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分析:局限性明显,短期内无法实现惠普金融

摘要

Facebook推出Libra几乎面临一面倒的监管质疑和商业意图方面的拷问,所以落地将会存在非常大的阻力,一方面是各主权国监管部门正在评估Libra对于主权货币稳定性的影响以及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是Facebook推出Libra的意图并非真的是仅仅围绕普惠金融那么纯粹,这也是反对者们所持保留意见的原因。站在Unbanked群体的角度出发,实现惠普金融根本上是消灭贫困的问题,因此国家数字货币(CBDC)也许才是更好的方案,消除了监管方面的疑虑以及降低用户信任的门槛,推广时间会比Libra更短,落地更加容易。

 

市场分析:全球有17亿的unbanked成年人

数据源:Global Findex Database 2017

  • 全球Unbanked和Underbanked报告(世界银行报告)
2017年世界银行的《全球金融指数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全球有17亿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2014年这个数字是20亿,17亿Unbanked人口里面中国(13%)和印度(11%)的占比最高(主要由于人口基数大),中国和印度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口分别达到了2.3亿和1.9亿,紧随其后的是巴基斯坦(1亿)和印度尼西亚(9500万),其他Unbanked人口较大的经济体还包括尼日尼亚、墨西哥和孟加拉。

考虑到Facebook以及Libra短期内不能进入中国市场,排除了中国的Unbanked群体,所以实际上Libra面向的市场可能只有不到15亿的人口,这个数字到了2020年一定会更少,因为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Unbanked群体的数量实际上是逐年下降的。

 

  • Unbanked群体的特征分布:女性、低收入、教育程度低以及失业

数据源:Global Findex Database 2017

>>> 17亿的Unbanked群体中女性占比超过56%,比如在印度超过了60%的Unbanked人群是女性。

数据源:Global Findex Database 2017

>>> Unbanked群体的另外一个特征是贫困

在全球范围,最贫穷的20%家庭的Unbanked人口是最富有家庭的Unbanked人口的两倍有余,并且在Unbanked比例越低的国家Unbanked群体普遍都来自于最贫困的家庭。

数据源:Global Findex Database 2017

>>> Unbanked群体普遍有更低的教育程度

纵观全球Unbanked群体,约62%只有小学或者更低的教育程度,比例显著高于发展中国家的50%。

数据源:Global Findex Database 2017

>>> Unbanked群体失业率更高

平均来说,发展中国家成年人的失业率平均为37%,而Unbanked群体的失业率显著的更高(47%)。

 

  • Facebook/Libra用户结构(地域分布:Facebook用户中 Unbanked/Underbanked的数量)

数据源:Statista

Libra发展初期主要面向Facebook已有的用户,截止到19年7月Facebook的活跃用户数量约23亿,主要集中在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巴西以及墨西哥等国家,其中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分别是Unbanked人口最多的第二位和第四位的国家,分别是1.9亿人口和9500万。

根据《报告》在各个国家开展的Unbanked原因调查,最普遍原因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次要原因包括金融服务成本高、金融机构距离远以及对金融机构不信任等,以“没有足够资金为例”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分别约54%和72%的Unbanked人口表示他们游离在金融服务之外的最主要原因是没有足够的资金,如果把其他主要的Unbanked经济体(巴基斯坦、墨西哥、尼日尼亚和孟加拉)也考虑进来的话,没有足够资金的Unbanked人口约3.27亿,约占总这些经济体Unbanked人口的59%。

另外,根据《报告》对各个国家移动电话和网络普及的调查结果,移动电话和网络普及率随着欠发达程度的加剧而下降,以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经济体为例,他们的移动电话拥有率低于80%,并且,平均来说在欠发达国家,能同时使用移动电话和网络的人口比例更加低至不足50%,因此Libra触及这些用户的难度更大。

也就是17亿Unbanked群体中,约8.73亿(17亿的59%)的Unbanked群体是Libra的普惠金融所无法帮助的,因为Libra解决的核心痛点是高昂的中间费用,而不是贫困带来的资金不足的问题。

由此,结合Unbanked群体的特征以及Facebook的用户构成,Unbanked人群的主要痛点在于资金的缺乏,因此 Facebook以及Libra提供惠普金融服务廉价金融服务的潜力较低。

Libra更有潜力的服务对象应该是已经享受金融服务的Facebook用户,而Libra可以提供的则是更低廉的跨境转账中间费用、更好的支付体验以及或有的更低消费成本,这也是为什么Libra的负责人Marcus认为Libra是关于全人类的,而不仅仅是17亿Unbanked群体。

 

可行性分析:信用基础薄弱,且Libra商家不能为Unbanked人群提供低成本服务

 
  • Libra商家的服务对Unbanked人群没有差异性:无银行账户用户不会对使用Libra商家的服务感兴趣,也负担不起他们的服务

入驻Libra协会的主要成员主要以各个行业的巨头企业为主,可直接服务C端的商家主要有支付业、电信业和交易平台,包括PayPal、Visa、Vodafone、Booking以及Uber等等,但他们提供的都是增值服务,Unbanked群体基本以低收入家庭为主,基本上没有可支配的闲余资金使用他们的服务。

入驻商家更多的是关注利润情况的改善,这是加入Libra协会的主要动机,因为使用Libra作为交易的中间媒介,可以降低交易手续费,比如跨境支付环节由SWIFT和付款/收款国银行手续的通讯费用。

  • Facebook侵犯用户隐私以及窃取用户数据:Libra信用基础不牢固
由于用户数据安全问题,Facebook推动Libra的大规模使用存在非常大的困难。

2014年一款名为 “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应用发布在Facebook上,该应用是通过奖励的方式征集了27万用户参加性格测试,实际上抓取了5000万用户的数据。然而这些数据在没有得到用户和Facebook允许的情况下提供给了剑桥分析公司,他们利用这些数据进行分析,设计了针对性的政治广告进行投放,最终帮助影响了2016年的美国大选,间接帮助了特朗普赢得最终大选。

因此在合规的层面上,Facebook的信任基础因触犯了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的规定被大大的削弱了。

另外QUICK的调研也显示33.5%的受访者认为Libra存在监管和安全成本高的问题,不适合推出市面。

 

小结

 

从货币经济层面上看,Libra的落地存在阻力,因为绑定一揽子货币和短期债的Libra有潜在的影响法定货币稳定性的风险,所以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才不得不对Libra开展了旷日持久的听证会以及其他主要经济体也对Libra的监管也是非常谨慎。

从商业和社会层面分析,Unbanked问题的根本原因是贫困,各个经济体的贫困问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的源于收入问题,有的和用户对机构的信任有关,有的和宗教信仰有关,诸如此类。

针对全球17亿Unbanked人口的需求,更好的方案是国家数字货币(CBDC),CBDC与Libra一样是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但CBDC具有国家的信用背书,信任程度高于Libra,随着各国政府发行CBDC,考虑到发行CBDC不需要过多考量各个数字主权货币触达用户的成本,以及消除了监管方面的疑虑,推广时间会比Libra更短,落地更加容易。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2046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