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矿工税养开发者:Zcash的去中心化治理困境

碳链价值 发布在 链圈子 海盗号 577855

原文作者:William Foxley

编译:Alice、江小鱼

根据Zcash基金会1月30日公布的投票结果,Zcash社区已同意继续资助由ZCC(Electric Coin Company)和Zcash基金牵头的隐私币ZEC的开发。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投票还意味着通过矿工税为公链筹集资金,而矿工们并非参与此次投票。

 

01 关于Zcash

 

Zcash 是首个使用零知识证明机制的区块链系统,它可以提供完全的支付保密性。与比特币相同的是,Zcash代币(ZEC)的总量也是2100万,不同之处在是Zcash交易会自动隐藏区块链上所有交易的发送者、接受者及数额。只有那些拥有查看密钥的人才能看到交易的内容。用户拥有完全的控制权,他们可自行选择向其他人提供查看密钥。2019年7月19日,Zcash在区块高度为570000的位置成功进行了”友好型分叉”,分叉出了Ycash。

02 友好型分叉的背景

 

Ycash的创始人Howard Loo也是Zcash开发团队的成员之一。2019年4月,他在Zcash社区论坛发帖详细介绍了分叉的主要动机:1、重建在商用硬件上挖矿的目标,这个目标在Zcash区块链上似乎已经被放弃。2、兑现Zcash创建之初的承诺:创始人奖励将永远不超过210万个。

事实上,随着Zcash项目的发展,诞生于2016年的Zcash设置的 “创始人奖励“(前四年20%的采矿奖励分配给创始人、投资者、员工和顾问)将在2020年11月到期。按照计划,到2020年11月左右,当第570000区块被挖出后,Zcash供应量将会减半,给创始人的奖励也会被取消。Zcash也将面临没钱继续研发的窘境。

在这样的背景下,Howard Loo的新项目Ycash提出后,很快得到了Zcash创始人Zooko Wilcox的全力支持,并发推称Ycash是Zcash的“友好型分叉”。

“友好型分叉”的概念最先是由Zooko Wilcox在2017年提出来的,分叉后生成两条链,但社区不分裂即为友好型分叉。Zooko在博客中表示:“我希望,当时机成熟时,Zcash社区将出现友好型分叉,部署不同的技术,完全适应不同的需求,但继续保持宽容和相互合作,造福所有人。”

同时,Zooko Wilcox表示他个人与Ycash没什么关系,Zcash团队也和Ycash团队没什么关系,Ycash其实是一个与Zcash拥有几乎完全相同代码库的同类产品,属于Zcash的竞争对手。双方提到的”友好型分叉”指的是Ycash未与原链Zcash产生争议,同时还获得原链团队的认可。Zooko 2017年提出的“友好分叉“概念不太一样。

分叉后,Ycash进行的主要修改有四个方面:

1.创始人奖励:创始人奖励从20%减少到5%,Ycash矿工挖矿始终可以收到95%的收益。

2.地址区分:

透明地址以“s1”而非“t1”开头。

多签地址以“s3”而非“t3”开头。

Shielded sprout地址以“yc”而非“zc”开头。

Shield sapling地址以“ys”而非“zs”开头。

3.永远不会区分时间锁(timelock)币

4.降低交易手续费,方法不限于区块扩容或者不限制区块大小

以下是翻译内容:

根据Zcash基金会1月30日公布的投票结果,Zcash社区已同意继续资助由ZCC(Electric Coin Company)和Zcash基金牵头的隐私币ZEC的开发。

上述两个组织均面临着迫在眉睫的资金问题,而这个决定标志着将对其进行为其两个月的资金纾困。

为了使ZCC和Zcash基金会继续研发Zcash,尤其隐私币的使用面临国际监管机构越来越多严格审查的情况下(碳链价值注:北欧数字资产交易所BitBay为了符合国际反洗钱标准,从2020年2月19日起将不再允许交易隐私币monero(XML),所有用户必须在2020年5月20日前撤回所有剩余的XML。),这笔资金对于继续聘用顶级研发人员犹如雪中送炭。

然而,对于其他人,投票意味着违背了Zcash创建之初的承诺,即创始人奖励限定为210万ZEC(占ZEC总提供量的10%)。承诺破灭的结果是2019年7月Zcash首个“友好型分叉”( 碳链价值注:所谓友好型分叉是指未与“原链”产生争议,同时还获得原链团队认可的分叉。不同于2017年Zooko提出的概念。)带来新的产物Ycash(碳链价值注:分叉后,Ycash将使创始人奖励从20%减少到5%。)。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投票还意味着通过矿工税为公链筹集资金。与其他筹资机制(例如 ICO、国库券或第三方的外部赠款)相比,Zcash 的创新在取决于 token 的表现。

Zcash 联合创始人兼 ECC 首席执行官 Zooko Wilcox 要求成立一个新的常规发展基金,他在8 月发布在Medium的文章中表示:“我选择从最初的开发基金中退出,以便将来Zcash 如果成功,并且一个社区成长到足以支持它,那么该社区将必须共同决定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尽管争议不断,但在过去一年中,ECC 和 Zcash 在加密技术上的表现还是值得注意的,比如他们突破了 Zcash 零知识证明技术瓶颈(碳链价值注:2019年9月初,ECC 首席执行官兼 Zcash 创始人 Zooko Wilcox 称发现了免信任的零知识证明递归组合,是密码学长期以来取得的突破,可能成为保护和扩展区块链的关键。)、创新性的搭建与以太坊的桥梁(碳链价值注:2019年10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Devcon开发者大会上,ECC市场和业务开发副总裁对媒体表示在接下来的半年内,Zcash社区将要开发一个可以在以太坊网络上使用的ZEC代币)。虽在技术方面表现突出,但熊市期间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资金补贴,该项目未来的发展将不明确。

社区的报告明确显示ECC入不敷出,为了增加收入,对前期的开发者回报进行了调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糟糕的财务记录不利于一个公司进行社区基金筹集。他谈到投票过程时表示:“善意推进并不能总是创造良好的过程。”

如果当前币价维持在每个65美元左右,ECC 预计在 2020 年 11 月zcash 第一次减半后,每个月可获得约 48 万美元。(然而,Zcash 近期的价格表现令人失望:2020 年开年伴随下跌,价格比2019 年初下跌近 45%,尽管此后的价格自1月1日以来已经翻了一倍。)

 

03 里程碑的一年

 

Zcash 开发者基金创立于 2016 年,为期 4 年,将在 2020 年 11 月到期。众人所知的 “创始人奖励”,20%的区块奖励从矿工那里获得,用来分给 Zcash 的创始人和投资者,为项目持续发展提供了一些帮助。

新通过的 Zcash 改善提案(ZIP) 1014 将在矿工和普通社区基金之间分配20%挖矿奖励用于开发,其方式类似于最初的创始人奖励。20%的资产池分为三类:ECC 占 35%,Zcash 基金会占 25%,第三方开发商占 40%。

Amentum Investment Management 首席执行官兼 Zcash 社区成员 Steven McKie 表示,第三方开发商的存在旨在促进产品去中心化。

投票由Zcash 社区论坛成员和一个 72 人社区咨询小组进行。112 名合格选民中,有 88 名成员进行了投票,绝大多数选民要求继续提供资金。

Zcash 基金会执行董事 Josh Cincinnati 对媒体表示:“经过漫长而富有成果的辩论, Zcash 社区的融合令我感到很高兴。”

Zcash 基金会和 ECC 都接受了社区提案,预计该提案将于2020年 11 月Zcash 第四次网络((NU4))升级时正式生效。(碳链价值注:2019年8月下旬,由于Zcash 开发公司 ECC 和 Zcash 基金会就 Zcash 商标转让问题引发争议,导致 Zcash 第四次网络升级 NU4 推迟。)

 

04 为什么要实行区块补贴?

 

McKie 表示:“像 Zcash 这样研究开发占比较大的项目,确保资金充足是 Zcash 基金会和 ECC 的必要条件。而且,由于产品本身就是代币,所以押注代币的未来成功并从中获得资金是不现实的。与其他选择相比,开发者基金是 Zcash 持续融资的一种更为成熟的方法。

McKie 在电话采访中说:“ Zcash 是目前技术性最强的公共链之一。零知识证明在低级编程之上还需要顶级的数学水平。如果你想要生产产品,还不如直接购买成品。”

Zcash 联合创始人兼密码学专家 Ian Miers 对这种观点表示赞同,并指出将投票权下放并用来分配公共物品是很困难的:“加密货币社区在过去四年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很明显的一件事是,需要某种方式来资助正在进行的开发。”

ECC 的负责人 Josh Swihart 表示,社区的努力代表了民主治理正确的未来典范。Swihart 说:“转移权力、权利下放是非常困难的。

 

05 代币政治学

 

除了 Ycash 分叉外,基金会和 ECC 在发展路上也有自己的重重困难。

由于没有矿工参与第一轮投票,因此最终投票也没有矿工的参与。Cincinnati 的一封电子邮件称,由于缺乏矿工的参与,该基金会在第二轮投票中,依旧不计入矿工人数。

关于 Zcash 的商标谈判(碳链价值注:自2019年 8 月下旬以来,ECC 与 Zcash 基金会一直就 Zcash 商标转让问题进行谈判,谈判持续近三个月, Zcash 同意将商标捐赠给 Zcash 基金会。根据 11 月 6 日签署的协议,Zcash 基金会将在财务上负责与商标分配和保护相关的费用。)也花费了比预期更长的时间,Wilcox 将其称为“情感痛苦”的过程。

定义选民本身很困难,因为有些人认为 ZEC 的“死忠持有”者应该作为代表参与。

McKie 称,尽管ZEC 的“死忠持有者”进行了投票,但实际上与政治集团比起来这更像是一场救命稻草的投票。尽管 ECC 参考了结果,但 Zcash 基金会并不考虑。正如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和 Miers 在 Zcash 社区的主要聊天论坛上指出的那样,区块链投票尚不能解决与操纵或女巫攻击相关的挑战。

最后,在第一轮投票中通过的初版改善提案(ZIP) 最终被 ECC 否决了。改善提案(ZIP )中提出通过新的区块奖励分配为 ECC 筹集资金,并设置了一个上限。ECC表示,对于一家隐私技术处于行业前沿的公司而言,任何上限都会限制该组织吸引人才。因此,ECC表示将不接受任何具有类似约束条件的提案。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ECC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机构,ECC的行为在无意识的绑架投资者。而呼吁反对 ECC 的行动只会导致“紧张的关系”,且不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投票还是结束了,社区也继续运作。一个很不错结果是,ECC 正在放弃对 Zcash 的控制权,我真希望这在六个月前就已经发生了。”

原文链接:https://www.coindesk.com/Zcashs-funding-vote-and-the-problems-with-decentralized-governance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5192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