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委员Brian Quintenz周一在GITEX技术周会议上的演讲中探索了如何最好地将加密货币,特别是智能合约纳入CFTC的监管框架。他问道,当一份智能合约违反CFTC的规定时,谁应该承担责任?他认为,如果去中心化应用(dapp)出现非法活动,那么这些dapp的个体智能合约开发人员应该被起诉——只要CFTC可以证明,开发人员可以“合理预见,当时他们创建的合约代码时,使用它的美国人会违反CFTC的规定。”
以色列区块链协会已经发布了最新的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数量,目前已超过200家。大多数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都集中在Fintech(57家公司)和Protocols / Core Infrastructure(37家公司)领域。不过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有20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停止运营。
美国政府执法辩护律师Jake Chervinsky发推特称,Coinbase上线ZRX的决定意味着相信代币不是证券。出售未注册证券的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认为ZRX不受证券监管机构和民事诉讼的影响,Coinbase是不会冒这样的风险。并在随后的推文中补充到,Coinbase的立场是值得注意的, 但它并不能为ZRX、XRP或任何其他代币解决任何问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委员Brian Quintenz周一在GITEX技术周会议上的演讲中探索了如何最好地将加密货币,特别是智能合约纳入CFTC的监管框架。他问道,当一份智能合约违反CFTC的规定时,谁应该承担责任?他认为,如果去中心化应用(dapp)出现非法活动,那么这些dapp的个体智能合约开发人员应该被起诉——只要CFTC可以证明,开发人员可以“合理预见,当时他们创建的合约代码时,使用它的美国人会违反CFTC的规定。”
以色列区块链协会已经发布了最新的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数量,目前已超过200家。大多数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都集中在Fintech(57家公司)和Protocols / Core Infrastructure(37家公司)领域。不过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有20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停止运营。
美国政府执法辩护律师Jake Chervinsky发推特称,Coinbase上线ZRX的决定意味着相信代币不是证券。出售未注册证券的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认为ZRX不受证券监管机构和民事诉讼的影响,Coinbase是不会冒这样的风险。并在随后的推文中补充到,Coinbase的立场是值得注意的, 但它并不能为ZRX、XRP或任何其他代币解决任何问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委员Brian Quintenz周一在GITEX技术周会议上的演讲中探索了如何最好地将加密货币,特别是智能合约纳入CFTC的监管框架。他问道,当一份智能合约违反CFTC的规定时,谁应该承担责任?他认为,如果去中心化应用(dapp)出现非法活动,那么这些dapp的个体智能合约开发人员应该被起诉——只要CFTC可以证明,开发人员可以“合理预见,当时他们创建的合约代码时,使用它的美国人会违反CFTC的规定。”
以色列区块链协会已经发布了最新的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数量,目前已超过200家。大多数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都集中在Fintech(57家公司)和Protocols / Core Infrastructure(37家公司)领域。不过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有20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停止运营。
美国政府执法辩护律师Jake Chervinsky发推特称,Coinbase上线ZRX的决定意味着相信代币不是证券。出售未注册证券的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认为ZRX不受证券监管机构和民事诉讼的影响,Coinbase是不会冒这样的风险。并在随后的推文中补充到,Coinbase的立场是值得注意的, 但它并不能为ZRX、XRP或任何其他代币解决任何问题。

Gavin: 少数派分支

钟隐 2016-01-30 09:28 发布在 比特币 11073

m

如果大部分人取得共识,而小部分的算力、商家或交易所决定支持与大多数人不一致的意见,会发生什么呢:

会不会有两种比特币?会不会对比特币经济造成颠覆性破坏?您的币还是安全吗?

(如果您很着急,剧透提示,上面三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会、不会、是)

开始分析之前,我们做如下假设:

假设现在有绝大部分(如2/3,或者远超50%)力量,希望支持一套共识方案,另外小部分人希望支持另一套方案。即下面的分析不适用于支持率对等的情况。

同时我们也假设算力和交易用户是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即下面的分析也不适用于算力和交易用户(交易所/商家/用户)意见相左时的情况。

那么,我们假定区块链真的出现了分叉,产生了一个主干和一个旁支。其中主干由多数算力和用户支持,而旁支只获得了少量支持。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主干链和旁支链的长度很快会变得不一样长。我们不妨看看旁支和主干力量二八开(主干80:旁支20)、且它们共识方案在其他方面几乎不变的情况:

在未来17.5天内,主干链上平均每12.5分钟产生一个块,直到难度调整后,恢复至每10分钟产1个块。

在旁支上的矿工呢?平均每50分钟才能产一个块,而且这种情况要持续70天之久,直到旁支上的算力调整为止。

对于旁支上的矿工们来说,和以往一个显著的区别在于,他们不得不等上100个块的时间(译者注:矿池的区块成熟时间,参见申屠青春博士翻译的资料),即3.5天后,才能使用新挖出的币,且前提是别人愿意接受这些旁支区块链上的币,并提供服务和商品作为交换。

对于少数派(旁支)矿工来说,真正的问题在于会不会有人愿意接受这些新挖出的“少数派币”?并且这些币的价值可能会是多少?

在旁支上安全的交易是很难的。因为那些分叉前未花费的币,在分叉后的交易在两条链上都会是有效的。而如果两条区块链均接受这些交易,那么“付给我11个少数派币”和“付给我11个主流派币”是完全一样的。如果少数派币不如主流派币的价值,这将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大问题。

并且少数派币必然会不如主流派币值钱。这是因为它们(少数派币)几乎没有竞争力,它们需要更久才能确认,更少的人愿意收,保护这些币的算力更少,而且想安全交易要难得多。

以上问题是那些决意与主流意见不一致的少量矿工即将面临的现实状况:每笔新挖出的“少数派币”,要等三天多后才能正常使用,这样的情况极易导致这些“少数派币”的价值跌到几乎为零。

如果他们顽强抵抗...

如果少数派们对现有的共识规则进行大幅修改,那么他们可以规避上述列出的不少问题。例如,直接重置难度可以解决过慢确认的问题。直接变换PoW算法可以消除被一些主流派矿工攻击的风险(对此我还没有进行单独讨论)。修改交易格式,可以使得交易不再在两条链上都有效,这样就不会出现不小心发送了11个“主流币”给别人,而实际上您想做的是发给他11个“少数派币”。

但是如果采用上面列出的这些方法,将是对比特币的巨大变更,已经和直接造一个山寨币没什么实质性区别了。这类币有很多(其中甚至有一个试图运行“始于比特币账本”的实验)。但所有这些都不能对比特币经济造成颠覆性破坏,也不会威胁到比特币的持有者们。

一个少数派分支,连威胁都算不上。

-----------

原文链接 http://gavinandresen.ninja/minority-branches 原作者:Gavin Andresen 翻译者:钟隐  首发巴比特 比特币感谢地址:1JpazvbnCqFzhLvaVncoCkbWXNoWbgeS6Q

文章标签: 比特币 POW
评论(9)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巴比特资讯 2016-01-30
    【Gavin: 少数派分支】如果大部分人取得共识,而小部分的算力、商家或交易所决定支持与大多数人不一致的意见,会发生什么呢: 会不会有两种比特币?会不会对比特币经济造成颠覆性破坏?您的币还是安全吗?(如果您很着急,剧透提示,上面三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会、不会、是)http://t.cn/RbBtxfo
  • 曲振刚 2016-01-30
    原来这就是有人要提出改算法的原因哈,(在未来17.5天内,主干链上平均每12.5分钟产生一个块,直到难度调整后,恢复至每10分钟产1个块。 在旁支上的矿工呢?平均每50分钟才能产一个块,而且这种情况要持续70天之久,直到旁支上的算力调整为止。) 涨姿势咯
  • 区块链狂魔 2016-01-30
    要强推的节奏么[doge]
  • 中国比特币官方微博 2016-01-30
    #中国比特币CHBTC# 如果大部分人取得共识,而小部分的算力、商家或交易所决定支持与大多数人不一致的意见,会发生什么呢:会不会有两种比特币?会不会对比特币经济造成颠覆性破坏?您的币还是安全吗?(如果您很着急,剧透提示,上面三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会、不会、是)http://t.cn/RbBtxfo
  • myc 2016-01-30
    真的分成2个比特币,到底哪个叫比特币,如果大多数商家,交易所的共识和算力共识相反。那就会出现长链上的算力消失。不管怎么分叉,只有一种币叫比特币。最后的决定权在商家和交易所。
  • 小_宝_2012 2016-01-30
    gavin比core那帮骗子可靠多了,支持2兆分叉。
  • pangcong 2016-01-30
    翻译很及时,强赞!!!
  • merry 2016-02-02
    非常感谢 http://blockmeta.com/tx/19e857a939140dc225311afb2478aa3b5fc5d8ffa29e42e5f7b9d89c75eadc55
  • 钟隐-币地址 2016-02-18
    之前翻译的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