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行业沉浮录:交易平台、项目方、矿商眼中的2019年

达瓴智库 发布在 海盗号 44988

来源:达瓴智库,原题《达瓴内参 | 2019年区块链行业沉浮录》

 

11年前,一篇名为《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横空出世。虽然其作者中本聪的身份至今尚未确定,关于区块链技术以及其前景的讨论却一直进行着。通常而言,一个新兴技术的市场,大致分为5个阶段:技术诞生的促动期、预期的高峰期、底部徘徊期、曙光初现期以及生产的高原期。区块链行业也不例外。

图1:Gartner hype cycle

从数字货币市场来看,以比特币为例,直到2016年末比特币的价格都在1000美元以内波动。自2017年3月起,比特币经历了一轮魔幻性的增长,至2017年12月中价格更是飙至19110美元。在如此高位的情况下,投资者的热情没有丝毫的减少,一切似乎在牛顿的那句名言:我能计算出天体的运行轨迹,却无法计算人类的疯狂。

最终,“崩盘”的开端始于2018年1月,整个下降趋势持续了整整一年。事实上,比特币只是一个缩影。对于整个数字资产市场而言,2018年无疑是个大熊市。根据普华永道《2019年加密对冲基金》的报告,2018年加密基金收益的中位数为-46%,而比特币的跌幅达到了可怕的72%。整个数字货币市场陷入了一片沉寂。

图2:比特币的历史价格 来源:CoinMarketCap

无独有偶,根据中国信通院《区块链白皮书(2019年)》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区块链融资遇冷。截止至2019年8月底,2019年区块链投融资交易规模仅为20.28亿美元。2019年1-8月区块链企业种子轮、天使轮、A轮投融资交易共273笔,6.74亿美元;均低于去年同期的374笔和9.69亿美元。此外,产业规模层面,全球新增区块链企业数量呈减缓现象。

图3:美、中、韩、瑞、加近年区块链融资金额对比 来源:中国信通院

与此同时,在最近的一年半时间里,全球大约有34家具有代表性的区块链企业宣布破产。其中,倒闭的关键因素大多为法律纠纷、资金周转困难、管控压力等。如今,12月的寒冬已至,当前区块链行业也正在从底部徘徊期走向曙光初现期。以史为鉴,可以明得失。基于这样的精神,本文将从交易平台、项目方和矿商这3个不同的视角来对区块链行业的沉浮进行梳理。是为序。

 

一、交易平台:合规之路依旧漫长

 

近年来,与交易平台有关的乱象频频发生。一些无任何商业价值基础的泡沫通证沦为一些不良项目方和交易平台的敛财工具,部分交易平台的“不作为”更是削弱了投资者对整个交易平台的信心。因此,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也随即发生。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19年11月,我国今年已证实跑路的交易平台数量已达到16家。其中,每一家倒闭的交易平台涉及金额至少为3亿人民币。今年交易平台行业内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莫过于IDAX的倒闭。

根据IDAX官网显示,IDAX是全球区块链研究中心控股的一家国际化交易平台,始于2017年,并在面市的几个月内成为CoinMarketCap排名前十的交易平台之一。然而,截止至12月9日晚,CoinMarketCap官网关于IDAX这家交易平台评分的第一句话便是:IDAX CEO已经“蒸发”,请当心您的资金。

图4:CoinMarketCap对IDAX的评级 来源:CoinMarketCap

而这一切,似乎早在近20天前便有了预兆。2019年11月21日,IDAX在其官网上发布关于其平台通证的处理方案,大致内容为:IDAX平台通证已下架,为了补偿投资者,所有未及时卖出的IT通证将进行等值的IDAX股权交换,投资者可享受股息分配等权益。

图5:IDAX对其平台通证IT的处理方案 来源:IDAX官网

乍眼一看,IDAX似乎是交易平台界的“良心”:即便在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下(所谓的“蒙古国政府的要求”),IDAX将自己的股份兑换给投资者。对于一些初入数字货币市场的投资者而言,这彷佛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可对于部分老手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交易平台崩盘的预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则公告发出伊始,IDAX的平台通证IT价格出现闪崩,瞬时跌幅达到惊人的30%。根据非小号的数据,IT当前价格(12月9日)已正式归零,成为了一枚十足的空气币。而关于IDAX这个交易平台,非小号则显示该交易平台已关闭。对于那些被强制兑换成IDAX股权的投资者而言,所谓股息分配的权益,还没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图6:IT的历史价格 来源:非小号

图7:“寿终正寝”的IDAX 来源:非小号

其实,IDAX交易平台的倒闭从侧面反映了一个事实:当前区块链行业尚未成熟,一个区块链领域长效机制的建立需要一定的时间。有鉴于此,自2017年9月4日《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发布后,2019年11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再次发布《加大监管防控力度,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宣布继续坚持94精神。同时,2019年11月14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发布《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对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这一系列的监管动作,无疑为“乱象频生”的交易平台起到很好的净化作用。

不过,令人讽刺的是,即便IDAX交易平台倒闭已成为既定事实,直到现在IDAX官网首页显示的24小时成交量却每秒都在上升。因此,我们必须要清醒地意识到:交易平台的合规之路依旧漫长,投资者的维权之路亦是如此。

 

二、项目方:难逃格雷欣法则的“魔咒”?

 

线上零售平台购买的白皮书,海外模特图片充当项目合伙人,虚假的技术团队—这三个标签,似乎是多数人一想到项目方的第一反应。除此之外,多位资深业界人士表示,当前项目方的圈子出现了一个怪相:有技术支撑的项目往往无人问津,台面上广受追逐的项目大多却“败絮其中”。营销为主,开发为后,似乎成了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其实,早在四百多年前,基于对金银双本位制度的研究,英国著名金融家格雷欣先生提出这样一个理论:当金银的市场比价与法定比价不一致时,市场比价比法定比价高的金属货币(良币)将逐渐减少,而市场比价比法定比价低的金属货币(劣币)将逐渐增加,形成良币退藏,劣币充斥的现象。这一理论被后人称之为格雷欣法则,用于描绘“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通常而言,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开发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以公链项目为例,光是人工费,一个月保守估计也要近几十万元。一个区块链项目变现周期较长,再叠加融资遇冷的因素,许多项目方都无以为继,稍微好的项目最终往往“胎死腹中”。

当然,市场上也会有一些“善意的”天使投资人向项目方“伸出援手”,前提是项目方与投资人签下快速登录交易平台的“对赌协议”。其敛财之心,不显自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不良项目方、投资方、交易平台这一畸形的生态链随之产生,好的项目方因不愿同流合污而受到同业挤压。项目方圈陷入了格雷欣法则的“魔咒”。

要想跳出“劣币驱逐良币”的怪圈,就必须对整个行业正本清源。得益于我国有关部门强有力的监管,项目方、投资方联合交易平台收割韭菜的路数渐渐碰壁,一些不良项目方也陆续被绳之以法。此外,越来越多的伪区块链项目也逐渐被剥去其虚假的外衣。

以此前所谓的区块链龙头股为例,某某长城在10月24日至10月28日经历了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之后,深交所向广东某某长城集团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公司业务与区块链技术的关系。从某某长城对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可以看出,某某长城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尚未产生任何影响。此外,对于区块链业务研发周期、已签订单等关键性问题,某某长城并未给出明确的回复。

某某长城显然并非个例,也正因为如此,沪深两市交易所连续一周内向8家上市公司发出询问函。因此,有理由相信,随着整个市场日趋完善,项目方一定会跳出当前“劣币驱逐良币”的怪相。

图7:深交所对某某长城下发的关注函

 

三、矿商:一扫阴霾还是断臂求生?

 

对矿商而言,2019年应该是个“忙碌”的一年。

2019年10月,首届“全球矿业领袖峰会”在有“新矿都”之称的成都举行。

2019年11月6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正式公布。与今年4月公开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相比,11月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并未将虚拟货币挖矿划为限制类。换而言之,虚拟货币挖矿不再定性为“淘汰产业”。

2019年11月21日晚,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正式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嘉楠科技也成为了全球区块链业务第一股。

2019年12月11日,Filecoin将上线测试网,并于2020年3月上线主网。

短短2月之内,挖矿业利好消息接踵而至。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矿商将会一扫2018年的阴霾,迎来新的春天。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一)“断臂求生”大会

“我们正处于牛市的前三分之一”—这大概是与会者在10月全球矿业领袖峰会听到的出现频率最高的话了。以探讨东西方挖矿差异、产业空白与新机遇为主旨,全球矿业领袖峰会邀请了不少国内外大型的矿商,场面自然也相当的热闹。不过,热闹之余,现场的一位业内老手却透露,这次峰会其实颇有“门道”。

“这些矿商大多想急于变现。”作为2018年矿业寒冬的见证者,“业界老兵”老王用一口标准的成都话说道。

“每年的11、12月都是银行紧缩银根的时候,矿商这个行道也不例外。明年比特币数量会减半,矿商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的确,比特币全网难度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平均涨幅已达到了6.26%,第三季度的累计涨幅更是逼近72%,为近1年来的最高水平。受挖矿难度升级的影响,矿机的盈利能力也直线下滑,超过50%的矿机在当前难度和币价下无法回本。此外,2020年5月挖矿奖励将迎来第三次减半,从12.5 BTC每区块降至6.25BTC每区块。

“今年整个上半年(比特币)行情比较好,很多人都觉得还会涨。现在你看看,还不是跌到8千多了。”其实,2个月后的今天(12月10日),比特币的价格连8000美元都不到(7374美元)。难度上升,激励即将减半,币价不及预期—这是挖矿业当前面临的三个难题。

临别之余,老王也不忘指了指会场的接待员。据其透露,这些接待员大多都不是业界人士,而是一些在校大学生被临时拉来做兼职,装潢一下门面罢了。“这不是断臂求生是什么?”

整整30年前,日经股指创下了近39000点的历史记录。“年初4万,年末5万,3年后10万”是日本当时不少股评家的评论;2001年互联网泡沫鼎盛时期,道琼斯指数一度达到11722点,一些业界人士表示道琼斯指数未来可突破2万;2015年,上证指数刚突破5000点时,有评论家就表示此次牛市有望冲破5500点;2019年10月,“牛市的前三分之一”成为了挖矿业的标语。

(二)Filecoin:CPU 矿商的噩梦

对于广大投资者而言,Filecoin并不陌生。早在去年的10月,中原硅谷开始销售一种能实现“一机双挖”的矿机,号称能同时产出Filecoin和CAI两种通证。事实上,这种一机双挖的矿机,连1000元的成本都不到,硬盘也仅有1T,更谈不上Filecoin的挖掘,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骗局。2019年11月9日,这场涉案资金高达20亿、受害群众近7000人的骗局主犯被郑州市公安局捉拿归案。

而今年,受害者换成了Filecoin CPU矿商。自Filecoin项目公开以来,投资者的热情便与日俱增,矿商也不例外。因此,尽管Filecoin官方再三提醒,在其关键参数公开前切勿购买任何实体矿机,但还是有大量的矿商争相出售Filecoin CPU的矿机,市场一度十分火爆。

11月27日,Filecoin区块链项目宣布,此前CPU挖矿的方案将不再采用,新版本将采用GPU(显卡)挖矿方案。这意味着,此前市场上热卖的CPU矿机很可能不再适用于Filecoin挖矿。这一消息,对于Filecoin CPU矿商而言,不啻为晴天霹雳。

此外,万众瞩目的全球区块链第一股,也遭遇了上线破发的尴尬场面。自11月21日发行以来,嘉楠科技价格一直呈下颓态势。与此同时,全球第一大矿商比特大陆还上演了“无间道”。对于当前矿商而言,春天或许还比较遥远。

图8:嘉楠科技历史价格 来源:Yahoo Finance

 

结语

 

适者生存,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定理。

2019年10月24日,习总书记在主持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也要加强对区块链技术的引导和规范。10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区块链未来已来,但也要保持理性。这意味着,区块链行业将迎来一次重大的洗牌:在更规范的市场机制下,任何无区块链技术实质应用的企业将被淘汰,留下来的都是能真正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赋能的企业。

所以,无论对于交易平台、项目方还是矿商,寒冬的确已经来临:之前不按照市场规则出牌的玩家必定出局。反过来讲,对于行业内的“良币”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新的机遇。因此,尽管2019年区块链行业会出现不小的沉浮,但请记住:莫道今年春将尽,明年春色倍还人。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2894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区块链行业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