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胡润揭晓了2020胡润中国百富榜。表示,尽管年初有新冠疫情肆虐,但中国头部富豪的资产并未受到影响,反而总量增加了10万亿,是上世纪90年代发榜以来财富增长最高的一年。此次的 前三名分别是马云、马化腾和钟睒睒。

马云的身家达到了近4000亿人民币,此番之所以能够蝉联,原因主要是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同时淘宝等电商业务在今年的表现继续强劲。马化腾的财富也增加了50%,首先是得益于腾讯游戏的强劲表现,其次是微信在金融科技方面生态完善,第三是腾讯在投资方面的独到,比如特斯拉、拼多多、京东等。

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表示:“疫情对中国经济和企业家的影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创业板指、深证成指和纳斯达克仍然比去年同期上涨了70%、45%和48%。”上证综指比去年同期上涨18%,恒生指数与去年同期接近,人民币兑美元比去年同期贬值4%。

当然了,他也说了另一句话:“这一年是历史上财富创造最快的一年,中国上榜企业家的总财富超过了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一年的GDP”。

曾经有一种说法,预言了整个社会会出现终极产业者,就是说,人类社会会逐渐发展到一种状态:就是只有一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以及其余所有的穷人。这是贫富差距的终极型态。

当然,这是不太可能出现的一种极致型态,但是社会的发展已经有明显的趋势了。美国在今年出现了一个新词汇,叫超富阶层。2019年的全球财富报告中指出全球约有40.9亿成年人,但其中最底层的70%的人所拥有的财富仅有6.3万亿美元。最新的说法,全世界最富有的26个人的财富总值,相当于全世界后50%的人财富总和。

 

每一轮的金融危机都是财富的放大器,财富更加趋向于头部。

过去100年,无一不是这样的案例,事实上,如果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到本世纪中叶,全世界最富有的1%人口可能将占据全世界99%的财富。每一轮的财富增长都会有一个关键词,当然了,这个关键词会跟大的趋势有明显的对应性。

比如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房地产是财富改变的核心词。1971年前后,美国房地产筑顶。到1975年美国股市阶段性底部的时候,开启了美国财富分配的第二阶段,房地产与股市上涨并存,直到1987年美国房地产大崩盘导致的股市崩盘。之后开启了美股的第三阶段,股市开启了上涨。过去45年的时间里,美国股市一直处于长牛之中。

今年美国以及中国产生的超富阶层,都来自于企业股票的持有者。以美国为例,从2018年开始,互联网高科技公司的利润率已经开始出现了增速降低的情况。很大程度上,美联储的扩表改变了本来应该出现的命运。美国国债收益率不断走低,FANNG等大公司的股票持续出现暴涨,直到出现高度集中化的结果。

中国也是同样的结果,所有的超富阶层都来自于上市公司的股票持有者。当然了,最新的趋势就是从房地产企业转向了高科技企业,这是任何一个大国发展的必然过程。

如果我们看美国的中产阶级发展,从1970年到现在,后60%的家庭,其收入根本就没有增长,当然了,这个是要扣除通胀的。所以,很多人都在讨论的中产阶级是必然要走向中低产的。而另一方面,前20%的家庭出现了200%的收入增长,而前5%的家庭收入增长超过了300%,至于前1%,增长肯定是不止500%了。

自从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盘以后,全球货币走向了信用货币体系。西方政府和央行得以能够在危机中毫无顾忌地印钞和降息,进而扩大了整体社会的贫富差距。说到底,是中央机构拥有了操纵货币价值的权力,才能扩大贫富差距。

信用货币被西方政府人为操纵的结果,必然是社会上中产阶级越来越少。因为这个世界永远都存在信息差,最先得到货币信息的人可以获得远超普通人的财富。

 

什么时候美国央行会加息?这个消息要是能提前知道,至少值1000亿美元。但是要知道美国会不会增加国债,这件事情是百分百确定的。在过去一百年间,美国国债从2500亿美元变成了今天的超过27万亿美元,翻了可不止100倍。

过去100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哪一届美国政府希望降低债务的想法,只有债务增长多与少的区别。平心而论,美国政府领导班子4年一换,前一任总统没有道理为后一任总统铺平道路,这不符合人性。

任何一种资金扩张都是有极限的,千万不要相信美国可以短时间内或者由某一任总统解决这个问题。要解决美元的问题,只有种方式,其中第一种就是根源于现代货币理论MMT。

MMT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理论,与现代货币理论相对应的就是“古代货币理论”。假设古代有个国家发明了主权信用货币,类似于今天的美元,但还没有发展出来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社会中只有政府和国民,这时候货币该如何运作?

在没有主权信用货币之前,古代的人们是以物易物交易,有时候会用上一般等价物,比如贝壳或贵金属等,比如黄金、白银、铜币。国家需要有资金支持其发展,只能做实物财政,比如国民将自己生产的物品作为税赋缴纳给国家,然后国家再将这些东西发放给政府人员,以此来维持政府运行。中国古代的盐税就非常典型。

现在这个古代的国家宣布全国使用自己发明的主权信用货币,那么理论上他只要自己印货币发工资给政府人员就可以了,也不用让自己的国民缴纳实物了,自己印货币购买就好。为什么还需要征税呢?

政府既然有控制货币的能力,那为什么还需要国民上缴税收?自己直接超发不就得了?但是为什么古今所有的政府都在征税?一方面是古代流传至今的方式被潜意默化的保留了下来,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我认为也是最本质的原因,政府规定用自己的货币来缴税,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国民愿意使用这种货币。如果居民不信任这种货币,那么主权信用货币就没有任何价值。

 

主权信用货币时代,政府收税并不是真的为了财政收入,而是赋予国民用这个货币交税的义务,从而强制保证大家使用这种货币,建立信用。

所以美元要解决现在的债务问题,第一种可能性就是全面实施MMT理论,将美联储这个独立机构跟美国政府财政部合并,直接印钞偿还债务,带来的直接后果,也很明显,就是一次性贬值到位,直接从世界第一大流通货币崩盘。虽然现在美国在向这个方向前进,但是缓慢衰落总比一次跌到底部感官上更好看。

另一种,就是我之前文章提到的,美元换一个新的货币锚点。可以由美国财政部凭空制造,也可以是某一种被赋予价值与意义的“特殊货币”。只要将这个特殊货币锁仓进美联储的特殊账户,美联储就可以不停的增发货币,直到把美国财政部的债务平仓为止。

这也是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提议的的方法:“铂金币”。由财政部制造几枚铂金币,每一枚直接标注1万亿美元,扔进美联储的特殊账户,这样问题就被解决了。前提是,必须不能流通。

大家听着是不是听出了一点味道,这就是2024年前后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美国政府找到了一个大救星,而且还不需要自己凭空制作一种货币,是已经被世人赋予价值以及意义的货币,这有可能是什么呢?

 

比特币可能将成为美元的新锚点。

就在昨天隔夜,临近美国大选还剩下最后几天,美股再度崩盘。美股三大指数集体低开,三大指数均跌超2%,道琼斯指数盘中一度跌近900点,纳斯达克跌了近3%,标普500跌了超2.5%。

过去两天,FAANG总共跌幅超过2700亿美元。还记得我半年前的文章吗?每一次经济大崩盘,都有特定性的标志,2000年科技股崩盘的标志就是微软被美国政府带入了反垄断调查。

过去大半年美股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超发的货币,高科技股承担了龙头的作用,高度集中化的市场带来的结局就是,只要高科技股出现了问题,整个市场就非常容易出现雪崩。大家不要看最近的一个月美股高科技股出现了上涨,但是实际情况就是,高科技股真正的峰值出现的时间点是9月2日前后。

因为正是在这一天,看涨期权交易激增,行业集中度出现了顶峰。这些都是投资机构出现了过度兴奋的表现。这一天之后,以高科技公司为核心的纳斯达克100指数暴跌超过了10%。就在本周初,美国司法部和十一个州起诉了谷歌,指称谷歌正在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在搜索结果和广告业务中对竞争对手不利。

 

多年以后,也许大家会复盘2020年10月苹果谷歌美国反垄断调查,代表了这一轮美股崩盘的开始。

另一方面,欧洲疫情再次进入了封城,马上要进入冬天以及圣诞节了。疫情的二次重返西欧世界很可能成为经济萧条的一个注脚。

许多人都觉得2020年已经很困难,我比较明确的就是2021年将会比2020年要困难的多,这一年,将会是过去百年周期最终的大拐点,也代表了下一个百年的崛起。

在过去十年,我们看到了全球市场出现了两个典型的现象:一个是指数基金主导市场,指数基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股票的数量。所以有强大定价能力的企业完全享有市场货币的溢价,比如苹果、谷歌、特斯拉。而另一个就是央行货币宽松决定了股票价格,所以市场从价值投资完全走向了投机。

2020年的价值投资的收益率已经成为了过去200年的最低点,远低于1907年与1929年的大萧条。如果当所有的数据相互之间都无法验证,甚至出现了违背的情况,很有可能就是在表达拐点已经将近了。

过去两天许多人疑惑的是为什么在美股暴跌的时候,比特币也出现了下跌。当然了,黄金也跌破了1900美元。实际上,黄金提前一周已经出现了下跌的特征。黄金作为知名的的避险属性。其实在数次市场的暴跌中同样也随着股市的下跌而下跌。 这说明市场总是“在恐慌中抛售黄金,在绝望中买入黄金”。

在第一阶段,市场出现恐慌性抛售的时候,人们并不觉得形势已非常糟糕。所以投资者会选择卖出黄金来换取现金流动性,从而保证自己可以随时抄底。今年的312比特币熔断事件本质上也是同样的意思。大型基金并不认为美股在那个阶段会崩盘,所以会优先将投机性品种拿出来兑换,换筹抄底美股。

到第二个阶段,就是市场从恐慌完全的转变成了绝望,比如出现了战争、大萧条等一系列事件,投资者完全不愿意再信任“主权信用货币”的时候,就会选择离开市场,转而买入黄金避险。

现在黄金仍然处于第一阶段。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提到过白银期货是先行指标,所以对于比特币以太坊未来两个月的价格而言,这个指标依然奏效。

除了美国大选是未来两个月所有投资机构关注的重点,还有疫情二次重返也增加了市场的恐惧心理,一旦欧美国家出现了大规模的确诊及死亡病例,很有可能就会带动恐慌情绪的蔓延,也就意味着这两个月出现的任何情况都有可能短期令到黄金承压。

但我相信无论届时比特币以太坊的价格是任何一种情况,12月中旬都有可能是最后抄底的时间点,2021年,比特币的高点,我依旧判断为6万美元。如果2021年恰如我之前所言是过去百年与未来百年的分界点,那么在这样一个分界点,出现的任意一种现象都预演了下一波趋势。

比如PayPal正式上线比特币交易服务。用户可以通过 Paypal 账户余额、名下银行账户和借记卡来购买比特币这一事件,引起了市场的关注。许多人都会认为这意味着比特币的上涨。但是每一次市场的上涨都不是由散户引起的,更有可能是由大户或者机构引发的。最终,散户的作用更多是接盘,这是由人性决定的。

 

而这很可能将验证我一年以前所表达的观点:2021年底以前很有可能数字货币的参与者将达到1.5亿人这样一个关口。

其实在经济的发展中,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指标可以衡量未来的趋势,就是铜与黄金的非商业头寸比。铜是应用场景最为广泛的金属。它的价格对整个经济周期都非常敏感,所以铜价的涨跌,很大程度上是经济侧面的一个反映,也是一个宏观的先行指标。

因为商业头寸往往含有生产企业做价格对冲机制的反映,所以无法成为市场情绪的反映指标。当我们把铜期货的非商业头寸与黄金的非商业头寸做交易对,这变相将对经济周期最敏感的部分与最不敏感的部分做对比,而这个交易对的价差反映的就是经济未来的趋势。将铜/黄金期货交易对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做对比,整个K线图的变化保持了极强的相关性。

提到这一点,其实隐含的意思就是,在区块链的加密经济体中,未来也会出现同样的作用。比特币与以太坊的交易对,大部分表现出来的是类似黄金与白银的互相做价值锚定作用的锚点。在某一个时间段内,其实主要持有其中之一就可以了,要不就是在长期下跌过程中,用比特币来换手更多以太坊,要不就是在长期上涨过程中,用以太坊来换手比特币。

在宏观经济环境中,比特币作为一个潜力价值投资标的,正在逐渐走向传统资本与传统社会,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比特币在数字货币世界中依然是相对价值稳定的指数型投资标的物。所以从宏观上,比特币是百年历史转折的一个破折号,但是从微观上,它只是加密经济周期的指数代表。

这意味着在整个加密经济世界中,依然需要一个应用型的数字货币,成为数字青铜,作为加密经济周期的指标。在这个底层应用系统型的数字货币逐渐成型的过程中,指标作用会越加明显,其与比特币的交易对趋势图将有可能代表整个加密经济周期的发展趋势。

区块链世界为什么需要底层的应用系统,我已经表达过许多次观点。分布式应用与分布式市场均需要一个底层的应用系统去解决。低门槛开发工具、无感转账近乎于零的转账费、高并发分布式网络以及全新的交易工具这些都是必要条件。

完整的加密经济体需要有分布式网络、分布式账本、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计算、分布式存储、分布式治理、分布式应用以及分布式市场。当然了,区块链要走到应用场景爆发,还必须出现“可信位置”。

 

底层的应用系统意味着大规模的应用爆发,更多的Dapp也就意味着更多用户对区块链有所了解,从而带动了资金增量市场的出现。所以区块链世界应用系统的用户活跃程度代表了整个加密经济周期发展的趋势。

现在很多投资者区分数字货币就是主流币与山寨币,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主流币,以莱特币为例,全球参与的用户可能也就是100万-200万。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一个稍好的C端项目可能都是以数千万甚至上亿用户作为一个衡量标准。一个百万用户级别的项目很容易就被替代掉。

在加密世界中,由于价值都沉淀到了底层的协议中,所以加密经济体会更加集中,现在比特币也才千万用户级别,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所以真正可以选择投资的数字货币可能就那么几种,价值存储、操作系统、应用系统,还有一些基础设施与扩展层。

以EOS为例,当区块链下一波浪潮来临的时候,新增用户可能就不会再有人知道它是谁了。毕竟这么早期,根本不存在依赖性壁垒,只有动态护城河。这就是目前区块链所处的星球,全是黑暗,随便一处爆发就是一个光点,但可能也会很快就熄灭,而底层的系统正在孕育新的物种。

对于全世界所有的普通人来说,未来十年的数字货币是真正有可能改变命运的武器,当财富再分配浪潮涌起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后知后觉,最终成为了接盘者。而那些坚定又坚持的信仰者,最终会获得远超所有人想象的回报。毕竟有全世界来为他抬轿子。

这就是趋势的力量,本质上与个体的能力无关。在任何一次历史的迭代中,个体的力量都是渺小的。对于中国股市未来长期的发展,普通人想要成为大股东还是有一定难度,毕竟机制在逐步完善。

但是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就不一样,无论今天你看到任何一种表现形式,依然非常原始与蛮荒。这就像96年的互联网,大家都听到了未来,但是绝大多数人看不懂也看不到,只有极少数人穿越了时代,坚守在了这早期的荒芜之地,这些人的命运都被历史改变了。

诚如马云所述,数字货币重新定义了货币。但这句话,还不够深入。比特币和以太坊为金融业带来了全新的变革,不论是从支付系统、信用认证,还是从资产的数字型态以及确权认定方面,其带来的影响是远超货币层面,而深入到了整个社会国家政府运行层面。

 

数字货币重新定义了人类社会的经济系统与政治治理格局。

很显然,无论是各国政府还是各级监管部门,目前对区块链知识、不断演变的加密货币、日新月异的分布式经济模型都仍缺乏了解。毕竟即使短暂理解了比特币以太坊这样的物种,整个加密经济体的变革速度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文明的进程,千年一瞬也不过如此。

“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博弈只是刚刚开始。未来十年,只会愈演愈烈,至少要到2024年前后才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人类社会经济体与加密经济体的融合,这毕竟是要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迭代才会出现的结果。

所以创新必然伴随着代价,尤其像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这样的黑暗森林。真正有所大成的项目无一不是九死一生,大破大立才在今天被众人所周知,比如比特币与以太坊,成为了第一大与第二大加密经济体。真正的创新,一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就一定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没有一次成功是偶然的,一定是踩了无数的坑活下来的,犯了错误不断完善,不断修正,拥有信念,坚定坚持。

这世界上没有没风险的创新,在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领域这句话更加珍贵。因为它被卷入了“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斗争中,这既是历史的趋势,也是必然的过程。但是共识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凤凰涅槃中被重塑。一个只存活3个月的项目与存活数年的项目形成的共识本质上是有巨大鸿沟的。

在这样早期的时代,在这广袤的黑暗森林中,坚持就会变得愈加弥足珍贵,最终,一定是剩者为王。有时候,成功并不复杂,其实也就是三句话:

 

活下来,杀出去,成为下一个时代。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328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btc 以太币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