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0x29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联系到吴泰的时候,他正在准备社群公告的文案。这可能是这个社群最后一次发布关于 TON 项目的公告了。

大家都已经知道了,5 月 13 日早些时候,Telegram Open Network(TON)的创始人 Pavel Durov 发了一封名为「TON 是什么,它为什么失败了」的公告信,亲口承认了这个融资 17 亿美金的顶级项目胎死腹中。

吴泰是 TON 中文社区发起人,同时也参与了 TON 私募。2018 年 1 月与 3 月,TON 分别进行了两轮私募,通过 175 位私募方融资了 17 亿美金。这种级别的私募金额,几乎可以问鼎任何圈子的项目私募融资,当时 EOS 的一年融资还没有完成,排在当时融资额第二位的是 Tezos 的 2.3 亿美金,TON 的融资是第二名的 7 倍。

直到 Pavel 发公开信之前,吴泰以及中文社区一直在为 TON 的启动想办法,但他也没想到 Pavel 突然就放弃了 TON。「这对我影响挺大的。」

大家其实比较关心退款的问题,据了解,有私募投资者已经收到了退款,退款比例是 72%,我们还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私募投资者都拿到了 72% 的退款,「关于退款这个我不能评论。」Hash CIB 的合伙人 Sandro 表示,Hash CIB 是 175 位私募方之一。

读过 Pavel 公开信的朋友应该都会感慨,令人热血且叹息的结尾让所有人对这个项目充满遗憾,「我祝愿所有争取去中心化,追求平等的人们好运,这场战役很有可能是我们这一代最重要,也最有价值的战役,我们失败了,希望你们能成功。」当看到这样的结尾,我们眼前浮现的都是 Pavel Durov 的硬汉形象,他曾经正面硬刚俄罗斯政府,曾经二话不说地拒绝俄罗斯政府索取加密聊天应用 Telegram 聊天内容的请求,曾经被俄罗斯政府频繁找麻烦。

于是,当被寄予厚望的 TON 失败的消息发酵,大家更多的是惋惜。

但我们他们聊过以后,在惋惜之余有了另一种想法:现在的 Pavel,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不畏强权的精神领袖了。

 

其实 TON 原本有办法启动的

 

半年以前,一直比较低调的 TON 突然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起诉了,理由是违反了证券法。随后,TON 团队与 SEC 交涉的消息开始频繁输出。

「TON 请的是纽约最顶级的律师。」吴泰告诉律动 BlockBeats,在他看来,TON 死亡的主因是豪威测试(Howey's Test)。

豪威测试用来评判特定协议是否构成证券,包括 4 个条件:

1、是金钱的投资;

2、该投资期待利益的产生;

3、该投资是针对特定事业的;

4、利益的产生源自发行人或第三人的努力。

鉴于上面 4 个条件,SEC 认定 TON 的代币 GRAM 是一种证券。而 TON 与 SEC 之间具体是如何交涉的,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能大胆猜测,SEC 咬紧牙关不认可 TON 向美国投资者的发币行为。

但 TON 是有其他选项的。

「他可以选择只退回美国投资人的投资款,甚至我们社区都规划了一种 TON 启动方案,可以帮助他们规避监管。」吴泰说。

按照吴泰的计划,社区内会自发启动一条链,启动后,这条链会赠送给 TON,他们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帮助官方。这件事情其实一直在进程中,但是随着 Pavel 的放弃,这件事情也无疾而终。

在所有的选项中,Pavel 选择了下下签,「不会有任何反转了。」吴泰说。

而这样的放弃,在 Sandro 看来,是团队对 TON 并不上心的表现,「这很明显。」

「TON 发起的目的,可能是要发展 Telegram。」换句话说,TON 项目可能更像是 Telegram 融资的工具,Sandro 的逻辑支撑是,在 TON 的加持下,Telegram 的用户量在去年增长了 60%,达到了全球 4 亿用户量。

但是,随着事态发展,使用 TON 这个工具的代价越来越大,已经远超 Pavel 的预期,所以他选择了放弃 TON。在评价 TON 与 Telegram 关系的时候,Sandro 用了聪明这个词,「他们这样为 Telegram 融资很聪明,没有股权的损失,还融到了这么多金额。」

结合他们的回忆,我们猜测 Pavel 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在 SEC 起诉后,Pavel 请了最好的律师调和,但他发现,这件事情的主要代价不是金钱,而是其他东西。作为为 Telegram 融资和发展的工具,代价过大的 TON 被放弃了。这次他没有选择正面硬刚监管机构,没有选择其他的替代方案,也许为了保住 Telegram,也许为了其他原因,这次他就放弃了。他曾经在 Telegram 被俄罗斯封禁 IP 的时候都在努力运营,曾经被政府各种找麻烦也没有放弃,但这次他就放弃了。 当然这只是从一些信息来判断,不一定是 Pavel 的真实想法,但从某种角度上,我们可以说,TON 死了,曾经的 Pavel 可能也「死」了。

「TON 当初创建的原因,就是今天被终止的原因,讽刺。」这是吴泰对自己全身心关注了两年的 TON,最后的总结。

 

关于监管的思考

 

17 亿美金的顶级项目因为监管导致流产,这其实对于其他项目还是有些意义的。

我觉得 TON 带来的最大关注点,就是监管是不是未来区块链项目的必选项。

合规项目并不是没有,Blockstack 符合 SEC 监管,是合规的;Algorand、Filecoin 这些顶级项目在 Coinlist 上发行,也是合规的。但绝大多数项目,并没有经过 SEC 的准许。

但 TON 的事情告诉我们,一旦被监管机构否认,不仅项目会凉,连投资款都不能全款退回。合规虽然是趋势,但是如果项目没有合规就会导致投资者损失的话,合规会不会是未来项目的必选项?

Multicoin Capital 的执行董事 Mable Jiang 的看法是,这与项目融资体量有关。

她认为,如果不是融极大体量金额的话,合规的成本其实也挺高的。对应来说,SEC 也有管理成本,如果体量太小也管不过来。如果项目本身现金流很好,就不需要找合规投资人融资,可能就不会从开始就合规了,可能等到体量做起来了,再去考虑这方面的诉求。

不管怎么说,TON 事件,是区块链项目的一个标志,标志着中心化的监管机构将正式影响去中心化的区块链项目,这个趋势不可逆,新的融资额巨大的顶级美国项目不能没有合规元素,否则就是下一个 TON。

当然,万一会有下一个 Pavel 出现呢?

吴泰的 TON 中文社区公告改了几遍,最终凝结成了 6 点,陈述了事实,也表达了态度。这段公告放在最后,惋惜 TON 这个曾经让我们期待的项目,惋惜 Pavel Durov 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也惋惜所有为了 TON 项目能上线的人两年的努力。

其实Telegram Open Network原本是可以启动的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9584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Telegram TON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