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首发 | 为什么说用比特币进行支付是毫无意义?

Chain Hill Capital 发布在 比特币 海盗号 30158

原文作者:Fernando Ulrich 奥利地学派经济学家、巴西加密货币专家

授权译文:Carrie Chain Hill Capital

原文标题:《为什么说用比特币进行支付是毫无意义的》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Ulrich_98986/why-money-has-value-and-spending-bitcoin-is-senseless-d2390127dc34

 

Chain Hill Capital(仟峰资本)获原作者授权翻译转载,国内首发于巴比特。以下为译文:

本文的标题不是标题党——好吧,可能有点。更精确的标题应该是“为什么现在使用比特币作为交换媒介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让它成为一个很好的价值储存工具,那么,将来它自然而然会成为交换媒介。”这是本系列文章的第一篇。该系列一共有五篇。

现阶段将重点放在“用比特币进行支付”上是错误的。相反,我们应该鼓励人们去“赚取比特币”和“接受比特币支付”。两者实际上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所以听起来像是我在玩文字游戏。但我认为,强调前者(花费比特币)而非后者(赚取和接受比特币)所带来的经济和技术影响是深远且对立的。

围绕比特币的扩容争议引起了许多相关的讨论,这正是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从比特币现金(BCH)硬分叉以来,争论变得更加激烈。虽然两个派系现在有各自独立的区块链,但推特上面的加密社区仍然充斥着来自双方的推文。

支持比特币现金的人认为,比特币是电子现金,必须被使用和消费。货币被定义为一种普遍接受的交换媒介。因此,如果加密货币旨在成为货币,就必须被用于交易。

首先,毫无疑问,货币的基本功能是交换媒介。但是,如下文所述,一个商品被用于间接交换必须经过特定的进化过程。如果忽略这个过程,比特币现金支持者就会陷入凯恩斯的语言和经济推理,而不是米塞斯的。他们没有理解比特币成为交换媒介只是时间的问题。

其次,把比特币理解为主要“用于支付的商品”会导致截然不同的协议开发愿景。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比特币核心和比特币ABC的对比中很明显的看到。所以,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比特币现金支持者没有意识到,比特币成为交换媒介只是如何实现的问题。

本文是《比特币“先成为价值存储,后成为交换媒介”》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在本篇中,我们将介绍经济学基础。

 

经济理论与货币

 

主流经济学家倾向于广义地定义货币,或者根本不定义货币。格雷格·曼基夫(Greg Mankiw)的经济学教科书是全球大学的标准教材,他将货币描述为“可以随时用于进行交易的资产储存”。按照经济学家惯例,他没有区分重要性顺序或重要性程度,而只是罗列出货币的功能,包括交换媒介、价值存储和价值尺度。

奥地利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则认为,货币的定义功能是作为“交换媒介”。而其他常被提及的功能,即“价值存储”和“价值尺度”是次要的,并且可以追溯到交换媒介。

货币的本质是为了交换人们希望消费的东西。这种概括是不可否认的。然而,某种东西要成为货币或一种普遍接受的交换媒介,它首先必须经历一个进化过程。

最初,某个商品被认可和囤积作为价值存储以用于延期交换。当其他人也认可它的用处并希望囤积这些商品用于将来交换的时候,它就会成为交换媒介。一旦商品被广泛接受并用作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介,其他商品就倾向于根据该商品标价。换句话说,它最终变成了价值尺度。

当然,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介之间会相互强化,直到商品变成高度流通(或相对而言最流通)的点为止,达到这个点之后,商品就会成为价值尺度。但是,如果一种商品没有先被认可为适当的价值存储(或者几乎没有成为价值存储的前景),那么它在交换中被接受的机会就很小。这就是为什么在商品货币化的最初阶段价值存储要优先于交换媒介。

随着商品获得流通性,每个功能的主导地位会发生改变。首先是价值存储,其次是交换媒介,最后是价值尺度。虽然“货币性”最重要的功能是交换媒介,但账户单位才是一个商品成为货币的标志性定义。当商品不是价值尺度,而仅仅是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介时,我们可以从货币性和流通性(门格尔(Menger)的“可流通性”)进行分析。虽然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如果商品不是价值尺度,则不应该将其称为货币。但通俗地说,我们也称其为货币。关于货币一词的模糊性的问题与本文主题无关,我们暂时不讨论。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流动性的增加,价值存储功能对于个人现金需求的重要性可能会降低。因此,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劳动分工的加剧,用于投资的备用现金的比例会减少,因为人们可以更好地预测其未来的资金流入和流出。

门格尔和米塞斯没有赘述货币的功能,也没有试图将它们按先后顺序排列。对于米塞斯(Mises)而言,货币的基本功能是促进间接交换,货币现象相关理论里的其他所有功能都与交换媒介密不可分。他们对功能的任何先后顺序的漠不关心可能与其时代背景有关:在他们的时代,货币体系已经建立了。黄金和白银是主要的商品货币,纸币是流通货币。货币已经出现并被市场选择,因此,不再需要关心一个全新的商品是如何发展并被采用为通用的交换媒介。

但自从中本聪的发明出现以来,经济学家回到了关于货币及其如何产生的理论上。如果比特币真的成为了货币,那我们现在正在见证“货币的诞生”,顺便说一句,这正是我第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的标题(葡萄牙语)。

不管是贝壳、盐、铜、黄金,还是信用货币(纸币),一个商品的货币化需要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比如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如果我们现在正处于货币历史的转折点,那么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哪些因素是相关的,以及事情会如何发展。

 

先成为价值存储

很多作为长期价值存储的资产可以成为尚可用的交换媒介(比如房地产)。但是,对于致力于成为货币的商品,在交换中可以被转移的能力增强了它作为价值存储的有用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介的交织比经济学家意识到的要多。

在实践中,当我们研究货币现象时,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介的功能之间没有明显的区分。因此,了解商品变成货币的进化过程中的细微差别极其重要。

一个价值存储功能相对较差的商品仍可能成为交换媒介。历史上有过很多这样的例子,尽管一些商品由于易腐烂或不具备那么稀缺的供应而在价值保存方面表现不佳,但它们确实一度被广泛用作交换媒介。

但是,用门格尔的术语来说,某些商品比其他商品更“适合保存”。即使对于那些历史上曾经成为交换媒介但随后被抛弃的商品,能够至少在持有的时间内保留一定价值是他们有资格成为交换媒介的前提条件。正如米塞斯在《货币与信贷理论》中指出的那样,“门格尔指出,商品适合囤积的特性以及随之被广泛用于该用途是其可流通性增强并因此具备交换媒介资质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根据米塞斯(和门格尔)的说法,在众多原因中,囤积的确使一个商品更可能成为交换媒介。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一个商品不能最小限度地发挥储存价值的货币功能,那么在没有法律或法令规定的情况下,这种限制很可能会阻碍其被用于交换。此外,一个商品可以仅仅是合理的价值存储而不是交换媒介(出于技术或政治原因,将在以后进行介绍),并且能够经受时间的考验。在当代,黄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瑞士国家银行黄金储备

有几个特性可以提高商品在市场上的流动性,例如可转移性,可分割性和可识别性。但是,同等条件下,人们更喜欢能够在时间和空间上更好地保留价值的商品。

门格尔和米塞斯都从实物交易的角度探讨了货币和间接交换的出现:交换媒介是一种中间商品,它使经济个体更接近其最终目标,即他们想要的商品。因为它解决了需求的双重巧合问题。但这种中间商品也可以直接用于消费。对于米塞斯而言,货币的价值可以追溯到它还没有货币效用的时候,那时候它只是出于消费目的而购买的另一种商品。这就是米塞斯著名的回归定理( regression theorem)的主旨。

另一方面,尼克·萨博(Nick Szabo)使用大量的考古证据来论证货币理论,这些考古证据在门格尔时期还无法获取。在《支付:货币的起源》(Shelling Out: the Origins of Money)一书中,他鉴定了历史上在古代部落内部用于保存和转移财富的文物。这些物品在制造过程中需要投入“不可伪造的成本”,被原始社会收集和珍藏,用于(自愿或胁迫地)向继承人转移财富、向征服者进贡、赔偿,以及为新娘支付价款。萨博创造的术语“收藏品”可以看作是代表稀有或稀缺商品的原始货币,用于存储财富和作为财富转移的媒介。

南非布隆伯斯洞穴,75000年前。由居住在附近河口的豌豆大小的蜗牛壳制成的珠子

对于萨博来说,门格尔的理论“作为对货币起源的纪实描述几乎可以肯定是错误的。因为以贝壳等收藏品形式存在的货币比低交易成本的商品市场早了数万年。” 萨博并没有提出相反的理论,而是对门格尔的著作进行了补充,他表示有些商品即使没有用处或明显用途也可以表现出货币所需的品质。因此,通过仔细阅读门格尔和米塞斯的货币著作、萨博关于货币和收藏品起源的理论,可以认为价值存储功能在商品货币化的初始阶段是占主导地位的。

 

货币价值来源

比特币现金支持者的另一个观点是,货币必须用于交换才有价值,并且必须将其花费出去。根据他们的说法,货币的效用需要通过支出行为证明。

因此,在此有必要对货币的价值来源进行更细致的考察。

货币的基本功能确实是用于交换。但是,货币一开始为什么具备价值?因为它具有购买力(PP)。它的购买力来自哪里?货币的需求和供给。它的购买力源自对持有货币的需求和持有现金的需求。

货币的效用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的能力,这来源于个人持有现金的需求。许多经济学家将囤积货币误认为是“闲置窖藏”,好像囤积与持有本身是不一样的。正如米塞斯所说,“囤积货币只不过是一种比其他时候或其他地方的其他经济代理人持有更多储备的习惯。不管是从社会角度还是从个人角度来看,囤积的货币没有被闲置。它们同其他任何货币一样服务于满足对货币的需求。”

同样的,默里·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在《人,经济和国家》里补充说:“一个人现金储备中的货币也在提供一种服务,这证明了一些作者对'流通'中的货币和“闲置窖藏”的货币进行区分是谬误。说到底,所有货币总是在人们的现金余额中,它从未在某种神秘的“流通”中移动。”

如果在交易中收到货币后即刻将它花出去,它将没有(或很难有)市场价格。正如罗斯巴德所说:“如果没有人愿意保留现金超过即刻的时间,那么将不会有任何货币被持有,货币储备也将没有用处。简而言之,在这样的世界中,货币将是无用的或几乎是无用的。”

加密货币的坟墓里到处都是想要激励用户将代币花费出去的项目。于2011年推出的Freicoin试图在其协议中引入滞期费,以说服用户通过“使用代币”来促进freicoins代币流通并提供“稳定的长期价值”。换句话说,不鼓励囤积,鼓励支出。

这个项目是基于德国经济学家西尔维奥·盖塞尔(Silvio Gesell)的自由货币(Freigeld)思想,项目方认为“滞期费迫使freicoins代币以刻意的高速度流通。将货币的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介的角色进行分离可以使货币能够在任何需要的时候流动。我们精心设置的控制参数可以创建一种价格稳定的货币,既不会出现通胀也不会出现通缩的情况……比特币的属性使其更像是黄金或白银那样的贵重商品,它将始终充当有用的价值存储。而Freicoin旨在成为交换媒介,它留在手里的时间只需要覆盖现金流缓冲的需求。”

这种做法的问题在于,如果不鼓励用户持有freicoins,那么一开始为什么有人愿意接受它们呢?比特币现金支持者可能意识不到这种矛盾,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已经成为当今的freicoin支持者。

 

关于我们:Chain Hill Capital (仟峰资本)自2017年起专注于全球区块链项目的价值投资,了解我们可关注微信公众号--Chain Hill Capital仟峰资本。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5429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