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0 08:51

改开40周年,从亲身经历看中国区块链走向世界的机遇和挑战(二)

接上篇(点击查看),今天外面开会忙了一天,夜深人静才能继续码字。

我现在的感受是,区块链就像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一样,是检验官员知识水平和开明程度的试金石(作者注:根据此人私下真实看法而非公开发言)。

稍有社会阅历的人都知道,公职人员台上台下的区别是非常大的,一般来说高级公职人员退居二线后的发言才更接近其真实立场,例如咱们尊敬的黄某某同志。

为啥要把区块链作为试金石呢?有人肯定会说,把区块链抬到改革开放的高度上来比,你这个家伙大言欺世。

那我修正一下,区块链就像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一样,是检验发改经济金融系统官员知识水平和开明程度的试金石(根据此人私下真实看法而非公开发言)。

首先,其实改革开放在四十年前并不具有今天我们所以为的正当性,鼓吹改革开放在当时是要把政治生命押上去的。

就像搞中国第一个经济开发区也就是蛇口开发区的袁庚,当时就是提着脑袋在干,党内要处分他的声音也不是没有,是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习同志和小平同志把他保下来的。

袁庚是打过日本鬼子的老革命,1939年3月加入中共,历任东江纵队联络处处长、东江纵队港九大队上校、三野二纵队四师参谋处副处长、两广纵队炮兵团团长、中共驻香港办事处主任、胡志明顾问、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等。

袁庚的塑像在海上世界旁边,我晚上骑车锻炼的时候经常路过。2016年1月31日他去世后,还去向他的塑像行了三鞠躬。

袁的很多老战友当时来蛇口调研改革开放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现状后切齿痛骂,他们骂的每一条你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例如当时蛇口的外国海员和商人很多,蛇口老街和某某中心都有很多相关服务设施。现在大家尚且对这种事遮遮掩掩,当年老战友们指着袁庚鼻子骂,咱们当年流血拼命把日本鬼子打跑,现在又被你这个叛徒请回来骑在头上,那就更加情有可原了。

改革开放当时的负面影响,邓小平同志曾说,“打开窗户新鲜空气进来了,苍蝇蚊子也进来了”,用高明的政治智慧进行了化解。

现在的区块链呢?

前两天开车送太座上班,我又在说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你们海外移动支付短板的事情。

太座很生气的说:“你知道你们区块链行业名声有多差吗?90%都是骗子!!!”

我淡定地回答:“你错了,99%都是骗子!”

这个行业骗子的比例是多少,我们比业外人士清楚得多,但为啥还是义无反顾地跳进了这个火坑呢?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特区主管金融的几位领导,在市政府会议室里和我面对面深谈时讲的一番话。

那是2017年的11月中旬,因为某些机缘,我写了几篇关于深圳“一带一路”移动金融国际中心建设工作的政策建议交给上面,大领导很重视,单独约我聊了两次,就人民币国际化、移动支付清算的系统架构、SWIFT的来龙去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竞争态势等问题,聊了很久,还让分管部门的同志和我保持接触。

我当时提出来的系统架构是参照国内的网联模式,由一带一路国家自建移动支付清算分中心,在深港共建移动支付清算基地。

他告诉我,国内的网联模式很难走出去,建议我研究一下基于区块链的架构可能性。

当时吓了我一条,我说领导,央行网信办等七部委不是刚发了“9.4通知”吗,“区块链”这三个字我们都不敢在政府面前提啊。

他说你回去再仔细看看那个通知,好好调研一下国内外情况,不要轻易下结论,另外要多和香港方面交流。

后来我从同学那里得知,央行系统的兄弟姐妹们,对区块链的研究不比外面少,但是…

好,你们的难处我明白,我先深入调研一下呗。

“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这一深入调研,就开始有心得了。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331635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