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13 10:01

揭秘内蒙古120亿特大洗钱案,为何虚拟货币屡成犯罪帮凶?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虚拟货币具有可匿名、难追踪、交易便捷以及全球流通性等特点,成为洗钱的新通道。并且,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越来越复杂和隐蔽,甚至有的团伙选择更加复杂的DeFi路径。

文:徐赐豪

来源:财联社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近日,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局科尔沁分局成功破获一个利用区块链网络兑换数字虚拟货币洗钱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63名,涉案金额高达120亿元。

事实上,这是国内今年以来第二起特大虚拟货币洗钱案。今年9月,湖南省衡阳县公安破获“9.15”特大洗钱案,涉案金额400亿元。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虚拟货币具有可匿名、难追踪、交易便捷以及全球流通性等特点,成为洗钱的新通道。并且,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越来越复杂和隐蔽,甚至有的团伙选择更加复杂的DeFi路径。


1虚拟货币洗钱案件高发


12月11日,据通辽市公安局官方公众平台“平安通辽”消息,今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向通辽市公安局科尔沁分局下发预警称,犯罪嫌疑人石某园的建设银行卡资金流水异常,月流水交易量1000余万元,涉嫌洗钱犯罪。

经侦查发现,这是一个通过利用虚拟货币交易兑换,帮助境内外犯罪集团洗钱的团伙。自2021年5月开始,以犯罪嫌疑人季某、张某、王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利用境外聊天软件飞机(Telegram)串联发展下线人员,将涉嫌网络传销、涉诈、涉赌等犯罪资金通过波场链(USDT-TRC20)、以太坊链(USDT-TRC20)转换为虚拟数字货币泰达币(USDT),最后利用通过其招募的众多不法人员注册匿名区块链账户地址,兑换人民币付给上游犯罪集团金主,从中攫取非法利益。

该犯罪集团利用虚拟币交易的方式洗钱金额高达120亿元。目前,犯罪嫌疑人洪某某等63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共收缴违法所得约1.3亿元,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国内公安部门破获多起虚拟货币洗钱案件,案件数量呈现增长趋势。

2020年Plus Token网络传销案是目前涉案金额最大的虚拟货币洗钱案件。据Chainalysis追踪分析,大约80万ETH和4.5万BTC被转移到了PlusToken的地址进行洗钱,涉案金额超400亿元。

今年9月26日,湖南省衡阳县公安首次通报“9.15”特大洗钱犯罪集团案。该犯罪团伙涉嫌利用虚拟币交易洗钱金额高达400亿元,成为目前第二大的虚拟货币洗钱案。

据公安部发布的信息,2021年全国公安机关破获虚拟货币洗钱案件259起,收缴虚拟货币价值110亿余元。

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反诈骗中心主任陈捷忠接受《半月谈》采访时表示,一方面,虚拟货币体现为一串字符和数字,可点对点发送,具有可匿名、追踪难、交易便捷等特点;另一方面,虽然我国明确禁止虚拟货币发行融资和兑换活动,但由于其他国家和地区默许虚拟货币流通,虚拟货币与全球货币可自由兑换,方便跨境清洗资金,成为洗钱工具。

在科技部国家科技专家、方融科技高级工程师周迪看来,虚拟货币成为洗钱高发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在技术方面,虚拟货币的去中心化让其不受外汇管制,逃避金融监管。分布式让其在全球任何网络节点活动,监管难度很大。虚拟货币由于双向匿名、点对点交易、便捷快速、全球流通、交易模式的复杂性、交易之后的不可撤销性、持有方式的多样性、价值认定标准存在争议性等特性,难以控制其资金流向,使其非常容易被犯罪分子所利用。虚拟货币的查询调取也很复杂,给取证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在商业方面,虚拟货币成功地利用了人们的投机心理,以“风口”“暴富”为诱饵,从而招募众多人员注册匿名地址,为其洗钱提供便利,兑换人民币付给上游犯罪集团金主。


2作案手法越来越复杂、隐蔽


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Chainalysis发布的《2022加密货币犯罪报告》显示,在2017年到2021年,全球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累计达到约330亿美元;2019年,利用加密货币洗钱的金额高达100亿美元,这个数字在2021年也达到了86亿美元。

根据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 发布的“2021年年度虚拟货币反洗钱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未受监管的跨境流动虚拟货币价值达417亿美元,较2020年增长138%。

在成都链安创始人兼CEO杨霞看来,随着我国对各种传统洗钱手段的持续高压打击,犯罪分子越来越倾向于使用虚拟货币作为洗钱的资金流转渠道,并且虚拟货币的洗钱方式正针对不同的目的升级发展。

“目前主要发展趋势分为两种,一是针对上游犯罪提供代付和洗钱等服务的集中洗钱平台,这些平台的主要目标是为多个不同的上游犯罪团体提供有一定规模和比较稳定的渠道和服务,他们的手法主要是使用大量的资金和复杂严密的交易进行洗钱。其次则是为盗币、虚拟货币诈骗等提供一次性资金转移的各种‘洗钱通道’,这些通道的提供者更注重通道中各个节点的隐蔽(通常通过匿名性实现)和安全(通常通过去中心化体现)。”杨霞向元宇宙NEWS记者说道。

PeckShield派盾AML负责人吕品也向元宇宙NEWS记者表示,目前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的路径更偏向于难追踪、更加复杂的DeFi路径。

“自2022年8月混币平台Tornado Cash被纳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 制裁名单后,根据我们所收集的数据来看,转入Tornado Cash的‘黑钱’在数量上有所减少,但也出现了其他一些新的之前不太常用的虚拟货币洗钱路径。”吕品向记者说道。

他举例解释,利用跨链等工具将“黑钱”跨到BTC链上再转入ChipMixer等混币器;通过观察,发现一些黑客或者是帮助其洗钱的“组织”已经掌握或具有一定对DeFi协议的理解和认识,以及中心化机构常用的冻结制度,他们会将容易被冻结的USDT、USDC等稳定币转换为其他不容易被冻结的代币,或者将“黑钱”抵押到例如Curve这样的去中心化协议中。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9314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