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系列】即将“消失”的传统行业?

梁文辉@块思密想 发布在 海盗号 49147

前段时间,深圳给市民“空投”了1000万元的数字人民币DCEP,实际使用率超过80%。

自秦始皇统一货币度量衡之后,现金第一次由中央银行数字化。

现金的数字化好处实在太多。

在国家层面,可以节省印钞铸币支出。

现在纸钞、硬币,从印制、发行,到贮藏,等各环节成本相对高,还要不断投入成本研究防伪技术。

在百姓层面,不用怕现金丢了,也不用怕纸钞破损不能用。

在商家层面,不用再花钱请押运公司每日运现钞到银行,不止银行,加油站也是运钞公司的大客户。

可是

站在另个角度,甲方省下来的钱,是乙方公司少掉的收入。

对于印钞厂,它的情况比较特殊,假使没了订单,可能也不会停运,影响较少。

可对于押运公司来说,是不一样的,他们是自负盈亏的,如果没有收入进账,就发不出工资,经营就无法维持。

而且即使是行业领头羊(威豹押运),净利润率也只有5%左右。

如果客户是加油站:

一般来说,一座油站每日卖不到1万升油,每周最多运4次,一次押运费大概200元,一辆运钞车标配4人,只跑一趟,单条路线一定是亏损的。

除非一天跑多条路线,否则很难盈利。

货币数字化推行势在必行,所以,对于传统的押运行业来说,面临的是要不要转型,以及还有多长时间思考的问题。

幸运的是,数字人民币暂时没有正式推出的时间表,还有时间布局后路。

那么,押运公司会不会很快消失?有没有转型的机会呢?

有的,而且机会很有可能在DCEP收付设备,以及收藏类人民币。


首先,支持DCEP的POS机


虽然DCEP可能会减少M0的流通,M0也就是老百姓和商家手中的现钞,但同时会催生新的需求。

普通银联POS机不支持DECP扫描支付,所以衍生出了支持DCEP的POS机器设备生产需求。

虽然押运公司不一定有这块专利储备,但可以考虑和研发机构合作,或者现金收购,比如新大陆数字支付实验室。

如此,可以获得产品的供应渠道,连接设备商和终端客户,因为押运公司本来有相对固定的客户,比如加油站,有大量的收付现金的需求,在数字人民币推广后,一定是数字人民币POS机的大户。

所以,押运公司的转型方向之一是数字人民币POS机,至少用户获取成本环节相对更低。

没有基础设施,就很难普及,这是加密货币市场吃过的教训。

从08年到今时今日,经历12年,才有了类似传统金融的基建,比如Fireblocks之于Swift,终于能无障碍地操作一笔加密货币转账。

而数字人民币有别于加密货币。

首先,它由央行组织发行,落地肯定更快。

DCEP的发行与纸钞类似,由商业银行给央行缴纳100%准备金,然后由经营网点,向公众投放,这种双层运营体系,上层是央行对商业银行,下层是商业银行对公众。

这样发行模式,解决了货币发行的复杂性。中国人口大、地缘辽阔、各地发展水平差异大,在发行和流通环节都要因地制宜,所以要交给当地的网点发行。

这是非主权加密币做不到的。

第二,它和人民币1比1兑换,有法偿性,见DCEP如见现金,银行是不可以拒绝兑换的。

第三,它是中国境内唯一合法的支付货币,商家不能拒收。

第四,它可以完全匿名,只要选择第四类的完全匿名钱包,每笔交易都不实名,相信在推广的前期,几乎所有用户都倾向第四类匿名钱包,因为匿名支付主要服务零售场景。

第五,DCEP的收付没有手续费,商家使用成本更低,因为无需通过银联等网络,而且POS机接收不用中间结算,商家实时收到货款。

所以,无论个人还是商户,使用DCEP都是最没“摩擦”的。

这样看,押运公司应该要加快步伐,成为DCEP普及进程的一环,成为基建供应商,不错过转型的最好窗口。

另外,他们也可以拓展标的物的范围


怎么说?

押运公司有丰富的资产安防押送经验,完全可运用在更广泛的业务场景,不仅仅局限在流通中的现钞,可以考虑覆盖 “类现钞”的有价物,比如纪念钞票和已经停止印发的旧版人民币。

假设,在DCEP推广的过程,现钞停止印发,随着现钞被DCEP替换,在市场流通的当前版本人民币会越来越少,所以,可以预见它的稀缺性会增强。

所以,有极大可能流入收藏钞行列。

由于它的特殊性,不适合一般物流配送,尤其是长距离转移,所以,在买家和收藏家之间的转移,最适合的是押运钞票公司,因为最保险。

根据CEIC,现在流通中的人民币M0大概有8万亿,这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

加之,移动支付规模越来越大,20年Q1已经达到57万亿元,可以触及的市场规模巨大。

总之,移动支付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加之DCEP的普及,对于传统押运行业来说,不仅仅单方面的挑战,也是战略转型的机会,转型调整应该是可以预见的。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749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