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2-17 10:45

Meta正吞下疯狂收购的苦果,知名游戏《Echo VR》停服背后

来源:VR陀螺

作者:万里

Meta 2022年度财报会议上,CEO马克·扎克伯格表示,目前其VR设备上已经有200多个应用程序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考虑Quest Store应用总数为四百余款,这个营收表现还算不错。

不过财报没透露的是,Meta正在悄悄关停那些盈利不佳的内容平台:Meta于2021年收购UGC游戏平台《Crayta》,它将于今年3月3日停服;Meta于2020年收购工作室Ready At Dawn,其颇受好评的多人竞技类游戏《Echo VR》也将于今年8月正式下线。

曾经被称为“最好的多人在线游戏”的《Echo VR》,在Meta 2023效率年的背景下,成为了其元宇宙之路上的一大“弃子”。

图源:《Echo VR》


商店评分4.5,交互可圈可点 


2018年,Oculus高管Jason Rubin率先提出元宇宙计划,随后,Meta便开启了“买买买”模式。除Ready At Dawn以及《Crayta》背后的Unit 2 Games外,Meta于2019年收购了全球知名VR音游《Beat Saber》背后的团队Beat Games、去年Connect大会上,Meta宣布收购Armature、Camouflaj与Twisted Pixel 三家游戏开发商,近期,有消息传出Meta已经完成了对VR健身内容开发商Within的收购......

而在“买买买”的另一边,不少应用游戏却被拉入了其“淘汰”名单。

《Echo VR》是一款由开发商Ready at Dawn所打造的以太空失重场景为主题的多人竞技VR游戏,这款游戏最初于2017年面向Oculus Rift头显发布(独占游戏),2020年推出了一体机Oculus Quest的适配版本。如今这款游戏支持设备共五款,包含Rift、Rift S、Quest、Quest 2和Quest Pro,不同设备之间可以进行联机对战。

本月初,游戏团队发布公告称,“经过内部以及我们在Meta的合作伙伴的多次讨论,我们作出了关闭《Echo VR》的艰难决定。”

公告指出,游戏将于今年8月关闭服务器,剩下的时间游戏依旧正常运行。作为补偿,玩家只需要在里面完成一场比赛便能获得底盘、助推器、护腕套装等多种道具奖励。此外,Echo Combat、Starter Bundle和Echo Points等DLC内容以及成就系统将不再提供购买服务。

图源:《Echo VR》

游戏即将关停的消息传出,很多人都感到难以置信。《Echo VR》是一款知名游戏,在游戏玩法上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反映在评分上,目前它在Quest Store的评分达到了4.5分,评论数量达到9882人次,属于第一梯队。

而在海外平台UPLOAD VR所发布的2022年春季“史上最佳VR游戏”榜单中,《Echo VR》排名第十,超越了《Beat Saber》、《剑与魔法》等游戏。

《Echo VR》以太空为背景环境,玩家则充当一个机器宇航员的角色。在交互上,由于太空属于失重环境,并且没有阻力,玩家需要借助左右手的两个推进器以实现对四周空间的运动与探索。

游戏的运动细节做得十分出色,比如单手启动推进器前进时方向会偏移,在漂浮过程中我们双手推动墙壁或者把手等物体时,会给予玩家一个相应的反作用力以实现加速或者减速。

图源:VR陀螺

目前大多数VR动作冒险类游戏都是依靠于“双腿走路”,玩家的移动方式无非两种,一是平移,二是定点瞬移,但是这两种移动方式都有其缺点。首先平移运动细节很难处理,如笔者在《生化危机4》、《Myst》等游戏的快速运动场景下会头晕。而另一边,定点瞬移虽说能缓解头晕问题,但它并不符合人类的运动直觉,所以笔者在游戏时并不会主动开启这一选项。

可能是《Echo VR》在运动设计上把双腿转变为了双手的推进器,使得它不容易出现晕动症,这为多人游戏奠定了基础。可能很多人没想到,由于这款游戏的新颖设计,甚至帮助了一些行动不便的人体验到了运动的乐趣。

一个叫Sonya Haskins的作家在评论文章中写道:“由于健康问题我无法长时间站立,Echo的物理特性帮助我减轻了体重并以一种物理疗法的方式移动了我的身体。自从我开始玩Echo以来,我就没有使用过轮椅,而且我在2019年已经开始停止使用止痛药。”

持有这种看法的人并不在少数,还有一个游戏玩家在评论中写道:“我在行动不便方面苦苦挣扎,这是我真正可以玩的第一项全接触运动。”

网友评论,图源:网络


主打多人竞技,Meta VR电竞的初探索 


回到游戏本体,在2017年发行时,《Echo VR》是当时VR生态中为数不多的多人分组对抗型联机游戏。在Echo Arena赛场中,玩家可以组成两队,每组4个人,进行太空飞盘比赛。

游戏规则并不复杂,队伍只需要把飞盘抛入对方的电网中即可得分。比赛过程中,击打对方头部可以造成短暂的昏阙,相应地,玩家也可以把手举起来进行格挡,此外,借助赛场中的一些小道具可以实现额外的加速效果。

游戏上手很简单但精通很难,因为游戏处于零重力环境下,非常考验玩家的操作以及团队的配合能力。

图源:VR陀螺

从此前的一些资讯来看,Meta曾经对《Echo VR》寄予了厚望,因为它完全具备打造成一个顶级VR电竞赛事的潜力。

2017年,英特尔、Oculus和电子竞技联盟ESL共同创办了VR电竞赛事VR League,《Echo VR》是指定比赛项目之一;去年,Ready At Dawn宣布与VR电竞平台开发商Virtex合作,为《Echo VR》开发一个虚拟电竞竞技场,届时,玩家将能以虚拟化身的形式观看一场沉浸式电竞比赛。

只可惜,《Echo VR》的电竞之路随着停服公告的发布,化成了泡影。

图源:《Echo VR》

对于停服原因,开发团队的回应十分简单,“Ready At Dawn正在着手于我们的下一个项目,并在整合工作室支持以开展该项目。”

Meta CTO Andrew Bosworth也回应道,这是一款优秀的多人/社区/电竞游戏,但是用户群体很小,测量值(可能指日活用户数量)低于10000,达不到团队预期。此外,游戏中的一些监管策略,使得游戏的运营成本变得很高,而这些资源本可以用于构建千万人的项目。

与许多对抗型联机游戏类似,该游戏提供免费下载(也是Quest Store为数不多的免费游戏之一),收入依赖于里面的内购服务。2018年,《Echo VR》推出DLC付费扩展包Echo Combat,售价9.99美元,里面补充了多人枪战玩法;

2021年,《Echo VR》推出Echo Pass模式,游戏会定期推出特定赛季,不同赛季会有不同的奖励。在这其中,玩家可通过参加比赛来获得相应的经验(TXP)并且提升等级。此外,里面还包含了一项“Echo Pass Premium”服务,该服务需要借助游戏点数开通,或者通过现金购买,购买价格约9.99美元/赛季。

团队并未透露这款游戏的营收情况,但是结合它的日活数量来看,表现应该一般。而对于VR电竞而言,虽然这一市场很有想象空间,但是近些年来一直处于叫好不叫座的状态。如果以手游《王者荣耀》对比,后者用户日活数量早已经突破一亿,两者显然不在同一个数量级。

《Echo VR》首个赛季,图源:网络

除《Echo VR》外,游戏团队还相继推出了其衍生游戏《Lone Echo》和《Lone Echo II》,与《Echo VR》不同之处在于,后面两款为单机游戏,支持Oculus Rift和Oculus Rift S设备,定价分别为19.99美元和39.99美元。由于单机游戏并不需要太多额外的后期运营,自然它的生命周期也会长得多。

另一边,Meta的元宇宙之路开始采取战略收缩态度,这或许是压死《Echo VR》的最后一根稻草。去年Meta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亏损高达137亿美元,扎克伯格宣称2023年为企业效率年,此前已经进行裁员、砍掉一些非核心项目等举措,并且在投资方面也变得更为谨慎。在以效益为更敏感考量因素的当前,《Echo VR》难免会面临被抛弃的命运。


玩家发起请愿,卡马克发声 ,游戏抢救进行中 


出于商业考量,《Echo VR》或许并不是一款合格的游戏,但是对于玩家而言,很多人已经在里面投入了很多时间与心血,同时结交了很多新朋友,游戏停服对于他们来说显然并不公平,如今在Quest Store的游戏评论区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声讨”现场。

图源:Quest Store

对于陀螺君而言,我对这款游戏也有着很深的感情,因为它称得上是我的VR启蒙游戏。讨论VR的优点时,我们很容易就能想到360°沉浸感、3D、拟真、梦幻等字眼,不过这些优点对于没有体验过VR的人来说显得苍白无力,因为实际感受要比这些词语来得更有冲击力。这便是《Echo VR》带给我的最初印象和最大感受。

除竞技比赛以外,这款游戏还充满了浓浓的社交属性。玩家可以在大厅、游戏沙盘以及训练场中自由漂浮放空自我,也可以与其他玩家进行交流互动。游戏中陀螺君第一次使用蹩脚的英语与其他外国玩家进行交流对话的场景,如今依然历历在目。

出于对《Echo VR》的喜爱,不少玩家开始行动起来,试图抢救这款游戏。有人在公益请愿平台Change.rog上发布名为“Save Echo VR”的请愿活动,里面提到,“数以百计的组织、公司、特许经营权和社会团体从这项运动中诞生,而他们(Meta)正在扼杀这一切的核心。我们希望改变他们的想法,或者让其他人掌权。”

目前网站请愿人数已经达到23167人,相信很快将会突破计划中的25000人。

图源:chang.org

对此事,Oculus前CTO约翰·卡马克也专门发表了评价。他指出,即使只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也应该尽可能避免破坏用户价值。“ 当你拿走用户珍视的东西时,你的公司遭受的伤害要大于你为他们或其他人提供同样有价值的东西所获得的好处。”

为了让游戏能继续运营下去,卡马克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保持对游戏最低限度的支持,这样可以降低运营成本,也可以避免对无形资产的破坏;二是把游戏拆分出售;三是将这款游戏开源。

VR游戏起死回生并不乏先例,去年8月,多人剑战游戏《Swords of Gargantua》宣布从商店中下架,但是不久前,游戏开发商Thirdverse宣布这款游戏将重新回归。Thirdverse CBO和执行制片人Masaru Ohnogi表示,游戏能重新上架一定程度上得益于《Swords of Gargantua》社区的奉献。

不仅如此,该游戏还进一步响应了老玩家的需求:新增离线模式,所有用户数据都可以保存到设备本地,以避免再次遭遇停服的风险。

不过对于《Echo VR》而言,前面这些“抢救”措施似乎都行不通。Bosworth在回应中透露,拆分游戏、把项目开源等方法很难行得通。一方面,Meta不希望Ready At Dawn团队或其游戏被拆分或者出售,因为团队仍需要负责其他更重要的项目。至于开源问题,里面涉及到很多技术问题,因为游戏与Meta许多系统纠缠在了一起,此外,他表示这样的成本效益也会更低。

另一方面,游戏似乎也没有任何理由多此一举推出单人版游戏,因为Ready At Dawn已经推出了《Lone Echo》和《Lone Echo II》两款同题材的优秀单人作品。

Bosworth回应,图源:Instgram


结语 


注重效率,会让Meta的发展更加稳健,但是关停《Echo VR》,更像是Meta的一大“昏招”,因为这一举措,无论对于玩家又或者VR生态市场而言,都是一大重挫。

正如Sonya Haskins所说,“Echo的损失在现实中回荡”,VR中玩家结伴在太空遨游的未来体验,也逐渐停在了过去式。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80438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