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30 10:28

AIGC,困在上半场

AI之势 发布在 AIGC
1.6万

来源:“光子星球”(ID:TMTweb),作者:文烨豪,编辑:吴先之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AIGC浪潮,似乎使沉寂许久的AI玩家们再度看到了曙光。

过去数年间,AI战争的主战场一直聚焦在视觉系AI与自动驾驶,但随着AI四小龙神话不再,一众自动驾驶玩家的脚步亦已放缓,使得AI的故事一度濒临泡沫的破碎关键节点。

好在,以NovelAI、ChatGPT为代表的AIGC应用愈发成熟,不仅在科技行业中掀起了新一轮浪潮,甚至还撬开了同AI略显疏离的C端语境。2023年的AI行业,或许更多是基于生成式AI的竞争。

只是,在热衷“跑图”的绘画爱好者们感叹着“AI绘画将杀死画师”时,一众科技巨头却仍谨慎思考着AIGC真正的价值所在。尽管当下,没有人能断言AIGC将何去何从,但从谷歌的恐慌、微软的押注来看,这场围绕AIGC展开的战役,已然打响。


AIGC与“工业废水”


AIGC,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8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由AI绘制的肖像画作《埃德蒙·贝拉米》就曾拍出过43万美元,价格甚至超过了同时拍出的安迪·沃霍尔作品。而这轮AIGC的翻红,则在一定程度上源于AI画作《太空歌剧院》在美国科罗拉多州艺术博览会所摘得的金奖。

虽然同样由画作引爆,但对比二者不难看出,相较于略显“粗糙”的《埃德蒙·贝拉米》,《太空歌剧院》笔触显然要精致许多。换言之,短短5年间,AI绘画已然实现了“质”的飞跃。而AI生成作品质量的提升,亦使其跳出了科技圈层,被更广阔的大众市场所讨论、尝试。

可以看到,不同于过去“自上而下”,由行业造势、推动的技术出圈路径,AIGC的出圈动力更多来自普通用户,更接地气。

早在去年上半年,画圈就曾展开过一轮激辩,辩论的核心在于“AI绘画”是否会让画师失业。彼时,AI的信徒们饥渴地寻找着“食材”,一遍又一遍地跑图,试图证明AI绘画不逊于人类。画师们则审视着AI画作,以专业角度挑刺。

一位美术专业学生告诉光子星球,在NovelAI最火的时候,微信群、朋友圈遍地都是各种AI画作,有的可能有结构、透视上面的硬伤,但有一些风景画真的很难挑出毛病。“每天看着贴吧那些人跑完图得意的嘴脸,真的恨的牙痒痒。”

这种不安,像极了摄影技术诞生后西方画家们共同的焦虑,但相较于另辟赛道的摄影,AIGC对画师基本盘的冲击似乎更加明显。

据其透露,当AI绘画爆火后,其学院领导紧急召开了一轮会议,商讨接下来的教学方向,试图将AI辅助创作纳入教学范畴。但其实同学们都心知肚明,若AIGC继续以这种速度朝前演进,那未来其角色或许不只只是“辅助”那么简单。

好在,内容创作者的焦虑是一回事,AIGC的商业化落地又是另一回事。虽然当下AIGC创作氛围火热,但内容消费领域却略显冷清。尽管Gartner预计,2025年AIGC将占所有生成数据的10%,但其中绝大部分是所谓的“工业废水”——体量庞大,却毫无价值。

有业内人士指出,当下的AI绘画商用场景有限,更多用于寻找创作思路。“部分美术外包团队可能会用来生成一些简单的素材,或者个人画师用来应付那种私人约稿,但绝无可能用于正经走流程的商单。”

相比之下,强调文字输出的ChatGPT,落地场景或许更为广阔。但无论是绘画,还是文字抑或是视频,即便打通了内容创作路径,亦需思索“谁来消费内容”这一核心问题。

换言之,AIGC仍需一座桥,来串联内容生产、消费两端。


玩具,还是工具


背负着“行业杀手”期许的AIGC,当下似乎还没有为自身找到清晰的定位。

AIGC爆火后,敏锐的国内互联网玩家们纷纷跟上,腾讯上线了“QQ小世界AI画匠”,百度推出AI绘画应用“文心一格”,字节则是在抖音推出AI绘画特效,生成式AI开始作为工具应用,武装平台创作者。

只是,不同于严肃的内容创作,以及算法模型层面的深究,各玩家的打法更多是基于开源模型的试水,生成内容亦略显简陋,整体更像是实验性质的“玩具”。

一个简单的例子,当“QQ小世界AI画匠”发布后,的确有很多用户玩的不亦乐乎,QQ空间、QQ群亦充斥着各类AI画作。随着用户新鲜感不再,其热度也骤然下降,而众多用户生成的作品,亦像前述“工业废水”般流去——与其说是AIGC应用,不如说是一场趁热营销,同过去的网易云年度歌单、抖音宝宝特效等别无二致。

换言之,对广泛的用户而言,玩具类AIGC应用很难真正留住用户,多数用户在短期密集的体验过后便会丧失新鲜感。这或许就是现阶段AIGC无法像短视频、直播带货等“常青树”始终活跃在互联网语境浪头的原因——AIGC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内容创作的问题,却没有建立起新的商业秩序。

桎梏在前,好不容易觅得下一个“故事”的科技巨头们,显然不会坐以待毙,“工具化”似乎成为了AIGC的出口。

就拿微软来说,其近期的数波操作,颇有为AIGC踩一脚油门之意——不仅宣布计划将ChatGPT整合进自身搜索引擎必应Bing,还试图将其置入自身的Office生产力套件中。而在此之前,有媒体报道微软正在同ChatGPT背后的OpenAI商讨百亿美元的注资计划。

如果说,微软将ChatGPT置入搜索引擎旨在通过这把“尖刀”挑战谷歌在搜索领域的优势地位,那么将其放入Office的核心,这在于通过更具效率的工具服务撬开用户对生产力的诉求。

通过AI提升生产力并非新鲜事,在此之前,Adobe就曾在Photoshop中引入基于机器学习的“Select Subject”来进行智能抠图,许多影视团队亦会通过AI筛选特定素材。

但无论何总应用,均是将AI作为优化繁琐工作流的工具,内容输出仍由员工完成。工具化的AIGC则与之不同,其不单是辅助用户生产内容的工具,二是承担着部分创造性的工作,想象空间远大于前者。

只是,现阶段的AIGC,似乎很难担起工具化的重任。且不谈硬件故障与潜在版权风险等问题,单论生成式AI的成熟程度,或许亦无法满足商业化的要求,即便是跑在行业前列的ChatGPT,有时亦会给出南辕北辙的回答。

另一方面,纵使随技术迭代,AIGC相关算法模型将愈发成熟,但正如“中文屋悖论”所描述那般,AI所表现出来的智能并不能等同于真正的人类智能——没法真正具备人类的思维逻辑,亦没法同人类共情。

换言之,纵使AIGC能够替代大量效率至上的劳动密集型的内容生产工作,可是在需要深度思考或文艺相关领域,AIGC始终缺乏“灵魂”。而这,正是AIGC难以消除的鸿沟。



尽管AIGC无法完全取代UGC,但在作为生产力工具提升效率,以及承接大量尾部UGC生产工作方面,仍存在结构性机会。

只是,AIGC作为AI的“变种”,或多或少有着AI的“遗传病”。

对微软、谷歌、百度这类长期聚焦AI的科技巨头而言,即便自身拥有相对成熟的产品或技术沉淀,但如何将其与不同行业的差异化内容生产需求嫁接,将成为问题。

以百度为例,其具备百家号与好看视频两个内容生态,AIGC的工业化创作能力很可能将体现在资讯内容、文章配图、TTV(图文内容生成视频)等场景。若是绕开现有业务审视百度潜在的AIGC落地场景,那即便是反复讲着AI故事的百度,亦显得有些羸弱。

再看走技术路线的OpenAI,由于缺乏相应的落地平台,其只能疯狂的对外寻求合作——除了前述同微软的合作外,ChatGPT亦同资讯平台BuzzFeed达成合作,为嫡出的孩子找下家。

近日谷歌开发出的能从文本生成高保真音乐的AI模型,亦不计划对外发布。

换言之,现阶段的AIGC,仍处于前期摸索阶段。等待它的,或将是“前辈”们都曾经历过的长夜。

另一方面,不论当下AIGC概念多么火热,互联网语境讨论的核心始终是那几款明星产品。国内企业虽也在积极参与,却鲜有真正拿出成果的玩家。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像ChatGPT这样的产品需要大量顶尖人才,特别烧钱,而且还需要时间沉淀,初创企业想要分羹极为艰难,盲目进场极有可能陷入“重复制造轮子”的窘境。

或许是资本听厌了故事,除却客观层面的技术差距,历经AI四小龙、元宇宙、芯片“敲打”的国内创投圈,对AIGC态度似乎也愈发谨慎。以至于国外微软试图以百亿美元押注头部玩家OpenAI,国内AIGC投融资氛围却略显冷清。

这倒也不出人意料,毕竟翻看当下AIGC故事的讲述着,既有着跌落神坛的AI四小龙,亦有在元宇宙热络之时,只差把元宇宙三个字写在脸上的中文在线等玩家。

归根结底,抛却部分蹭热度炒概念的玩家,当下的AIGC仍处于试错、探索的阶段,头部相争,腰部追赶的态势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直至有玩家将模式跑通,AIGC才会进入节奏更快的下半场。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80075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