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长期来看比特币一直是牛市,周期性的波动意义不大

知矿大学 发布在 比特币 海盗号 10085

编者注:原标题为《众多大咖谈比特币的第三次减半》

5月11日,知矿大学举办了“BTC减半之夜,来一起见证历史”的直播活动。

ViaBTC&CoinEx CEO 杨海坡、F2Pool 联合创始人神鱼、Nervos 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吕国宁、巴比特创始人长铗、贝宝金融创始人兼CEO杨舟等行业大咖参与了主题为“当行业第三次遇到减半”的圆桌会议讨论,就当前新形势下的减半行情、行业演变等话题分享了各自的看法,并对刚入场的新人们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本轮圆桌会议由巴比特的贾小别主持。

以下是直播的速记稿:

 

 01 如何看待减半?

贾小别: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是“当行业第三次遇到减半”,第一个问题是:比特币前两次减半的时候都是伴随牛市,大家都期待第三次减半,其实“312”的时候币价闪崩,很多人爆仓了,对比这次减半,我们发现大环境发生了大变化。比如今年大家都可以感受到的疫情的爆发以及全球的经济危机还有逆全球化的趋势都是前两次减半没有遇到的,所以第三次是新形势下的减半。请问在座的大佬都是怎么看待此次减半的呢?

神鱼:刚才主持人提到这次减半之前有“312”闪爆,烈度之大是过去几年排行前几位的,“312”这次对减半是一次非常好的利好,因为减半可能存在的风险在提前释放。大家在行动和心态上对减半以及算力做了一次快速的模拟演练。

这次的减半不一样的地方是比特币的周期减半,未来还有7天是可以维持在前一周期的难度。虽然减半的一瞬间之后可能会有20%的算力选择关闭,但是未来的7天其实难度是不会下降的,所以会维持一个比较高的难度水平。

另外一个方面的影响是今年非常的特殊,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导致了美联储比2008年更大规模的放水,这个是之前没有遇见的。央行的放水导致了北美用户的避险,我们看到了BTC的价格从谷底有一个快速的回升。目前看来还是北美主导的央行放水情绪下影响的上涨,我们也看到了信托的一些数据,他们Q1的时候流入的新的资产买入了市场上的BTC,这个体量还在维持的话,流入的资金会有一个抵消,因此整个的需求是上升的。但是产出是直接少了一半,所以在这个情形下,我觉得这一次可能会开启一场非常激烈的行情,类似于2013年的情况。

杨海坡其实我认为减半和币价上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巧合,其实减半并不是一种上涨的动力,上涨本身是因为比特币在全球过去10年当中共识的扩张和资金的流入。我们看到过往比特币的牛市每次都是上百倍的上涨,也会有上百倍的资金和用户涌入。减半上涨的原始动力是市场上的泡沫减少,或者是比特币的通胀率降低,但是这个并不是比特币牛市的原始动力。可能是某种巧合,导致了大家对减半有一个过高的期望,但是我认为不用太刻意的看这个趋势。

从市场的各种趋势来看,包括市场上用户数和活跃程度都是下降的,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牛市接下来不会到来,有可能还需要很久的时间。

长铗:他们两位都说的有道理,因为一方面我觉得确实减半稀缺性提高了,对溢价有影响。长期来看它一直是牛市,周期性的波动其实意义不大。所以刚才我们说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央行大放水,我觉得新冠肺炎疫情当然是一个黑天鹅,但是全球的央行大放水不是一个黑天鹅,这个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有点像是灰犀牛,我们知道比特币的宗旨就是对抗全球法币的通胀,所以它是一个硬趋势。灰犀牛就是讲这样的长期的硬趋势,发生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它不是黑天鹅。

所以全球央行大放水或者说今年不放明年放,明年不放后年放,这些都是概率非常大的事情。即使没有疫情可能还会有新的一些事情,比如我们经历了第一次减半和第二次减半,非常小的事情都可能引起非常大的波动。

随机的一些事情只不过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今年没有疫情还会有其他的事情,比如伊朗或者其他地方爆发冲突,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大家基于长期的判断就会相信中本聪定下的这个基调,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个故事就越来越容易形成这个优势。

吕国宁:新形势下的减半,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判断。但是我们不卖关子直接就说答案,另外一个视角看,首先形势是非常清楚的,全球的疫情已经是尾声了,疫情对全球的经济确实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但是是短期的。真正深层次的原因是全球的经济本身蕴含巨大的危机,疫情只是一个黑天鹅。这一点几个老师都是有共识,回过头来全球的经济危机可能才真正开始。

我讲讲这几天我思考的一些东西,有一些是美股。首先是一个指数特别的重要,巴菲特指数,就是美国的股市和它的GDP的比值,这个合理的范围是70%—90%,现在是超过了130%,历史上每次超过100%逼近150%的时候一定出现经济的大衰退,这个大衰退出现在2008年和1999年以及2019年,这个指数都接近150%。而且提出这个指数的巴菲特老人家自己都说没有见过这么魔幻的时刻。

还有一个指数是杠杆保证金率,现在大概是300%左右,超过了150%市场也都会迎来比较大的恐慌甚至衰退,现在到300%股市还是今天这个样子,主要是监管层对一些核心指标已经进行了托管。历史上这个指标出现问题还是几次经济危机的时候。

还有一个是美联储放水。我们讲这几个指数都在说明一个事情,我们经历的几次重大的经济危机都可以看到这些指数的变化。比特币是中本聪2008年经济危机中提出的想法,发布了自己的白皮书,并且直指当时的央行,在对抗经济危机的时候采取通货膨胀的手段,他觉得不合适,才用比特币的方式对抗通货膨胀。

从2008年到2020年,今天是第三次减半,前面两次减半的时候其实是全球经济从2008年危机当中复苏并且飞速发展的10年的过程当中发生的两次减半,中本聪发明的这个体系没有在过往的减半和历史中真正的验证,中本聪设计这个系统的时候就是用来对抗这个危机的。所以历史在重演,看起来要重演2008年危机了,中本聪提出的比特币能不能在这个危机中大放异彩,实现中本聪的愿景我真的是拭目以待。

杨舟:其实我还是有很多感同身受的地方,对于比特币这种新型货币来说,特别是最近的“312”暴跌当中,很多人对比特币产生了一个怀疑:“312”暴跌从传统金融的定义不是一次金融危机,更像是一次流动性危机。主要是疫情爆发、石油暴跌之后,商业银行的一级交易商那段时间是停止了美元的放管,宏观经济的角度全球的货币供应是减少的,这次更像是一次流动性危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危机。

很多人这次觉得比特币完了,不再是大家心中的避险资产了,其实它还是一个避险资产。这次疫情危机我们看到比特币好像是和美股的相关性特别高。很长一段时间大家炒美股,都是跟着纳斯达克炒比特币。中线的角度上比特币这次暴跌其实和标普的相关性是历史性新高。更宏观的角度上,比特币其实表现了非常好的避险属性。它暴跌的原因一个是2月积累的高杠杆以及3月初暴跌的时候速度过快,因为比特币是世界上流动性最好的,石油崩了的时候别的资产还没有开始下跌比特币就已经开始暴跌了。整个过程是快速下跌引起的杠杆理财爆仓,到今天不到2个月比特币已经差不多收复了所有跌幅。

所以,比特币的避险属性不在于所谓的流动性的避险属性,因为它的避险属性是信用货币风险方面的对冲作用。刚才大家强调了比特币是对宏观经济政策非常灵敏的,就是它的价值都是来自于现金流和大家的共识,没有这个共识它自己很难保持这么一个特殊的对货币政策的反映。

所以宏观的驱动因素是全球的货币供应量,我们注意到全球的货币供应量已经开始恢复了,我们发现货币供应只是恢复到暴跌之前的水平,就是说现在商业银行和一级交易商还没有做事,他们开始之后货币指数才可以起来,那个时候我们才可以看到比特币的爆发。

现在还没有爆发是因为商业银行还没有做事,我之前经常讲的比特币其实可以用另外一套估值体系描述,我们一直都可以看到比特币的价格和合约历史的增长数目是非常相关的,这个模型其实也预计了未来用户数逐步增加的时候比特币也会指数级的上涨。这就看在场的各位怎么让比特币走进更多人的生活。

比特币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很大共识,72小时无间断,没有熔断机制,可以自我调整,2天之内自我去完杠杆,大家是非常看好的。疫情发生的时候,你需要证明这个资产是你的,所有的资产都可能不再是你的资产。利用这个概念就非常可以打动用户,他们就可以接受这个概念,用户在增加这个是我们看到的。

我们还注意到有些机构想把这些市场变得更好更大,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机会让更多的玩家耕耘。这次的减半,比特币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宣传的事情,通胀率的角度它对于比特币的整个市值和影响已经不大了,但我们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是一个好东西,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02 减半带来的影响

贾小别:杨总是我们在场的进入行业比较晚的,不知道之前也没有经历减半,想请你分享一下你对行业的思考。如果你没有经过前两次减半,你从自己的角度和大家聊一聊这次减半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杨舟这次减半给行业带来的最大变化可能不是减半,而是恰巧这个时间点因为减半让很多人和传统机构了解到了比特币,让整个行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最开始从小众到了炒币圈,现在是从炒币圈到了普世圈,每次都看到比特币的玩家数会上一个量级。现在是百万,我相信下一个四年会上到千万,这个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这个过程当中的原因,其实是传统金融来了。

贾小别:吕总之前有没有经历过比特币减半?

吕国宁:2014年我进入行业,所以我经历了2016年的那次,第一次我是没有经历。

贾小别:2016年的减半对行业有什么影响?

吕国宁:我觉得过去4年真的是发生了太多事情,2016年是非常特殊的,我对2016年的很多事情记忆犹新,很多的行业都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生。大的方面来说应该是两个,先说比特币这4年发生的事情,其次是行业发生的变化。

我认为,比特币可以说是一种信用资产,信用资产的信用规模扩张在过去4年达到了一个非常大的规模。你查一下上次减半的时候总市值是100亿这个规模,过去4年是翻了16倍。这4年当中是无数的矿工和无数的产业投入以及社区大量的资源投入,最后我们一致在信用资产上努力,这个是整个生态做的值得关注的一件事情。而且,很难想象这样的速度下去比特币的市值和信用规模会到什么程度。

其次,因为我自己是做技术的,我觉得唯一让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比特币上的闪电网络在过去4年完成了从无到有,并且逐步的发展到今天,越来越稳健。

关于闪电网络,我想说我们过去比特币社区可以看到的比较重大的事件以及其他的一些底层的技术的变迁,某种角度上都可以理解为是为闪电网络做准备。而且整个的社区现在最主要的方向也是在推闪电网络的发展,推闪电网络的方式还是比较保守的。现在我们开一个网络通道的话还是比较小的规模,还是正在发展当中。我们回头看这个事情它才是真正意义上践行了中本聪的愿景,叫做点对点的支付系统,但是今天比特币其实是一个储值的信用资产,没有扮演一个非常好的支付系统的角色。但是闪电网络是一个非常好的支付系统,好在哪里?好在闪电网络支付的性能是没有止境或者说没有限度的扩张。

现在全球所有的交易和支付放在一起,比如阿里巴巴和淘宝以及京东放在一起,规模其实都是比较小的,我们真的想要的是一个更大的网络,闪电网络不是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比特币本身对于它的支持。我们相信新一代的技术可以集成比特币和闪电网络的体系,把未来的目标推到一个更高的层级。

区块链这个词出现之后没有多少人理解,16年的时候我们全国各地做活动,推广以太坊技术,包括以太坊技术相关的智能合约技术,2016年我们还做了钱包,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你可以看到那么多的开发团队和开发者的创新平台,包括现在借助智能合约通过链上质押的资产发展出的非常多的业务和产品,并且还有一定的创新。去年,我们看到的DCEP以及我们现在把区块链看成一个开放的平台,未来会有更多的人通过开放竞争平台服务更多的人。

杨海坡:我虽然只经历了一次减半,但是我其实2011年就开始关注比特币,第一次减半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关注。第一次减半是2012年的时候,我们看到今天的数据也非常接近于2016年的数据。

过去我们说比特币的发展是非常兴奋的,首先比特币它的交易是非常可靠的,而且它基本上可以在下一个区块得到确认,我们也可以看到非常多的应用。百度最早也是支持比特币的支付,2012年到2016年比特币不断发展,过去4年看到的却是不断倒退。特别是我们看到以及我们提到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场景都是逐步取消了,让比特币支付的交易费用变得更加的高昂和不可靠。

我们讲到闪电网络,从15年的时候开始,到现在甚至大规模的使用也没有。其实目前这个趋势上,对下一个减半和比特币的发展我是比较悲观的,对比特币本身我也是比较悲观的。

随着减半的趋势,我们是不可能持续地维持高位,特别是目前我们说比特币是不可能长期地维持,矿工的收入越来越低。所以对整个的生态是一个比较大的伤害,我们认为使用场景上来讲,一些货币的发展会让比特币纯粹沦为一个工具。包括BTC未来的发展我是比较悲观的,过去4年也发生了一些事件,实际上BTC目前主要有三个分支,也代表了不同的方向。

贾小别:杨总分享完了之后,我们的吕总说他能回应一下杨总关于闪电网络的判断。

吕国宁:闪电网络从概念提出到现在是5年多,上一次减半之前就开始提概念,16年之后开始出来的,现在的状态目前真正支持闪电网络的端只有3个,支持闪电网络的全节点大概是6500个左右,6万多个通道,加在一起BTC的容量是1000出头,大概是几百万美元,但是代表的趋势是链下的交易链上确认的趋势,或者就是我们说的二层扩展的趋势,这可以代表区块链的主网带有限制的网络发展到新的架构的发展方向。

贾小别:经历过BTC减半,在场的嘉宾经历多的就是长铗和神鱼,前两次减半对他们有什么影响?而且对我们这次的减半对我们自己从事的领域可能有什么影响?我不知道你们谁经历的更多,首先有请神鱼。

神鱼:我说得微观一点,因为我们之前一直从事矿工和挖矿,第一次是大家都没有经历过的,这个背景是挖矿的显卡都是5870,而且当时还没有大的水电站和矿场,减半发生数周内算力大量的下降,当时带来了比特币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第二次的时候,比特币的网络全网算力有所增加,到了2016年的时候刚好是2015年的熊市和2016年减半的周期的重叠,挖矿都是在工业园区挖,因为还没有考虑电力成本。大家都在工业园区和废弃的厂房里面,但是一个熊市的周期里面,作为矿工和安全的网络守护者,他们的成本是大于边际收入的。

所以,网络就发生了大规模的关机和难度的调整,逼迫大家优化节点。因为同样的机型电费高的地方是没法开机的,导致我们后面看到了冬天和夏天去不同的地方,让这些矿工充分挖掘了各种能挖掘的资源。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些矿工全球各地按照电力基础设施建设的图纸,一个一个地看哪个地方是否有富余的资源,基本上过去的4年我们对全球的供电和网络做了一次大的梳理。电力满足,空间也满足,人员和法律框架都OK,基本上我们都会投产。

上一次减半的过程当中,其实也发生了比特币围绕矿工和开发者之间的分歧,包括比特币的扩容。其实这个过程当中,矿工和开发者以及社区发生了非常旷日持久讨论。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艰难地走了出来,比特币网络过去的4年我们走出了一次大的纷争,也迎来了一次大的升级。我们看到的闪电网络这样的技术也在成长,我们说区块链底层的技术和提供给上层的真正落地的应用、安全可靠的协议的变化大家都是非常慎重。因为我们就像是在高铁跑的过程当中换轮子,这样就要经过大规模的测试和演练。

说到这次减半,其实这次减半可能也是在一个行情相对之前的低谷以及两次大的洗牌之间发生。同时,这次也叠加了我们S9矿机的关机,矿工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对挖矿这个行业有两个大的挑战,上一次我们把电力的成本最大的优化,下面就是人力的成本和挖矿的稳定性成本,这一轮会逼迫矿工优化人力成本和稳定性。所以,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趋势,把整个挖矿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

还有一点,整个挖矿产业在比特币整个市场发展过程中的影响其实是在逐步降低的。因为在最初的阶段,大部分的用户早期都是以矿工和交易者为主,甚至很多人是重叠的。目前随着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整个矿工人群的占比和影响力都是逐步下降的。他们成为了整个网络安全的守卫者,他们只需要提供一个稳定的算力保障整个区块链最底层的安全就可以。

长铗:经历过三次减半,我今天在微博上说经历了三次减半感觉就像是活过三个朝代一样,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好像经历了特别多。

第一次减半其实就是“后浪”,虽然现在是骨灰级了,就好像一个新生命没有经历过冬天,不知道冬天过了有没有春天。我们没有挖过矿,我和减半相关的币价和周期性的波动上体会,因为我经历过很多剧烈的波动。听大家讲了今年3月的跳水,我都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因为受过的刺激太多了,所以没有什么感觉。我觉得前面两次减半的话心态肯定不太一样,一个新韭菜经过两次减半就波澜不惊了。那个时候没人会告诉你减半会发生什么,尤其对矿工,按神鱼的分享内心戏当时也是非常丰富的,但是我觉得这次减半有一个非常大的不一样。

假设减半后真的像我们预测的那样,迎来了一波新的发展的红利,有一波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要总结这一波牛市或者熊市的原因,它就会有非常不一样的答案。经历了前两波减半,比特币没有什么基本面可以分析。那个时候专家给出了答案,比如上涨都是非常牵强的,包括稀缺性。

其实这个原因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稀缺性这个问题,如果你把这个概念从比特币扩大到所有的虚拟货币,供应量是大大增加的,但是并没有影响比特币上涨的趋势。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比特币有基本面了,可以分析一些数据,尤其是有一些势头已经凸现。比如比特币有点像加密资产的美元,很多的场合都可以看到一些向好指标。比如各种策略和闪电网络的数据,因为现在非常多的策略也通过跨链的协议把比特币跨进来。

所以我这里和杨总的一些观点不一样,杨总喜欢看链上的交易笔数,这个还是一个流量的思维,有点像互联网创业者的思维。因为比特币的交易本身它不是按照交易额来付费,是按字节来付费。所以转帐的成本也不是特别高,单笔的金额特别大,量还是比较大。笔数没有增长,但是量是增长了。所以要看交易的量,不仅仅是链上的量,还有链下的量。包括我们也有自己跨链的BTC,这是一个趋势,越来越多的机构使用比特币作为抵押资产,比特币的价值很多时候不仅仅是支付,而是很多的产品给它做抵押。还有一些产品通过抵押比特币而升值,比特币现在越来越像一个储值型的Token,和中本聪的初心不一样,但是也是一个好的发展。比如比特币更多的场合是支付,货币领域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有升值预期的话,比特币越来越像储值性的货币,退出支付领域的话,这对于比特币是一个好的现象。

我们之前说到以太坊,它越来越像加密资产领域的美元,这几点上我和杨总的观点有一点不一样。

 

 03 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贾小别:我接下来的问题是问长铗和神鱼,因为他们在行业的时间久,是被大家崇拜的大神。我18年进入行业的时候大家经常喜欢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换句话说你在圈内一年圈外是十年,现在的币价都是比较稳的,但是我们这个圈子其实已经吸引了很多的人加入,他们可能很难理解,或者是他们想了解一些过去的故事。比如12、13年的时候行业内做事是非常难的,想问一下神鱼和长铗为什么可以坚持?

长铗:这个问题特别的简单,这个是对自己的一个定位,如果只是把区块链和比特币理解为一个普及性的事物,你把自己定位是一个候鸟,赚一波就走了。

但是你看作一个和互联网一样的范式创新的话你会做一个原住民,你会一直生活在这个圈子,不会在意寒暑的变迁,因为无论春夏秋冬这个都是你的圈子。

曾经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有人劝我做其他的,但是我自己发现除了区块链没有什么可做的。因此是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对于我们来说坚持不是太难,因为自我定位就是这样,加上自己的一些判断。

我对刚刚进入这个圈子或者说这个事物还有一些怀疑态度的人会有一些自己个人的意见,第一个你做投资的话要做反周期性的投资,神鱼讲了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其实说有危机也有机会,如果做了一个很好的选择今天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成就。

比如说当时吴季寒我们创立巴比特,他邀请我一起做矿机。但是我当时就拒绝了,现在看也是一个失误。你不全职的加入,但是你做一点投资还是可以的。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其实是错过了很多的机会,也是没有反周期投资的意识。反周期性还是有一定的策略性,这个是投资的角度。

创业的角度要坚持平常心,既然把自己定义为原住民不会看重一时的得失,所以平常心创业很重要。

第三个是要有一个意识,刚才的几个嘉宾都提到一点,什么意识?做区块链的投资或者用户有一个非常大的不一样,和互联网用户和传统行业的用户不一样,你对自己的资产有支配权,这一点非常的不一样。不要再问一些小白式的问题,你这种我在中心化交易所也能做,这些区别太大了,你有私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这个需要大家有很深的体会才可以,或者经历一些事件就有新的体会了。

贾小别:下面我们请神鱼分享一下。

神鱼:在这个行业里面为什么可以坚持?一点原因是我觉得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一定的认知,我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最让我难抉择的是我从学校刚出来那段时间,密切的和家人以及老师沟通,试图说服他们,但是是无效的。对我来讲,很有冲击。区块链代表的底层的技术和发展是我们还有拼搏精神的年轻人这辈子很难获取的时代的浪潮,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个大的时代浪潮下,我们还有拼搏能力的时候,需要抓住这样的浪潮,并且我原本也喜欢这些。

这个是我坚持从学校出来的原因,也是我一路可以走来的原因,因为这是一辈子可能唯一一次有破坏性的颠覆性的机会,不需要你有什么原始的积累,只需要你有一个清醒的认知,一路走来也踩了很多坑,也一直在修改自己的认知。

另外一点就是因为它是一个快速变化的市场。因为它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整个的市场是在快速的演化,所以我一直强调不能用静止的眼光看待区块链的发展。这当中无时无刻都充满了好玩的事情,包括技术快速的成长和技术快速的全球化的使用,这里面充满了很多让你兴奋的点。

我也看到很多的朋友之前存了一些币,有的是后来是满足了生活的需求,我和长铗这样的人回家两个月之后还是觉得区块链有意思,这个是行业对我们最大的吸引。

小白对区块链还不是那么了解,尝试入门的朋友我觉得有两点建议,第一点建议是这个行业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你确定自己要进来之前要做好心理建设,这个里面有大喜有大悲。我们也见过很多的朋友经历了人性的考验和财富的大涨大跌,所以自己的心理建设非常的重要。区

块链行业没有系统性的教学,你用传统的思维去了解区块链的世界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需要自己理解和学习,无论是学习过去的历史还是未来正在变化的技术都是非常重要的。

 

 04 减半机制是否合理?

贾小别:谢谢神鱼。下面还有一个问题是问杨海坡和吕国宁的,对你们两位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比特币现在大家都知道每四年都有一次减半,给行业也有一些影响,发展到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其他的币种他们采用的不是四年减半的发行机制,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比特币是四年减半的机制是否合理?

吕国宁:前两天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说实话中本聪为什么定4年减半,我们挖历史资料,考古一下你会发现中本聪只说明了他定了初块奖励和四年减半,他说整个的这套体系形成的比特币所谓的货币政策是经过了充分的考虑,这个考虑是包含了很多的因素。现在我们没有理论支撑,中本聪没有给出严谨的说明,我们从今天往回看。

今天我们看到比特币获得了如此大的成功,证明了至少中本聪设计的这套体系非常的成功。巨大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为什么是四年?我们换一下,两年行不行?一年行不行?不断的降低行不行?但是你会发现我们讨论其他方式的时候可以和四年比较优劣,但是不管哪种方式都不能影响比特币的发行总量。

这个角度来看,减半直接受它影响的是矿工,一个相对比较长的周期内出块奖励稳定对矿工是一个最好的体验。仅仅是体验,因为奖励的总量不会有变化,矿工面临非常多的不确定性,比如能源的价格、全网的总算力的增长,还有市场的波动性。这么多波动性的指标如果把初块的奖励变成动态的,其实给矿工带来的影响就更大了。我们认为稳定下来更好,让矿工处理的时候少操一点心。参数尽量稳定的话,我们知道货币政策越稳定越透明大家就可以针对稳定的货币政策制定规划,如果你调整的周期非常短,你就可以制定一些短周期的规划适应这个货币政策。

这样的角度来看,一个相对比较长的稳定的货币政策在一个长周期内对所有的从业者以及制定比较长周期的制定决策和计划是有好处的,综合来看我们觉得四年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平衡的时间。三年两年太短,五年八年太长,四年很好,这个是我的想法。

杨海坡:先讲一下挖矿,其实它和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没有直接的关系,也不是数字货币的本质,我们看瑞波币其实也有很多的垢病,他们本身没有挖矿的行为,但是不影响它的发展。它目前仅次于以太坊,长时间是第三大数字货币。

比特币的话选择挖矿的模型,挖矿对于比特币是集合了共识和货币发行的机制。它应该是比特币本身特有的一种模式,比特币之前其实很多技术的储备是有的,但是说在比特币之前他们并没有想清楚关于数字货币分配的问题,正好中本聪把挖坑和共识机制结合到了一起。

减半这个曲线让我想象到了一个生物在一个资源、固定的环境里面生物的数量曲线和比特币减半的曲线是非常非常相似的。一开始是非常迅速的,因为是指数级的上升,没有资源和环境的限制,随着种群的限制和资源的限制最终会达到一个平衡,我猜测比特币的曲线是模拟生物的这个曲线。它肯定会一开始非常的快,后面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的降低。中本聪肯定是希望货币的供应量和发展是匹配的,我认为是这样的原因。

 

 05 币圈金融服务的发展历程

贾小别:谢谢吕总和杨总下面的一个问题是问杨舟杨总。现在整个的币圈天然的是和金融行业接的很近,因为现在很多人炒币。我们这个行业懂炒币和挖矿的人真正懂金融的人是很少的,金融的风险是很高的,我们的圈子还是很魔幻的。杨总他们作为一个金融服务商,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理解的币圈金融服务商的发展历程?

杨舟:倒也不能说比特币历史短,其实我们要说比特币也10年了,美元真正的历史也是1971年开始的,1971年开始美元也就是黄金的一个代金券,但是1971年脱钩了之后才变成了另外一个东西。所以说加密货币以及加密货币这个行业它本身有很多的金融属性。

金融的本质回归一下我们讲简单一点就是两种价值的风险分配,第一个价值是时间价值,第二个价值是空间价值。时间价值基础代表的意义是利率,空间价值代表的意义是汇率。加密货币就是围绕这两个价值来做,最早出现的是围绕空间价值的汇率,金融服务的雏形就是交易所。后来有了很多的交易所的出现,再往后就因为有了这些交易所的发展,包括由一些空间价值延伸出来所谓的期货交易所,包括还有一些合约交易所。

由于合约交易所已经有了期货的套利空间,这决定了美元和比特币的利率的产生,由这个期线的差价产生,银行就可以发展了。有了基础利率我们就可以对币圈的美元和稳定币的借出制定他们所谓的无风险利率,我们假设这些交易所都是没有风险的,随着风险的产生就有了利率和汇率,这样我们就可以做期权了。

交易量越来越大的过程当中,利率市场也愈发成熟,借贷公司也发展的非常快。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渠道拿到低风险比如便宜的资金,随着这段时间这些交易所和矿工因为有了利率和汇率,期权的作用就开始体现。

其实就是因为有了空间价值和时间价值,才有了利率和汇率,最后的发展是一些特别复杂的衍生品,包括是期权这块。机构这块也产生了一些回购和逆回购,我觉得市场的发展越来越专业化和金融化。从开始的作坊式的淘宝买卖到现在有了非常复杂的延伸品回归到本质还是因为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好,交易也是越来越有效。

这过程当中肯定会有很多的事件,比如一些312事件和疫情产生的上亿美元规模的币圈资金爆掉,这些都会有,其实所有的都要围绕风险控制,也就是价值风险和市场风险,还有波动风险,另外一个是流动性风险。大家都知道交易所,我们也知道真正比特币这块交易的量没有大家看到得那么大,这里有一些流动性风险。还有一些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币圈还有一些机构,都还会有类似的问题。虽然你是去中心化的,也会遭遇被盗这些,包括网络安全这些。币圈里面有很多的机构,各个机构都有自己所谓的风险和信用偏好,都有自己不同的落实的信用评级。怎么控制这些风险?就需要大家一起探索和努力开发出更多的金融产品。

 

 06 建议和踩过的坑

贾小别:最后神鱼有一些建议,具体到神鱼这里如果有一个人来到你们面试,你会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神鱼:肯定是先聊一聊,我们一般会考核几点,首先是专业能力和基础素养,这个是成长性的问题。另外是勾兑一下他对数字货币和加密资产的看法,特别是区块链技术。这一块我们会考验几轮,看看他首先的认知够不够,看对区块链有没有信仰。这是比较重要的,因为我们也看到过一些case说对行业有认知,有激情,包括对整个产出和决策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贾小别:神鱼在这个行业踩过最大的坑?

神鱼最大的坑就是重要的资产没有放在自己掌握私钥的硬件设备里面,这个是第一个坑。第二个就是这个行业对人性的挑战非常大,不要过多的相信人性的美好。第三个对它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暴富的挑战,有可能一波浪潮来的时候,员工的帐上有很多的财富,你发现你的资产规模到了一定的程度,你的心态会发生特别大的膨胀。包括我自己和身边的朋友,大家在早期突然有了一些钱,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和做决策的过程都是充满了盲目的乐观和判断。所以这个过程当中如果你从事区块链行业,或者你参与投资的过程当中,不小心或者有幸挣了一笔钱的话,也要做好心理建设,防止自己犯一些错。

总结一下就是,掌管好自己的私钥,存好自己的币。第二个是要提防人性,不要过度相信别人。第三个就是防止自身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心态的失衡。

贾小别:下面是问问长铗,都踩过什么坑?有什么经验和教训?长铗会对一些进入行业的学生有什么建议?

长铗:我讲一下踩的坑,基本上早期坑都踩过,印象比较深的第一个就是某个交易所我一去就跑了,第二个是796,这个是国产的坑。第三个是莱特币的大坑,当时我觉得它复制了比特币的代码,毫无价值。当时就换了很多的莱特币,当时是想要主宰市场的快感。后来我发现有很多事情是无法用逻辑来理解的。

我前几天看了一下市值排名,它还是在前十。早期莱特币一上市我就知道了,所以它还是有一个价值,就是社区的价值,就是靠每一个人共识支撑的价值,存在即合理。而且你必须要尊重它的价值,尤其是现在的协议很完善,越来越多的策略和其他的一些策略要支持一些Token的跨链。这一点我非常的看好,它的用户规模大,人群基数大。可以通过跨链协议,大家共同把这个生态做大,以前可能是以太坊的生态,相对是比较小的一个生态。如果可以把一些主流的Token全部接进来,那么这个生态就非常的有想象空间。

最后一句话是还是要用知识武装自己。

贾小别:吕总有没有踩过坑?

吕国宁:长铗老师讲的都是一些爆料,这个是节目当中最大的亮点。说到踩坑,我说一个我没有聊过的故事。上次减半2016年的时候,因为我是2014年的时候就进入了这个行业,当时比较好的是因为当时都是一些比较前瞻的人,我受他们影响很大。当时就早早的建立了一个习惯,当时有一些收入就会买比特币,后面我们看到以太坊,15年的时候就买了囤着,现在也没有卖。16年的时候我和我的太太有非常大的分歧,因为我太太看到市场不太好,手里的币还值一点钱。太太就认为把钱拿到手里会有安全感,其实会有非常多的内部冲突会产生。因为我太太并不懂私钥这部分东西,必须要通过我。如果钱包都像今天这么好用就不用和我商量,当时我有建议把房子卖了,不要卖币。最后币没有卖,最后囤的币给我财务上带来了一些空间,这个空间会给我的家人带来一个非常可靠和稳定的生活,这为我换来了自由,可以让我自由的现在我想做的事情。后面我也可以自由的折腾,包括我做了交易所和钱包以及矿池,这个是行业给我的机会,我很感谢行业。回到主持人的问题,给新人尤其是给毕业生,或者是互联网那波人进入行业。

我想到的一个点是不要怀疑趋势,要拥抱趋势,区块链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创新了,最高层都组织学习区块链了,就不用置疑了。而且区块链现在开始关注和学习一点都不晚,但是区块链一定会创造非常多的价值和机会。所有的价值和机会都会给这些有准备的人去把握,区块链的早期会有很多的机会,你愿意关注就可以把握,非常值得投入时间和精力学习,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精彩。

另外一点我想说的是圈内的人和圈外的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对去中心化这个东西的理解。我觉得不停的思考什么是去中心化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思考行业本身的问题,即所谓的第一性原理。绝大多数圈外的人还竞争不到互相竞争互相变得更好,意识到这个是一个值得思考的东西。最后不停的迭代和成长,这个是我觉得圈外和圈内一个最大的区别。

最后,如果他们对这个圈子很感兴趣,尤其是挖矿很感兴趣,可以到知矿大学学习,知矿大学创造今天这样直播的机会,跟着各位老师学习,然后听听各位老师非常有经验和价值的分享。

贾小别:下面是我们的杨海坡分享一下踩过的坑,以及对想进入圈内的人的建议。

杨海坡:踩坑的话相对前面几个老师是比较幸运的,踩的可能都不太大,虽然说早期的时候没有参与1C0的投资,1C0热潮的末期参与了几次都归零了。我觉得投资这块还是要慎重。

另外一方面是创业的过程中,其实像我们公司16年到现在整体也是比较顺利的,包括公司和团队的成长也一直是比较顺利的。也没有像其他公司有大规模的扩张和裁员,我们一直是一个稳定的过程当中。包括去年到现在我们也一直是团队在扩张,目前来看有时候仔细的反思那个创业越来越大,可能并不是自己一开始想要的。入了创业这个坑,一开始更多的是想要更加自由的生活。进入这个行业希望给自己带来更大的自由,包括这个行业可以给人类带来更大的自由。我相信各位也有这样的感受。

新人要进入这个行业,我认为区块链行业其实可以真正的看作金融行业,其实金融行业我不是特别建议毕业生直接进入。为什么?因为投资的话一定不要是赌博的心态,比如丢了很多的钱做投资,或者是长期带来的价值以及短期的波动。如果毕业生的话,大公司有一些工作机会还是去见识一下他们团队的协作方式和管理方式以及技术,可能会更好。如果真心想进入这个行业,一方面金融学和经济学包括二级市场的交易自己要亲自交易、体验,并且关于技术的分析这些都可能是一些理论知识,还是要做到有备而来。

贾小别:下面请杨舟总给我们分享一下。

杨舟:312闪崩就是最近经历的坑,反正这个坑还好,没有说经历了更大的坑,我们加密货币做的这个事情其实是在为未来的电子化和数据化的世界做准备,我们还是需要更好的通讯和更好的技术。其实要从这个行业赚钱,我们说第一批到了美洲的欧洲人心态是什么样子?是看到了很多的金矿,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信任。来这儿要做好风险的准备,这个行业会有很多的坑是不可避免的。最后到底怎么样,我觉得还是要做好准备,最好做一些长期打算。

我们其实是为一个更大的框架搭建基础设施,比如未来的智能汽车,所有的车都是智能汽车的时候,你去机场的话就可以用我们的加密货币,这些都是基础设施。

风险提示:本文内容仅为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知矿大学的看法或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9492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比特币 长铗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