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区块链化,中本聪来自这个国家

加密乌托邦 发布在 海盗号 32237

本文结构:

  • 前言
  • 政治故事
拆碑

抗议

对纪念的质疑

黑客攻击:国家网络的沦陷

  • 区块链技术:中本聪身世之谜
  • 一个国家的区块链化
  • 总结
01 前言

问大家一个问题,哪个国家或者地区的数字化程度是世界第一?

很多人会说,是中国。因为我们有移动支付,有央行数字货币DCEP,可能还有我们这片土地对区块链的热爱和贡献。所以数字化程度最高的大国,理应是中国。但是如果把全球大小国家都算上,其实公认的国家是爱沙尼亚

我翻阅资料的时候,发现关于这个国家的数字化,原来有这么多的渊源和故事。今天我们来讲讲,爱沙尼亚这一个国家的数字化进程。为什么他们的国家要数字化?为什么会这么支持区块链?

用一句话来总结:缘起于政治,落地于技术,成熟于管理,更有可能还有中本聪的帮忙。

02 政治渊源

区块链行业的文章很少谈及国际政治,其实和货币安全相关的事儿,怎么可能与政治因素不沾边呢?爱沙尼亚,尤其如此。

拆碑:

故事发生在13年前的一个晚上,2007年4月6日,正是苏联卫国战争胜利62周年纪念日前夕。

苏联虽然解体了,但是源自二战的纪念活动还在,俄罗斯这个国家也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为荣。这是国家曾经的高光时刻,子孙们自然记得,自然会去纪念。但是,俄罗斯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对纪念活动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本该与俄罗斯共同庆祝活动的爱沙尼亚政府,却下令拆除位于首都塔林市中心的一些“建筑”,包括苏联红军解放塔林纪念碑和拆迁苏联红军青铜雕像。一石激起千层浪,正是这个动作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事件。

抗议:

数千名示威群众聚集在纪念碑周围,抗议拆除与搬迁行为,甚至与警察发生冲突。冲突随后演变成全市骚乱。

图源中国网

截至4月28日,两人死亡,70多人受伤,近500人被捕。其中还有100名未成年人。晚间来自塔林的消息指出,爱沙尼亚3名反对党人士已因涉嫌聚众滋事被逮捕。

纪念碑建于1947年,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要场所,但爱沙尼亚人则认为这是苏联统治的象征。在爱沙尼亚130万人口中,有三分之一是俄罗斯裔,他们视纪念碑为圣地,爱沙尼亚政府的拆迁行动因此在俄罗斯裔民众中引发不满……

对纪念的质疑:

“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等一些中东欧国家纷纷要求俄罗斯作为苏联的继承国,承认其在二战期间对它们的“侵占”,并公开道歉;俄罗斯国内民众及定居在爱沙尼亚的俄罗斯族人则指责爱沙尼亚等国“数典忘祖”,将“刽子手”、“解放者”和“占领者”混为一谈。” 以上就是当时的新闻报道。

这只是事件的开始,爱沙尼亚在自己的国土上拆除了别的国家(俄罗斯,准确的说是前苏联)在自己的领土上的纪念碑,引发了国内的一些抗议,也引发了俄罗斯的抗议。普京出来说,“否定苏联时期的一切象征性标志是错误的,否定历史会使整个民族数典忘祖” 。俄罗斯南部的某大国积极响应,认为普京说的对,积极参与苏军烈士陵园在本国的修缮维护工作。

图源搜狐新闻

政治是非常难以解读的,因为时过境迁,立场不断在变化,从波罗的海三国尤其是爱沙尼亚政府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政府不认为苏联曾经帮助过他们,而角色同样是“占领者”。这种看法在此不作评价,他们有他们的立场,简单解读下来就是:

你曾经帮我家的大院子里除草或者赶走了狼群,然后你就在我家院子中央立个碑,纪念这个事儿。但我的后辈们觉得在家里院子中间这个碑挺碍事儿的,需要挪了一下地方。然后你跳出来说,不要忘记了祖宗。这个事儿,不是那么的合理。

插图:波罗的海三国,从北到南依次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

黑客攻击——国家网络的沦陷:

这个事儿发生后,俄罗斯国境内也出现了一系列的抗议活动,其中一个抗议活动是隐秘而无情的,正是这样一次所谓的“抗议”活动,直接导致了爱沙尼亚政府后来对于数字化对于区块链的巨大热情和投入。

在发生爱沙尼亚首度拆除事件儿后,爱沙尼亚政府受到了,“疑似”(jiushi)来自俄罗斯的黑客攻击。第一波网络袭击针对爱沙尼亚总理、议会和其他政治机构的网站,攻击持续了24小时以上。黑客们还将总理网页上总理的照片贴上了希特勒式的小胡子。

各个俄罗斯网络论坛都在讨论对爱沙尼亚政府决策的不满。这些俄罗斯网络论坛详细地描绘了爱沙尼亚网站被“淹没”的情况,主要阻断服务类型的攻击。爱沙尼亚网络应急小组的专家检测到一系列攻击波及到超过100万台电脑。这种攻击被称为“僵尸网络”,或是被称为恶意软件感染联网计算机的犯罪行为。

爱沙尼亚总理在办公室上网办公

这种网络攻击的后果是灾难性的。爱沙尼亚国会的电子邮箱关闭了半天。网上供货商切断与顾客的联系,一些爱沙尼亚银行也延长了网上交易的时间。在此之后,爱沙尼亚又遭受128次网络攻击,其中36次针对政府和议会网站、35次针对警察局、另有35次针对财政部。

100万台电脑受到黑客攻击,多不多?那是2007年,而且,爱沙尼亚整个国家的人口只有130万。可以认为国家境内的几乎所有服务器都受到了攻击。

03 区块链技术,中本聪或许来自爱沙尼亚

区块链技术透明、安全、匿名性强,网络不易受到攻击,2007年-2008爱沙尼亚已经有公司创立并进行区块链落地应用的研究和实践。中本聪是2008年11月1日发表了比特币的白皮书《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以上的时间并没有搞错,实际上早在2007年,爱沙尼亚塔林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的两位老师就提出过链式数字架构。基于这个架构的KSI无钥签名系统,如同联盟链系统的雏形。再往前追溯,1994年开始这个国家就有意开展数字经济(1992年前后,密码朋克组织正式形成),只是2007年国家网络的沦陷,让他们加速走上了更加安全的区块链之路。

在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那时候,还没有区块链这个概念,只有比特币这个影响力还不大的新型事物,爱沙尼亚政府和民间组织(合伙企业、有限公司等)是如何得知并运用于实践的呢?

难道中本聪来自爱沙尼亚?为什么第一个区块是在赫尔辛基的服务器上挖出来?

请看地图:

插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

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距离芬兰的赫尔辛基直线距离只有83公里,如果乘坐渡轮过去不到两个小时。之前,大家一直以为中本聪是个美国人,然后取了一个日本名字。这和中本聪挖出创世区块的地点不符,至少中本聪这个人或者组织和爱沙尼亚有莫大的联系。如果中本聪来自爱沙尼亚,或者来自芬兰,并帮助爱沙尼亚政府和民间机构对组织进行区块链的数字化改造。最终成就了一个国家的数字化。这样的话,后面的一切故事都是顺理成章的。

04 一个数字化的国家

爱沙尼亚被称评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数字社会”。几乎所有的服务都在线上完成。所有的政府数据存储于一个名为“e-Estonia”的区块链系统中。对,没错,所有的政府数据存在区块链系统中。而且,这个区块链系统e-Estonia涵盖了医疗、教育、金融等国家的重要服务和管理领域。每一个爱沙尼亚的公民都在该区块链上有个数字身份,安全可信,可轻松获取来自国内的各种服务。比如,他们的医疗保险注册系统,可以被公民登录,登陆者可以查到各种信息:比如什么医生、在什么时间访问了自己的医疗数据记录。如果有人在没有正当理由,或者获得特批和个人同意的情况访问了该医疗数据,将会受到起诉,访问的记录就是拿到法院的证据——即使是政府官员也不能随意查阅个人的信息。

爱沙尼亚是世界上第一个提供电子居留权的国家,名为:E-Residency。E-Residency相当于是爱沙尼亚国家政府发的绿卡,但是,作用更广、愿景更大,是一个跨国数字身份。这个系统要用加密算法和区块链技术为全球公民创造一个无国界的数字社会,简直是“加密的乌托邦世界”,在爱沙尼亚国的方方面面都应用了区块链技术。这真的可以称为不可思议,而且,爱沙尼亚做了世界的先行者,在区块链无用论甚嚣尘上的时候,去欧洲旅游,顺道去一趟爱沙尼亚,就知道区块链的作用是多么大,区块链的应用场景是多么广。

传闻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众多其他知名人士,都是爱沙尼亚数字公民的成员,这是独立于物理世界国籍之外的数字世界身份。

还有著名的X-road计划,通过一套数据互联构想系统,打通在爱沙尼亚政府部门以及重要的本地公用事业公司的数据库,来实现数据在整个国家公共基础设施内部的互联和互通。同时,实现东欧诸国甚至整个欧盟的数字一体化。这个畅想还正在摸索之中。

当然,爱沙尼亚的数字化进程中还有许多有趣的事儿,本问限于篇幅不能尽叙,我们来日再续。

05 总结本文内容

本文主要讲述了爱沙尼亚这个国家的数字化的故事:源于一个政治事件后的别国大规模黑客攻击,攻击后,意识到网络安全重要性和区块链技术先进性的爱沙尼亚政府紧跟着中本聪的步伐对国家率先进行数字化改造。于是有了今天的“世界上最先进的数字社会”。

本文还在爱沙尼亚数字化改造的故事中推理了中本聪的的真实身份:中本聪很可能来自爱沙尼亚。至少和爱沙尼亚政府有非常亲密的关系。私以为这是目前最靠谱的一种推理。

或许,中本聪这些年来销声匿迹,正是因为他在忙更重要的事业:将一个国家区块链化。

点击右下角”在看“,分享文章到你的朋友圈

帮忙更多朋友了解爱沙尼亚的区块链发展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2113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中本聪 区块链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