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加密货币市场正式步入减半年,对于牛市的期待成为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年初的市场也是风起云涌,将在今年进行区块奖励减半的几个币种开启了强势上涨,一改2019年下半年的阴跌走势。这其中分叉币更是独领风骚,BSV的价格更是夸张的在短短几天内上涨了四倍多,涨幅最大;分叉币BCH的涨幅最高接近一倍,一些小众分叉币比如BCD(比特币钻石)的涨幅也超过两倍。一开年分叉币就演绎如此疯狂的行情,试图用一根阳线改变人们的信仰,行情来的突然,让人觉得奇怪;而在此期间龙头老大BTC只是小幅上涨,ETH等主流加密货币也只是小幅回暖。这样鲜明的对比更是让人觉得事有蹊跷,分叉币搞事情是跑不脱了。

澳本聪案件再次搅动BSV

分叉币BSV的上涨与澳本聪涉及的财产纠纷案有很大关系。众所周知,在2016年5月日,澳本聪宣称自己是发明比特币的中本聪,然而他却无法自证身份。要证明身份的一个简单做法就是解锁创世区块里中本聪挖到的第一笔比特币,然而澳本聪迟迟无法解锁,这让人们无法信服。但是澳本聪过去的活动又确实与比特币的诞生和发展息息相关,早年他与计算机安全专家Dave Kleiman有着密切邮件交流,而且在2008年的一封邮件里他提到了比特币,这个时间早于比特币白皮书公布的时间。这封邮件被认为是证明澳本聪就是中本聪的关键证据,甚至一些业内权威人士也认为澳本聪就是中本聪本聪。

澳本聪和Dave Kleiman两人还合资开办了一家专门进行比特币挖矿的公司,各占50%股份,到Dave Kleiman去世之前,这家公司一共合计挖出了110万枚比特币。澳本聪并没有在Dave Kleiman去世后将其中的一半比特币给其家人,而是通过伪造签名和转移公司产权的办法将这些比特币据为己有。直到澳大利亚当局审查他的税务问题,这件事情才被暴露出来,Dave Kleiman的弟弟才了解到哥哥拥有110完美比特币中的一半分额,于是他起诉澳本聪,要求他返还属于已故哥哥的那55万枚比特币。这场诉讼一直持续到今年,这时澳本聪表示这些比特币由一个信托保管,解锁这份信托需要信托中的7位受托人共同授权。

 

美国的法院要求澳本聪在2月3日前解锁信托,澳本聪在言论中表现出能够解锁这笔财产的强烈信心,这对其一手主导的分叉币BSV造成强烈推动作用。尽管其律师表示他并没有拿到这些比特币的私钥,而2月3日他又用另一个谎言来掩盖他拿不到私钥的事实,但是这似乎并不影响澳本聪的信徒,他们相信BSV才是真正的比特币,大涨的BSV一度成为市值排名第四的加密货币。

澳本聪主导的一家公司谋划了BCH的硬分叉产生了BSV,这家公司随后负责BSV的开发和维护。他利用自己受争议的身份组织社群,拉拢矿池不断做大BSV。虽然澳本聪严格按照白皮书的规划发展,但是中心化的开发部署让BSV降格为币圈项目币。BSV币价走势与澳本聪的案件进展和身份问题息息相关,据传言澳本聪也会利用自身的信息优势通过BSV的行情来牟利。近乎独裁式的发展模式和借势炒作的市场运作,暴露了BSV的治理缺陷,这并不符合区块链精神,也难以产生长期价值。

“矿霸”把持下的BCH

BCH(比特币现金)是由比特币硬分叉而来,分叉源自于开发者对于区块链大小的争论。这个争论本不该存在,最开始比特币没有特别限制大小,一个区块链可以达到32M;但是随着使用人数增加和交易的频繁,为了保证系统安全运行,中本聪将区块大小限定为1M。中本聪隐退后,区块大小的问题就被搁置了,很多人认为中本聪在最初并没有限制区块大小的本意,限制区块大小只是为了系统稳健运行的临时措施。随着交易量的不断增加,1M的区块很快被塞满,于是认为中本聪本意并非限制区块大小的开发者们开始呼吁对区块进行扩容。然而彼时的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中,支持保持区块不变的开发者占多数,而这场争论也随着比特币的不断流行而愈演愈烈。最后支持小区块的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将支持大区块的开发者踢出团队,大区块的开发者聚集起来试图通过硬分叉来达成理想,这一号召得到了不少比特币“矿霸”的支持,这包括比特大陆、viaBTC,有莱比特矿池也参与了进来。没有“矿霸”切换算力进行支持,BCH很难发展壮大,甚至连BCH这个名字都是某“矿霸”给命名的,如今BCH已经稳居市值前5名之内。

“矿霸”把持了BCH的发展,主要的几大矿池占据了BCH挖矿算力的三成,为了支持BCH的发展,他们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的基金会来资助开发者。公链的开发和维护需要相当大的投入,这个基金会额资金来源主要是捐赠,但如今也遇到了资金难题。最近,以莱特币矿池的江卓尔为首的几个“矿霸”提出让矿工捐赠12.5%的挖矿收入给基金会,支持BCH的发展,如果某个矿工不捐赠,其产出的区块会被其他矿工当作孤块处理。这种提议实际上是强制让所有矿工交税,而且这些资金会被交由一家香港注册公司来管理。

这个消息一出就受到各方质疑,就连V神也看不下去了,他表示这种做法让BCH赖以生存的共识被破坏,并可能因此产生利益集团。“矿霸”强行推广税收显得非常诡异,暴露出BCH缺乏民主治理的问题,也暴露出BCH开发维护上的薄弱。江卓尔在这份提议中表示要在牛市到来之前为BCH开发者提供足够的资金,加速BCH的建设。这种说法就更奇怪了,难道BCH的开发还没有为更高的价格做好准备?是BCH的系统还不够稳健,还是“矿霸”们准备拉盘?其实从去年底开始,BCH链上就出现了来路不明的巨大算力,这些算力超过了几大“矿霸”的总和,一月份行情的爆发或与此有关。

不管是“矿霸”有意为之,埋伏拉盘,还是真想把BCH发展好,通过强制征税孤立不合作矿工的做法,可能会为BCH埋下分裂的隐患,也让BCH的理想主义成为笑谈。这么做显示了BCH在治理和开发社区支持上的困境,这将损害BCH的长期发展。

大饼还是大饼,不完美不影响其价值

中本聪在发明比特币时并没有把技术开发的治理问题设计好,于是中本聪隐退后,比特币系统的开发权由谁掌控,如何为社区贡献的代码进行把关,开发的资金来源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都没有交代,而是把开发权限交给Gavin Andreson了事,这是很遗憾的,这是造成比特币出现硬分叉的重要原因。目前比特币由支持小区快的非盈利组织Bitcoin Core开发维护,开发资金源自捐赠,还有超过2800名来自全球各地的开发人员为社区贡献代码或提交bug报告,大部分人都是义务参与维护,若不是真爱粉,比特币不会吸引这么多开发者。

Bitcoin Core把控最终解释权也并不是最好的做法,但是对比分叉币BCH由“矿霸”掌控和BSV由一个权威掌控的情况,比特币当前的开发并不受利益和权威干扰,分歧主要来自技术,他们提出的技术方案若得不到矿工的支持,就会有分叉的隐患,矿工的制约作用让开发者无法为所欲为。硬分叉这件事常常被人们诟病,认为比特币会因此不断分裂,破坏共识。但其实硬分叉也有好处,它充当了一个过滤器,不断保留大多数人的意见,让小部分人分叉出去;主链如同树的主干,在保守稳健的步伐中成长壮大,而分叉币就如同枝丫,虽能开花结果,但永远不会比主干健壮。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比特币实际上是没有项目方的,仅仅具有一个非盈利的开发组织,这在基础设施层面上保证了比特币系统的公平性,有助于比特币价值的不断延伸,获得更广泛的共识。以太坊即后来的额一些项目吸取了比特币在开发上的教训,在社区开发管理和资金来源上做了更好的安排,比如后来出现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能够更好地处理链上治理和开发管理问题。我们也希望比特币的核心开发团队能够建立更完善的开发规范,让开发权有序传承,保持公开透明和民主审慎的开发方式。大饼还是大饼,其价值并不能被分叉币否定,而BSV和BCH等分叉币搞事情反而让他们的治理问题暴露得更加明显,让理性的投资者更加怀疑这类分叉币的长期投资价值。我建议大家投资区块链时务必要把握具有长期价值的币种,分叉币会在减半行情中陪跑比特币,但暂时还不具备长期投资价值。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6170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