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oin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了。Filecoin是IPFS分布式存储网络上的激励层,项目方Protocol Labs也是IPFS的开发者,通过生成奖励代币FIL,激励人们贡献存储资源、检索服务、带宽资源到IPFS网络中,构建一个新的数据共享网络。

2014年,墨西哥裔胡安·贝纳特立项了IPFS并成立了Protocol Labs(“协议实验室”)。2017年,胡安团队构想了Filecoin并对其进行研究和开发。自Filecoin的概念公开之后,便立即吸引了各方关注:Filecoin被寄希望成为划时代的产物,可以比肩比特币。Filecoin的主网预计2020年7月至8月上线,这个酝酿了三年多的项目即将呼之欲出。

那么,Filecoin究竟表现将如何?能否满足公众的预期?分布式资本就FIlecoin项目召开圆桌论坛,将相继邀请不同领域的大咖们做客,谈论他们对于Filecoin的认识以及Filecoin未来表现的思考。

在分布式圆桌第一期,分布式资本合伙人孙铭畅聊机构投资人眼中的Filecoin及其中的投资机会。

对话嘉宾

孙铭:分布式资本合伙人孙铭,区块链行业资深投资人、资深法律专家

Jerry:分布式圆桌主持人

第一部分 Filecoin的产品和服务

. Jerry:IPFS很早之前就出现了,等到Filecoin出现后,才引发了市场巨大关注。Filecoin到底做对了什么?

孙铭:Filecoin一经推出便获得瞩目,而IPFS推出之后并没有如此之大的反响。究其原因,是IPFS推出之时尚无加密货币社区,故IPFS只是作为一个点对点超媒体协议(Peer-to-peer Hypermedia Protocol),用于分布式文件存储和共享。这类协议有多个竞争者,而使用IPFS也没有特别的激励机制,而且主流的Http本身也在大部分商业模式中够用。之前IPFS的主要用途是用来建立和访问一些内容敏感的网站,故没能走向主流。

Protocol Labs之所以现在设立激励机制,是想吸引足够多的用户使用IPFS,形成一个强大的IPFS生态体系。该激励机制可以实现Filecoin的第一阶段任务——即让足够多的矿工愿意提供存储空间,满足用户存储需求。等到海量内容存在于IPFS网络中时,才会衍生出进一步的生态,产生第二步需求,即检索需求。

事实上,IPFS属于公有物,可以被任何人后继开发和使用。但是现在提到IPFS,民众只认Protocol Labs。Protocol Labs是IPFS协议的发明者,现在又借助了IPFS的名气,又巧妙地运用了区块链的激励机制,进一步提升了项目的影响力。

Jerry:Filecoin整个网络,归根结底提供的是存储服务。未来,主网上线后,您觉得面对的用户群是哪些人?Filecoin的网络服务为这些用户解决了哪些痛点?

孙铭:Filecoin要服务怎样的用户群,还要看Protocol Labs的期许。不过可以预计的是,Protocol Labs希望Filecoin主流商业化,即让主流机构将数据存储到IPFS网络上。IPFS虽然对于存储对象以及内容并没有什么限制,但是从Filecoin项目本身出发,主流公司将被作为“经核实的客户”,其数据存储激励会更大一些。

针对于用户而言,Filecoin的服务将会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如果按照以往存储数据的模式,用户的数据存在中心化网络里,将会面临随时被存储机构删除的风险。其次,万一中心化存储机构停止业务,用户的数据也会丢失。而在IPFS非中心化网络里,用户的数据若被删除或丢失,则存储矿工会遭受严重惩罚,以此督促存储矿工长期保存用户数据,因此IPFS网络至少可以成为用户存放其数据的一个备份场所。

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非经济角度,Filecoin的服务都对用户有吸引力。从经济角度来看,Filecoin的费用会更加便宜。从非经济角度来看,用户希望找到长久稳定且较少受审查的存储模式,而Filecoin正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Jerry:怎么看待Filecoin的市场愿景,或者说Filecoin这事儿究竟有多大?理想情况下,围绕filecoin产生的生态大概在什么规模?生态中都有哪些重要角色?

孙铭:Filecoin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做到了“出圈”这件事,即跳出加密数字货币圈。BTC严格来说还未进入主流商业世界,以太坊是接近于模拟再现出一个主流商业世界,可还未完全“出圈”,而Filecoin则是彻底拥抱了现实商业世界。且Filecoin的概念简单易懂,无论是对于传统投资人还是Crypto领域的人都能理解这个新兴事物。另外,Filecoin能恰到好处地平衡生态内的各方利益,容易让各方达成共识。

至于未来Filecoin能成长到什么规模,还未可知。不过可以明确的是,Crypto的估值模式很难适用于FIlecoin上。Crypto的商业模式偏投机性,这意味着上面的应用还没有完全落地时就可以有很高的市场估值。Filecoin更适合和传统的主流商业模式去比较,比如说阿里云、百度云、七牛云甚至迅雷等等。这个市场的整体行业价值很大,Filecoin能够从中分得一定比例的蛋糕就能到百亿美金的规模。

第二部分 运营情况

Jerry:矿工和社区的热情,甚至让您想到了当年的以太坊。所以我们就很好奇,现在社区里有哪些早期的繁荣的迹象,让您觉得和早期的以太坊社区异同?

孙铭:Filecoin和以太坊的社区还是有一些差别的。Filecoin的粉丝多来自于矿工层面;而以太坊的粉丝则来自开发层面。在创建以太坊早期,开发者们都在想可以用智能合约做什么有趣的事情,发币只是用来辅助应用层面的。所以,以太坊更偏极客性。Filecoin的早期目的更多是吸纳足够多的存储设备加入这个网络,因此会注重吸引有关挖矿的人员(矿工和挖矿设备制造商)进入社区。

Jerry:据我所知,官方并没有在国内做很重的宣传。社区和矿工的火热,更多体现了一种自发性,这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

孙铭:这种来自社区和矿工的自发性和IPFS很有关系,因为IPFS的品牌是倍受认可的。举个例子,大约在2018年到2019年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卖所谓的IPFS矿机,而那时候Filecoin的技术细节还未披露。换个角度来看,正因为IPFS的名气足够响亮,很多人才以IPFS的名义进行诈骗。简单来说,IPFS既是协议,也是个IP。在项目冷启动阶段,品牌的力量会远大于技术本身。

Jerry:IPFS的矿工大概是什么样的群体,和比特币、以太的矿工会有交叉吗?

孙铭:IPFS的矿工群体很分散,极客类矿工以及普通矿工都有。2018年至2019年间,IPFS出现了一小批最敬业专注的矿机开发者,他们从那时起就一直在研究IPFS和Filecoin,并且看好它的潜力要作长期布局。这些矿机开发者一直筹谋打造矿机,毕竟矿机是Filecoin生态里的最基础(不排除这些矿机开发者在后期也可能参与挖矿)。这些技术先驱者为Filecoin的生态贡献良多,而他们的故事可能和BTC挖矿有一定的相似性。当年BTC挖矿可以用“前赴后继”来形容:入局较早的一些人可能收益并不高,而随着更多人入局,到后面诞生了一些赢家。

Filecoin和BTC对矿工的要求是截然不同的。BTC矿工是否要转型开始挖Filecoin尚有待观察,目前他们很多还在观望中。技术上,BTC矿工很难直接往IPFS上迁移,Filecoin并不是像BTC一样去计算一个无现实用途的哈希函数,而是提供一种在现实世界中被真实需求的存储服务。IPFS矿机在技术层面复杂的多,涉及诸多计算设备和存储设备而不仅仅是单一的逻辑芯片;此外一旦Filecoin矿场开始运营,通常无法直接迁移挖矿设备,而必须持续稳定地在原地运营下去。故Filecoin挖矿更偏主流的商业运作模式。

第三部分 经济模型

Jerry:Filecoin的共识机制和传统的POW激励机制,有什么本质差异?给人感觉更像是共享经济的租赁而不是挖矿?这种经济模型,能够长期维持其效率、成本优势和矿工积极性?

孙铭:本质差异是:POW目标在于通过计算无实际用途的哈希函数,辨识出其中算力最高的矿工(计算最快者),让它来打包交易产生区块,但该计算对于现实世界没有特定用途或意义;而Filecoin的共识机制复杂得多,结合了区块产生和存储服务提供这两者,后者具有现实世界中商业活动的意义。至于挖矿,都是对于区块产生的激励措施,是区块产生的附属品而非本质。

对于Filecoin而言,若要维持效率、存储服务的成本优势和矿工积极性之间的平衡,Protocol Labs需要再后期不断调整参数。相较于后期的努力,Protocol Labs更需要在起步阶段开始抓商业推广。尤其是在做To B业务的时候,项目方需要将产品的优势慢慢根植进传统公司客户的意识中。

除了商业推广,销售也是项目早期的重中之重。而Filecoin的巧妙之处在于它的分布式销售,它卖的不是开发者其自身公司的服务,而是外在于开发者的整个分布式网络的服务,任何一名矿工都是整个网络里的一名代理商,能代表该网络对外销售。因此Filecoin打造的生态是要充分调动矿工的积极性,让他们在早期将To B的业务推动起来。

Jerry:激励模型中,有个核心问题就是有效数据存储的验证。验证数据的有效性和去中心化系统的矛盾,目前市场上有两种争议观点,一种偏向去中心化,另外一种偏向中心化加强有效验证。在项目启动阶段,您觉得采取哪种策略更加有利?长久之计又是怎样的?

孙铭:中心化运作或是去中心化运作需要取决于创始团队对项目的定位。其实,Protocol Labs更希望将Filecoin当作一类商业项目去做,而非常见的那种Crypto社区项目。于是,自然会把一些事情放在链下来完成,比如说“有效存储数据的验证”,而不是纯粹依靠区块链完成所有操作。

尽管链下操作违背了极客精神,但完全公开透明且代码控制的链上处理方式并不能达到商业化最优的效果,因为区块链的功能毕竟是有局限的。Filecoin作为准公司化运作的区块链项目,Protocol Labs将部分业务放在链下完成将会是比较长期的过程;而且这些链下操作本身也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而不是链下行为就必然中心化,因此未来会有分布式的客户核实来确定有效数据。就这点而言,Vitalik也不认为区块链项目完全在链上治理就是最好的,而是应该链上和链下结合在一起。

Jerry:随着主网的完善,主网效率在提升,制造矿机和挖矿的第三方公司技术优化的空间就会被压缩。怎么看待出现矿机/矿工的技术优势被逐步抹平的情况?

孙铭:Filecoin主网刚出来的时候挖矿参与者之间一定会存在技术落差,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技术落差一定会慢慢消减。Bitcoin挖矿也是这个道理,随着每家矿机迭代升级,矿机之间的技术差距也越来越小。

因此,相对于技术这种软性资源而言,挖矿的参与者(无论是矿机制造商还是矿工)更应该注意timeless的硬性资源,即那些逐渐累积却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效应递减的资源。而其中最硬的资源莫过于获取各类硬件的能力(供应链资源)以及商业关系资源。比如,To B 的商业关系是不会被轻易抢走的。未来,Filecoin领域的创业者一定会基于有护城河的领域进行布局,而非单纯只注重技术开发能力。

第四部分 团队背景

Jerry:早期项目很需要判断人,为什么是胡安团队,胡安团队有什么过人之处?

孙铭:IPFS协议本身已经证明了团队的能力。Filecoin将IPFS商业化进一步落地,如果你看好IPFS的发展的话,你一定会选择相信胡安团队的。

当然市面上也有基于IPFS开发的其他激励层项目。但这些项目团队的能力很可能尚未被证明过,此时投资其他基于IPFS的区块链项目就有较大风险了,加密社区对这些团队也较难形成共识性认可(但不排除有特例)。

第五部分 竞争分析

Jerry:价格上、性能上怎么和集中式云存储项目竞争?类似亚马逊云Glacier?

孙铭:相对于传统云存储项目而言,Filecoin的策略是错位竞争。Filecoin能提供对方没有的东西。比如说,Filecoin为用户存储的数据不会因运营者停业而丧失,也较少受到审查监管。

Jerry:和现有的去中心化存储项目,类似Sia, StorJ等项目?

孙铭:相对于其他分布式存储项目而言,Filecoin的策略在发挥IPFS品牌优势。Sia 以及StorJ的运作方式和Filecoin比不会相差太多——都以发展To B 业务为主,个人业务为辅。然而Sia和StorJ并不具备IPFS的强大品牌号召力以及影响力,所以社区矿工参与较少,在销售层面也会面临更大阻力。

Jerry:京东云在储存数据的时候,已经运用了IPFS协议了;如何看待这样的竞争威胁呢?

孙铭:京东云即使运用了IPFS的网络,本质上还是中心化服务者,跟Filecoin不具可比性也没直接关系。但不排除京东体系内的企业今后作为Filecoin生态的矿工,参与到Filecoin挖矿中去。此时该企业基于京东的商业资源,会有一定优势。

第六部分 投资机会的时机判断

Jerry:回顾下市场早期,亚马逊云和阿里云,因为存储和算力的峰谷,有巨大动力利用闲置的算力和存储,切入了云存储。而此时此刻,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在市场的供应和需求层面出现了哪些变化?

孙铭:我们需要看清的是在这个市场需求一直是存在的,只是比较分散而已,需要一个平台把散在各处的需求归集起来。传统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要做成这样很难,因为服务这种长尾市场的成本效益不高;而分布式网络可以做到,因为它通过分布式的供给和销售解决了服务零散客户的成本问题,使得长尾市场的数据存储更加事半功倍。

Jerry:这些变化的背后推手是什么?行业发展目前的格局大概是怎样?是春秋战国,还是三国演义,还是大一统的状态?

孙铭:分布式存储的市场还没有被开发起来,仍然是处于星星之火的状态。很多人意识不到Filecoin市场的潜力,更无法想象这个市场会长成什么样子。目前这个市场还处在原始野生的状态。由于连市场都尚未有效成型,故谈不上什么市场格局。

Jerry:您觉得分布式存储这个赛道,未来终局会是怎样的?

孙铭:未来,等到分布式存储的发展足够成熟了,会发生以下几个现象:第一,Filecoin像公链项目一样,具有网络效应,未来会有一家独大的趋势。在这个网络上存储的数据越多,说明生态就越强,被别人赶超的几率越低。

第二,矿工地域化趋势更加明显。矿工会遵循就近原则:比如说中国矿工找中国的客户,美国的矿工找美国的用户。本地化带来的好处有以下几点:一是矿工对于本地市场比较熟,具备更强的商业关系,二是本地化传输的效率比较高。

第三,随着项目发展,市场上会出现像“地头蛇”一样的矿工,可能会占有本地市场的较大份额,但也会因此更容易被政府监管。

第四,矿工的类型会多样化,比如说专门服务一个领域的客户的特定行业矿工。至于矿工出现一家独大的能性很小,因为Filecoin挖矿所需的硬件供应量大并且大部分是通用硬件,具有开放性的市场供给,并不会存在垄断情况。即使在芯片方面未来有FPGA甚至ASIC,但其对Filecoin整体挖矿效率的影响远不如比特币的矿机,而且也较容易设计和制造。

Jerry:Filecoin在达成愿景之前,存在哪些风险和挑战?

孙铭:技术风险是永远存在的,比如存储数据是定向单一存储在接单矿工那里,而不是分散在全网。商业模式上,激励分配不妥当将是项目最大的潜在风险。如果投机者们发现了激励层的漏洞,会导致薅羊毛的现象存在,以至于诚实矿工们反而得到的激励不足。Protocol Labs项目方将验证放在线下来做,就是为了预防羊毛党的现象。另一个潜在风险是,Filecoin早期的整体商业开发不成功,没有找到主流的公司客户,会导致项目发展滞后。

第七部分 分布式资本的布局

Jerry:咱们分布式资本目前怎么参与?生态各个环节已经做了哪些投资布局?还有哪些看好的?

孙铭:已经在2017年投资了大量FIL币,并且今年投资了一家矿机生产商,也正准备投资更多家。分布式资本的策略是先投矿机生产商,然后观察行业发展情况再作判断,逐渐渗透到Filecoin矿场和矿池领域,甚至作为“新基建”之一的IDC机房也可能是投资方向之一。因为行业发展到后面肯定会有分野,会趋向于专业化,比如说矿场只做矿场,矿池只做矿池。由于无论是分布式存储还是IDC机房都符合国家的政策导向,传统资本在此方面有很多投资和合作的意向,这与我们之前一贯所作的区块链项目投资有很大区别。

Jerry:作为投资机构,我们经常发现,某个具体项目撑起了整个portfolio, 比如阿里之于孙正义。咱们怎么看待这次机会?Filecoin相关的赛道具备这么大的潜力吗?

孙铭:作为资本方,我们会押注划时代意义的大项目。之前公司下了重注在以太坊上。目前来看,Filecoin是已知新项目中最有机会带来革命性影响的那个,因此值得我们投放最大资源在其生态之中。

Jerry:估值问题:包括在gate上的期货交易价格价格已经接近60元人民币(2020年5月下旬)。即便是这样,其估值也已经进入前10了(按主网上线一周年后的流通市值计算),市场上很多人认为其估值已经过高。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孙铭:目前,Filecoin的币价在8美元左右,是一个偏低的价格。对Filecoin进行估值比纯粹的区块链项目容易,因为它是传统商业活动的延伸,可以用传统的估值方法进行估算。另外,Filecoin挖矿涵盖了诸多物理资源(比如说IDC机房的租赁费用、挖矿设备的采购费用以及设备维护费用等等),这部分成本比较容易核算,也是考量估值的参考之一。

Jerry: 还有哪些重要的问题,我没有提到,您觉得还需要补充的?

孙铭:暂时没有了。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2103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Filecoin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