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8 23:22

观察 | 1700万美元成交,征服苏富比的匿名艺术家

Pak 是艺术的未来吗?

4 月 12 日至 14 日,苏富比拍卖行备受瞩目的网络拍卖将这位自称 Pak 的神秘数字艺术家送进了上层艺术界的殿堂,而作品的拍卖总额达到了 1700 万美元。关于他是不是“艺术的未来”这个问题,也在持续困扰着艺术界。

参加这次拍卖的作品,是Pak 创作的以漂浮的几何形状为特征的视觉图像,以及数万枚 NFT,这也标志着苏富比拍卖行首次涉足 NFTs 这个全新的数字化市场。对于艺术品市场的行业人士来说,这次拍卖也很是引人注目,因为这些作品背后的创作者,是完全匿名的

Five Hundred Cubes在为期三天的拍卖中,收藏家们有三次机会去购买 Pak 的 “Cubes”作品。该作品外形的立方体个数取决于所花费货币的面额,从 1 到 5 到 100,甚至 1000 。Pak 同意根据每个买家购买的数量,铸造 NFT 来表明他们的捆绑物。

苏富比的拍卖成功,可以看做是 Pak 在虚拟艺术界作为魔笛手而崛起的最新迹象。而长期以来,Pak 都是很受新一代数字艺术家和加密货币投资者欢迎的创作者,且后者的购买力甚至有机会影响整个艺术市场的价值走向。

加密艺术让苏富比名利双收

Winkelmann 是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名平面设计师,大家更熟悉的他的一个名字是 Beeple。

上个月他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 6900 万美元(原估价:1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的数字作品,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Pak 的情况则并非如此。

Pak 这个名字可能是一个匿名艺术家的化名,也可能是一个创作团队的化名。

一些数字艺术网站如 Behance 认为 Pak 来自伊斯坦布尔。还有人在推特上声称 Pak 是巴基斯坦人,但这些都没有证据证明。一些数字侦探在漫长的 Reddit 辩论中,追踪到 Pak 网站的 IP 地址是在伊斯坦布尔和阿姆斯特丹。

Pak 在社交媒体中的形象是一个“o”,绰号是“ The Nothing ”。

整个拍卖过程中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线,他们只是想看看 Pak 是否能为拍卖带来意想不到的转折。

马尼拉的加密货币投资者 Colin Goltra 就是其中的一员,他说, “我相信艺术纯粹主义者会讨厌 Pak ,因为市场也被他搞成了自己艺术表现的一部分,”Goltra 先生在提到 Pak 时,用的是指代男性的措辞,他又补充道,“但我们把他看作是我们(加密投资者)的一员。”

在与苏富比拍卖行使用加密货币进行交易时,Pak 希望能够借此展示 NFT 智能合约所能提供的几种复杂技术,虽然这些技术可能会让传统的艺术爱好者感到困惑,但可以吸引到 Pak 的粉丝。在 Pak 的作品 “Fungible ”系列中,一些数字作品可以被其拥有者修改,甚至销毁,而这是传统绘画或雕塑艺术家通常不会做的事。

Pak 同意在苏富比拍卖会的前一天使用变声器接受采访,并在整个拍卖过程中保持同拍卖行的线上沟通。在线上沟通中,Pak 经常用微笑的孩子、欢呼的人群或其他表情包等 GIF 来回答问题。

Pak 说,事实证明,匿名是将注意力从艺术家身上转移到艺术上的一种有效方式。另一方面,他认为,正是这样的匿名性吸引到了核心崇拜者,而崇拜者们自己也经常保持匿名性。

“当我看到一个艺术家的名字时,我看到的是他/她的脸,而不是他/她的作品,所以我试图把这两者分开,” Pak 在拍卖前同苏富比的一次电话中说,“我喜欢这种模糊不清的灰色感觉”。

并非所有艺术界的投资者都能接受完全链上的数字加密艺术,不过苏富比对这次与 Pak 的合作非常满意。

Scott Lynn 的艺术投资公司 Masterworks.io 购买蓝筹艺术品,他担心,因为 NFT 所有者不继承版权,版权将由艺术家保留,所以很容易就能复制这些图像。“Basquiat 的作品才是有价值的,因为他的作品真实存在又稀缺珍贵,而且还可以挂在家里。”他说:“我只是不明白人们在做什么。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美国艺术家

但苏富比首席执行官 Charles Stewart 说,他知道 Pak 对于他的传统客户群来说,毕竟和之前的艺术家相比,Pak 非常特别。但苏富比拍卖行必须紧跟时代,同满足传统客户一样,也要满足加密货币投资者的艺术收藏需求。

最终在拍卖过程中,有 3080 人购买了 Pak 的作品,大部分是 500-1500 美元的 NFT。虽然无法媲美 Beeple 价值 6900 万美元的成交价格,但是 Stewart 表示,Pak 作品的拍卖结果展示了较低入门水平的潜在竞标池的深度。他说:“不管是喜欢它,还是讨厌它,至少人们在讨论它。


匿名为PAK带来的身份认同

Pak 刻意隐匿了关于自己的一切,而 Pak 的粉丝也毫不在乎。

最早收藏 Pak 作品的收藏家们主要是加密货币投资者,他们醉心于 Pak 的隐秘存在。数学家和区块链投资者 Pablo Rodriguez-Fraile 拥有至少 75 幅 Pak 的加密艺术作品,他说:“我们通过文字进行了数千小时的交流,但我从未见过 Pak ,也没有听到过 Pak 的声音。

Pak 的另一位收藏家 Eric Young 也不知道 Pak 究竟是谁。即使他参与了苏富比拍卖会上 90 分钟的竞价战,并最终赢得了 Pak 价值 140 万美元的中灰色作品《The Pixel》。Eric Young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收藏谁的艺术品。“ Pak 不是那种中庸的角色,”他说,“他在变化的自然环境中倾诉他的想法和信念”,在 Discord 和 Twitter 等社交媒体平台上,Eric Young 提到 Pak 时用的是指代男性的措辞。他补充说:“如果你能从中汲取意义,他会因此奖励你”。

因为 Pak 会在其他作品的编码中插入 “I am the medium”等隐藏信息,偶尔还会将作品赠送给那些破解开分层密码学谜题或事先猜出总销售额的参与者

历史上来看,收藏家们对匿名性的追捧并不少见。

收藏家们曾为匿名街头艺术家 Banksy 的作品支付了高达 2130万美元的费用,史密森尼所有的 Hirshhorn 博物馆都购买了 Tino Sehgal 的表演作品,尽管这位柏林艺术家的作品实体并不存在,而且该艺术家拒绝签署销售单。

历史上来看,艺术界通常都会拥护匿名艺术家,比如街头艺术家 Banksy 的作品《Girl with balloon》在伦敦佳士得展出。照片: NEIL HALL/EPA/SHUTTERSTOCK

Rhizome 是一个倡导数字艺术,隶属于 New York’s New Museum 的非营利性艺术组织,其执行董事 Zachary Kaplan 表示,虽然他没有一路看着 Pak 成名,但他知道这位艺术家“liquid finish”的风格十分受 NFT 收藏市场的欢迎,也很好奇更广泛的艺术世界是否会开始接受这种美学。他说:“如果这两类收藏家能对像 Pak 这样的虚拟艺术家有着一致的看法,这将影响艺术史。”

由于近日 NFT 价格整体上有所松动,Pak 表示,他们意识到了收藏家将会开始筛选他们喜欢的 NFT 艺术家,进行盘点,并可能将实体艺术品加入他们的收藏。

孙宇晨就很崇拜 Pak ,已经开始收集战利品,比如上个月在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他赢得了一幅毕加索的价值 2000 万美元的金发情妇画像。他表示,他还在苏富比拍卖行的公开销售中买了 1686 个 Pak 的立方体。

“现在,我觉得我们几乎算得上是主流了。每个人都在关注,” Pak 说,“因为我觉得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END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2883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