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28 12:34

范式转移:Web3 超级应用时代来临?

4.4万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撰文:Matti、Rapolas、Cam,ZeePrimeCapital

编译:PANews,王尔玉


构建超级应用:胖应用与胖协议

马斯克发推称收购 Twitter 是为了加快创建超级应用

胖协议(Fat Protocols)概念由 Joel Monegro 于 2016 年提出。目前为止,这是个不错的投资主题(只要选择得当),但长远来看,就正在创造大部分价值的协议而言,这个概念似乎还不够。

Let’s talk about the Fat App (FAPP) Thesis, for which the hypothesis goes:

在此,我们提出胖应用(FAPP)概念,并假设如下:

一个(或几个)提供广泛产品的应用程序将积聚最大价值。

Web 2 的主导应用程序往往是从某个专业领域起步,而一旦获得主导地位,他们就会提供一系列不同的产品,以发挥网络效应,充分利用用户优势:

「用工具吸引他们,用网络禁锢他们。」

在加密领域,迄今为止的杀手级应用和产品在许多方面都出类拔萃。币安即个中翘楚,它不放过每一位用户,并逐渐在其托管平台内提供了所有与加密相关的产品。FTX 及其高频交易平台原本也算一个。

SBF 向投资方红杉资本阐述了成为超级应用的野心

从一开始,最主要的 Web 2.1 应用就是提供大量服务的交易所,它们似乎构成了通往 Web3 的门户。我们认为相同的逻辑也适用于纯 Web3 链上产品。

下图列出了最赚钱的加密协议 / 应用(包括中心化和去中心化):

按费用计:

按盈利计:

这就是新的「范式转移」;价值累积者从协议转变为应用(或一个特定应用?)。讽刺的是,交易所并非 Web 3 应用。它们是彻头彻尾的 Web 2,需要许可且中心化,但却从整个生态系统攫取了大量价值。

未来,在争夺价值的战场上,我们认为协议可能会输给 Web 3 原生应用程序,可能的路径有两个:

  • 应用链(Appchains)
  • 包罗万象的超级应用

我们将超级应用定义为「加密领域的微信」。这听起来有些吓人,但这种反乌托邦愿景的确有望成真。互联网遵循长尾模式:前面是一两个亚马逊级的主导者,后面是海量的小玩家争夺剩余的市场份额。

在此先回顾一些遥远的历史。


历史课


许多人将区块链比作城市,将以太坊比作现代的曼哈顿。我们有不同看法。目前的建设还比较原始,我们会将区块链比作宗教,将应用程序比作城市。

我们认为今天的应用程序就像中世纪的城市,相比现代的曼哈顿,它们的历史地位仍相对脆弱。在我们的类比中,区块链是宗教,以太坊是中世纪的天主教廷。

中世纪城市建立在教廷协议之上,仅享有一半的自治权,教皇权力至高无上。教皇参与制定税收政策和指导方针,圣经是税法的主要依据,各种费用均流向罗马。

简单来讲,后面出现了一位名叫 Martin 的开发者,在教堂门上钉了一份白皮书,其中有 95 行代码,又过了几年,发生了硬分叉。一些验证者加入了分叉出的新协议,其他人决定留下来。

由此,应用程序(城市和公国)变得更加独立,几百年来,教廷对费用流向的影响逐渐式微。教廷仍发挥一定作用,但大众开始接受民族国家和世俗主义的理念,并催生了新的经济模式。

我们想说的是,胖协议概念并未失效,因为我们尚处于区块链时代(即 Web 3)的早期阶段。而作为城市的应用程序可以组织起来,像民族国家一样成为强大的价值积聚实体,削弱神职人员(区块链)的收费能力。

换言之,随着时间的推移,应用程序,主要是超级应用或应用链,将积聚更多价值。


应用链和超级应用


应用链概念并不新鲜,最早出现在 2016 年的 Polkadot 黄皮书中。它提出了通过通用验证者集共享安全性的异构链思路。Cosmos 提出了另一种异构链思路:每条链自成一体,仅通过 SDK 进行统一。

此后,多数人都接受了共享安全的理念。Cosmos 也改变了它的方向。人们得出的结论是,从头组建优质的验证者集并不容易,而且在产品找到市场前这样做可能也毫无意义。很明显,低质量的区块空间就像寄生虫,它会浪费验证者资源,而许多时候并不存在真实用例。

应用链是量身打造的:核心链会针对建诸其上的现有和未来用例进行优化。例如流动性链可通过各种具体设计来支持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此类应用链不会与其他应用竞争区块空间,并能推进最适合其用例的执行和费用逻辑。

我们认为,(最好的)应用链是成为超级应用的候选对象。发展轨道大概如下:

1. 在一条通用链的主网上线应用程序,进行概念验证,展示产品是否与市场匹配。切入一个已知用户群。

2. 取得成功后向多链扩展,甚至启动自己的执行环境(应用链),以施加更大的控制,获取更多价值。dYdX 是目前走到这一步的一个典范。

3. 消除所有链上痕迹和执行环境,提供无缝的超级应用体验。通过渐进方式吸引用户,添加让人们为产品投入更多时间和金钱的功能。

4. 恭喜成为超级应用。

例如,AAVE 似乎正尝试构建一个融合社交与金融的超级应用。这一融合有望形成强大的护城河(想想用于无抵押贷款的信用 / 社会评分)。Ribbon 等项目似乎也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他们定制了自己的 rollup 和借贷市场,以配合现有的期权产品。这两个项目的关键点都是非完全抵押借贷,这一点有望解锁真正的 DeFi 2.0。

如上文图表所示,Uniswap 和 Opensea 是目前按费用计的最大应用程序。它们均起步于各自擅长的某个单一用例,并藉此累积了关键的用户数量(和机器人),大家愿意支付 ETH 来使用这些应用。它们后来也都收购了 NFT 聚合器(Gem 和 Genie),以巩固核心产品(Opensea),或实现产品的横向扩展(Uniswap)。

且不论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只要有流动性,就能获得用户,只要有用户,就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产品和定制体验。其中一个方法是向用户群提供你们自己的产品钱包,并改善用户体验(不仅是更好的 UI/UX,还包括为产品量身定制的钱包功能)。能够成功推出产品套件(平台)和无缝吸收用户的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将脱颖而出。

如果考虑的不只是各种金融化用例,流动性也并非所有超级应用崛起的关键,但即便如此,它也要依托于其他东西(以游戏为例,需要引人入胜的玩法和充满活力的玩家经济)。


木马中间件


上文描述了以用户为中心的超级应用开发方式。拥有杰出用户体验的简单 DeFi 应用可通过与传统金融产品和 / 或其他链上产品横向集成,斩获市场份额,改善盈利手段,同时建立护城河。在技术层面,这些应用程序将从简单的智能合约界面转变为拥有自己的应用链的成熟的超级应用。

木马中间件是另一种选择,它能在欢迎声中穿过应用程序的前门,带来更好的开发者体验和各种高级功能,如帐户抽象、抢跑保护和 MEV 返现。木马中间件是顶级的交易内存池(mempool),它能通过访问来自应用程序的订单流,主导区块建设。

通过区块建设,木马中间件能够提供应用本身无法轻易复制的功能,例如链上抽象交易执行。最终通过打造杰出的钱包 / 应用商店体验,可实现对接触点的掌控。一些区块建设者已经展现了访问独家订单流的能力,在此基础之上便可构建我们说的那些东西:

但除了被特洛伊木马欺骗外,还有另一个选择。我们认为,任何有雄心的超级应用程序的最终状态都是成为主要的区块建设者。这能为超级应用用户提供最佳体验,并以超级应用认为合适的方式为交易执行提供最佳保证。

在 Web2 领域,主要消费者企业都会寻求自建支付渠道,以避免过于依赖单一提供商,同样,Web 3 超级应用也会寻求在用户的财务操作方面施加控制。

不论怎样,以下是超级应用最终的样子:

底层为公链和 L2,中层为「开源」API 和 SDK,上层为超级应用商店


超级应用最终有望成为以太坊和其他区块链的封装器,同时托管所有其他未来「应用」的终端,这些「应用」将成为超级应用的一个个功能。即便现在,交易所也可被视为封装区块链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的应用程序。大部分用户不必离开币安,即可访问五花八门的内容。

加密原生应用程序若能横跨所有合理的基础层,并实现无缝桥接,可有效实现区块空间的极端同质化,即大宗商品化。提供最佳执行的最佳路径会自然产生,用户甚至不知道具体的执行轨迹。当然,这里也存在限制。它仰赖于部署的区块链的质量(安全水平)是否够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超级应用需要不同的区块链提供服务。此外,应用链只是另一种增进执行控制的方式。但从这个意义上说,超级应用最终会是一个中心化场所。

用户和开发者可以直接进入区块链,但超级应用作为区块链抽象器会在很多方面更胜一筹:

1. 更低廉的交易费用

2. 更顺畅的应用开发流程

3. 更好的用户体验

超级应用程序将成为亚马逊,除此之外,用户仍可直接使用大量的区块链,就像供应商和买家使用 Shopify 一样。


2020 年代的区块空间战争


应用程序和基础层之间的权力斗争不可避免。基础层通过交易费用获取价值(即使费用本身正在流失,货币溢价愈发难以维持),并提供安全性和用户群作为回报。

拥有忠实用户群的成功应用也会寻求自己的价值获取方式,并对如何最好地为用户服务施加更大的控制。换句话说,应用程序想分享区块链的成功根基:体现在原生代币需求中的货币溢价。

这个拼图中有几个关键部分:交易发生在哪里(起始点)?谁掌控区块建设过程(将外部性转化为价值捕获)?用户的意图是什么?以及谁在制定货币规则?

为区块链创造价值的交易始于应用程序(或钱包)层级。用户需要的是应用,而非区块链,因为他们不是理想主义者,而主要是实用主义者。这一力量必将导致一种局面:专门针对应用程序的区块链成为一个执行选项。

这就提供了更广泛的价值获取能力,可以更好地在设计中进行取舍,从而能比标准化层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基础层目前仅在最后一个因素即货币规则方面具备优势。而这个优势也是暂时的。请看另一段历史:

在许多方面,我们可将基础层比作大英帝国和英镑。18 世纪后期,美国殖民地因苛捐杂税揭竿而起,反抗英国统治者。这导致了波士顿倾茶事件和美国独立战争,世界史上最伟大的「超级应用」就此诞生。

近 200 年后,大英帝国在二战后崩溃,英镑失去储备货币地位,美元取而代之。这也导致许多国家逃离帝国,印度成为下一个最显著的超级应用备选者。这是真正的范式转变。当基础层成为强弩之末,应用程序会伺机而动,反客为主,双方的冲突一触即发。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于大英帝国崩溃后的全球贸易,这些国家仍在进行交易。推动范式转变并不意味着要抛弃原来的基础层,而是通过虹吸它们的能力,为自己获取价值。对区块空间的需求是驱动协议价值获取的动力,而用户终端(超级应用)将决定需求的来源和走向。

这将推动应用程序的价值增长,因为更大的选择权对应着更频繁做出盈利决策的能力。胖应用理念并非空中楼阁,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具备最高可能性的范式转变情景。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将成为可组合性的垄断者。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9568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