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原标题为《大户有话说丨被套牢后的 ELF 大户》

来源:律动

 

从时间上来看,百倍币、千倍币频出于 2017 年和 2018 年。国产公链项目在那两年也是一个接一个,可惜至今仍活得不错的项目却是少有。「团队在做事,拿住」的口号也越来越少听到。

本文的胖见愁是因为 2017 年的币圈赚钱效应而进入行业,见证了几十倍的涨幅也经历了多次爆仓。他从 2017 年底 ELF 上线日开始买入,想着靠 ELF 实现财富自由的梦。可是随着 ELF 的一路下跌,他一路买进,如今被 ELF 深套,却成了社群有名的持仓大户。本篇文章为胖见愁自述,律动 BlockBeats 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略经整理。

对于传统行业投资者而言,2017 年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年份。股票蓝筹股走出结构牛,而中小创却是跌至谷底。于此同时,「房住不炒」也给楼市释放了一个新的信号,房价开始缓慢下跌。

也是这一年,从事电商的胖见愁由于种种原因进入了币圈。「买啥啥涨」是胖见愁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印象最深的是 IC0 和玩客币矿机,一天的盈利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一个月的利润比努力工作两三年还多。这也令胖见愁对区块链的评估和价值体系出现了幻觉。

17 年的大牛市之后,胖见愁也因为被迅雷抛弃的玩客币和跑路的 IC0 项目 RCT 而归零。

而现在,胖见愁却因为被 aelf 项目套牢而越买越多,成为了社群中有名的大户。

 

资产在五位数到八位数之间波动

 

2017 年,胖见愁第一次听说了区块链,在比特币 8 年几万倍,以太坊四年几千倍,IOTA 两年 6000 倍的诱惑下进入了这个行业。

投入数十万块,买了六七个山寨币,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资金便成功突破百万。

梦幻般的开局,让学计算机出身的胖见愁毅然决然的关掉了那家经营了多年的淘宝店,开始了全职炒币的职业生涯。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全职炒币之后不久,相关部门就颁布了「94 禁令」。当时的币圈一片哀嚎,但对于刚刚尝到甜头的胖见愁而言,他认为区块链本身就是「去中心化」、「无法被监管」,下跌只是一时的。他拿出工作多年的积蓄进行逆势抄底。

胖见愁表示,那时候在 BitMEX 玩比特币合约都是小额开单,跌就加仓加保证金,越跌越加,一路死扛。不过在 2017 年年底的那段时间市场价格基本都是一路向上,几乎没怎么扛过单。

到年底,胖见愁在加密货币的资产也已经达到了八位数。

胖见愁认为此时比特币的价格已经太高了,便将目光转向了刚上线或者正在准备 IC0 的项目,试图寻找下一个百倍币千倍币。

但胖见愁也曾想过取出一部分钱用以买房买车,但是行情一直在看涨,总觉得再持有一段时间可能就是从五环买房变成在三环买房了。

aelf 是胖见愁当时挑选的其中一个项目,并且还是一个当时少有的以技术为噱头的国产公链项目。

aelf 项目代币 ELF 上线 OKEx 的当天开盘 0.1 美金,最高涨到 5 美金,总计涨幅达到了近 50 倍,胖见愁一路跟着买,持币成本在 8-9 元。

胖见愁也感叹道和众多项目一样,上线当日的最高价便也成为了历史最高价,ELF 也不例外。

高开低走的胖见愁,资产也从千万一路滑落至百万,资产最低的时候甚至还远低于当初投入的钱。中间 ELF 也曾给过胖见愁以成本价卖出的机会,但是胖见愁依然相信,这还是一个明星项目,以后的涨幅肯定是百倍千倍。

从 2017 进入加密货币行业至今,胖见愁也看了不少关于投资的书,如塔勒布的《随机漫步的傻瓜》、《反脆弱》等,他嬉笑着说,虽然看书没对自己投资带来明显的帮助,但是人也不能不学习。

被问及如今的投资配置,其表示现在大部分仓位在 BTC 和 ELF,少部分在如上证 50 一类的指数基金里,一方面是不甘心就这样悲惨离场,另一方面在变得日渐保守的同时,对 ELF 还有着期待。

ELF 如今较最高点已经跌去了近 98.5%,胖见愁的资产也缩水近 90%。现在复盘其投资历史,最大的错误是未曾在盈利时候抛售,落袋为安。但是他的投资风格也决定了他一定会犯这种错误。错误的资产配置,太多的高风险资产以及不懂止盈止损是这一段投资历史的总结。

 

ELF 周 K 走势

 

看了如此多的书,道理都能说明白,但却依旧克服不了「死扛」、「逆势加仓」以及「卖出盈利,买入亏损」的人性弱点。

 

持有三年的国产明星公链项目,但是主网还没上线

 

从 2017 年至今,国内出现了一批又一批的创业者,为了抢占风口争先恐后的进入区块链行业进行公链的研究与开发,而那个时候可以算得上国产明星公链项目也只有寥寥几个,aelf 也是其中的一个。

当时的马昊伯常常在社交平台上怼人:说 CSW 是骗子、孙宇晨抄袭、玉红的 XMX 诈骗等等。马昊伯的行为也引起了一部分用户的反感,并且蔓延到他主导的项目上。所以在某一段时间里总是能看到有人在 aelf 上挑刺。

当然 CSW、波场的粉丝们也免不了回喷,比如他们会指责马昊伯天天在网上研究竞品弱点、喷竞品,真不知道哪来的时间开发,主网上线简直是遥遥无期。而胖见愁对于这件事则有不同的视角:几乎所有公链的特点都被马昊伯喷完了,那 aelf 总不能做创始人喷过的那些渣功能吧,所以研发难度自然更大,随之而来给用户带来的产品期待也就会水涨船高。

当然,也仅仅只能挑刺,因为 aelf 主网至今仍未上线。

胖见愁也表示,值得一提的是,aelf 的代码更新非常频繁,代码更新数量常年占据区块链项目代码追踪网站 CryptoMiso 排行榜前三,Github 上的星星数更是达到了 687 个。

而在 2019 年熊市之时,爱怼人的马昊伯却被媒体发现「跑路」了:社区管理员宣布 aelf 中文社群全部解散,一时间行业里遍布着「老板马昊伯跑路」、「1000 万枚代币提前解锁冲到交易平台里砸盘」的言论。

但让胖见愁后来奇怪的是这件事从头到尾「爱怼人」的马昊伯都没有公开回应,只是官方发布了辟谣公告,而他自己只是默默清空了社交软件上的言论。

最初胖见愁也是从微信好友那边收到的这个消息,他回忆道,刚开始打开微信手机直接卡死,几十个群,几百条微信都是在询问关于 aelf 创始人跑路的消息。随后,项目归还社区的言论开始泛滥,这令胖见愁开始思考区块链的意义以及 aelf 这笔投资,也分不清自己舍不得清仓,是因为真的看好 aelf 还是因为被套牢了。

被套牢的胖见愁认为马昊伯其实和他一样,是一个内向且有信仰的人。内向的人内心想的是通过做出一个好的产品来证明自己,为自己赢得关注和掌声。他认为只要看过马昊伯的文章的人都会认同,他并非是喜欢「怼人」,只不过看不惯或者是惋惜这个行业藏污纳垢。提前解锁的代币可能是因为项目缺钱了,虽然和白皮书上所说不一致,但是能够理解马昊伯的做法。

仔细思考后的胖见愁觉得马昊伯所做的这些事其实对项目本身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甚至还存在部分有利影响。在区块链行业里从来都是「剩者为王」,声量大才更有机会活下来。也只有活下来了,才有机会实现白皮书上所写的理想。

2020 年初,被传跑路后的马昊伯以一封内部员工信再次回到大众的眼前,胖见愁颇为得意自己并未在这段时间内抛售 ELF,而是继续一路补仓,如今 ELF 的持仓成本降到 1 元左右。虽然,这个成本仍然是市价的一倍多,但是比起之前,机会却变大了许多。

重新归来的 aelf 推出了去中心化的治理模式「aelf DAO」,而胖见愁也加入了 aelf 近期最新组建的电报大户持币群,参与 aelf DAO 草案的相关讨论,他认为 aelf 管理委员会是 aelf 生态治理和未来发展的驱动力,负责筛选社区提交的项目,投票批准资金池支持项目并监督项目进展,对于持币者,争取加入管理委员会是最佳的获益方式,可以拿到资金池 5% 的平均分红。

在区块链行业,也是存在热点周期,如 2017-2018 年的 IC0 和 DApp,2019 年的 IEO 和跨链,2020 年的 Defi。每一次新热点的出现便存在暴涨的机会,而涉及到相关热点的公链炒作空间则会更大。

对于外界眼中的 aelf 而言,仿佛只剩下主网上线这个最大的利好。

但用胖见愁的话来讲:「主网上线只是利好的开端」,而更加重要的是,「参与到生态中的开发者数量和支持 DAPP 出圈才是项目的未来」。

目前来看,国内区块链项目创业的方向可以大致分为几类:一类如波场,致力于国际化和去中心化,通过收购老牌的互联网应用以扩大公链本身的辐射范围,引导好自家生态。另一类则是相应国家政策号召,在联盟链和无币区块链上寻找突破口。剩下的项目便是静静等待风口,只要还活着,团队没有跑路,迟早还会有飞上天的那一天。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0283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公链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