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1 07:50

浅谈区块链如何解决社媒的真痛点:分布式+隐私计算+奖励机制

越来越忙碌的工作,随处可见的996,早出晚归的每一日,年复一年。结果黄金年龄过了,没得到不可或缺的职位,进入对人生不抱希望的状态。有的人选择继续:长期简单地自我重复。如同推磨的驴子,我们被蒙住它的眼睛,它一圈圈地拉,以为自己一直在往前走,但事实上,它一直在原地打转。时间久了,他们都会选择第二条路。


第二条路:娱乐至死


有的人选择另一条路:娱乐至死。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上瘾娱乐成了刚性需求,这种上瘾是不自知的。因为上瘾者把注意力放在“娱乐至上”,催生了“娱乐至死”产业。常见的情况是:在工作时间,刷抖音小红书。

可以说,简单劳动中自我重复的人,以及在“娱乐至死”中不能自拔者,为这些社交媒体App提供了大量“注意力”。在这个时代,注意力成了最抢手的价值物。


抢夺“注意力”


在使用小红书时,有太多的内容可以锁住人的注意力:没想过的事“3天减20斤体重”,这样的话术颠覆认知,面对这样夸张的内容,人的注意力最容易被抓住。想到却不去做的事当看到有人做到了自己能做,却没有做到的事,他们可能会酸溜溜地留言:我早就想过这么做了。想到却做不到的事面对一样内容,第三种人能想到却没能力做,但他们不甘心,所以会留言假装自己也能做到。借助算法的设计,平台们,给每个人量身订造内容,推送给他们,让他们在app上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


玩弄“注意力”


站在读者这边,平台白嫖了读者的时间。读者,把内容创作者和广告主吸引到平台。平台收益不分配给用户,是对用户的注意力的玩弄。这样的经济模式必须要改变。之所要改变,是因为在数字经济时代,读者数据是生产资料,因为被平台商用了。站在隐私保护的角度,读者信息属于隐私数据,采集了隐私数据,平台应该付费。


注意力经济模型


白嫖隐私数据是不高明的。所以,开始有平台奖励读者,每日登录或者转发,能得到虚拟代币,这是好的开始。但,这种分配不合理。首先,平台的广告收入应按劳分配,读者因内容点阅,广告主因读者投放广告,当读者浏览广告,应获得广告收入的一部分。所以,广告收入应重新分配,给读者合理所得。站在广告主立场,他们希望广告精准投放,但他们一般无从得知。试想这样的情景:

你通过浏览器看优酷视频,顺便看了一些广告。根据你看的时长,作为奖励你付出了注意力,你获得平台赠送的有价积分,另外,视频作者也获得广告商的广告费用。

这样的设计提高广告投放效率,改善广告收益的分配机制。

Brave浏览器就是这样设计的,它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注意力浏览器。它践行回馈用户的商业逻辑:读者浏览内容和广告,读者和作者都得到奖励。作为回馈,用户看广告能获得BasicAttentionToken(BAT代币)。BAT代币,也能被用来支付Brave平台内的优质内容和服务。

当然,读者更广泛的行为也应当被奖励,比如点赞和转发。所以,有了立足用户利益的社交平台,比如Mithril,它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相当于是区块链版的脸书。从市场份额看,脸书和谷歌占了73%的广告市场,但是不向用户分配广告收益。Mithril想要改变,它的初衷是给用户分配收益。它设计了重新考虑用户利益的奖励协议,从内容创作到评论点赞,奖励用户的所有动作。


有偿使用的隐私信息


站在用户角度,个人信息是虚拟财产,如果平台要使用,要么得到授权,要么付费使用。精准投放的广告,贵在投对用户,例如对的性别,对的喜好,还有对的付费能力。这些特征组成了有价的隐私信息。但是有的信息太隐私,如果要公开,即便有偿也不妥。在区块链领域,已经有方案完美解决这个棘手难题。

试想,假如张大勇有狐臭,他在京东看了很多外用药和内用药。在京东和搜索引擎不知道他的狐臭问题的前提下。除狐臭产品的广告主动推送他(们)。

背后的原理是隐私计算:匹配用户特征和哪类广告主最吻合的过程。这个过程,用户数据是匿名的,用户信息留在本地,计算在远端设备实现,不仅看不到数据、拿不走数据,甚至数据的计算过程也是保密的。从技术层面,业内做得最成熟的就是矩阵元和OasisLabs。两个方案都部署在分布式技术上,在隐私计算基础上,还加入了区块链的特征:计算过程的不可篡改。不可篡改背后的逻辑是,数据确认的前提是多方达成共识,所以,数据要修改需要多方确认。


小结


“娱乐至死”背后的风险是贫富差距的加剧,那些降低普通人思考力的因素是关键。普通人失去了思考力,很难有逆袭富人的可能。

要降低这个风险,用户的意识抬头、经济协议和技术融合缺一不可。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575303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