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作者: 0x66,原题《加密矿工的「惊险」八月》

 

对于加密矿工来说,2020 年既是革新的一年,又是魔幻的一年。

虽同是矿工身份,但不同的矿工间的处境差距有点大。当以太坊矿工还沉浸在前段时间挖矿收益飙涨的喜悦时,远在四川山区的比特币矿工则焦灼万分。

今年 8 月,四川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汹涌的洪水很快淹没了街道,随着而来的泥石流、滑坡也迅速掩盖了公路和民房,隐匿于山区的比特币矿场没能幸免于难。

这场突如其来的洪涝,也让在四川青衣江上下游地区布局了矿场的矿场主们,经历了最煎熬的小半月:网络不畅、运维被困、厂房被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太坊矿工最近却收获了不错的收益。

 

「今年已经遭遇了 4 次泥石流」

 

「人没事,就好。」这几天,每逢有人在朋友圈发布自己的矿场因泥石流波及而受损严重的消息,矿工老卢总会看到下方类似的留言,相互打气和抱团取暖成了最常见的场景。

从今年 8 月 10 日以来,四川开始出现特大暴雨天气,多县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受灾,尤其是 8 月 18 日凌晨,青衣江百年一遇洪水形成。由于矿场就位于三江汇流的乐山,这场暴雨下了多少天,比特币矿工们就担惊受怕了多少天。

当从社交媒体上看到乐山大佛被淹至脚趾的视频时,老卢心惊胆战,前一天他刚收到驻守当地的工作人员同步的消息:电厂门口发生了泥石流,险些波及工厂。从对方发来的视频可以看到,突如其来的泥石流,从引发到淹没公路上的小卡车只用了短短 5 秒钟,「万幸的是电厂没事。」

 

 

有矿工表示今年已遭遇多次泥石流

今年以来,有的矿场主已经遭遇了数次泥石流,但对于这样的天灾,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在朋友圈惊呼「一年四五次泥石流,差不多得了!」相比于往年,今年四川雅安地区发生的泥石流灾害比往年要多,「整体来看多了不少,但也分地区,比如阿坝等地方还是比去年少一些。」

另一位矿场负责人虽人就在四川,但由于滑坡和泥石流把路都封了,根本无法前往矿场,「非常担心机子」,「长河坝那块的路很快就通了,但其他小矿场直到现在还没通路,人在里面没网没水,所幸是安全的。」

从数据来看,这场天灾严重影响了比特币全网算力。8 月 18 日,全网算力出现异常下滑,包括币印、鱼池、蚁池和火币矿池均出现了近 15% 的跌幅,目前,数据已经恢复正常。

 

 

8 月 18 日比特币矿池算力排名信息,多矿池算力下降超 15%

有矿工表示,由于此次洪水来势汹汹,已经有部分矿场安排当地工作人员撤离。不过币价较高的时候,大多数矿工会采取套期保值的方式,预先出售未来 1-6 个月的产能对应的币,确保币价大跌的时候也能获得平稳收入。

相对于正在遭受磨难的比特币矿工来说,另一个因为显卡少而较少被关注的以太坊矿工,则在近期因为 DeFi 热潮带来的超高收益而成为了众人歆羡的对象。

 

「上次这样还是 2017 年 IC0」

 

这几个月流动性挖矿大火,很多加密玩家纷纷「变身」DeFi 潮流农民,从红薯到各种水果蔬菜,有的玩家收益颇丰,而也有的投资者,却因为链上转账费用高于挖矿收益,无功而返。

热潮之下,以太坊矿工无疑是这场狂欢中获益的一方。

 

 

截图来源:微博

从今年 5 月份起始,以太坊每天产生的 Gas 费用在持续上涨,矿工明显感知到这种变化是在 7 月份,最高峰时候,手续费收益一度超过系统区块奖励。8 月 13 日,由于 DeFi 流动性挖矿与 Uniswap 的财富效应,用户单笔转账费用一度超过 20 美金,这样的背景下,除去电费后矿工的挖矿收益高达 92%。

今年 7 月某天,矿工老魏突然发现数据后台的单位收益出现了明显变化,从最开始的 0.085ETH 慢慢上涨到 0.1ETH 后,进而突破了 0.131ETH 高位,「大家都很高兴,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还是 2017 年 IC0 最疯狂的时候。」下面这张图标记出了以太坊每日的转账费用,而这些费用显然都分给了以太坊矿工和矿池。

 

 

图片来源:The Block

除了挖矿,还参与了流动性挖矿的矿工 T 哥能直观感受期间的变化,「实际上,收益从『312』之后就开始提高了,但变化可能没那么显著。」他表示,当 YFI 和 Uniswap 等产品出现后,Gas 开始迅速起飞,「顶峰是 YAM 出现。」

DeFi 的确是主导这一切的推手。8 月 23 日,以太坊浏览器显示的手续费支付占比数据显示,24 小时内,Uniswap 产生的以太坊 Gas 占比超过 16%,稳定币 USDT 的 Gas 占比也将近 11%。

 

 

截图来源:以太坊浏览器

过高的 Gas 费用已经引起 Vitalik 的关注,他发布推特呼吁停止推高 Gas 费用,还发文怒怼了推高 Gas 费用,实际却是个庞氏骗局的 Forsage。但直到现在,以太坊拥堵的问题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式,有的社区成员甚至提出了一个建议「将区块奖励下调至 0.5ETH」的提案。不过并没有得到很多人认同。

拥堵的以太坊网络不仅影响参与场上交易的投资者,也影响着一级市场参投项目的顺畅度。8 月 18 日,SKALE 荷兰拍宣布延期,根据官方说法,原因是参投人数过多导致网站宕机。

当然,这不是近期第一个发起募资,雪崩协议 Avalanche、Near 和 Justswap 等项目都曾因为用户过于「热情」而导致宕机、延期的项目。服务器问题或许还能解决,而延期的 SKALE 整个荷兰拍过程还加入了链上转账的环节。可以预想,如果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除了手速和运气,参投用户注定还要为参投成功支付一笔昂贵的「门票」。

另一个在 8 月 14 日开启募资的、名为 Barter Trade 的项目就上演了类似场景。据参与这个项目募资的玩家介绍,由于项目过于火爆,虽然 Gas 给出了高达 1 个以太坊的费用,但还是「天真了」,有人甚至愿意为此付出 4.4 个以太坊(价值超过 1900 美金)的费用。

 

 

来源:加密社群

为减少 Gas 费用、提高成交速度,有的玩家甚至想出了一个类似于 2017 年盛极一时代投的「链上代投」模式。具体的做法是:多人约定一个能够接受的 Gas 费用,然后通过 RenVM、Solana 等支持跨链的协议,将以太坊映射到 Solana 中,然后将以太坊转给参投的一方(即代投),由于众筹的 Gas 总是比单一的玩家高,就意味着参投成功的概率大大提高。等到参投成功,代投后续再将代币分发给每一个人。

当然,这种方式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并没有解决代投捐款跑路的老问题,同时开放众筹也就意味着这个小团体的 Gas「出价」会被其他人知晓,存在被其他人「利用」的可能。但不管怎么样,随着更多项目开启流动性挖矿,由于以太坊的高 Gas 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这将极大限制 DeFi 的用户渗透率。

DeFi 热潮确实给矿工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一个最直观的感受是到手的币变多了。随着以太坊价格同步上涨,以太坊矿工手里的币「较前两个月涨了 60-70%,而手里的显卡价格也上涨了 50%。」矿工 T 哥回忆,「现在收益率个人认为跟 2017 年 6 月那波 Fomo 很像,都是在算力迅速上涨后就不赚钱了。」

他介绍说,有矿工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悄悄布局,近 2 个月整体算力已经上涨了 20%,如今超高的收益已经回落。在 T 哥看来,这场 DeFi 热潮只是阶段性狂热,即使加码也「只有老矿工在加大投入……(但总体来说)今年减半后,eth 的收益是大幅度跑赢 btc 挖矿的。」

如今,四川的洪水已逐渐消退,繁忙的抢修工作正在进行,而由 Uniswap 带起的 DeFi 狂热也在降温,随着类似平台上线分走部分流量,加上新品出现频率下降,目前 Uniswap 的交易量已经有所回调,回归常态的收益才是矿工的日常。

上半年防疫推迟开工,下半年抗洪抢修机子,2020 年对加密矿工来说并不容易。不只是场上的比特币矿工,另一批早早进场的「准矿工」,虽没有天灾降临,但却是在苦等项目上线。而长久的等待已经耗尽了不少人的耐心,虽然 Filecoin 主网没有上线,但已经有部分矿工谋划着硬分叉,不仅如此,临近上线时官方团队还陷入了与股权投资人利益分配的纠纷。

作为整个产业链中最上游的环节,加密矿工们在享受高倍回报的同时,也承担着更高的风险。

无论是跌宕起伏的币价行情,还是飞来横祸,这中间总伴随着无法预知的意外,但总有一些人愿意为此冒险。但也正是他们对利润孜孜不倦地追求,也才让加密挖矿发展至今,逐渐成为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商业行为之一。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3925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矿工 DeFi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