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三年终上市,亿邦国际敲钟纳斯达克后还要打这些硬仗

PANews 发布在 海盗号 19677

文 | Nancy 

编辑 | 毕彤彤

出品 | PANews

6月26日晚,正值端午假期,杭州洲际酒店的杭州厅人头攒动,亿邦国际正在这里举行上市仪式,两度折戟港交所的亿邦终于圆梦资本市场,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继嘉楠科技后的矿业第二股。

21点30分,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正式上市,股票代码为“EBON”,发行价定为每股5.23美元 ,而却以跌破发行价的4.6美元开盘,开盘后最低达到4.5美元。

在加密资产的不确定性及瑞幸咖啡引发的中概股信任危机下,亿邦的开盘首秀着实令人捏了把汗。而当天另一家中概股互动云服务商声网也一同在纳斯达克上市,却一开盘即录得125%的涨幅。

“未来,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加快将公司的产业规模化进入国际市场,获取更大的经济效益。”亿邦国际创始人胡东在上市仪式上演讲时表示。

已经正式登上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的亿邦国际背后,营收缩减、诉讼缠身、技术落后、现金流紧张……都是他难以绕开,需要打的一场场硬仗。

 

上市坎坷路:摘牌新三板,折戟港股,转道美股

2010年,亿邦国际成立,从事的主要是通信网络接入设备开发及销售业务,与区块链并无关系。直到2104年,区块链兴起,经过几年发展的亿邦国际选择转型,开始研发、生产、销售区块链处理器的BPU,也就是我们熟知的“矿机”。

乘着矿机的东风,亿邦国际于2015年8月19日在新三板挂牌。在此后的两年期间,亿邦国际的营收和净利润更是一路高歌猛进。2015年,亿邦国际的营收为9214万元,净利润为2423.6万;2016年,营收为1.2亿元,净利润为1.24亿元;2017年,营收为9.78亿元,净利润为3.78亿元。短短三年时间里,亿邦国际的净利润就足足增长了15.5倍,且市场份额占据约11%,这也让它坐稳了世界第三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的宝座。

由于新三板的流动性无法再满足亿邦国际,2018年3月,亿邦国际从新三板摘牌,转战港股。并于5月17日,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完成业务重组。

然而,亿邦国际没有想到的是,“不满足港交所的核心原则——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成为了拦路虎,让其赴港上市路坎坷丛生。2018年6月24日,亿邦国际首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但该申请于同年12月失效;2018年12月20日,亿邦国际再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但2019年6月21日,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其招股书再次失效。

更雪上加霜的是,两次上市申请都未能得偿所愿的亿邦国际,业绩也不尽如意,一年不如一年。2018年,亿邦国际的营收为3.19亿美元,净亏损1180万美元;2019年,亿邦国际的营收为1.09亿美元,净亏损4110万美元;2020年一季度,亿邦国际净亏损已达250万美元。

尽管备受挫折,但处于困境中的亿邦国际依旧没有放弃上市梦,继而选择海外求“生”。今年2月14日,亿邦国际以保密方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上市申请,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上市,计划最多筹资1亿美元。

如今亿邦国际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1932.36万股,发行价为5.23美元。同时,拟募资金额从8695万提高至1.25亿美元。

这次,亿邦国际如愿敲响纳斯达克钟声。

负面风波不断:43亿P2P暴雷案与离奇消失的3.5万台矿机

讨债维权,诉讼纠纷,亿邦国际的上市路依旧不平坦,且充满了未知数。
 
2018年7月18日,银豆网官方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永刚跑路。彼时,银豆网累计待还金额43.3亿元,待收出借人23464人。同年10月,亿邦国际遭银豆网案受害者上门讨债。据受害人透露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期间,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之妻崔宏伟共计向亿邦国际转入人民币5.249亿元,而在2018年3月至4月期间,亿邦国际又向崔宏伟转出人民币合计3.8亿元,剩余1.449亿元资金去向不明。他们认为,亿邦国际虚增销售收入或收取定金虚构销售合同,以粉饰报表达到顺利上市的目的。 
 
与此同时,在亿邦国际的母公司杭州亿邦鸿发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变更记录中,有维权者发现,银豆网财务的名字赫然其中。这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亿邦国际与银豆网真的只是合作关系?
 
对此,亿邦国际相关负责人称,事情并不属实,剩余的1个多亿,已经用于购置设备款,属于正常合同款。但对于3.8亿元人民币退款的原因,该负责人则以不方便透露为由。而据亿邦国际副总汪红勇解释,3.89亿元是银豆网购买云计算服务器的定金,且银豆网财务确为亿邦公司股东。
 
除此之外,亿邦国际还深陷涉嫌合同诈骗一案。2019年12月,上市公司众应互联发布公告称,浙江亿邦及其全资子公司云南亿邦,在与新彩量的买卖合同纠纷中涉嫌合同诈骗。随后,亿邦国际在公众账号“翼比特客户服务号”发布紧急声明称,众应互联作为上市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严重失实、涉嫌违法违规的情形,且检举材料已被上述部门依法受理。
 
从合作到互诉公堂,这场5亿元生意引发的罗生门曝光于众。事情要追溯到2018年3月,新彩量向浙江亿邦和云南亿邦购买了10万台云计算服务器,货款共5.04亿元。但新彩量称,只收到6.5万台,剩余3.5万台未交付,而亿邦却称10万台矿机已全部交付。3.5万台离奇消失的矿机,让双方陷入对峙的僵局。
 
据亿邦国际在招股书中“法律程序”中的披露,目前这些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但对于亿邦国际而言,这些诉讼案件犹如一枚枚定时炸弹,让其股价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依赖大客户,现金流吃紧,靠关联方借款能解燃眉之急?

亿邦国际的业务主要依赖于大客户。据招股说明书披露,亿邦国际的销售主要面向企业及个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12月31日,亿邦国际应收账款总额中分别有33%和15%来自同一客户,而应收账款中约71%和42%分别来自三位客户。

同时,在2018年和2019年,亿邦国际前三客户均贡献了34%的收入,而前十客户则贡献了约收入的57%和58%。而在收入端,2018年中国市场客户收入就占了总收入的91.4%,而2019年则达到87.5%。

对于亿邦国际而言,严重依赖大客户和中国市场会是把“双刃剑”吗?比特大陆前技术总监、成都芯脉微电子总经理谢丹对PANews表示,“矿机需要卖给矿场,矿场分布就是如此。这个没有问题。风险不大。”

而受经营业绩的影响,亿邦国际早已负债累累。2018年,总负债为8162.7万美元;2019年,总负债为5704万美元。同时,亿邦国际应收账款、库存同比收缩,2019年,亿邦国际应收账款下降62%,库存下降80%。此外,招股书上还显示,截止2019年年末,亿邦国际还有其他应付款项1373.9万,以及1183.2万美元的应付账款。

可以看出,亿邦国际的现金流其实并不充沛。而在其亏损进一步扩大之下,亿邦国际提高最高募资金额,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亿邦国际的短期资金的急切渴望。

亿邦国际在上市新闻稿中表示,目前,亿邦已完成8nm和7nm ASIC芯片设计,并开始专注于5nm ASIC芯片的开发以及其他非比特币加密货币的矿机。

“现在进入7/5nm,设计+生产就要这么高,行业门槛如此。加上亿邦上一个周期赚得不够,确实需要较多资金。”谢丹指出。

其实,招股书就曾透露,目前,亿邦国际现金、现金等价物及限定用途现金仅为577.8万。由于未来业务发展需求,可能需要额外的现金资源,如果现金资源不足,可能会寻求发行额外的股本或债务证券或扩大信贷额度等。

实际上,过去,亿邦国际主要依靠着股东出资和银行借款来满足资金需求。例如,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邦国际向胡东的妹夫钱树波借款105万美元,妹妹胡君借款208.1万美元。目前,亿邦国际未偿还借款总额为3110万美元。而从今年1月10日,亿邦国际向海通国际信贷偿还借款时,其从创始人胡东借款74.99万美元来看,亿邦国际的现金流已经非常吃紧了。

说到胡东,就不得不提他和他背后的胡氏家族。相比于比特大陆吴忌寒、嘉楠耘智张楠赓,胡东显得相对低调,在圈内公开场合几乎很少看到他的身影,被认为是矿机大佬中的“隐士”。

以胡东为核心的胡氏家族一直都是亿邦国际的最大股东。根据最新招股书上显示,胡东持有46,738,276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1.82%。胡东的妹夫钱树波和妹妹胡君的关联公司持有9,755,392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8.73%。在上市过后,胡东持股将为35.7%,拥有91.7%的投票权,钱树波和胡君则持股为7.4%,拥有1%的投票权。

而其妻子姜爱群、父亲蒋汝慧等都直接或间接持有亿邦股份。可以说,胡氏家族掌握着绝对话语权。

另外,招股书显示,亿邦国际分为380,000,000股,其中111,771,000股已经发行在外,在外部投资者手中。招股书提到,在开曼公司注册之初,亿邦国际就向51家公司发行了普通股(如上图),其中有9家公司与亿邦国际有着直接关系。

来源:蓝鲸财经

值得一提的是,据蓝鲸财经报道,2018年,亿邦国际在新三板股权众筹平台众投邦进行过融资,不少散户手中也有其股票。亿邦国际上市后,或将面临抛售压力,股价存在变数。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区块链第二股”不好当
亿邦国际正在失去高端市场和算力定价权。

招股书数据显示(如上图),2018年,亿邦国际翼比特销售E9+139764台,单价为721美元;E9 系列销售231351台,单价为178美元;E10 系列销售44815台,单价为3676美元。

2019年,亿邦国际翼比特销售E9+2000 台,单价为 102 美元;E9 系列销售 151233 台,单价为 74 美元;E10 系列销售87293 台,单价为341 美元;E12系列销售49427 台,单价为948 美元。

从数据来看,无论是各系列的矿机销量还是平均单价,都在大幅下降。其中,E9、E10系列占据近80%的出货量。

翼比特E12系列是亿邦国际在售的最先进的机器,但其 44 Th/s的计算能力和57W/t 的能耗效率,只能与比特大陆上一代主要铺量机器T17的能耗效率相当。据了解,蚂蚁矿机T17单机算力40 Th/s ,能效比为55J/T。

除此之外,比特大陆公布了两款最新S19系列蚂蚁矿机,其中S19 Pro蚂蚁矿机最高算力可达到110TH/S,功耗为30W/T。与此同时,神马矿机也于今年发布了神马 M30 系列新品。其中,M30S++和 M30S+分别对标比特大陆的蚂蚁 S19 Pro 和 S19,且M30S++在算力上甚至胜于S19 Pro。

事实上,在过去近一年时间里,亿邦国际一直都在吃老本,并未推出新产品。不少矿工告诉PANews,几乎很少人在用翼比特矿机,大部分矿工都会选择在用蚂蚁S17、神马矿机等进行挖矿。

在此情况下,亿邦国际的研发费用却也在减少,2018年研发费用为4350万美元,2019年仅为1340万美元。要知道,同期的嘉楠科技的研发费用为2414万美元。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亿邦国际落后的比特币矿机能耗效率只能让其市场份额不断被侵蚀。尤其是丰水期过后,挖矿效率低、收益低的老矿机都会被慢慢淘汰。

或许是意识到这点,亿邦国际在招股书中透露,他们专注于开发自主知识产权的 5nm ASIC 芯片的矿机,用于非比特币的加密货币,例如莱特币和门罗币。虽然相对于比特币矿机而言,莱特币和门罗币的市场并没有那么大,但这也许是个新路径。

此外,亿邦国际还在招股书中透露,将在中国境外建立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为加密货币社区提供与加密货币交易相关服务。相较于矿机而言,交易所是个来钱快的业务。只不过,在市场竞争格局几乎已定的当下,亿邦国际一番抢肉未必能占到优势。

除了面临业务增长这座大山,在美中概股引发的信任危机,也让亿邦国际上市之路增添几分阴霾。PANews曾在《政策收紧!在美中概股面临大绞杀,加密企业的“出海”上市路难上加难》一文提到,受瑞幸造假影响,纳斯达克公布对IPO的一些新要求,例如企业IPO筹资额须达2500万美元以上,或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对于赴美上市的企业而言,这些要求都是无形的门槛。

美国的氛围似乎变得不那么友好了。今年4月,SEC主席Jay Clayton表示,投资者应注意基于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问题,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今年5月,特朗普施压美国养老金,要求其从中概股中撤离。并于本月,下令审查中概股中违反美国监管标准的情况。

而随着美国市场对中概股监管越来越严厉,在美中概股当下处境堪称“如履薄冰”。以同在杭州的嘉楠科技为例,虽然嘉楠科技已经较为幸运的成功在美上市,但是自上市以来,除了两度遭到做空,其股价也一直在持续下跌,目前已经跌破2美元,创下自去年11月上市后的最低水平。而在上市初始,嘉楠科技的发行价为9美元。

亿邦国际是否会走嘉楠科技的老路?至少从业务模式单一、业绩持续下滑、技术落后等方面来看,两者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在谢丹看来,之前亿邦国际是找芯原做芯片。芯片设计服务公司因为较少考虑成本,且芯片需要利润,是很难有竞争力的。目前亿邦国际、嘉楠科技在芯片设计上积累不够,最大风险就是7/5nm的芯片做出来不够好。

不过,谢丹认为,亿邦不走AI,问题不大。亿邦要有竞争力,必须自己团队来做芯片。考虑比特币芯片有些低功耗的技术门槛,芯片团队最好是有比特币芯片行业经验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比特大陆或者比特微挖点人(离职或者在职),把核心技术解决,或是和他人一起联合开发,以多种商业模式合作,分担风险。

左边是矿机厂商同行的步步紧逼,右边是中概股信任危机,对于亿邦国际而言,上市仅仅是个开端,更难的一场仗还在后面。

PANews 郑毅亦对此文有贡献。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1502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