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到现在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了。近期,各大主流媒体都大篇幅的报道数字货币的消息,国家层面也出台了对于数字货币研究的支持政策,不免让很多人对数字货币感到好奇,数字货币到底是什么?它的出现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下面就来一探究竟。

说到DC/EP,就不得不提到CBDC,相信很多人对这两个概念是一头雾水。CBDC是央行数字货币的简称,是现有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的延伸。而这里的中央银行是指在国家中占主导地位的金融中心机构,是负责制定并执行国家货币信用政策,独具货币发行权并实行金融监管的机构。由该机构发行的以电子化形式存在、面向一定人群或者机构的现金替代品或补充品就是数字货币(CBDC)。而由我国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就是DC/EP, 其全称是“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中文意思为"数字货币电子支付”,从性质上来看:

1.DC/EP直接与人民币挂钩,采用数字货币的形式。

2.具有“无限法偿性”,指的是不论对方支付数额多大,对方都不能无理由拒绝接受。

3.DCEP无需联网,只要在手机上安装有DCEP数字钱包即可支付。

4.是由央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不存其它在商业银行以及企业倒闭的问题所担忧。

5.DCEP不需要其它账户就能实现自由价值转移

金融层面:DCEP是对M0的替代。M0是与消费密切相关的,在货币层次的划分中M0属于流通中的现金,其流动性最强。因为其只承担了货币的功能,所以对社会的影响并不会非常大。

运营方面:DCEP用双层运营体系,即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推广层面:央行数字货币前期或先在部分场景试点,待较为成熟后再进一步推广,出于稳妥考虑,会做好试点退出机制设计。

技术层面:DCEP采取混合架构,不预设技术路线,只要达到央行要求的并发量、客户体验和技术规范的要求就可以采用该技术。其次,用户采用任何兑换数字货币的技术,央行都能适应。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央行数字货币还是要要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因为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第二,仍然要保证央行货币调控职能;第三,在运营模式中需要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这些机构仍要进行中心化的管理,避免指定运营机构货币超发。

和G7各国相比,中国央行的DC/EP起步较早进展较快,正在着手与各大互联网公司合作探索落地场景。

DC/EP发展进程:

2014年,中国央行开始关于数字货币

2016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成立

2020年4月,DC/EP已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四地一场景”的内部封闭试点测试。工、农、中、建几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等非银行机构也共同参与试点。

2020年7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滴滴出行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共同研究探索DC/EP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场景创新和应用。

2020年10月,深圳政府联合央行开展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通过抽签方式将一定金额的资金以数字人民币的方式发放至在深圳的个人数字人民币钱包,社会公众可在有效期内至罗湖区指定的商户进行消费,掀起了民众对数字人民币的关注热潮。

2020年10月13日,深圳11座加油站试点上线数字人民币支付应用

2020年10月20日,央行数字研究所与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有限责任公司举行战略合作,将为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业金融机构提供数字人民币互联互通平台,稳步推进数字人民币在农村地区的研发及试点工作。

2020年10月22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数字人民币双离线钱包已开发完毕。

其他国家数字货币进程:

巴哈马央行:10月20日起在全国逐步发行数字货币“Sand Dollar”(沙元)

                      2021年初至2021年中,准备为政府和私营部门的CBDC提供基础设施服务。

韩国央行:10月7日完成了CBDC的设计、需求定义及技术评审,逐步开展CBDC工作分析和系统测试。

巴西央行:8月下旬创建CBDC研究小组

卡塔尔央行:正在考虑发行CBDC

西班牙央行:正在进行CBDC的财务和系统风险的研究包括“数字识别”与CBDC的关系,会持续到明年年底。

美国财政部:财政部正与美联储一起研究与美元挂钩的CBDC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7157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数字货币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