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们能用区块链把你的爱心送到需要的人手中吗?

区块链研习社 发布在 海盗号 21064

源起武汉的疫情,让无数国人神伤,每天不断增加的确诊与疑似数字,沉重的让人难以呼吸。全国人民经历了一次难以忘记的春节,无数医护人员夜以继日的奋战,无数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流水一样运往了武汉、湖北。

在这场比非典更加严重的灾难面前,人性的光辉闪耀光芒,人性的丑恶更是令人作呕。

人们常常讨论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从实际看这个问题常常没有结果,生活中既有舍己为人的英雄,也有损人利己、中饱私囊的败类,人性复杂多变,而往往我们对很多事情无能为力。

人们焦急于一线战场物资的紧缺,焦急于一线医生要在没有物资的情况下赤膊战斗,焦急于明明物资流水一样的运往了武汉,为什么还是没有物资?

在这场战役中绝大多数人能做的最大贡献就是捐献物资了,可这些能救命的物资要么堆在某会的仓库内无人问津,要么被领导随手拿来自用。人们常说人命关天,可在有些人的眼里我们看不到人命的重量。在某些人眼里可能只有自己的命是关天的,别人的命是无足轻重的。

中国慈善机构的公信力被一波一波的丑闻锤的满地找牙,对于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慈善事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更是让无数本该得到救助的人失去了机会。

大众爱心的每一次被辜负,都使无数本应得到救助的人失去了机会,这也许就是一条生命,甚至一家的希望。

常被欺骗的伤害的人,总有一天会学会用冷漠保护自己。

 

一、慈善事业起步阶段

 

中国的慈善事业还处于起步阶段,空间广阔。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社会捐赠额约为1346亿,约占2016中国GDP总量的0.18%。2016年美国的慈善捐款约为3900.5亿美元,约占2016美国GDP总量的2.16%。

最新数据显示,2018 年我国内地接收国内外款物捐赠共计 1439.15 亿元,较 2017 年小幅下降 4.05%,捐赠额占 GDP 总量比率为 0.16%,从占比上看相比2016年还有所下降。虽然中美国情差异较大,美国捐赠给宗教领域的捐赠就占比近30%,但从总体来看,中国的慈善事业确实处于起步阶段。

但中国慈善事业爆出的丑闻已经严重损害了大众的慈善热情,消减了慈善机构的公信力,此次疫情之中部分慈善机构不专业、不敬业、不重视、机构僵化、领导优先等等行为,更因为处于疫情危急时刻,而显得那么的不当、无能与官僚。

中国民众对于慈善机构的信任再次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损害。

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中,最重要的问题是透明度问题,善款流向不透明,财务信息的披露同样极其缺乏,中国对慈善机构的监管存在事实上的空白,由此造成了”郭美美“、天价帐篷、挪用善款等等行为的发生。

2017年上线了官方信息公示平台“慈善中国”,用于慈善组织、慈善信托受托人等参与主体面向社会公开慈善信息,但其只是一个信息展示平台,并没有实质上的监督作用。

二、慈善事业监管难题

 

《2018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末,在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国共有基金会 7034 个,同比增长11.53%,其中公募、非公募基金会分别为 1925 个和 5109 个。

数据来源:2018 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

从国际上看慈善监管机构对于慈善组织的监管主要分为三大方面:慈善机构的登记、信息收集与公示;慈善机构的指导与服务;违反慈善法律行为的监督、查处。

中国的慈善机构归民政部监管,目前在慈善机构的登记上做的比较好,信息收集与公示平台也组建了起来,即为上文所说“慈善中国”信息公示平台。

对违反慈善法律行为的监督、查处,从国际上看是慈善监管中的难点,这一点在中国同样如此。

从民政部的处罚案例来看,大多是也是针对信息披露层面进行的处罚,对于慈善事业中具体行为的监督、查处并未见到过,而针对此项监管的缺失,导致大量关于慈善机构的丑闻被爆出,引发大众质疑,慈善机构的公信力被快速透支。

从现实看,短期内中国慈善事业的监管难题,通过法律体系解决的希望并不大,对于慈善事业具体事务的监管还需要等待监管制度的完善。

那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三、慈善的透明度

 

基于监管难题下诞生的慈善透明度问题,是阻碍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大众对慈善事业的热情是足够的,大众的爱心也是充沛的,但常被欺骗的伤害的人,总有一天会用冷漠来保护自己。

由于对于具体事务上的监管空白,很容易被钻了空子,传统慈善机构的透明度是个谜一样的存在,公布的年报除了特别过分的,民政部门也难以知情,这就给了很多机构暗箱操作的空间。

近些年以互联网巨头为主导的网络募捐平台发展迅猛, 2018 全年, 20 家网络募捐平台共为 1400 余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 2.1 万条,网民点击、关注和参与超过 84.6 亿人次,募集善款总额超过 31.7亿元,同比增长 26.8%。腾讯公益、蚂蚁金服、阿里巴巴公益成为慈善组织筹款最多的三个平台,分别募款 17.25 亿元、6.7 亿元、4.4 亿元。

基于大家对阿里、腾讯等的信任以及海量的用户基数,依托于阿里、腾讯的公益平台发展势头迅猛,阿里通过支付宝平台把公益慈善和游戏相结合,创造出了”蚂蚁森林“和”蚂蚁庄园”等受到广泛欢迎的产品,为慈善行为赋予了独特的趣味性,对年轻人慈善意识的培养贡献很大。

大众信任阿里、腾讯等线上募捐平台,只是一个帮助慈善组织方募捐的平台,募集资金的使用还是通过一个个慈善机构进行的。

《蚂蚁金服公益平台2018运营报告》显示:

蚂蚁金服公益平台为数千家慈善机构提供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发布、零费率支付接口、信息披露、举报受理等服务,同时,引入区块链等互联网技术,为公益透明化操作提供解决方案。
蚂蚁金服开发的蚂蚁区块链已经融入到了阿里体系内的方方面面,但在网络募捐平台上,蚂蚁区块链能记录的只是在阿里体系的信息,用户捐出的善款最终是流入到基金会账户内,基金会如何使用善款,阿里无能为力,区块链同样无能为力。

这就又回到了上面说的监管难题上,募捐资金具体如何使用,基本上没有监管的,这里面的空间就太大了。

所以回答一个问题:支付宝们能用区块链把你的爱心送到需要的人手中吗?

答案是:不一定。

阿里体系内很多业务都使用了区块链技术,金融、生活、零售、通用四大场景涵盖了阿里的大部分业务体系,区块链+慈善的组合更是被认为空间广阔。

图片来源:《阿里、腾讯、百度区块链落地案例大比拼,谁弱谁强?》

但是从现实看阿里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好像也并没有解决慈善事业的透明度问题,那慈善事业透明度问题就无解了吗?

被寄予厚望的区块链+慈善就这样没有希望了吗?

 

四、区块链能给出解决方案吗?

 

首先如果所有信息的流转都在区块链上进行,资金/物资流转的每个步骤都被上链存证,这对慈善事业透明度的增加是毫无疑问的。

区块链是创造信任的机器,区块链世界里所有的操作都是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的,所以其天然是可信的,这是信任机器的由来。

构建基于区块链的慈善捐助系统,所有关键信息全部上链存证,使每一笔资金的流转都是可追溯且不可篡改的。

如此做到了链上流转信息的透明、可追溯。

但仅仅如此是不够的。

信息上链就能让慈善事业的透明度得到保证吗?上链就不会出现慈善机构找人联合骗捐吗?上链就能保证不会出现“水滴筹”那样的扫楼骗捐吗?上链的信息就不可能是假的吗?上链就真的能让大众的爱心给到需要的人吗?

上链本身对透明度有一定提升,但谁又来保证上链信息的真实性?

区块链创造信任是有前置条件的,那得是在区块链世界,现实世界信息繁巨,真假难辨,谁能保证上链的信息都是真实的?倘若上链信息的源头是假的,又如何能够创造信任?

比如某会上链信息给某医院捐赠了3000只N95口罩,但实际上医院说自己并没有收到,信息是记录在区块链上了,但不能保证区块链记录的的信息就是可靠的。

所以区块链天然能够创造信任,在现实世界是不成立的,没道理一个虚假的信息,上了链就成了真实,就可以信任了,这是荒谬的。

那如何做到让区块链能够链接现实世界,同时还能创造信任呢?

区块链行业一直说去中心化,意思是不能一个中心说了算,这样难以避免作恶的可能性。比如某地发生了矿难事故,但为了各种利益,进行瞒报,由于手握大权,其他人没有任何办法,中央也很难查知真实情况,这就是中心化作恶的弊端。

但事实上现实社会想要做到去中心化是极其艰难,且不一定是更好的,中心机构的效率优势是无法抹杀的,且在信息不对称严重的领域,中心化的中介机构存在是必须的。

比如让储户自己去寻找放贷用户,且承担全部风险,这无疑是低效且风险巨大的。

在实际操作中追求绝对的去中心化基本是不现实的,更多的应该是追求多中心化、小中心化,用区块链分布式账本的特性,通过多个中心节点的互相监督,实现上链信息的可靠性,从而整体提升慈善事业的透明度。

下面通过模拟的方式简单勾勒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慈善捐助系统,并未和行业内专业人士探讨操作可行性,只是作为思想碰撞之用:

1、构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慈善捐助系统,基于区块链系统每一笔资金划转都是可以查询的,资金最终流向了哪个账户是可以最终确认的;

2、系统内每一个用户都必须实名,为保护隐私实名信息可以不对所有人开放,但必须进行实名认证,以保证资金流转的可追溯性;

3、组建专业的第三方尽调团队(理论上尽调机构应该有足够的信誉背书),不隶属于任何一个慈善机构,理论上可以为任何一个需要尽调的机构尽调,以尽调团队的尽调结果作为基础判定依据,判定是否符合获得捐助条件,去除不应公布的信息后公示,完整尽调资料加密存档;

4、每一笔善款/物资的收取方都应该反馈回执单,有受捐者图片的尽量公示图片,去除不适合公布的隐私信息后公开展示,源文件加密存档;

5、随机引入不同的设计机构,定期对慈善机构和尽调机构进行审计,并公示;

6、受捐者可以在项目展示公示页面进行评价,大众也可以对公示资料进行查询,如有疑问之处,可以反馈或者自行查证,反馈信息会推送到慈善组织、尽调团队、审计机构处,由相关人员处理;

7、民政部门拥有所有查询权限,除按照相关法规对慈善机构进行正常监管外,对于在业务进行中有疑问的点有监管权限,对于大众反应强烈相关机构无法解释清楚的事由,有处理权限。

如此通过引入多方相关中心节点,形成相互独立、相互制约的多中心,没有一个中心可以任意操作而不受监督的,从而对慈善组织形成良好的约束机制,且能够通过社会化的形式进行监督,减少监管机构对具体事务的监管压力,监管机构可以更好进行顶层设计以及宏观指导。

当然慈善机构的专业性问题同样需要重视,提升专业性才能不断提升效率,此次某会的物资堆成山没有能力进行最基本的清点、分类、整理,不得不说在专业性上的提升空间还非常巨大。

希望中国的慈善事业能够尽早实现透明化,而不是一次次消耗大众的慈善热情,希望不要让大众都用冷漠来保护自己那颗善良的心。

天灾无情,人间有爱,慈善长青。

愿我们早日战胜疫情,渡过难关。

 

参考资料:

1、何飞,傅继晗 .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慈善捐助系统设计 . 2017

2、2018 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

3、美国的年度捐赠统计数据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

4、李琪,李勃,朱建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慈善应用模式与平台. 2017

5、李政辉 . 慈善组织监管机构的国际比较与启示.2016

6、蚂蚁金服公益平台 2018 运营报告 

7、阿里、腾讯、百度区块链落地案例大比拼,谁弱谁强?

-END-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区块链研习社(公众号)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5494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区块链 慈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