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蜂巢采编小队

编辑|文刀

王峰的“揭竿而起”引来多家区块链投资机构“圈踢”被投项目Troy。今日,“带头大哥”的声明中露出和解之意,这也让他先前抛出的质疑留给市场,成了未解之谜。

加密资产经纪服务商Troy,中文译名特洛伊,去年发行了100亿枚同名代币TROY。5月26日,王峰为首的共识实验室及其他多家机构罗列了“特洛伊之罪”:币价腰斩、拿钱不作为、系投资机构BlockVC的“皮包项目”、运营数据存疑。

公开信息显示, TROY于去年8月份进行私募,12月登陆了币安Launchpad公募,此后进入二级市场。

两轮募资让TROY获得了1240万美元的融资,BlockVC、NEO Global Capital、共识实验室等8家机构、平台被列在项目白皮书上,光环闪耀。但融资额近亿元的TROY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不甚乐观。

现市价0.0038USDT上下的TROY,无论比照私募价0.007USDT,还是币安Launchpad上公募价格0.005USDT,都破发了。3月16日,TROY一度跌至谷底0.0013USDT。

此前,让王峰恼火的事情是Troy系“机构投资人自己换皮假装”做的项目。尽管TROY在遭机构维权后出面澄清,与BlockVC独立运营。但从投资方描述、两家主体早期的对外PR及团队人员有重叠等情况看,TROY与BlockVC关系匪浅。

BlockVC创始人徐英凯对外的公开发言,透露出他深谙加密货币市场的投资之道。该机构的业务涉及一级市场投项目拿币,二级市场做现货和衍生品的量化,为项目提供市值管理等。除此之外,去年的IEO热潮中,BlockVC几乎是火币Prime的项目“输送机”,包揽了该打新通道前四期新币的投资和包装。

左手有项目的币,右手有机构的钱,投行、券商、做市商“多位一体”的BlockVC具备了庄家的一切条件。尽管如此,这家定位为区块链投资基金的机构仍然造成了LP的亏损,还被直指“不负责”、“诈骗”。

尽管王峰有意谅解,但进入二级市场的TROY可不仅仅只有机构投资人。目前,BlockVC未对币圈公众关心的质疑做出具体回应。

融资1240万美元 TROY多次破发
听到了半个币圈的声讨后,TROY的价格在最近的2天里呈现出“努力攀爬”的走势,从5月26日的0.0034 USDT拉升至今日最高价0.0041 USDT。

这种小幅度的增长依然难以掩盖TROY破发的现实。去年12月6日正式经由币安进入二级市场后,TROY高开低走。

“高开”是对于币安Lauchpad的投资者而言的,他们在该代币销售通道上拿到的TROY的公募价为0.005USDT,二级市场的最高价为0.0108 USDT,翻了一倍。0.005USDT以上的价格只持续了一个半月,1月20日,TROY首次跌破了这一公募价。

对于TROY的机构投资者来说,破发在去年12月14日就出现了。他们三四个前私募投资的TROY,单价为0.007USDT。该币在登陆二级市场后不到10天,价格跌到了0.0069USDT。

币安研究院公开的TROY研究报告

按照币安研究院公示的TROY报告显示,投资机构的解锁规则为按季度阶梯式释放,理论上已经完成了2个季度的解锁。投资机构之一的共识实验室告诉蜂巢财经,按照协议,他们的Token解锁按季度分批释放20%、30%、20%、30%,第一次解锁在12月5日,除第一期解锁以外,其他尚未退出,预计亏损在50%。

此后的小半年里,TROY一路走低。3月16日下午一度跌至0.0013USDT的谷底。

接连腰斩、破发的TROY与它优秀的融资背景显得极不匹配。

TROY白皮书上展示了投资机构

不仅仅是投资机构的光环耀眼,该项目的创始团队中有清北等名校毕业生,也有中信信托、东方财富、老虎证券等名企供职背景的人才,项目的融资金额也不可小觑。

公开可查的信息显示,TROY从去年8月份进行私募,融资规模为840万美元。12月登陆了币安Launchpad,公募规模为400万美元。1240万美元的融资金额折合人民币8680万元,近亿元的一级融资额在去年下半年的下行市场中称得上亮眼。

这样一个多知名机构投资、背书的高光项目,5月26日晚在某社群的AMA直播时,遭共识实验室创始人王峰痛斥“不负责任”、“去年唯一赔钱的项目”。他称,共识实验室在TROY上投资了100万美元,个人还投资了30万美元。

王峰在社群、朋友圈里炮轰TROY,立即引发了多家机构及投资人的集体声讨。加密资本创始人张俊在朋友圈表示,在Troy 上亏了 70%;区块方舟的Allen称亏了一半;MXC抹茶创始人MX直接表示“归零”。TROY被媒体评价为“割了半个币圈”。

王峰指责TROY是BlockVC粉墨登场后“收割机构投资者”的“一刀流”;多家投资机构也表示,介绍或对接TROY投资的正是BlockVC。

投资机构炮轰TROY“欺诈”后,有媒体也开始质疑交易所的审核流程。舆论影响之下,二级市场有投资者担心TROY会被交易所下架。

对此,币安向蜂巢财经表示,Troy的审核流程和其他项目的审核流程一致,币安区块链资产发行平台(Binance Launchpad)有独立的审核流程和标准,低等级、存疑的项目不会通过申请,“在我们审核信息中BlockVC是项目的投资人之一,如果Troy存在欺诈,我们也是受害者,目前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中。

此前,让共识实验室合伙人任铮不满的是,他们后续发现,Troy 团队在4月7日解散了中文社群,将社区全部搬到Telegram电报群里,“这不是做业务的态度。”一些投资之初被告知的“优秀”运营数据,也开始让任铮怀疑其中的真实性。这也是共识实验室指责TROY存在欺诈的原因之一。

任铮在5月27日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表示,他们会争取商议解决,不排除法律途径。

今日,王峰在朋友圈发的声明,将他们与TROY及BlockVC之间的矛盾重新定义为“误解”。他称,TROY团队和BlockVC合伙人已与他和团队进行沟通;共识实验室会继续支持项目;督促TROY团队公开透明,及时披露进展。

王峰透露出与对方和解的姿态,但由他引起的机构集体炮轰进而抛给外界的多个疑团,并没有被厘清。

这些疑团的核心在于BlockVC与TROY的关系。假如TROY正如多家机构指责的那样,系BlockVC的皮包项目,那么在当前机构投资者都亏损的现实下,BlockVC将如何让一级市场的私募投资者获得满意的回报?这是一件让散户们细思极恐的事情。

BlockVC领投  还是左手倒右手
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如果TROY并非好项目,当初为何会吸引多家专业、知名的投资机构参投?

5月27日,NGC、区块方舟、共识实验室三家机构在向蜂巢财经表达缘由时,无一不提到了BlockVC。遭到机构群体斥责后,Troy曾对外表态,他们与BlockVC为独立运营。

任铮记得,去年8月初,Troy项目方由徐英凯带队来共识实验室谈。徐英凯是BlockVC的创始人。

“事实上,交易平台、经纪商模型的很多其他项目都做得不错。”这是任铮谈到投资原因时看到的项目方向正确性,Troy正是瞄准这个场景的项目。团队固有的业务和投资机构背书相吻合也是他们考虑的原因之一。

此外,他们被告知的Troy运营数据看上去十分优秀,“已经接入30家交易所,管理资产超过2.5万个BTC,日均交易量1亿美金,单日下单量超过200万单,并已经拥有了一批忠实的机构种子用户”。

这些数据,徐英凯在去年7月公开提到的BlockVC布局交易所业务时都有所体现。当时,他就表示,BlockVC自营生态布局中的两款产品中,就包括下半年推出的“深度孵化”的加密资产主经济商Troy Trade。紧接着他披露的这一产品的沉淀数据正是任铮提到的那些。

Troy创始人是BlockVC的投资经理

从这些表述看,说TROY就是BlockVC主导的项目、发的币也并不为过。

鲸交所创始人赵翼是BlockVC的LP。他在一个名为“BlockVC的维权群”中披露,他投了 100 万美金,去年18个月到期退出时,发现基金里比特币和 USDT只占 40%,而其余30% 全部是Troy。

“徐英凯和BlockVC跟我讲说,有接近 30%的基金投给了TROY。”赵翼据此怀疑其中存在利益输送、左手倒右手,“一只基金30%的钱投给自己的项目,到清算退出时才告知LP,并且强行给你TROY,还是锁仓的。”

在传统的风投行业,VC投资基金给资金、给战略、给资源,扶持初创公司成长,这是谨守本分,“但你很少见哪个风投基金管理人自己创立个公司,拿LP的钱来投自己的公司。这违背定位,容易损害LP利益。最多是从基金出去到被投企业中任个不影响企业独立运营的职,这都是为了更好的监督和帮扶被投企业,好让基金利益最大化。”一位不愿具名的风投行业从业者也关注到了BlockVC风波,他认为,这正是王峰作为传统互联网投资人最开始炮轰”BlockVC不是VC“的原因。

BlockVC和TROY的关联还包括人员上的重合。Troy对外公开的创始人Kira Sun正是BlockVC的投资经理,他在领英上显示的现任职职务中也包含了二者。

在币圈,区块链投资机构背书、参与发币、上所的项目并不少见。或者说,正是因为有BlockVC的背书,才让多家机构愿意参投。

另一家投资机构的相关人员也对蜂巢财经表示,当初参与Troy的投资的确是冲着BlockVC去的。他同样提到了业务方向,“项目和这家机构做的业务相符合也是考虑参投的因素之一。”

还有一家参投机构也提到项目和BlockVC的业务匹配度,“比如币安和火币上的市值管理。”

能够为项目做市值管理显得尤为关键,这是币圈商业生态中直接相关二级市场流通、币价表现、投资者回报的重要因素。业内有一些交易所上币项目时,是否有市值管理团队甚至是重要考核标准。

遗憾的是,从TROY破发表现看,BlockVC为TROY拿到了1亿元融资,但管理市值显然暂告失败。

多位一体的庄家体质
那么,什么是市值管理?

“‘市值管理’这个概念很诡异,有人把它解读为做市,有人把它解读为坐庄。”2018年,INB资本合伙人老猫曾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中揭露过“市值管理的真相”。

在文中,老猫解释,市值管理这个概念来源于西方股市,随着证券交易进化为大规模聚合形式,行业分工也越来越细,大量的证券分析师和专业交易者的进入,以及证券法规的完善,让证券市场的所谓“市值管理”成为了几乎不可能的业务形态。

“因为股票的价格和其背后公司的经营状态有着巨大的关联度,越是信息透明,越是规范,市场价格反应就越直接,市值管理几乎是一种没有必要的存在。”

为什么看起来在股市里已经销声匿迹的市值管理,在币圈又会出现呢?“因为有病,所以需要找药,哪怕是毒药。”

老猫揭露,一些项目需要市值管理,说得简单粗暴一点,是怕价格跌太难看,“准备一些接盘资金,委托专业的交易团队,在比较重要的心理价位承接筹码,在交易量不大的时候,用比较小的成本逐步拉高价格,给市场这个品种价格坚挺的假象。”而由于大部分用户是旁观者,所以,用较小的成本拉高价格,甚至吸引一些跟风买盘,这个真有可能做到。

“正常的市值管理也就这样了,作为服务方,每天向项目方收个服务费,做市收益再分成一些,应该是过得很滋润了。”老猫写了一个“但是”,“一些市值管理团队,干着干着就变成黑庄了,拉高砸盘割散户,高额收益分成比例割项目方。”

老猫在2018年提到的这些套路,至今事实上已经成为币圈的潜规则。

那么,BlockVC是不是就是这样的“黑庄”?至少,有关这家机构过往的公开信息中,包括徐英凯的一些公开表达,都承认了自身存在为项目做市值管理的业务。

“一二级市场联动”是 BlockVC放在官网上的“投资哲学”。具体怎么联动?从该机构公开的业务线上可见一斑。

 BlockVC业务多线并进

BlockVC一级市场投资的作为在去年的IEO火爆热潮中表现突出。火币Prime上前四期IEO项目TOP、NEW、RSR、AKRO均有BlockVC参投或合作的身影,可惜,四项目中的三个都走出了高开低走的价格线。币安Launchpad上,CELE、ERD及此次引发争议的TROY也与BlockVC有关。

这些项目与该机构的关系均在金色财经的“BlockVC观察”专栏中公开体现,也从侧面印证了投资机构所说的BlockVC“为火币和币安上的项目提供市值管理”的说法。事实上,该机构一直存在一个专门品牌来做市值管理业务。

早在2018年7月,BlockVC在某自媒体上“低调发布”了独立品牌BlockTop,该品牌当时的投资总监正是如今Troy项目的创始人Kira Sun。在官网上,BlockTop并不遮掩他们提供包括“做市、销售与交易、指数基金和量化策略”这些服务。

除了一级市场投资、孵化项目外,BlockVC公开可查的业务中还包括去年8月发布的一支数字资产量化母基金BVC Gaia,自称一期管理规模达6000BTC,投资了6支量化团队,“交易标的均为主流交易所中市值前十币种的现货及其衍生品。”这是BlockVC在二级市场的业务之一。

一家同样做量化交易的机构解释,量化投资就是利用市场价格的差异和波动性进行高卖低套利,“当然,专业机构不会用手动交易,基本是自动化高频交易。”从BVC Gaia公开的信息看,他们的量化团队既有交易现货,也有期货合约等衍生品交易。

此次机构维权的一个插曲是, BlockVC被传在“3·12”大跌当日发生了巨额爆仓。但此说法未获BlockVC回应。

至此可见,BlockVC这家机构确实不仅仅是个VC,它既能从一级市场投资的项目方那获取代币,也为交易所举荐一些项目,同时还为一些项目做二级市场的市值管理;它从LP那获得资金,也将这些资金用于操作现货和期货。

“多位一体”的BlockVC集传统金融市场上的风投、券商、做市商等多重身份,在流动性、合规性都无法比拟证券市场的币市里,左手有钱,右手有币,几乎具备了操盘坐庄的一切条件。

BlockVC的如此“实力”,以及整个币圈的如此生态下,与之合作的项目、机构被笼罩在奇怪的氛围里,包括TROY风波后王峰暧昧的声明与之前炮轰架势的强烈反差;包括NKN“也被BlockVC割了8000万”的传言流出后,项目应对媒体追问时的“未作回复”。有与BlockVC有“合作”的项目不愿置评此事,“我们受制于他们。”语气无奈。

已经有自媒体在2018年时“爆料”过BlockVC在GSE、HIT等多个项目上的“残暴收割”。文章内容描写缺少证据、充满情绪,可信度无法评估,但也反映出币圈中人对BlockVC的不满。

至少,徐英凯是深谙币圈的投资之道的。

2019年,他微博上发布的一篇自撰文章《币圈大作手回忆录》中盘点了BlockVC去年上半年的投资经验。他在其中大方承认,“我们参与了多个项目的做市商管理,每天过亿的活跃资金在各个交易所当中流动,非常清楚当时市场是多么的孱弱。”

在这个孱弱的市场上,去年风靡的IEO成了BlockVC的“演武场”。提到币安和火币上的IEO项目退出时,徐英凯用词果决:

“基本在上线大交易所后,在价格拉高加速的一段时间内完成退出;对于质地一般并且团队已经丧失市场竞争力的项目,只要能退币或转让额度,绝对不等到发币,发币之后第一时间完成退出。”

一句话里,既道尽了币市投资的简单粗暴,也让BlockVC这类机构脱下了“扶持项目成长”的VC遮羞布。

互动时间
你怎么看待Token Fund?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0254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