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9 21:55

zkSync代币经济系列之一——原罪

这篇文章有关一件事:支撑加密网络的资本初始分配方式是什么样的?最近Placeholder和USV团队对话中,Fred Wilson评论道,以他的经验来说随着时间推移,组织走下坡路的原因通常可以追溯到成立之初的原罪(团队、方法、商业模式或是其他关键性决定)。对于加密货币领域,我们能经常看到的一种原罪是组织内部人员占用了过多本应该是公开平等的分配系统。

尽管“公平分配”是常规的判别方式,但它源自于我们在加密世界内部的共识:建立公平的竞争环境,每个人都有机会享有金融自主权。如果只有一小撮内部人员长期攫取一半左右的完全稀释收益(这很普遍),那么我们需要认真考虑这个让极少数人富有系统的再分配。事实上,即使获取少一些,这些人也会做得很好,他们只是本能地想获取更多,并用“事情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亦或是“受托人义务”的说法来证实这一点。

我们正在努力构建未经许可的开放技术。大部分过程是公开的,但保密性最高,最封闭的部分是早期融资。尽管这部分是受监管并由社会规范驱动,但更危险的因素是内部人员可以不按比例倾斜天平以利于他们,同时又将细节隐藏在公众视野之外。早期投资者的越界行为,他们变得有胆识和攫取能力更强,以至于这种力量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有害。

在这种不透明的面纱下,与过去的财富和权力分配失衡的相同规范和结构正在发挥作用。如果我们不公开讨论加密网络诞生之初发生的事情,那么我们势必会重复过去的社会错误。

资本积累的地方,权力也将积累。

企业家和早期投资者(VC,HF或是两者混合结构的加密基金)是最密切地参与了资本的初始创建和分配的两类个体。企业家想要建立自己的事业,除非他们有钱独立支持自己和团队,否则他们将转向早期的投资者,分摊风险为事业发展提供资金。虽然加密货币通常妖魔化这一过程,但它可以是一种健康且有益的过程,它使拥有零财富的企业家可以冒一个想法的风险,如果成功,则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如果失败,可以不受契约奴役离开。

但是,在另一个世界中,这种关系变得不健康,特别是在有机会主义投资者意识到投资者和企业家之间信息分配不对称以及缺乏经验的企业家的情况下。初次创业者,要当心。我们已经足够多也频繁看到这种情况,了解在早期阶段的掠夺性行为比在加密世界中更为普遍。

这种不对称的优势为投资者提供了主场的优势,一旦他们在其他投资人认为协议不合理前让企业家同意签订法律协议,那么企业家就要永远承担原罪带来的失衡风险:

作为企业家,保护自己的重要资源是已经进行了筹款活动。向他们询问不同投资者的声誉,他们后悔的事情,他们认为公平的事情等等。如果您正在考虑领头投资者,您应该与该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任何网络进行交谈,以获取有关其他参考——参考并不是单向的。此外,如果可以的话,请尝试获得多个投资条款清单(TS)。这是保护自己作为企业家的几个简单方法。

如果我们想要结构性的社会变革,那么企业家和投资者需要共同努力实现我们所希望的变革。如果不这样做,只会墨守陈规。尽管加密是一种大规模的通货紧缩和均衡化技术,可定向地开放对资本的获取,但是如何(重新)分配加密货币,方式广泛,取决于我们所容忍和认可的社会规范。

在Placeholder准则中,我们的目标是完全稀释后拥有1%到5%的网络所有权,最高的位置是7%完全稀释后的所有权。有人可能认为这仍然太高了,但与私人股本投资者所瞄准公司的10-20%的所有权相去甚远。那很合适;(加密网络是新兴经济体,使用协议代替公司或政府,专门从事有限的服务,并且从一开始就具有全球规模)这一说法。我们假设他们的规模,承诺和各种各样的利益相关者需要比公司更平均地分配所有权,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作用(公司不使用股权来加强供方和需求方的增长,这是加密世界常用的方式)。

为了超越自我限制,在首次分配资本时,Placeholder提倡“内部占25%,外部占75%(外部获得内部的3倍)”。将内部团队称为核心团队,即启动前的投资者和亲密的顾问——每个冒着风险可能使企业亏损至零以及劳力和资本损失风险的人。对于某些内部来说,25%听起来可能太多了——例如,比特币持币人长期以来一直在感叹Zcash将20%的区块奖励分配给非矿业网络贡献——但是相对于Zcash 40~50%分配给内部人员,25%还算平淡。

但是Placeholder并不完美。我们并不总是能实现这一目标,而当我们不这样做时(将超过25%的份额分配给内部人员),通常是基于将长尾通货膨胀作为一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行的重新分配和增长策略。此外,当将管理移交给代币持有者时,计划的供应分配方式会被改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外人获得代币时,他们可以迅速开展内幕交易行为)。

查看相关分配的另一种方法是分析局外人相对于局内的倍数。对于我们来说,今天我们认为可行的,有助于进入到更公平的范围是,外来者获得内部人的2~4倍。内部人员代表的人数要少得多,需要为无许可的公众保存一定的网络所有权。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内部人员需要分配20-33%的完全稀释的网络,来启动项目。在这种内部配置范围内,我们的目标是使企业家获得约两倍于投资者所得的收益;团队比投资人更重要,因此应受到重视。然后,未经许可的公众将获得最初分配的供应的67-80%(低端内部人员2倍,高端内部人员4倍)。

有些人会说根本不应该进行私人融资,像比特币一样。根据项目的目标,对于某些网络和企业家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可行的选择(请参阅Decred如何自筹资金)。我们期待看到更多沿着这些思路的实验,并尽可能在公共市场上为它们提供支持。

作为企业家,要记住的重要一件事是,您必须决定自己认为最公平的分配方式,然后找到符合这些价值观的投资者。如果您更喜欢集中所有权,请寻找具有相似偏好的投资者。如果您想使世界向更平均的分配倾斜,请不要害怕向潜在的投资者说明这一点,并且Placeholder我们很乐意与您交谈。一旦完成最初的配置和初始分配,您设计的网络机制会使动力和资源得到更高的效用。

最后,如果存在我们所有人都能做一件事,那就是问每个网络:“这里资本最初的分配方式是什么样的,以及这种分配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本文由zkSync社区核心成员fancylcoldplay翻译,Ladygagahahahaha审核。

原文链接: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21/4/1/the-original-sin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3213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