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宝区块链真面目:无厘头业务逻辑,实际控制人持续减持

互链脉搏 发布在 海盗号 19415

文:互链脉搏

 

3月27日,中青宝(300052)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全文8次提及“区块链”,4次作为云计算的陪衬,4次和一个关联交易有关,但没有一次出现在公司的战略或者核心业务中,区块链业务是“边角料”的存在。

但过去两年中青宝在区块链的业务的宣传方面,是四处开花,公司先后公布其涉及到了区块链挖矿、数字货币、游戏、溯源、政务、研究、智能制造等,组合到一起俨然已经打造成区块链产业生态。中青宝也被市场视为区块链龙头,受到资本追捧。

一方面,年报的轻描淡写,另一方面在资本市场又屡屡释放利好,中青宝的区块链业务真面目究竟为何?

 

无厘头的业务逻辑

2018年初,区块链概念被热炒,相关个股股价飙升。1月11日,中青宝在投资者互动平台透露,“公司控股股东宝德科技自主研发的数字货币矿机已在热销;公司全资子公司宝腾互联计划将剩余的带宽和算力,与宝德科技的矿机结合形成共享云池,以自用或出租的方式,从事数字货币挖掘,共享云池业务将在近期开展。游戏创新方面,公司组织团队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建立游戏的输赢概率更为透明、公平、不可更改的博弈机制,营造良好游戏环境,这类游戏近期将会由全资子公司在海外发行。

此消息一出,1月12日,中青宝股价迅速拉一个涨停,第二个交易日1月15日继续上涨4.05%。

这一波暴涨,引发了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注意。

2018年1月17日,中青宝公告称,宝德科技生产的数字货币矿机主要用于挖掘数字货币,目前与公司的游戏主业、云计算业务没有关联性。

由此,中青宝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就此结束,再无下文。

但是中青宝利用区块链技术加持其游戏业务的窗口仍然打开。在当年1月17日公告中表示“对于区块链游戏产品的开发,是依托公司原有的棋牌游戏的基础上加入区块链技术算法,打造新型的区块链棋牌类游戏,预期开发时间为3-6个月,于东南亚地区发行,这类游戏尚处探索阶段。”

同年3月27日,中青宝股东大会上,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文毅称,公司在进行区块链和游戏相结合的研究,该事项尚在可行性研究阶段,未达到实质性应用的阶段,仍属于战略层面判断。

3月27日当周,中青宝连涨一周。

但到了之前所述游戏要交付的时间,中青宝没有交货,但据中青宝后来披露的资料显示,2018年8月30日,中青宝子公司宝腾互联与深圳对口帮扶河源指挥部签订了《“区块链+产品溯源链”系统使用许可合同》,合同金额40万元,该系统在两个月后上线。同年12月,深圳对口帮扶河源指挥部委托宝腾互联开发“区块链+资金监管链”、“区块链+产业项目管理链”系统陆续上线,合同金额45万元。

从区块链1.0的挖矿,到2.0的游戏,再到3.0的落地应用,中青宝都赶上了。

但上述两个项目究竟运行如何?互链脉搏查不到任何资料,说其“三无”项目也不过分。“一无”:无技术介绍。究竟使用什么样的区块链系统,节点是否可信、数据采集技术是否可信一概不知;“二无”:无区块链浏览器。因此也看不到区块链运行的数据,有多少业务上链,产生多少交易;“三无”:无网信办的区块链项目备案。

尽管“三无”,但中青宝仍被视为区块链龙头,在2019年赶上了数次大涨,在9月16日起连续三日涨停,单周的累计涨幅达43%。从8月15日到9月24日股价翻倍。

就如同挖矿和游戏一样,宝腾互联和河源的合作又没了下文。

外界合作没了,内部可以合作。2019年12月12日,宝腾互联与斗酒酒业针对“区块链+智能酒厂”项目签订《“区块链+智能酒厂”项目软件开发合同》。斗酒酒业通过支付人民币400万元软件服务业务。斗酒酒业是中青宝实际控制人李瑞杰旗下公司。然而这次合作没有披露区块链在智能酒厂中究竟起什么作用。但不管怎么样,中青宝有区块链的故事可以继续讲。

观察中青宝涉足的区块链业务,仿佛都是从天而降的,之间没有关联,技术没有传承,产品没有复制,运营没有下文,是否有用区块链都成问题,真可谓“无厘头”。

中青宝披露区块链业务一览

(制表:互链脉搏)

 

背后的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中青宝和斗酒酒业的关联交易是否是出于各自实体的所需?

众所周知,区块链经过不断试错,在部分领域开始产生实际价值,比如供应链金融、贸易金融、资产证券化等。但是对于大多数领域,仍然在探索。此次宝腾互联和斗酒酒业要打造的“区块链+智能酒厂”项目,更是前不见古人,后不知道多长时间才有来者。另对于斗酒酒业而言,400万元并不是小数目。

深圳宝德集团2011年收购金沙古酒,当时计划力争通过5—7年时间,使金沙古酒成为销售超过20亿元的优秀酱香型白酒企业,并成为一家100亿元规模的上市企业。

然而斗酒酒业经营大幅低于预期,根据企查查数据, 2015年以来斗酒酒业持续亏损,2018年营业收入低至221万元,净利润-260万元,企业参保人数仅仅17人。

但是根据中青宝的披露,2018年净利润1298.98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1224.94万元。

即便按照中青宝披露的数据计算,斗酒酒业支付给宝德互联的400万元相当于该公司2018年年利润的三分之一。对于一项收益不明朗,无人验证的项目而言,斗酒酒业如此出牌让人疑惑。

(数据来源:企查查 上市公司公告)

但对于中青宝而言,则是利好。从2018年1月布局区块链到2019年12月,接近两年的时间,中青宝区块链合同收入仅仅85万元,但斗酒酒业如果付款,中青宝区块链收入立刻增长370%。

至少在此消息公布后,中青宝股价又开始反弹,从2019年12月12日收盘的14.29元,涨至12月25日高位的17.75元,涨幅24.2%。

中青宝部分财务数据

(来源:中青宝年报)

根据3月27日,中青宝年报披露的数据,其扣除非经营性损益的净利润,只有189.82万元,比2018年减少93.22%。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大部分来自投资等非经营性业务,并且不可持续。

中青宝非经营业务对利润的影响

(来源:中青宝年报)

主营利润收敛,非经营利润不可持续,但是中青宝的股价在2019年全年涨幅50%,中间还出现过翻倍的行情,区块链概念功不可没。

然而,在过去一年,实际控制人李瑞杰和其控制的深圳宝德投资、宝德集团持续减持股份。

(来源:中青宝年报)

本文为【互链脉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76383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