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鲸记:看看 DeFi 巨鲸 SBF 和 Blue Kirby 在最近的争议中做了什么

链闻 发布在 海盗号 30024

撰文:匿名作者

编译:詹涓

红蜡烛烧得最旺。当牛市停止奔跑,手指就开始指向对方,欣喜和贪婪变成了怀疑和指责。

在市场半透明的海水中,猎人们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鲸鱼。

当水面变得波涛汹涌,利润难求时,许多小鱼就会向鲸鱼寻求方向。仔细观察,对一个变幻莫测的市场进行精细的挑选,往往会发现一些可疑的行为。

 

Blue Kirby 的闹剧

 

在红色的烛光下,就连 Blue Kirby 看起来也不一样了。这位曾经广受欢迎、极度活跃的 YFI 头号粉丝,在过去几周首次面临公开批评,他先是天真地宣传 EMN 未经审计的代码,结果 EMN 旋即遭到黑客攻击,然后是在市场变红时抛弃了他的 YFI。

分析舆论的变化总是很有意思。

Blue Kirby 对 EMN 的热情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迫使他辞去了自己在 Yearn 的社区沟通主管职位。

这个社区原本心甘情愿,每月付给 Blue Kirby 7000 美元,现在却举着干草叉对他的钱包进行抗议。当他卖掉自己赖以建立品牌的 YFI 代币时,人们对他推特的回复从失望变成了愤怒。

Kirby 称,他卖掉了 YFI 代币是为了获得一些隐私,他还打算用另一个地址重新买 YFI,但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为什么不直接用一个中心化交易所存他的代币,然后在别处取钱。

出售占总供应量 0.08% 的个人资产对市场的影响应该近乎为零。他的行为在任何地方都算不上刑事犯罪,但在加密推特的国度里,社会的法则似乎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而 Kirby 的行为也受到了广泛的批评。

至于 Blue Kirby,他使用了一个本人拿手的营销手段,将谴责扭转为宣传,并创造了 #blamekirby (谴责 Kirby)的话题标签。

Blue Kirby 在加密推特上玩得如鱼得水。他借助 YFI 的成功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尽管名声受损,并退出了 yearn 团队,但他现在正试图推出自己的代币。

Kirby 不懈的公关活动似乎完全不受这个小插曲的影响,他正在为自己神秘的 NFT 销售平台 Off Blue 进行 ICO,尽管没有给出用户购买的细节,也没有提供任何项目的公开路线图,但在几分钟内就筹集了超过 80 万美元。

让我们快速看看他们的宣言谈到了什么。

团队不拿代币——多么高尚。然而,用户必须从 Off Blue 购买 NFT,才能换取“无价值”的代币,每枚花费 1 ETH……

这来控制空投?!

又是谁控制分发?!

这是合同地址,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去做一些调查,告诉我们知道你的发现!

除非你是 Blue Kirby 的死忠粉丝,无论如何都想送钱给他,否则你应该远离这个低级的 ICO。

接下来的一幕仿佛是讽刺法西斯主义的漫画:Blue Kirby 开始禁止人们回复他的推特,试图压制对他行为的一切批评,他的形象也从烦人的粉丝变成了绝望的 2017 年 ICO 诈骗艺术家。

在没有监管的地方,声誉是关键。在加密推特领域,你要么像个英雄那样壮烈死去,要么像个恶棍一样活得长长久久。

写到这里,刚好出现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转折点:Blue Kirby 的 ICO 刚刚被转推,转发者不是别人,正是……

 

Sam Bankman Fried 的把戏

 

Sam Bankman Fried;另一位业内知名人物;一个似乎避免了这种二元标签的人。人们通常以他名字的首字母来称呼他;SBF 是加密衍生品交易所 FTX 和交易部门 / 投资公司 Alameda Research 的首席执行官。

SBF 在 9 月初出人意料地接管了 SushiSwap 协议,自那以后,他最近几周的行动受到了一些关注。

尤其是在近期,人们对 C.R.E.A.M Finance 上出现了大量 FTT (FTX 的原生代币)作为抵押品使用表示担忧。

目前有 8,000 万美元的 FTT 被用作 C.R.E.A.M. 的抵押品

如果分析一下钱包 0x477573f212A7bdD5F7C12889bd1ad0aA44fb82aa,我们可以看到,7,600 万美元的 FTT 和 1,170 万美元的 Sushi 被用作抵押品,在把它们发送到币安 (Binance) 之前,分别借了 480 万美元的 UNI 和 250 万美元的 YFI。

感觉好像是有太多人盯着这个钱包,所以他们把 YFI 债务还给了 cream,又用另一个地址从 Aave 借了 800 YFI。此后他们已经从火币 (Huobi) 和币安收到了发送到这个地址的 468 YFI,所以看起来做空成功了。

关于 FTT 作为卖空其它资产的抵押品的问题,公众一直有很多讨论和质疑。许多用户在推特上表达了他们的担忧,10 月 9 日召集了一次治理快照投票,以决定是否应该将 FTT 从 C.R.E.A.M 中摘牌。

以下信息与快照投票一同呈现。

  1. FTT 代币被添加到 C.R.E.A.M.,但它并不是一个流行的代币
  2. Alameda 是唯一使用 FTT 代币的用户,有 96% 的 crFTT。这很容易在 Etherscan 上显示出来。
  3. 如果 FTT 被摘牌,其他用户不会受到影响;它的供应量很少,借贷需求也很少。
  4. FTT 不是一种正常的资产。许多资产的价格都有可能下跌,但 FTT 不同,由于它是一个完全中心化的代币,一旦出现问题,它可以应声跌到分文不值,这对所有 C.R.E.A.M. 的用户来说都构成了安全风险。
  5. SBF 借了 YFI,破坏了它的价格,在币安和其他交易所出售——一直是到把他抓住现行时,YFI 价格才回升。
投票将持续到 10 月 14 日,所以现在说结果如何还为时过早,然而,在撰写本文时,投票结果是 100% 支持 FTT 退市。

虽然 SBF 显然有能力购买足够多的 CREAM 来扭转投票形势,不过如果他真的要这么来操纵投票,不仅会对他的声誉产生负面影响,还会降低整个 C.R.E.A.M 协议的可信度。

C.R.E.A.M 的创始人黄立成 (Jeffrey Huang) 似乎并不认为 SBF 使用他的协议有任何不妥,他还赞赏了他的种种行为;声称他们展示出了很好的产品市场匹配。

需要指出的是,社区之所以对 SBF 感到不满,原因不仅在于他在做空他们的资产,还在于他通过存入自己的中心化代币,并将其作为抵押品来做空其他去中心化代币,从而接管了一个去中心化协议。

SBF 已经就此事发声,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他不得不这样做倒是有些令人惊讶,因为去中心化金融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便是,协议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以参数允许的任何方式使用。

不过可以说,能够获得如此大量的中心化代币,给他带来了不公平的优势,特别是在真实的市场价值不太可能跟它们被赋予的抵押品价值相同的情况下。

Coingecko 列出的 FTT 24 小时交易量略高于 200 万美元。Uniswap 上最受欢迎的 FTT 组合的流动性只有 155.62 美元。如果这些代币曾经不得不被用来抵押头寸,它们根本无法保持其价值。

当经济上理性的市场参与者 (如 SBF) 能够以一种社区不赞成的方式利用这些工具时,市场及其用户的不成熟就暴露出来了。

当像 Blue Kirby 这样影响力较小的角色采取社区不认可的行动时,他们的职业生涯会岌岌可危。如果你是一个网红,市场营销和公关是你唯一的工具。惹恼你的追随者就是把你的职业生涯置于危险之中。

作为 YFI 最大的吉祥物,Blue Kirby 的粉丝看到他抛弃这种代币,感到失望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SBF 和 Alameda Research 公司的立场却不同。Alameda 是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所以只要 DeFi 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就会抓住它、利用它。

随着机构资金流入加密货币,令全球立法者和监管机构为之震惊,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无政府主义的精英治理还能持续多久。

在我们的政府加强对加密世界的控制之前,代码是终极法律,我们应该接受和拥抱这个事实。

SBF 应该是有效利他主义的拥护者——用他的财富来改善他人的生活。如果你因为他做空你的资产而损失了钱,听说他可能把这笔钱捐给了慈善机构,你也许能从中得到一些安慰。

或者,你也可以继续爆仓。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5487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DeFi SBF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