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失败,区块链50指数样本股恺英网络全面退出区块链业务

财经网链上财经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20893

本文来源:财经网·链上财经,原题《区块链概念股恺英网络放弃区块链业务》

作者: 陈以

 

财经网·链上财经讯,在申请了一次延期回复之后,深交所A股上市公司恺英网络(SZ:002517)在6月6日对深交所于5月22日下发的年报问询函进行了回复。

深交所问询函指出,年审会计师对恺英网络2019年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保留意见主要涉及子公司商誉减值准备计提、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确认、上海英梦相关会计处理以及立案调查、部分高管涉案等事项。

此外,在2019年,恺英网络在2019年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8.52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22.12%,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为1.79亿元,整体计提比例为21.01%。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 3.27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62.72%。

对此,恺英网络列出了一系列年审会计师做出上述审计报告的依据,并进一步指出了相关事项将对公司所造成的影响。而在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以及坏账计提层面,恺英网络回复称公司 2019 年度大额计提商誉减值近 21 亿元,资产总额大幅降低,进一步造成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较高。剔除商誉减值因素后,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趋近行业平均水平;同时,2019 年度较前两年占比降低,应收账款回款情况有所提升。

针对经营现金流大幅减少一事,恺英网络表示,主要是因为受到游戏行业政策影响(游戏版号暂停审核等),处于游戏行业链下游的平台商结算周期延长。

此外,据链上财经了解,目前身为区块链50指数样本股之一的恺英网络已经停止了其在区块链业务上的投入,而之前在区块链业务上的探索也已在实施层面上宣告失败。

5月22日下午,在恺英网络开展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一位投资者问道:“公司此前布局区块链的情况如何,目前是否已全面退出区块链业务?”

对此,恺英网络回答称:“此前公司曾在区块链等领域有所尝试与探索,后期明确战略聚焦,做深做强游戏主业,对当前游戏主业无法形成有效业务协同或赋能的领域,原则上不再进行更多投资。”

2018年春节期间,时任恺英网络董事长兼CEO的王悦曾发内部信宣布成立区块链事业部,根据恺英网络2018年上半年财报,其区块链事业部已经成立,并投入百人技术团队致力于区块链产品的开发和应用。

恺英网络区块链事业部成立之初,由酷狗游戏创办人之一宁炳杨担任事业部CEO,并计划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出炉其首款区块链产品。

与其他纯卖概念的区块链概念股不同,恺英网络甫一入局,就受到了行业内人士的支持。

2018年3月5日,时任比特大陆董事长的吴忌寒确认投资了英雄互娱和恺英网络联合推进的区块链游戏项目。2018年8月,恺英网络推出了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内容平台“五条”App。但该APP尚未在市场上掀起多大水花,就已“凉凉”。

而主推区块链业务的时任董事长王悦也于2019年6月因操作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据链上财经查证,目前APP store以及应用商店中均无相关应用下载信息,而其主体运营公司西安二三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也已久未在公开渠道中出现,其官方微博以及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已分别于2018年12月25日以及2018年12月24日停止更新。

而此前由吴忌寒投资的区块链游戏项目更是无更多公开信息。

2019年5月,恺英网络在深交所互动易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的区块链业务已逐步退出。

此后,恺英网络再未有任何进军区块链行业的举动。

据恺英网络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恺英网络预计亏损18亿元-23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1.7亿元。

针对这一巨额亏损,恺英网络给出了两个解释。

首先,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九翎)收到了ChuanQi IP Co. , Ltd.(传奇IP株式会社)分别在新加坡、韩国发起的两个仲裁案件,传奇IP株式会社要求浙江九翎向其支付约80亿元的赔偿额。

恺英网络表示,传奇IP上述主张涉嫌恶意仲裁,虽然传奇IP的全部诉求不一定会得到仲裁庭的支持,但是即使是小比例的赔偿额也很可能超过浙江九翎2019年末的净资产额。在面临巨额索赔的情况下,恺英网络按照不可持续经营的方式对浙江九翎进行初步测算,预计将全额计提商誉减值9.5亿元。

其次,受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增速放缓、行业监管趋严、产品上线不达预期等综合因素的影响,被投资公司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浙江盛和)2019年度营业收入及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由此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9.5-11.5亿元。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0692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