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4 13:19

熔断、暴跌,危机下区块链的破局之道

新一轮金融危机已经敲响警钟。

本周,美股已连续2次触发熔断机制,这也是美国在实行熔断机制33年来第3次熔断,而第一次熔断发生在1997年席卷亚洲的金融危机。毫无疑问,自2009年以来,持续12年的美股牛市走向终结。

股市的暴跌也像病毒一样在全球蔓延,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资产全线暴跌。在过去五天,比特币市值缩水30%,以太坊市值缩水40%以上。结合今日价位来看,应证了“比特币尚未减半,资产已经减半”这句话。

 

危机中的“危”与“机”

危机已然无可避免,但与“危险”并存的是“机遇”。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以传统金融为主体的机构遭受重创,在危机之后互联网金融成为金融创新升级的基础,迎来全球性迅猛发展。今天,互联网金融已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沉浸在金融基础设施带来的便利之上,而屡见不鲜的P2P暴雷事件也不得不让我们惊醒。

总有一些疯狂的人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或许刚开始只是少数人热衷的游戏,但正真为大众所熟知时,我们才看到他的前瞻性。正如霍金所说:“推动科学前进的是个人的创见。”

2008年,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中写道:“互联网上的贸易,几乎都需要借助金融机构作为可信赖的第三方来处理电子支付信息。虽然这类系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运作良好,但是这类系统仍然内生性地受制于“基于信用的模式”的弱点。

过去十余年,在技术的驱动及全球政策趋势的引导下,比特币背后的逻辑已被广泛应用于各国、各企业间数字金融与网络应用的构建中来。在互联网金融持续萎靡下,以Libra为代表的区块链项目如同一剂强心针,刺激了全球的数字经济活力。在疫情当下,我们看到区块链在数字政务、慈善捐赠、电子票据等领域的潜在应用与重大机遇。

 

数字经济下的新货币金融

2008年金融危机后,互联网金融迅速兴起并发展,这与时代巨变是密不可分的。如今,在应对可能到来的新一轮经济危机中,我们或许可以将目光聚焦在数字经济上。

2009年,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发展为超主权储备货币,并逐步替换现有储备货币即美元。“该提议得到众多国家的支持,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国家。在以美元为主导的全球经济中,国家利益间的矛盾越发明显,美元的霸权垄断为弱势货币国家的经济带来巨大的冲击,如委内瑞拉、伊拉等国。这些国家计划或已经发行国家主权数字货币来进一步抵消美元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中美贸易战的本质也是经济全球化与国家利益间的矛盾。

全球经济是一个自由公开的市场,美元的权限也远远超过了他所能容纳的体量。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资深研究员肖钢指出,全球经济正陷入低增长、高负债、负利率时代,美元在全球储备资产中占比62%,但美国GDP占全球GDP比重只有15%,这意味着美元的霸权地位和它在全球贸易比例的地位和占比GDP比例的地位是很不相配的。

欧盟前主席容克曾经抱怨说,欧洲每年进口3000亿欧元的能源,其中只有2%来自美国,但是要支付的货币80%是美元,认为这是荒唐的。

尽管美元的霸权地位在短期内无法撼动,但我们也看到国际货币市场的一些新兴势力。2019年来,数字货币在国家及科技巨头的全球化战略布局中显露出尤为重要的作用,Libra在其白皮书中写道:“Libra 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作为一种自由流通的货币,数字货币无疑是更为开放的,而在此货币基础上也将催生新金融与应用的创新。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12个国家的央行在研究或试验数字货币(CBDC)。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杨望表示:“数字货币作为全球化货币,能在很大程度上消除汇率风险,促进国际贸易,维护币值稳定,更好地实现国际货币体系目标;数字货币作为全球货币,能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增强全球经济的稳定性。“在全球化经济的发展进程中,金融基础设施服务也在不断完善,在这过程中区块链并非必不可缺的技术,但或许是最有效的技术。

 

优化资源配置,赋能产业升级

每次金融危机各国势必会做出经济结构的调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为了实现经济的稳增长,我国实施了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在宽松的经济政策下,我国正面临着“供需不匹配“的失衡经济结构,供大于求导致的产能过剩成为我国经济转型的负担。

如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往往被划分为租赁经济,而不是共享经济,因为单车供应商即中心化的节点,并非点对点的模式。共享单车产业的过度生产,导致单车的供应量远远大于需求量,造成大量资源的闲置与浪费。而另一种出行方式顺风车则是撮合需求匹配的车主与乘客,实现汽车资源的高效利用,这便是供给侧改革的创新。

供给侧改革是我国经济改革的主要方向,也是实现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通过鼓励创新产业发展、加快金融体制改革、降低融资成本等方式实现产业升级。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表示,在需求结构上,要使经济发展,更多依靠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拉动,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效率;在产业结构上,使经济发展更多依靠服务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带动,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和绿色产业;推进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与建设生态文明紧密结合起来,促进经济转型发展、升级发展。

区块链本质上是在自由公开的网络中实现供需高效匹配撮合的系统,被认为是优化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技术。

在需求结构上,弱中心化的金融网络在保证交易多方在资产安全的基础上,使交易与资产的流通更加便捷。点对点的交易与服务将更加注重质量,而非数量,进而实现消费的不断升级,形成良性的生产与消费关系。此外,区块链网络也将优化投资结构,投资人将进入到更加透明的投资环境中,面临更多不同形式的投资选择,而创新型中小企业也将获得低成本融资。

在产业结构上,我国传统产业普遍存在网络化创新程度较低,并且升级动力不足。这导致我国经济发展过度依赖劳动力和资源,而对信息产业的投入较低。区块链行业同AI等新型技术一样,都属于信息产业,也是国家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产业,这对区块链的技术发展与产业布局无疑都具有促进作用。此外,区块链被广泛应用于各产业的业务赋能中,将不同性质的企业在同一生态中撮合,低成本、高匹配的业务赋能将成为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

这样看来,10月24日,中央层面释放的消息:“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以及今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加快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应用“,一方面是在鼓励技术的创新,另一方面是通过新技术来优化供给侧结构的升级,实现传统行业的数字化升级,综合提升我国企业的国际化地位。

正如彼得·安德鲁所说:“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用过去的逻辑做事“,危机在酝酿,而时代的变革已经开始。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69085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