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降至1%,Voice上线……EOS的持币者们仍旧迷茫

PANews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164317

文 | 郑毅 编辑 | 毕彤彤 出品 | PANews

“最近真的很犹豫,坚守了两年了,还要不要继续坚持。” 袁韧伟,一位曾在2018年高位接盘EOS的老玩家向PANews诉苦道,“可能等不到回本那天了”。

号称“Facebook杀手”的Voice已于半月前到来,但他心中所期的“市场狂欢”并未见踪影。社区依旧悲观,币价始终低迷,Coinbase、韦氏评级等机构的消极声音也让“HODLER”们摇摇欲坠的信仰雪上加霜。

在“老韭菜” 袁韧伟看来,这条曾经甚至被冠以“区块链3.0”头衔的公链似乎正坠向谷底。资源系统拥堵,DAPP陆续出逃,治理中心化,超级节点被交易所把持等内部问题频出不已,大环境下,更是面临Nervos、Cosmos、Algorand等新兴区块链系统的挑战。

“现在这形势,是个人都想踩EOS一脚。”袁韧伟无奈地说道,转移阵地的想法不断冒出,但心中的不甘却驱使着他仍在坚守。

节点困境争议不断

 

自EOS主网上线后,关于节点的争议就从未停歇。

在EOS的DPOS共识机制中,节点分为超级节点和备用节点两类,其中超级节点由得票率最高的前21个节点组成。而超级节点中大量被中国节点把持曾引起海外社区的不满。

据PANews统计,截止至2020年2月25日,EOS排名前21名的超级节点中,注册地在中国的节点占据了13席,总得票率为36.8%,而将统计数据延伸至前30名,我们可以发现中国节点占据了21席,总得票率甚至超过全部节点的半数,达到了51.8%。也就是说,中国节点在客观上对EOS网络有着极强的统治力,这也是西方节点们普遍不满的原因。

2019年11月,eosnewyork(EOS纽约)节点曝出中国节点eosshenzhen(EOS深圳)除了运营自身节点外,还控制了stargalaxybp,validatoreos,eoszeusiobp1,eosunioniobp,eosathenabp1和eosrainbowbp等6个备选节点。EOS纽约认为该节点的行为对EOS主网的安全造成了威胁,发起提案要求将六个节点进行删除。

不仅是节点间的内讧,大量交易所把持超级节点也引起了社区和开发者们的担忧。据PANews统计,位于得票率最高的前21名超级节点中,交易所占据其中7席,总得票率达到了20.57%。

作为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交易所在DPoS这种委托投票模式中具有天然的优势,用户担心自己存入其中的代币会被交易所私自挪用于投票,而自己却一无所获。

区块链3.0变身“堵”场

 

EOS曾以TPS高而走红,而如今,却不断沦为“堵”场。 2019年11月1日,ENU创始人Aiden Pearce发起了一个名为EIDOS的项目空投,用户只需向该项目的智能合约转入任意数量的EOS,就会收到一定EIDOS代币。作为名噪一时的区块链UBI概念提出者,EIDOS瞬间点燃了EOS用户们的热情。也就是这一天,沉寂许久的EOS主网直接“炸了”,用户惊讶地发现,因为资源堵塞,自己的账户无法进行任何交易。

众所周知,和以太坊等燃烧GAS进行转账的公链不同,EOS主打免费转账体系。EOS系统由RAM、NET和CPU三者组合而成,用户需要将一定EOS代币进行质押,就可以获得用于转账的CPU资源,但用户获得的CPU资源却并非恒定,它与全网EOS质押数量挂钩,这就意味着,当海量的EOS被质押换取CPU资源时,普通用户承受的质押压力就会大大增加,甚至为了进行一次转账,需要质押百元以上的EOS。

然而,这并不是EOS主网首次拥堵。早在2018年末,博彩应用风靡币圈时,面对高额的市场红利,矿工们疯狂地将每一枚EOS塞进CPU系统,EOS的主网彼时便几近瘫痪,时隔一年却依旧如此。

高昂的质押费用让项目方和普通用户望而却步,EOS的“免费转账”似乎名存实亡,为了使自己的应用能流畅运行,项目方往往需要租赁大量EOS进行质押,而这一笔开销,让很多项目方苦不堪言。虽然EOS母公司block.one数次更新、优化资源模型,并推出了资源交易所REX,希望以市场功能来调节资源拥堵,但始终没有改变“热门应用轻易堵塞全网”的尴尬局面。

2019年11月27日,基于EOS的社交平台KARMA宣布将应用迁移至WAX链;12月2日,韩国EOS链游平台ITAM宣布与WAX合作,在其链上推出新游;随后,Prospectors等游戏也开始了迁移工程,甚至曾将长期蝉联EOS游戏类应用日活榜首,大名鼎鼎的EOS Knight也将名字改为了Knight  Story,其升级版本在波场网络上发布,根据游戏工作室的说法,从EOS迁移到波场的原因是“那里的性能会好很多”。

“将应用迁移到WAX类的侧链,主要是受开发费用的影响。”Newdex团队对PANews说道,在他们看来,由于受到EOS主网CPU拥堵的影响,项目方迁移应用至其他链可以降低自身开发成本。

钱包服务商TokenPocket CEO付盼则指出DAPP离开主网的根本原因是“主网资源成本难扛,侧链放大补贴优惠”,在他看来开发者没有将自己的DAPP项目迁移至其他主网,而是选择侧链运行,反而说明了EOS的可持续发展潜力。

链上治理之殇

 

作为主网上线即主打“弱中心化”区块链系统的EOS,从未掩饰过自身接纳监管,引入“人治”的决心,在普遍信奉“Code is law”的大环境下,EOS率先推出了核心仲裁庭ECAF(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部门,以期化解链上纠纷,解决资产争端。block.one前CTO Thomas Cox 将其描绘成了一个乌托邦式的部门,让用户们备受期待。

然而事与愿违,ECAF上线后首次仲裁便不尽人意,在代号为2018-06-19-AO-001 的仲裁案件中,受害人提出仲裁申请后的数十小时内,ECAF也没有冻结双方账户,就在超级节点们焦急询问案情时,ECAF直接宣布由于自身规则尚未完善,将不会下任何仲裁命令。

碌碌无为的半年后,2018年11月8日,核心仲裁庭ECAF终于进行了第一次仲裁。意料之中的,案件中因账户私钥被钓鱼网站盗取的原告获胜,随后,ECAF命令超级节点修改账户私钥然后归还原告,社区一片哗然。

“私钥竟然能被随意修改?”

“谁给他们的权利?”

“仲裁员是怎么选出来的?”

一系列的质疑声扑面而来,在中心化的金融体系中尚且没有如此“荒诞”的剧本,在去中心化网络中竟然就此上演。毫无疑问,在大部分人看来,ECAF是整个EOS网络中最致命的缺陷。

除此之外,EOS网络的投票规则、代币抵押、资源治理模型也经过了数次更迭,至今仍备受争议。从EOS主网上线至今,节点投票都采用的是1票30投的机制,在该规则下,迅速滋生出了大量“共谋”节点,节点们互相串谋,形成互投票仓,共同瓜分出块利益。

早在2018年,某交易所员工曾泄露出的节点互投数据情报就曾显示该问题的严重性,该数据表包含的《节点互投表》、《控制节点投票情况》、《节点收益表》、《票仓及账户情况》四份表格详实地展示了交易所控制其他节点,扶持傀儡节点的惊人事实。

在意识到这些问题后,EOS的两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BM和Brendan Blumer开始考虑社区呼声较高的“1票1投”机制,BM在2019年10月15日撰写的EOS最新投票治理方案,除了规划六个抵押池的方案外,明确表示了新方案中的票权质押采取1票1投,Brendan Blumer也在Colin Talks Crypto的视频节目中表达了自己相同的立场。

Voice能否成为扭转颓势的关键?

 

2019年的B1june发布会上,EOS母公司block.one宣布将发布一款基于EOS网络的区块链社交产品Voice,在官方的介绍中,Voice是一款“基于区块链的、更加透明化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

为了部署和推广Voice,block.one也倾注了大量资源,仅购买Voice.com域名,就花费了3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1亿元,虽然这一举动受到了社区的质疑,不少人都认为这些钱花在EOS建设中将能发挥出更大价值,但block.one的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表示:“Voice是一个具有强大品牌力、高价值的品牌名,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克在最近一次5分钟的演讲里,提到了37次Voice,虽然3000万美元是一笔巨款,但我们的远大目标能与之相配。”

不仅如此,block.one还购买了330万的EOS RAM资源,将用于为Voice用户创建账户,这一举动瞬间将RAM价格拉升了300%,解套了所有RAM炒家。

2020年2月14日,万众期盼的Voice项目如期推出,但并未让庞大的中国用户群体能够参与其中,根据官方邮件描述,Voice仅允许居住在美国的公民登录测试,之后会延伸到英语国家,最后才会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在测试阶段,非登录用户甚至都无法看见Voice上的内容。经历了8个月的等待,却换来再次遥遥无期的测试、迭代,让袁韧伟们有些寒心。

“最开始想第一时间加入测试,后来看到邮件就熄了火。”袁韧伟说道。至于Voice成功的关键,在袁韧伟看来其实在于Voice能否吸引大量明星、大咖入驻平台,以此带来场外流量,而不是靠币圈的玩家在上面自娱自乐。

虽然等待测试有些枯燥乏味,但测试后的推广阶段袁韧伟认为是“让人期待”的,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在推特上表示一旦测试结束,将会投入市场营销,此前EOS创始人,block.one CTO BM曾表示Voice的整体预算预估在1.5亿美元。

正因为block.one在Voice项目上的大量投入,无论是区块链从业者或是普通持币者都对这一产品给予厚望。从业者们期待这个圈内最富有的公司之一block.one能通过这次“砸钱”,为行业带来新的机会,或是引起更多投资人对区块链的兴趣,或是让监管部门态度得到改观;持币者们则希望这个“史诗级”的利好能大幅度拉升EOS的币价,从而获得超额利润。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担忧,DappRadar的新闻总监Jon Jordan认为block.one已经花费了太多资源在Voice上,以期将其打造杀手级应用,但他仍旧担心这一切会变成无用功。

block.one仍向前

 

虽说EOS的币价低迷,主网拥堵不堪,社区哀声一片。但大多开发者仍旧对其报以乐观的态度,即便block.one在链上治理尚未交出一份优异的答卷,但是在代码协议和监管应对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2019年9月30日,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官网和block.one推特公告,两者已经达成和解。block.one通过缴纳2400万美元民事罚款解除了SEC对其进行未经注册的数字代币(ICO)首次发行的指控,同时授予了其对未来业务的重要豁免权,这意味着block.one及EOS在合规化的路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另一方面,募资了17亿美元的Telegram则仍旧陷入与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SEC)的诉讼风波中,其发行的TON代币面临被全面的销售禁令。

技术上看,EOS 1.8版本中的“资源代付功能”和EOS 2.0版本中推出的EOS VM是主网更新中较大的突破。资源代付功能使区块链网络手续费的结算更加灵活,项目方可以主动为用户承担CPU成本,普通C端用户能更便捷地使用基于EOS的应用程序;而EOS VM是一个专为区块链智能合约设计的 WebAssembly引擎,相比EOS 1.0,它能提高智能合约运行速度约12倍,大大优化CPU使用效率。

同时,为扩大和改善EOS的生态系统,EOS VC于2019年12月启动了项目资助计划,通过审核的项目方将能获得5万美元的赠款。EOS VC声明申请项目的规模不是问题,他们寻找的是那些“前途可期”的优质团队。

发发文前,2月25日,由EOS超级节点EOSNation发起“设置总通胀率”的提案已经正式通过。该提案要求将EOS总通胀率从5%将为1%,且不再注入eosio.saving账户。

散户袁韧伟们仍旧在苦苦挣扎,开发者们仍旧抱以希冀,EOS的未来在何方?资源模型解决后是否能一飞冲天?Voice是否能打通区块链和传统世界的壁垒?答案只能交给时间。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60335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EOS Voice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