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1 09:26

我们如何辨识元宇宙股的成色

撰文| DcMedia发起人宋清华


“元宇宙是什么?它从哪儿来,它又将带我们去向何处?”我们无法回避这个终极三连问,也不能交给上帝来回答。

人类社会尚处在元宇宙世界建构的初期,大多数人还站在元宇宙的门外。那么,我们就从这个入口开始谈起:进入元宇宙世界的基础设施包括高端的芯片技术以及 VR/AR/MR/XR硬件乃至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的成熟,还要包括脑、电信号采集以及信息解码处理和再编码与反馈的各个步骤,可能还要有突破摩尔效应的集成电路系统,更为高效的网络通信技术(5G/6G),大数据、云计算与边缘计算的极大发展……

这个入口谈到的只是我们从资本、科技参与元宇宙建构逻辑的一小部分,还有很多应用层细节处理和衍生市场的连锁反应。在元宇宙世界虚拟空间的体感反应、运动规则以及高沉浸式体验都需要更为先进的虚拟引擎和交互技术、可穿戴的生物传感器硬件与适配精确动捕软硬件、AI技术(还原场景音、解码数据为内容)、数十万Tb/s的网络设施(终端同步)……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可以讨论加密技术派主导的元宇宙世界里规则(经济体系、社会秩序乃至文明形态)的重构。这要在WEB2向着WEB3的迭代过程中,依托区块链加密技术以及去中心化TOKEN机制进行。

那么,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它肯定不是很多伪元宇宙概念股以为的那样就是一个虚拟空间,把数字营销搬进去就行了;它也不是一个游戏,让你戴上VR眼镜进去爽翻天可是退出来之后懊恼不已,感觉疲惫、乏力甚至后悔又虚度了时光;它是一种新的生活范式,我们可以在元宇宙工作、学习,创造经济收益,也可以玩耍、HAPPY,需要与现实世界切换也是怡然自得。

元宇宙来自哪儿、会把我们带向何方则要放在人类进化的宏大场景中去看。自刀耕火种以来,人类文明又一次出现了进化的可能性——数字化。三体作者刘慈欣曾经担心人类会内卷在元宇宙忘了星辰大海,但他忽视了人类何以征服星辰大海?元宇宙是人类数字化进阶的归宿,也是人类去往星辰大海的必经之路。完成数字化进阶的人类,不论是自然人的数字化身份(数字人生)以及在数字世界输出思想、处理数据的能力,还是人机结合、脑机接口以及MR等设备支撑下人族向着硅基生命进化\融合,抑或是与人类并存的原生态数字生命\矩阵与人类的协作(当然也有可能失控),才有可能走出银河系徜徉于星辰大海。

元宇宙一定不是把我们在物理世界所拥有的打个包数据化然后搬进去就行了,如果都一样的话我们费这个劲干嘛;元宇宙世界一定要会更好才值得我们去追逐,而且不能仅仅是感官、体验层面的,至少还要有规则、秩序乃至精神追求层面的进阶——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TOKEN机制为这一切提供了可能性;当然也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人类会面临新的风险——但早期加密极客在践行着代码即法律(Code Is Law),以及探索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简写,即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和DAC(分布式自治公司)的可行性,来尽可能在实现新秩序的同时确保新的机制的安全性。

这个过程还很漫长,当下我们的竞争还是要在物理世界进行。鉴于国内政(监)府(管)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定位为链接元宇宙的媒介——DcMedia判断我们国内元宇宙产业与资本的机会在于在元宇宙建构中找到自己的身位并实现价值发现。看看上述人类进入元宇宙需要的基础设施就会发现这份事业同样伟大,工程浩大,可以撬动巨量的资本协同科技、产业实现巨大的价值机会。这部分主体包括传统资本市场活跃的投资机构、具有科技能力的国内上市公司以及有见识的大众消费者(早期玩家)和嗅觉敏锐的大众投资者(股民)。
不论是元宇宙的建构还是重构,资本在其中的作用不可或缺,甚至会有决定性作用。因此,这里我们要讨论一下当下资本市场资本与产业的关系。

三月份,市场一片哀鸿,一些优秀的上市公司被资本抛弃,其中最惨的还是互联网中概股,几天之间市值跌去十之八九。很多人给出分析,并结合了俄乌战争以及对中美关系的预判。但这低估了资本(逐利)的本性,如果还有利润它们是有铤而走险的勇气的。

资本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催化剂,我们必须承认在当今时代自由的资本环境才可以实现重要领域的科创进步、产业发展乃至一个经济体的繁荣昌盛;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正视资本的局限性——资本是逐利的,因而是短视的,甚至是盲目的。美国大投资机构带着高额回报离场,大量大众投资者和中小机构恐慌,跟风,造成踩踏,波及产业。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还存在支持政府干预的凯恩斯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奥地利学派之争,这也是为什么中美两大经济体都努力的在市场经济和宏观调控之间闪转腾挪寻找最好的身位。这是我们观察分析中国资本、科技、制造业以及加密技术先行者在元宇宙建构和重构过程中的身份、地位以及价值机会的基础。在元宇宙时代大门缓缓开启之际,中、美两国都在各自的战略考量下给出了监管态度,孰优孰劣就留给历史官吧,我们暂不置评。

我们可以做的是在这样以监管态度的有形之手之下,看中国资本与中国制造在元宇宙建构与重构中的布局是否还有机会,机会何在,如何抢得更好的身位。恰此时,美国大投资机构给出了抛弃互联网中概股的战略判断,原因在于互联网红利已尽,那么它们带着高额回报离场转战的下一个阵地会在哪儿?

不论是正面交锋还是各自为战,元宇宙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中美资本、产业间竞争的一个重要战场。

我们看到中国有上百家上市公司已经布局元宇宙产业,包括AI龙头股商汤科技;也有几十家投资机构加入到了元宇宙的资本布局,包括沈南鹏与他的红杉资本;也有一些花费几千美金体验VR/AR设备的早期玩家和买了元宇宙概念股的股民……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元宇宙场景还没有落地、元宇宙建构刚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只是蹭概念的上市公司透支了我们对元宇宙未来的想象。因此DcMedia选择在上市公司公布2021年年报之际盘点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并基于我们对元宇宙建构的理解向大家介绍一些尚未被注意的潜在元宇宙股。

综合各种因素考虑,我们将分为上篇、中篇和下篇发布。全文结构如下:

上篇:九大伪元宇宙概念股——这部分主要介绍一些并没有在元宇宙建构中进行布局,亦无从在元宇宙重构中有效探索,却只是用数字经济、数字营销、数字收藏品、虚拟空间等相关概念蹭到元宇宙建构和重构场景,这些行为会干扰产业界、资本界以及消费者和大众投资者对元宇宙的认知,这些蹭了热点之后寂寂无声了的行为透支了我们对元宇宙未来的想象。在宏大的元宇宙建构事业中,产业与资本需要很好的联动效应,伪元宇宙概念股的炒作、吸金值得警惕。

中篇:为什么要质疑国内第一市值元宇宙概念股歌尔股份——在元宇宙时代,如果中国制造再次沦为代工厂的境地,后果将会是什么?一个悲惨的消息是,中国第一市值元宇宙概念股歌尔股份就是一个Meta(原Facebook)的代工厂。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在失去苹果订单后,它为了迎合上游厂商、拿到Meta独供大单,不惜把具有研发能力的Pico卖掉。在蹭了元宇宙概念的歌尔甘愿做一个美国元宇宙公司在中国的元宇宙硬件入口的代工厂,DcMedia质疑的逻辑在于,在元宇宙建构与重构的语境中中国的资本流向代工厂,这件事情对吗?

下篇:一些被忽视的潜力股。


鸣谢:CWTO数贸会、数字友好世界联合创新实验室智库对本文亦有所贡献


声明:本文不代表DcMedia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DcMedia定位为链接元宇宙的媒介,欢迎关注元宇宙概念股的投资者添加小编微信DcMedia168,我们未来会为社群用户提供更多内容投研服务。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74229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