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去中心化并不如你认为的那么重要

蓝狐笔记 发布在 海盗号 25802

前言:针对竞争对手项目,加密部落之间最喜欢使用的攻击武器之一就是从各个角度来批评竞争对手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不够”。但是从一开始就追求100%纯度的去中心化,这可能么?最终来说,去中心化只是实现项目安全的一种手段,是抵达最终目的的方法。它是加密项目的重要属性,但不是全部属性。在通往安全和无须许可的路上,需要首先实现产品和市场契合。此外,一个完整的项目,它需要经历多个阶段,它需要多重属性。至于具体的路径,不同的项目要求不同,比如数字货币、智能合约平台、DeFi项目都是不同的,不能一概而论。本文作者是Haseeb Qureshi,虽然有些观点值得商榷,但给予我们更多思考,本文是由unchained的Laura Shin 采访他所形成的文字,由“蓝狐笔记”社区的“JT”翻译。 

如果花些时间在加密推特上,你会熟悉web3的叙事。类似于这样:一开始,网络是“真正去中心化的”。尽管困难重重,互联网赢得了对公司集团的设计的胜利,网络空间成为爱好者和黑客的领地。互联网因此被奉为中立平台。任何发行商,无论规模或力量的大小,都可以自由地在其网络角落里开张。

但最终的结果是,去中心化的伊甸园堕落了。今天的故事变成了这样。

现如今,在web2.0时代,93%的搜索是通过谷歌进行的,64%的浏览器使用的是Crome,79%的社交广告收入被Facebook收入囊中。少数公司现在有效地控制了网络空间。

Web3的倡导者将公共区块链视为扭转这一趋势的催化剂。他们希望让用户重新掌握网络,并用开放平台取代谷歌和Facebook,这些平台可能是由其用户集体所有,并作为公共的公用设施运作。

这样故事的一些版本卖给了《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Gartner,以及几乎所有的科技媒体。我相信这个故事,这个去中心化的童话故事,是基于一个错误。这是大多数乌托邦计划背后的错误。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中本聪选择让比特币去中心化?

实际上,这是一个把戏问题。中本聪别无选择。比特币必须去中心化,否则就行不通。比特币之前,创建互联网原生货币的所有尝试要么破产,要么被监管强行关闭。

因此,中本聪让比特币去中心化。他利用工作量证明挖矿来实现无须许可的共识。他创建了P2P网络模型,因此网络也是分散的。最终,他完全从项目中消失,因此,比特币也没有表面上的领导。他这样做是为了让比特币能够存活下来,并有机会实现其无须许可的分布式货币的愿景。

就这样,我们来到今天的样子。比特币现在是超过1000亿美元的货币,它还催生了数百个加密网络的复兴,所有都试图在数字金融领域进行创新。而如今,他们激发着中本聪的精神,都在争论和争吵谁是最去中心化的。

“看看,你们的矿池多集中!”

“你是在说你区块大小,你的shitcoin。”

“好吧,我们都没有预挖,所以,我们才是真正去中心化的。”

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这么做?

本文试图提出建议:也许我们应该对去中心化不再如此担忧。我清楚这在加密领域是很不受欢迎的,但在你激烈反对之前,且先听我说一说。如果你读完,你会明白我的意思。

 

麦克斯韦(Maxwell)的比特币守护

 

让我们进行一个思想的实验。假设一个平行宇宙,你对比特币的体验全都是幻觉。所有你对比特币的直接体验都是相同的——它运行相同的软件,点击相同的按钮,你的UTXO显示在区块浏览器上,所有命令行交互都是相同的。但是,没有去中心化网络,没有P2P之类的,没有实际的去中心化共识。每笔比特币交易只是运行在一个巨大的Postgres数据库上,该数据库由加拿大的某个花花公子运营。

所有的矿工、共识、哈希率浏览器,都只是在ping这个人的服务器。不管什么时候,有人挖出一个区块,他们都会将其发送到这个加拿大人的服务器,然后,他立即将区块插入数据库并转发给所有人。系统的所有外部功能看上去都完全一样。货币政策、区块时间、稀缺性,所有的一切都一样。我们依然有区块大小的争论、我们依然有推特狂魔,我们依然有Craig Wright,并且我们依然有在比特币支持者和肉食主义之间的莫名其妙的联系。

它只是不是“去中心化的”。那部分是海市蜃楼。

那个世界会有什么不一样?关于比特币系统的实际事实与我们今天所知的比特币有什么不一样?比特币在我们世界中的什么功能是在这个思想实验中的比特币所没有的?

仔细考虑一下。

答案是:几乎没有。它一样稀缺、一样硬、也同样“优于黄金”。唯一的实质区别是风险之一:也许有一天,加拿大警察可以踢开这家伙的门,使他关闭比特币。(蓝狐笔记:但是就这个分布式的属性,决定其他属性是否有意义,所以表面虽类似,本质却完全不同。这里的问题在于它是一个整体的不可或缺的部分,作者通过拆解将其分开,这本身就造成了概念上的混淆)

这会杀死比特币。那是不允许发生的。

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原因。这是为了让它在面临审查、操控以及关闭时能幸免于难。但除此之外,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分散化)实际上并没什么作用。当然,这对于它的形象和叙事很重要,如果它不是去中心化的,在这点上,我们不会将其视为合法的。但,系统的所有实质功能基本上都是相同的。

幸运的是,没有什么加拿大人控制了比特币。没有人可以关闭比特币,这很好。但,这种观点揭示了关于去中心化的重要内容。

中本聪让比特币去中心化以解决一个特定问题:之前的互联网原生货币一直被关闭。去中心化形式的货币对无力清偿、攻击和审查都具有弹性。但,去中心化本身并不是重点。它只是达成目的的工具。关键是要创建一种可行的互联网货币。

对于中本聪来说,去中心化是有价值的,迄今为止,它减轻了一些根本的风险:审查、平台安全、腐败等。去中心化给予我们一些关注的属性,而不是去中心化本身。

 

你无法在更去中心化方面进行竞争

 

作为加密VC,我经常听到有些项目声称它们将是“X,但,是去中心化的X”。通常,这是调性不佳的差劲推销。

问题在于:去中心化是全局的新兴属性。这些属性几乎不可能进行竞争。

这是一个用来思考网络属性的简单框架(最初从Nathan Wilcox那里学到的),有两个轴:属性可以是全局(全球)的或局部(本地)的,且它可以是直接或紧急的。

Credit:Tony Sheng

Q1:本地且直接的属性。想想当地的天气。它是你所在城市本地的局部情况,你所在城市的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因此,它很直接。人们经常根据当地和直接的属性(例如天气)来选择居住的城市。

Q2:本地且自然发生。想想你所在城市的选民投票率。你所在城市的人知道投票人数是多少,投票率高很好,但实际上没人直接感受到。即便人们从抽象的角度来关心公民的参与,城市也很难在更好的选民投票率方面竞争。

Q3:全局且直接。想想全球变暖。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直接感觉到全球变暖。但是,人们很难协调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说,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它,且每个人都对它的后果作出反应。

Q4:全局且自然发生。这是最隐蔽的特性。它们适用于所有人,但没人直接体验到它们。例如,“隐私”这样的事情。不是那种“你的邻居可以透过你的窗户看到你的隐私”这一类的,而更像是“数十亿美元公司拥有你的很多数据,这很奇怪且很不舒服,尽管似乎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明显的坏事。”

这就是问题所在。去中心化是最后一类:它是全局的,非直接的。没有人可以感觉到它。你可以感受到延迟、感受到交易费用,但从表面看都是一样的,无论它是中心化的,还是去中心化的。如果你的网络去中心化的程度下降,用户如何能知道?作为一般规则,产品几乎不可能在全局的、自然发生的价值属性(如去中心化)方面进行竞争。

现在,你可能会反驳:“这与产品之间的竞争无关。这与建立更好的互联网相关。”

好吧!在你自己的个人Mastodon服务器上自己构建更好的互联网。但这对你还不够,你想要全世界都加入其中。没错!如果你想要,你必须竞争这个世界的注意力,且你必须基于优点进行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去中心化并不是优势。它是一个障碍。且不管它。你依然可以赢,如果去中心化实际上可以让你做任何其他事情都无法处理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会赢的原因,尽管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它带来了一些全新的东西:无须审查货币的无须许可转移。比特币已经通过存活和保证健康证明了它的价值,它已经超过10年的历史,它成功地从其看似不成熟的青春期(门头沟事件、丝绸之路、暗网市场等)中安然度过。比特币幸存下来是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

但,让我们更具体一些。很多支持者声称,是开发者选择了这个新世界。是开发者厌倦了现代互联网的花园围墙。开发者将我们带入新的去中心化未来。

好的。那么,让我们来仔细看看。

我们知道,如今的开发者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上构建很艰难:速度慢,费用贵,很难用,且区块链用户也不多。但去中心化的支持者会反驳:你不知道Twitter API的故事吗?Twitter最初有开放的API,但他们将其关闭,所有基于API构建应用的企业家都遭到毁灭性打击。企业家们不再想使用其他人拥有的API。这就是为什么web3会赢的原因。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开发者也不在乎“去中心化”。当开发者评估是否使用Linux、npm、React、Twilio时,他们一点也不关心它们是否是去中心化的。开发者关心风险。

他们希望最小化技术风险。他们想要最小化API依赖的风险。但是,他们也想最小化他们平台的用户迁移到其他平台的风险(或从不出现这类风险);他们关心潜在的技术崩溃风险;他们关心工具降级或永不优化的风险,诸如此类。

风险是一个多维度的向量。去中心化减轻了一些风险,但无法减轻其他风险。我向你保证,今天的开发者在Twitter剩下的API上构建产品也比他们在公链上构建产品更舒适。Twitter有3800万账户定期使用其API,而整个dApp用户总数依然远低于100万。

需要明确的是,去中心化降低了一些风险!在去中心化系统中,审查或关闭的风险较低。但是,作为开发者,这些真的是他们关心的主要风险吗?还是他们更关心正常运行时间、成本或用户流失?这取决于开发者要构建的东西!

去中心化会增加哪些风险?这对我的p99响应时间有什么影响?或网络上的费用飙升使我的用户迁移到其他地方的概率有多大?作为开发者,这一系列的权衡值得吗?

加密领域巧妙地利用其防审查功能来构建货币和开放金融。很好!对人们来说,有什么比银行更讨厌的?但是,web3的故事是这样说的:没关系。相反,我们应该试图去中心化Uber、Airbnb,你知道,这是世界上两个最受欢迎的产品,它们面对停滞不前的历史悠久的前技术产业刚刚开始颠覆。还有谷歌,你说呢?你是说美国历史上最被信赖的品牌之一吗?当然,让我们尝试在以太坊上重新实现最难的计算机科学和数据问题,而以太坊等同于图形计算器的技术。

当它让你从根本上改变新事物而不是从根本上恶化旧事物,去中心化是有价值的。Web3支持者试图与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产品抗衡,而与此同时,它们让自己陷入去中心化的架构困境中。如果你想赢得拳击比赛,你可能最好不要选择房间里最强的人,尤其是当你的一只手还被绑在背后时。

要针对差劲的产品进行创新。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产品到处都是。只有在去中心化成为真正优势时,你才能获胜。

 

但,这真的是去中心化吗?

 

问某些事情是否为“真正去中心化”是很虚的。我希望这个问题消散而去。让我举两个例子,说明为什么使用D开头词语是如此让人费解。(蓝狐笔记:D开头是指Decentralized,如DeFi等)

DeFi通常被声称为更安全,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他们的意思是,它的代码是在公链的智能合约中直接执行的。任何普通的程序员都会反驳:等等,为什么仅仅是因为用代码编写的,它就是安全的?

当然,DeFi本身并没有提供安全性。事实上,这些程序中的单个bug就有可能清掉其中的所有资金。只需看下0x黑客,其中攻击者本来可以窃走系统中的所有资金!当然,还有DAO 黑客,Bancor黑客,bZx攻击,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DeFi自身并没有更安全的内在因素。

安全始于经过审计的开源代码,它由最佳实践编写,且最好是,经过形式化验证。但是,让某个事情安全的最重要的是经过长时间的利益攸关的实战检验。正如中心化系统所遭遇的一样。

还有一个例子:预言机问题。人们在谈到预言机问题时,会失去常识。因此,这是进行现实测试的好地方。

简而言之,预言机问题问的是:区块链如何来了解发生在其外部的事情?根据定义,有人向区块链报告这些信息,但我们应该相信谁来报告这些数据,我们怎么知道数据是正确的?按照这个框架,“预言机”问题是一个孩子们都可以理解的问题:我们怎么知道有人在告诉我们真相?

让我们以Maker V1 预言机系统为例子。它基本上由20个地址,其中大多数都是匿名的,他们将价格发布到链上。预言机按照这20个价格的中位数进行报告。你可能会问“这是去中心化的吗?”

这是个错误的问法。正确的问题是:相信这个预言机告诉我们的信息要冒多大风险?操纵预言机的成本是多少?涉及到谁的声誉?迄今为止什么价值牵涉其中,系统正确运行多长时间了?它是否是去中心化的跟我们实际关心的并不相关,尤其是,如果审查并不是系统的主要风险的话?

后退一步。现实世界中的预言机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当一个人想知道比赛的结果,他们会怎么做?他们可能会检查ESPN。他们多中心化啊!为什么他们相信ESPN的比分?ESPN在玩什么复杂的加密经济博弈,以使得我们可以放心地信任他们了吗?

一个答案可能是:好吧。如果ESPN发布的分数不正确,那么,有人可以起诉他们要求赔偿。ESPN的银行账户能被法律系统所控制,因此,ESPN有诚实做事的动机。因此,我们有很好的预言机,这得感谢针对ESPN的诉讼威胁。

这种分析很诱人,但并不完全正确。

如果ESPN开始将比赛结果发布到以太坊上,你认为人们会如何对待链上的预言机?我告诉你:人们会只使用ESPN的比分。他们会使用它们,而不是Chainlink、Augur、或任何其他所谓的去中心化预言机。因为他们相信ESPN的比分。即便是ESPN明确否认对这些比分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也会是如此。(蓝狐笔记:如果是发不到区块链上,单点故障和错误的概率很大,并不同意作者的这一判断,人们更合理的选择是,可以选择多个信息来源的预言机,而ESPN只是其中的一个来源,其中包括ESPN工作人员的操作失误,黑客的攻击等可能性)

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会相信ESPN,即便它不是去中心化的?(大声地说,听上去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每个人都知道为什么我们会相信ESPN的比分:因为声誉。ESPN声誉的价值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我们相信ESPN不会试图去削弱它。它超越了任何一些这样的简单东西:“他们质押了X美元,但如果他们破坏了预言机,他们会赚到Y美元。”在这个意义上,ESPN的声誉支撑了他们发布的每场比赛的比分。他们质押了其整个业务生命周期相同的X美元。你可能会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将他们要赚的钱作为交叉保证金。你无法通过抵押或债券或任何其他加密经济博弈中人们要求的来做到这一点。声誉正是迭代游戏实现长期价值创造的方式。没有声誉,世界上就没有足够的资本让我们所有人相互信任。

那么,Maker的预言机系统怎么样?为什么DeFi中有这么多产品使用它?我不认为这是因为它是“最去中心化的”。我认为,真正的答案很简单:声誉。人们相信Maker的声誉。

当然,他们也知道从技术上,15个参与者就可以合谋并卷钱逃跑。(确实,ESPN上的单个开发者就可以发布虚假的比赛比分。)但我认为,从内心深处,人们会直观了解到Maker这个品牌,有声誉维护,这跟ESPN并无二致。而这个声誉,在某种程度上,很难用量化的方式来支持它每次在链上发布的价格。从某种抽象的意义上,Maker系统在其预言机背后有比要求债券和消减的初级系统更大的经济价值。

如果我们接受DAO可以像公司一样的概念,为什么我们不愿意考虑DAO可以拥有值得保护的声誉呢?

现在,MakerDAO是垄断者,我们从直觉上相信它的声誉会减轻其负担。但MakerDAO保留了通过全球结算退出的大门。如果MakerDAO搞砸或被操纵,它的用户将不会再回来。

尽管有诸多缺陷,但许多DeFi项目依然选择了Maker预言机。需要明确的是,我不认为Maker预言机接近于最佳预言机的设计。但它确实起作用。开发者可以直观地理解Maker 预言机为什么值得信赖。

很多研究者会认为作出如此不精确的安全声明会让人讨厌。如果它无法定量,如果它不是“X乘以Y=Z”,那么,这不是正确的加密经济学。

我想说的是:我对你的预言机是否是去中心化的,一点也不关心。我只关心你的预言机是否在我关注的威胁模型下。尽管Chainlink和Augur比Maker的预言机更去中心化,但它们在过往都不怎么成功。我不认为Maker 预言机是完美的。但它比我们今天市面上看到的多数都要好。(蓝狐笔记:不太认同作者的判断,预言机一直在追求去中心化,其目的并不是为了去中心化本身,而是为了提供更可靠更安全的预言机,此处不需要文字游戏和无聊且索然无味的逻辑辩论。)

 

去中心化并非二元的

 

但是,如果问某个事情是否为“真正去中心化”,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去中心化并非是一个“是或否”的问题。如果你需要一个可以从“三个字母机构”的目标攻击中存活下来的网络,那么,即便是比特币也不足够好。但大多数人并不需要这些。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需要的去中心化的程度,再多的去中心化可能也没有什么用。

请记住,去中心化并不能线性地降低风险。它更像是S形曲线。最初那么一点点的去中心化实际上无法完成任何事情。以Napster为例:Napster在某种程度上是去中心化的,它并没有在其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文件。但Napster充当了搜索索引,帮助人们可以发现其他人的文件。因此,如果有人关闭Napster服务器(发生在2001年),他们基本上关闭了所有的一切。所有Napster设计中的小P2P元素基本上都是橱窗上的装饰,因为整个系统可以从顶部轻松封掉。

早期的去中心化尝试并不会实现任何事情,直到去中心化的程度足以抗审查。这就像制造防水的桶一样,一点密封剂并不解决问题,直到你实际上堵住每个漏水的孔。到那时,你进入了去中心化曲线的拐弯处,突然所有的工作都会对你的关闭风险产生明显影响。

然后,你爬上了S,去中心化治理、代币所有权等,你达到了一个稳定状态,在这个状态下,系统基本上具有抗审查性。你可以投入更多资金来进一步分配哈希率,或者向P2P系统增加更多节点,或减轻自私挖矿或其他,但在多数情况下,任何边际改变并不能实质上改变系统的属性。这些系统不能被脚本小子取而代之,可能所有这些系统都可以由一个具有动机的民族国家所取缔。在最终程度上,多数关于去中心化的争论只是评头论足而已。

你认为你最喜欢的项目在S曲线上的哪个位置?我认为,大多数大型的去中心化网络都比大多数人想承认的更接近于高原。当然,比特币比以太坊更去中心化。跟比特币不同,以太坊的发明者依然在指导项目,且它有频繁的升级计划。但从风险的角度,比特币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远。比特币和以太坊都可以被民族国家所摧毁,但两者都无法被互联网上有组织的参与者所摧毁。

我在这里说的是,去中心化的收益递减。这是明显的边际分析,但人们很少将其应用到去中心化概念本身。因此,为什么我们会收到无休止的系列文章,它们嘲笑区块链的P2P网络和治理是如何不真正去中心化。

协议风险并不总是随着去中心化而降低。去中心化太快也会引入之前并不存在的新风险。我从未见过中心化服务器会有51%攻击的风险,或抢先交易的脆弱性、或收费狙击的攻击等。当然,你也不应该低估通过关闭系统来快速响应错误的能力。中心化系统可以更有效地应对威胁,并围绕技术负责人进行组织。

想起Spectre和Meltdown错误之后,计算机行业如何围绕其领导地位集结起来。面对摇摇欲坠的行业漏洞,Intel、Microsoft以及Linux上的特别团队在实施打补丁程序的同时,进行整个行业的信息披露禁止。现在回头看看,它做得很好!如果在完全去中心化的体系中,这会困难得多。圣玛丽大学的法学教授安吉拉·沃尔奇在《解构去中心化》中提到,“真正去中心化”的项目不可能有这样的秘密。用她的话来说,“秘密揭示了中心化”。

“bug修复、秘密开发者会议、矿池的中心化......所有都揭示了中心化——而不是分散的力量。然而,不加批判地将区块链系统描述为去中心化的,我们跳过了所有这些。”

在她的前提下,她绝对是正确的。(尽管我拒绝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二元划分)但是我得出不同的结论:这告诉我们,项目的最佳均衡并不是当前的“100%去中心化”。在S形曲线上进一步爬升,其收益会递减,而且这里的果汁量不值得榨取(蓝狐笔记:这里的意思是,增加去中心化的程度,并没有带来相应比例的回报。)

综上所述,有很多网络无法通过去中心化的s曲线一路向上。我想起了IOTA;我肯定你有自己喜欢的山寨币。如果你想跨越鸿沟,但失败了,那么去中心化确实很重要。

但是,对于这些网络来说,最大的风险并不是它们的治理过于中心化,而是它们的治理过于无能。当然,我希望最终区块链的治理是去中心化的。但如果你给我选择的机会,我都会选择世界级的中心化治理,而不是糟糕的去中心化治理。

 

超越纯粹去中心化的文化

 

尽管如此,加密社区还是喜欢相互指责,并声称其竞争对手不是“真正去中心化”的。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完美的攻击,因为任何事情都可以更加去中心化。这是每个项目具有的原罪。它将去中心化变成了纯粹的美德,自我鞭挞的仪式。

但这种纯粹去中心化的文化不仅让人筋疲力尽,而且也适得其反。

我知道我捅了马蜂窝。所以让我说得更清楚一些。如果它不是去中心化的,比特币将永远不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创建互联网原生的数字黄金没有其他道路可以走。但是,我不想看到我们这一代人中最聪明的人迷恋于这单一维度,且忽视了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

在我们担忧去中心化之前,让我们首先担忧什么事情值得去中心化。别忘了,还没有人真正想要这些东西!没人知道它将实际解决什么问题!这一切依然很奇怪,复杂,且无法使用!

在这一点上,我同意杰西·沃尔登的观点:一旦项目找到了产品和市场的契合,就应该逐步进行去中心化。也就是说,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对于这个领域的大多数事物,寻找产品和市场的契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此之前,我认为,我们可以不必完美地实现去中心化。我们的重点应该放在创新和构建更好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上。

如果你问我,那是真正的目标。去中心化有时候,只是一种抵达终点的手段。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7747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