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年也看不完:一幅卖出16万的加密艺术品

DappReview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33967

导读:近年来,区块链与艺术不断碰撞出新的火花,一个新型的小众圈层——加密艺术圈应运而生。借助区块链/NFT的特性,加密艺术开始在加密世界肆意生长,也开始在传统艺术领域产生影响力。这两天,加密艺术平台AsyncArt举行了一场加密艺术品拍卖。Vincent也强势参与了此次竞拍,并以88ETH的价格败北。这幅画并不是一幅简简单单的静态图片,而是由若干个图层组成、拥有者可以改变的“可编程艺术品”。在本文中,我们将带大家了解AsyncArt平台以及特有NFT的技术实现机制,相信围观此次拍卖后,大家对整个加密艺术品市场也能有新的认识。

Async.Art平台

该平台由CryptoArt圈内开发者Conlan创建,他同时也是一名以太坊/ Cryptovoxels爱好者。在艺术圈,Conlan团队绝对是说得上话的,其中一位团队成员n0shot曾是Apple的艺术总监。

“如果对艺术进行编程,会变成什么样?”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AsyncArt诞生了,这个项目本就是一场艺术实验。将艺术品Token化并交易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如果艺术品的外观可以随着时间变化,可以对其拥有者的操作做出反馈,甚至可以从外界获取数据,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AsyncArt选择用最有意思的方式给出答案。

两个概念:Master和 Layer

AsyncArt把艺术品分拆成Master(主画布)和Layer(图层)两个概念。Master是作品的主体体现形式,一个Master由多层Layers来构成。

Master除了指整个作品,它还包扩储存在ipfs上的一个配置文件,主要记录了其包含Layer的图片和Layer在Master中的位置等信息。

Layer是具体的、可见的作品图层,也被储存在ipfs上。Layer有多个参数:艺术家、拥有者、所属的Master、以及Layer参数。Layer参数会由艺术家预先设置好,如调整颜色、旋转甚至是作品内容等。

举个例子,第一幅被拍卖的作品是“First Supper”(最初的晚餐),它包含了人物、家具、背景、装饰品等总共22个Layers(图层)。如下图:

而这些Layers通过Master的配置信息组成了下图。

那么有意思的点来了:

1. 独立的所有权

Master和其包含的Layers的所有权都是独立的,Master和Layers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分别被Token化,都是独立的NFT,也就是说First Supper这幅画,共有1个Master NFT和22个不同的Layer NFT。

2. 可编程艺术(Programmable Art)

重点来了,Layer的拥有者有一项权利,就是能够改变Layer的设定和显示的方式。这么说,我是不是自己可以随便改动图片?并不是,按照目前AsyncArt的设定,创作Layer的艺术家要预先设定好Layer可改变的方式和具体参数,也就是说Layer拥有者目前只能在有限的选择中进行更改,并不能为所欲为。

上图中展示了两个Layer分别可以改变的内容,其中Wallpaper可以改变Texture(纹理),Stat(u)es of Liberty可以改变State、Feet、Arm Rotation这三个参数。

Master会随着各个Layer的变化而变化,但是Master的拥有者并不能决定这幅画如何变化,很可能一觉醒来整幅画都变了模样。根据我们的粗略估计,大部分Layer都至少有3种样式,总共22个Layer来组合,那么Master至少有3的22次方,即至少313亿种不同的展现形式!

DappReview的小伙伴在一个小时里,就观测到Master的四次变化(上图),欢迎大家一起来找茬,看看究竟哪里发生了变化。是不是很神奇?具体的实现方式我们在下面的章节中慢慢展开。

对于收藏者来说

如果你喜欢某个艺术家并购买了他的一幅Layer后,你就可以通过这个艺术家赋予Layer的参数来修改Layer的样子,所有修改结果都会反映在Master上。对于Master的收藏者,你不但拥有这张画整体的所有权,同时各个Layers的拥有者和艺术家都在为你”打工“,创造着无数张不同的画。

对于艺术家

艺术家可以设计艺术品中或大或小的参数,这个参数可以由Layer的拥有者输入或者改变。这是一种简单的可编程艺术(Programmable Art),艺术家可以尽情地发挥想象力。

查看AsyncArt信息和数据:

https://dapp.review/dapp/12794/async-art

下面来聊聊First Supper的拍卖

First Supper是该平台第一幅被拍卖的Master作品,也是一幅很有”背景”的加密艺术作品,它是目前唯一一幅由多位艺术家一起协作完成的作品,其中总计13位艺术家创作了22个Layer,构成这幅First Supper,颇有意味地致敬《最后的晚餐》。这13位艺术家大多是目前加密艺术这个新兴圈子内活跃的KOL,给该作品带来了不少背书。随便拉出几位讲一讲:

Josie小姐姐

Josie曾经是一位金融行业从业者,2017初年开始对加密艺术感兴趣,她将创作的第一幅加密艺术作品当做礼物送给男朋友,后者将它发在了Reddit上获得了巨大的关注量,Josie在此看到了机会,从此开启了加密艺术的创作生涯。Josie的作品多以美女+区块链元素为主,她在自己的网站上出售NFT艺术品和周边产品,价格在200美元左右。

右边这位便是Josie小姐姐

XCOPY

XCOPY是一位来自伦敦的加密艺术家,他是个发Tweet狂人,圈内所有动态几乎都可以在他的Twitter上看到。他的作品主要是骷髅主题的动态图画,在SuperRare上的四幅作品平均价超过1500美元。

ALOTTAMONEY

ALOTTAMONEY在Twitter上拥有1.6万粉丝,而且是加密艺术圈的玩梗大王,他的作品会拿币圈各种大佬开玩笑,其艺术品价格一般在200美元以上。

First Supper拍卖开始于UTC时间2月27日凌晨,28号晚上结束,最后阶段,每有一位竞拍者出价,倒计时自动延长五分钟。在几位竞拍者将价格提至55.55ETH之后,只剩下Vincent和MetaKovan两位竞拍者继续出价,价格迅速来到了Vincent出价的88ETH。MetaKovan人狠话不多,直接加码到103.4ETH,此后Vincent再未出价,MetaKovan了结了这场漫长的拉锯战,赢得了此次竞拍。MetaKovan后来在Discord群里说,他当时特意去看了Vincent钱包,发现只有99 ETH,考虑自己的幸运数字是34,所以干脆直接出价到103.4ETH的价格。最终该作品以103.4 ETH(时价约16万人民币)被MetaKovan拍中。

值得一提的是,本来MetaKovan账户只有不到50的ETH,在与Vincent竞价期间他被迫相继从Kraken交易所转入了总共110多个ETH才赢得了最终的竞拍,看来他在之前也并未预料到竞拍会如此疯狂。

Layer拍卖

在Master拍卖结束后两天,First Supper的各个Layer竞拍也来到了最后阶段,其中的20个Layers合计拍卖了264.7ETH,这已经是Master成交价格的2.56倍了,下图是各个Layer的竞拍价格走势(有2个Layer还未开始竞拍)

其中多里安·中本形象的Decentral Eyes以77 ETH的交易价成为最贵的Layer。

Vincent也参与了多个Layer的竞拍,最终以14.8 ETH的价格拍下了Eternal Anger这个Layer。

该Layer一共有三种可以改变的状态:

深挖AsyncArt

 

我们对AsyncArt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深挖一下它的具体实现机制,看看Layer的改变是如何影响Master的。DappReview小伙伴将自己对整个过程的理解梳理成了一张流程图:

1. Layer层修改参数

这一步是由Layer的拥有者发起一笔交易,调用智能合约中的函数useControlToken来修改记录在AsyncArt主合约中该Layer NFT的参数。上图是Vincent在AsyncArt页面更新其拍下的Layer状态至State2.

在对应的交易Event log里,可以看到tokenid为21的Layer(即上述中Eternal Anger)更新了leverIds,从此前的0更新成2。

2. 渲染器获取Layer参数和Master配置

Master图片由Layer组成,一旦有任何的Layer进行更新,那么对应的Master都应该进行改变,其改变的方式是通过一个渲染器(Renderer)完成。渲染器在生成Master时需要知道两部分信息:一个是Layer的最新参数,这个只需要从合约中获得即可,智能合约中记录了每一个Layer当前的参数设定。另一个是Master的配置文件,即每一个Layer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不同Layer的参数应该如何渲染。,这个配置文件则存储在IPFS上。例如,First Supper的配置信息储存位置是:

https://ipfs.io/ipfs/Qmaje8byBxmFTHDjCvDYLy1NPZkUX1Etx1agDw5HxNqtef

3. 渲染器生成Master图片

目前AsyncArt的操作方式是实时监控合约中Layer信息改变,然后实时调用渲染器生成最新的Master图片。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监控是否只能是中心化的监控,最终的生成的Master图片只能由AsyncArt来提供?DappReview小伙伴一开始也有同样的疑问。

实际上并不是,AsyncArt开源了这个渲染器(Renderer),地址在:

https://github.com/asyncart/async-renderer

任何人都可以用这个渲染器,获取到合约内Layer参数和ipfs上的Master配置,生成最新的Master图片,这个过程并不依赖于AsyncArt团队本身。可以理解为,生成Master图片的“原材料”、“配方”、“工具”全部是开放、去中心化的,任何人用它们都能还原出一模一样的Master图片。

 

总结

 

加密艺术圈现在还很小众,相关Dapp和社区都不多,还只是少数人的游戏。但AsyncArt平台的全新尝试让我们看到了区块链+艺术的有趣创新点。此前,每当我们讨论NFT艺术品,大多都是围绕区块链赋予的确权特性和唯一性。“可编程的艺术”,虽然目前只是简单的预设参数,但在我们看来,这算是该概念的最小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智能合约存储参数,ipfs存储图层,用开源的渲染器生成图片,有限的Layer组合出313多亿种Master的形态,这样一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悄悄变化的艺术品,是不是很有意思?

毕竟,假如每一秒Layer就变化一次,要不重复的遍历313多亿张Master图片形态,大约需要近1000年。

查看AsyncArt信息和数据:

https://dapp.review/dapp/12794/async-art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63303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