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币圈发项目的都是同一拨人?

区块律动BlockBeats 发布在 海盗号 38465

2018 年,歌手、综艺主持人、饶舌乐团 Machi 团长、电竞老板、色情聊天平台 Swap 创始人等众多身份为一体的黄立成(Jeffrey Huang),躬身进入币圈,成了台湾音乐界第一个拥抱加密货币的艺人。

刚刚从圈外进场的黄立成并不是简单的炒币,他刚一进圈就解锁了高阶玩法:发币。

在创立秘银 Mithril 后,这个项目在当年 11 月就上线了币安,成为「台湾首个上线币安的加密货币发行方」。虽然项目定位宏大,旨在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但今天来看这项目只能说还「活着」:虽然社交渠道还在更新,但推特的内容早期转变为新项目引流。

Mithril 当前价格走势

只做一个发币项目并不能满足黄立成。2019 年 12 月,由其创立的平台 Machi X 的版权代币音浪 STYL 上线币安 DEX,而黄立成本人,涉足的领域也从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延展到了版权+区块链。

一年一个赛道的黄立成,今年又看中了 DeFi。今年 10 月,前身为 17 直播,并以「一对一 私讯」为名的*****平台 SWAG 宣布引入代币经济,并计划开启流动性挖矿玩法。

此外,SWAG 还计划推出所谓的拍视频「挖矿」活动,只要用户按照要求录制视频并上传,官方会从中抽取部分玩家给予 SWAG 空投奖励。而这个融合了 TOKEN、流动性挖矿和 DAO 等热门概念的项目,背后的操盘手正是黄立成。

据律动观察,这并非黄立成的第一个 DeFi 项目,在 SWAG.Finance 之前,还有一个已经在币安智能链上线的去中心化借贷项目 Cream Finance。自己发新项目,并在自己的 DeFi 项目中开启流动性挖矿,这种做法完全与此前的 KIMCHI 将并不流行的 TEND 代币加入代币池无异,最终 KIMCHI 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近一个月内暴跌 96%。

实际上,类似于黄立成这样「老」团队创立新项目在加密行业并非稀罕事,比如律动发现,云算力服务商 Ankr 创始人 Chandler Song 与团队,都深度参与了 Bounce.Finance、Burgerswap;而国内很多区块链项目方同样如此,流动性挖矿都曾被当成很多团队「续命」的药方。


「续命」项目方?


此前,一个老牌项目的消息被淹没在了 DeFi 热潮中。

9 月 24 日,Loom Network 前员工「Dilanka」公布了一张长图,揭露官方虽然对外宣称项目还在正常运行,但实际上项目自自从今年 5 月以来就陷入了停滞。此外,Loom 后续推出的新项目 Kickstarter 同样如此,虽然他已经离职近一年时间了,竟然还能成功登陆原来的员工账号(当然,这种做法并不对),「这很好地佐证了项目方的不作为。」

事件完整链接:https://ipfs.io/ipfs/QmeYC6EsZ8cn8iyVBFRqZTdZtxJZWGJUSPtEzf1FaR5mv5

在曝光的这张长图中,Dilanka 还提到,Loom Network 实际在 2019 年就终止了 Relentless 的开发,但这个事实被官方隐瞒了,后续 Loom 现任 CEO 也确认这个项目花掉了 150 多万美金,而 Kickstarter 这个项目则筹集了近 30 万美元的资金。

老项目名存实亡不如重新立项。

实际上,部分 DeFi 项目背后的玩家就是那些已经创立了一两年的区块链项目方。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律动,仅仅只是在 YFI 最火的时候,某公链团队顺势推出的一个仿盘项目,一夜之间,官方合约账户就能转入了数千个以太坊,无利可图后就成功隐退了。而直到一周后,公众才在媒体报道中看到该团队宣传着要扶持 DeFi 项目的消息。

改头换面趁势做新项目,已经成为不少项目方的普遍做法。国内某公链项目运营王佳告诉律动 BlockBeats,他所在的团队今年 9 月初也推出了某流动性挖矿项目,虽然从表面上看,公链本身与项目并没有关系,因为「对外会说是节点做的」,但实际上,这类项目就是由公链项目方提供技术、宣发和安全审计支持,因为公链本身就有社区,流量也不错。

他表示,「整套产品的开发难度并不大」,问题是要设计出「团队能接受的奖励机制」,如果是从他们那里拿一手的方案,除去后续的维护费用,成本价大概在 5、6 万元。而一旦转到市场价,一整套方案的起步价会直接飙升。

一位专门出售盘系统的商家称,「一般这类方案起步价报 10 万」,其实由于代码都是开源的,开发难度并不高。虽然这一两周 DeFi 热度已经有所下降,他个人也还是卖出了好几套类似系统,「转向私下搞」。

和当初的 IC0 一样,一个新的 DeFi 项目基本形成固定的流程:复制现有头部 DeFi 项目的代码,找意见领袖站台、放大项目创新点,再通过流动性挖矿方式分配代币,最后是造势配合拉盘。

其实我们在之前关于 Uniswap 发币的文章中分析过,当流动性挖矿项目泥沙俱下的时候,很多项目会通过升级无常损失、夹带私货以及收取矿税等方式收割新玩家。据统计,自今年 9 月以来,被标注为严重漏洞或跑路的 DeFi 项目,包括了 Justfolio(JFT)、EMD(翡翠)、CherryFi(樱桃)、FYIII 和 Chick 等项目,甚至在 EMD 跑路事件中,还上演了官方与投资者协商退还的戏码。

DeFi 项目 EMD 跑路后与社区协商退还事宜

DeFi 项目的寿命短了


流动性挖矿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虽然每天还是有十余个新项目出现,但其中大半部分可能一周后便不复存在了,很多新项目本身并没有流动性,诞生的目的就是迅速收集资金,然后永久消失。

相对于以前的 IC0,DeFi 项目创立、发币、上币的成本更低了,很多 KOL 和项目方在原来的「主营业务」之外,还搞起了新项目,甚至出现了之前好几个加密大 V 撺局发币,由于被社区 Diss 最终不了了之的丑闻。

越来越多的项目出现,单个 DeFi 项目的寿命却越来越短。连 Aave、Synthetix 这样的项目,代币价格都较历史高点跌去了一半,而很多 fork 的项目,则下跌了 90% 甚至更多,更别说一些 DeFi 骗局。币价下跌遭受损失的不只是普通投资者,10 月 7 日,加密分析师 Josh Rager 就表示,当初以 1.5 万美金成本买入的某个 DeFi 项目代币,最终只卖了不到 20 美金,只能自我安慰「可以拿来抵税」。

而目前市面上的头部 DeFi 项目,大部分是基于以太坊或侧重于以太坊生态的项目,这些项目又与其他项目环环相扣,互相绑定。

以 Layer 2 项目 Looping 为例,它离不开 zkRollups,也离不开用于报价的预言机和提供深度的稳定币,更不用说提供交易的诸如钱包、节点服务商,以及 IPFS 等基础设施。这既是已初具规模的 DeFi 项目的门槛,也是新进入者想要追赶而上的难点所在,除完备的产品性能,项目方更需要建立一个拥有共同价值观和使命的社区,才能形成一种共同的文化/归属感。

而同一批人做不同的项目,也就越来越普遍了。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549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wx_Q5x6Iu 2020-11-05
    都是骗子,可就是没人听得进去,认为DEFI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