出中广泛运用 VR、AR、全息等各类技术手段,这是他们乐观的地方,他们宣示自己注重科技和娱乐的叠加,增强可玩性和体验感,并强调这一些来自于公司始终关注科技发展。

显然,这又是一个蹭概念的行为——在景区和演出中运用 VR、AR、全息等技术手段就是元宇宙了吗?不论他们怎么强调自己对科技的重视,财务数据让他们在元宇宙世界露怯了。2018 年―2019 年宋城演艺分别投入 0.71 亿元、0.48 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2.2%、1.85%;2020―2021 年前三季度分别为 0.37 亿元、0.39 亿元,占比 4.15%、3.72%,略有提升。但这样的研发费用并不足以支撑一个元宇宙项目的技术研发。

丝路视觉:本身没有规划,完全是蹭概念

丝路视觉与元宇宙的关系来自于丝路视觉董事长李萌迪的一番表述,“做数字创意、做计算机视觉、做游戏等技术的公司天然和元宇宙强相关。”

但这是一个本身没有元宇宙业务的规划完全是蹭概念的行为。他进一步解释说他们坚信元宇宙或平行世界一定会成为现实,还强调说他们是在依靠一点一滴的积累,会在大变革浪潮中做出贡献。

但他还是为自己留好了后路——他说丝路视觉对“元宇宙”概念保持乐观审慎的态度,因为他们非常清楚,从概念提出到改变人们的生产、生活,并产生社会价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丝路视觉成立于 2002 年,刚开始的业务是以建筑设计的辅助设计为主,目前是国内比较知名的 CG 视觉服务提供商。在这个领域他们是有建树的,比如一些城市的灯光秀,很多创意和数字内容都来自于丝路视觉,也就是说他们有服务政府客户的能力。另外,很多科技和地产行业客户也会把制作项目 3 D 宣传片等人物交给丝路视觉。

以元宇宙建构和重构的逻辑来看,作为文化创意类行业企业的丝路视觉与其他数字营销类伪概念股一样,你不能说把文化创意数字化搬到虚拟空间就是元宇宙了。就如同星巴克、麦当劳也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下单,你不能说它们就是互联网公司了。

当然,丝路视觉处于一个很好的赛道,CG 行业虽然从业者多,但是丝路视觉处于中高端领域,少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而且还面临着智慧城市以及 AR/VR 应用的大蓝海,前景广阔。


结语:


并不是没有在我们挑选的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行列的其他九十多家就都是潜力股,介于两者之间还有很多处于观望状态,例如筑博设计、华扬联众、创维数字、元隆雅图、昆仑万维、蓝思科技、棕榈股份、芒果超媒、元隆雅图等,值得我们继续关注其蹭了元宇宙概念之后的技术研发、产业布局动态进展。当然,不排除这被挑选出来的八大伪元宇宙概念股未来也会通过元宇宙相关技术全面迭代核心业务模式,那么他们也仍然还有加入元宇宙建构行列的可能。以互联网行业类比,假如麦当劳、星巴克把线下实体店都关掉,利用互联网平台彻底改造商业模式,那么他们也可以说自己是互联网公司了,对吗?

鸣谢:CWTO 数贸会、数字友好世界联合创新实验室智库对本文亦有所贡献

声明:友情提醒,投资是有风险的。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74279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