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11 16:42

观点:P图元宇宙破不了小红书商业化困局

小红书重度“种草”用户徐莉雅最近总能刷到一些时尚博主的奇异穿搭,“很像概念服装,有些看起来是由金属制作的,就跟游戏里的战服一样,很赛博朋克,也有人直接把礼品盒穿到了身上。”直到刷到一个女孩身背金属天使翅膀,她感觉 “像P图”。

按图索骥,徐莉雅发现,这些服装还真不是概念设计,“不是真衣服,但往外卖呢。”销售渠道来自小红书推出的数字作品空间STEP INTO R-SPACE。

事实上,这是小红书“R-Space实验室”布局数字藏品的产物,号称以“区块链技术”生成数字作品中,虚拟服饰是其中一类,发售价从几十元、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用户购买后可以收到服饰,展示在社交媒体上,想要穿戴展示,就要提交一张个人照片给设计师,数日后收到合成照。

将虚拟服饰P图上身,小红书在时尚领域如此布局元宇宙也是毁誉参半,有说新潮大胆的,也又说新甁旧酒的。这背后其实是小红书突破商业化单一瓶颈的缩影,但前景堪忧。

小红书R-Space有海外数字时尚公司DressX的影子,而2020年DressX给用户P虚拟服饰的做法早被吐槽过。如今,虚拟服饰已经走完NFT化、虚拟化身可穿戴化,进化至虚拟服饰实体化,小红书的“P图大法”落后了。


“P图元宇宙”被指QQ秀


花上一笔钱,买一件虚拟服装,然后让设计师合成你的个人照片上实现穿戴。这是小红书R-Space实验室推出的虚拟时尚新方式,但质疑声不少。

“原来我花99元是买了一张P图。”

“我以为我的虚拟化身可以穿上,你对我说只是P在照片上。”

“这不就是早期的QQ秀,QQ秀不但支持捏脸、换装、换造型,还支持换场景,最主要的是免费。”

“3D建模+抠图PS,因为加上了NFT和元宇宙的词就被吹成了高科技,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质疑声曾被回应。

R-Space 实验室采访的设计师表示,“这真的不是手机随手P图就可以实现的,”拿如何让用户照片穿上虚拟服装的操作程序来说,需要根据提交的照片创建3D人物模型,利用软件导出匹配人物姿势的服饰合成上身,也会利用PhotoShop再对细节或者人物进行调整,比如根据买家照片中的环境灯光或者氛围调整服饰色彩等, “从时间上来说,不同的设计师不同的图片所花费的时间不同,一般而言2-6小时,真不是动动手指放大缩小就可完工的。”

费时看上去不短,但有购买用户告诉《元宇宙日爆》,如果提交的照片背景不够简洁,或者穿着、拍照姿势不合适,“设计师会告诉你影响虚拟服饰照片合成效果。”

买家秀与卖家秀的问题也同样存在。有用户指出,身穿虚拟服饰好看的博主多为设计师投放的广告图,“他们精修过,看起来非常有质感,普通用户买完就会发现,合成的虚拟服饰照片要么不服帖,要么有瑕疵,还会因你的人物拍照姿势和服装不同穿着差别巨大。”

用户累了,一些博主干脆直接发布了虚拟服装学习教程提示,“这些所谓的虚拟服装大多是通过Style3D、Nomad等3D建模软件制作的,即使你不懂建模,好好学习一个月甚至半天也可以制作类似的服装。”

R-SPACE专属页面和元宇宙穿搭

P图也好,3D建模也罢,虚拟服饰并不是新概念,它又称数字服装,由计算机技术对面料和材质仿真制作而成,常见的使用场景是利用AR滤镜直接穿在真人身上,可用于在线服装店供用户试穿。随着NFT和元宇宙概念兴起,一些虚拟服饰成为数字藏品或数字资产,能穿在元宇宙空间用户的虚拟化身身上,以彰显个性或表达设计理念。

相较并不太新的数字服饰,用区块链确权创意的NFT技术其实更有实际价值,但在国内被衍生为数字藏品,多为消费品。小红书将R-Space定位为“数字头像/虚拟时尚/数字艺术的全新宇宙”,这些内容被定义为“R-数字作品”——基于区块链技术唯一标识并可在小红书内展示与使用的原创数字化作品或商品,来自于在小红书活跃的原创艺术家/设计师或各种原创IP。

今年4月,小红书启动“虚拟时尚招募计划”,邀请对虚拟时尚有想法的设计师、艺术家等创作者入驻小红书,计划共同策划数字藏品主题活动,助力原创数字作品的发售和流量,共同丰富“虚拟时尚内容生态”。

但商业化过程中,小红书的虚拟时尚场景尚未实现闭环,最终还是沦为卖藏品,而P图、晒图也只是在线社交的传统玩法。


“种草”社区为他人做嫁衣


小红书发力元宇宙背后是这个Web2社区应用从年轻人群体中寻求商业新增点的缩影。仅在2019年10月,小红书的月活跃用户数就过亿,其中70%的用户是“90后”。对年轻一代开始热衷的NFT、元宇宙、Web3等趋势,小红书自然很敏锐。

运营10年,小红书已经成为知名的“种草社区”,内容覆盖时尚、彩妆、美食、旅行、娱乐、读书、健身、母婴等各个生活方式领域,内容呈现形式也从纯图文过渡到图文+长短视频的形式,还上线了直播功能。

通过内容社区,利用“广告+电商”模式和“种草”机制,小红书的总用户数、活跃用户数有了飞升。根据千瓜数据平台发布的《2022年小红书平台活跃用户画像趋势报告》显示,目前小红书有超2亿月活用户,其中72%为“90后”,50%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男女用户比例为3:7。

小红书是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但尴尬的是商业化总处于弱势。

大多用户把小红书作为“种草”中转站,并不直接在上面消费。有网友表示,“在小红书买东西不行,种草查略还是很好用的。”消费时,流量大多选择退出小红书,前往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

早在2014年,小红书就上线了自营电商平台“福利社”,希望能够打造在线社区+电商的商业模式。福利社上线近6年,电商业务在整个垂直领域名不见经传。人们网购时最先想到淘宝或天猫,选3C去京东,追求低价去拼多多,边刷视频边买就上抖音、快手,用户固有的在线购物习惯让小红书福利社无处落脚。

相较电商,广告才是小红书的主要收入来源。据悉,小红书2020年广告收入为6-8亿美金,约占总营收的80%;电商收入约为1.5亿到2亿美金左右,约占总营收20%。小红书的商业模式单一,这意味着,如果广告收入受到冲击,营收风险将增加。去年11月20日,英国《金融时报》消息,小红书在私募市场的估值从去年的200亿美元估值降至了100亿至160亿美元。

电商赛道挣不到钱,单纯靠广告收入将流量变现是小红书这类社区平台的商业化困局。

试水元宇宙、上线的R-Space是小红书的新尝试,这个数字作品展示空间可以延伸为虚拟商品的新电商。根据小红书招募艺术家的申请表显示,这些虚拟商品的售卖收益分成比例为3:7,小红书将从销售额中收取三成技术服务费。

但在数藏市场小众化、量价不稳定的当下,小红书的这条路走得通吗?它还有哪些破局方式?


作品滞销邀NFT品牌引流


以小红书R-Space主营的虚拟时装看,销量并不理想。

一位具有5.4万小红书粉丝的服装设计师在去年12月5日发布了100件红色圣诞裙虚拟时装,售价69元。截至1月6日,有84件未售出。而11月2日发布的100件红色短裙售价299元,上线60天,还剩94件。

虚拟服装是R-Space重点扶持的业务,此外,还有数字潮玩、艺术作品等,相较虚拟时尚,这些作品的数量更少。从用户反馈看,对数字资产、数字作品的认知尚浅成为大众消费这类数字商品的障碍。

面对数字藏品品类少、销量差的现状,小红书开始邀请海外原生的NFT品牌入驻。去年12月开始,多个海外NFT项目的中文社区宣称,受R-Space实验室邀请入驻。日系动漫风NFT头像项目Azuki的中文社区“红豆花园”就是其中之一。

Azuki中文社区成员对《元宇宙日爆》表示,小红书与Azuki的品牌文化相契,“Azuki是一个融合乐潮流动漫和Web3元宇宙元素的NFT项目,而小红书是潮人和潮流文化聚集地,入驻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他解释,对于小红书来说,Azuki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元宇宙、Web3品牌,可以让小红书那个世界更有知名度,而对Azuki来说,它也需要外部的流量,“小红书上就有不少喜欢潮流文化和日本文化的动漫用。”

入驻小红书的海外加密原生NFT

Azuki入驻当天,小红书上线了“海外PFP加密社区联盟”话题板块,宣布R-Space要携手海外优质蓝筹NFT项目打造PFP加密社区联盟,共同打造“小红书数字社区”。Azuki之后,Moonbirds、Doodles、CloneX等海外知名NFT项目的中文社区陆续在小红书拥有了官方账号。

利用小红书“年轻人聚地”的流量优势,NFT原生品牌的确拥有了中文社区社交、传播品牌的场所。通过这些品牌的中国社区来为小红书的数字藏品布局教育市场、传播品牌甚至相互导流,是个不错的思路。

但这种相互导流目前还未看到明显效果,小红书虚拟服饰、数字艺术品、数字头像的销量没有起来,而截至1月8日,Azuki红豆花园的小红书账号只有1543个粉丝,和它在海外的影响力无法匹敌。


跟不上虚拟时尚进化速度


小红书并不是虚拟时装的首创。

2019年,阿姆斯特丹的数字时尚公司The Fabricant就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发行了一个名为“Iridesence彩虹连衣裙”,以9500美元(约6.65万元)的价格被买走,这是第一件NFT虚拟服饰。不过,那时就有网友吐槽虚拟服饰是“皇帝的新衣”,只能P图上身。

真正引发大众关注数字时尚的是特斯拉的CEO埃隆·马斯克。2020年2月,马斯克脚穿电动皮卡汽车造型鞋参加时尚聚会的照片在全网流传。经媒体探究,这双名为CyberSneaker的“赛博运动鞋”不是真鞋,马斯克上脚也得用Photo Shop。

但这双鞋的的确确存在,只不过是以NFT的方式存储于以太坊区块链。最终,这款由RTFKT团队设计的NFT运动鞋在交易平台上卖出了15万美元的价格,成功让NFT虚拟服饰出圈。

很快,商业公司闻到商机。海外数字时装电商平台DressX上线,销售的虚拟服装包括普通数字款和区块链链上NFT款,前者不具备唯一性和链上可流转性。和小红书一样,用户想穿DressX上的虚拟服饰,需要提交全身照片,然后把合成,某些服装也支持AR试穿。

也和小红书一样,该平台的虚拟服装遭到用户的批评,认为这些虚拟服装更像是拍照使用的滤镜,还有用户抱怨平台的AR滤镜工具无法使用,“服装大多不支持AR显示”。

无论是2020年的DressX,还是2023年的小红书R-Space,最大的问题是虚拟服饰在它们那里还停留在2019年,停留在穿戴方式主要靠P图的原始状态。

但事实上在2022年,虚拟服饰已随着数字化身的出现,出现元宇宙空间内,成为用户装扮自己数字化身的数字资产。

当年3月,链上数字空间Decentraland的元宇宙时装上,多家服装品牌的虚拟店铺开售虚拟服饰,包括Dolce & Gabbana、Paco Rabanne(帕高)、Etro(艾绰)等。用户以数字化身置身这场数字化的时装秀时,可以免费穿戴品牌服装或配饰,一些虚拟服饰还提供对应的实体商品供用户线下使用。

这之后,为数字化身造“皮肤”、将虚拟服饰实体化开始成为更多时尚品牌布局的方向。包括奢侈品品牌Gucci、运动品牌Nike、Adidas,都在元宇宙空间内建虚拟商店、卖虚拟服饰NFT,部分服饰对应了可在现实中使用的实体商品。虚拟服饰从设计图走向为数字化身穿戴的NFT资产,又进化为实体商品。

从这一趋势看,小红书需要P图上身的虚拟服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会花钱买能P在照片上的虚拟服饰吗?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9806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