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07 09:52

Meta为扭转元宇宙颓势做了哪些收购?

1.9万

作者|Chenglin Pua(马来西亚)编审 | 于百程 排版 | 王纪珑琰

元宇宙在2021年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其中最激进的莫过于Meta。Meta为了元宇宙而不惜更改名字,重新树立品牌形象,并为元宇宙投入大手资金。但在2022年,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公司业绩上,Meta都遭遇了重击。此前01元宇宙写了一篇《Meta布局元宇宙的5大阻力》,分析了Meta在布局元宇宙上的阻碍。实际上,Meta为了让其元宇宙布局道路顺畅,“买买买”了许多公司。那么Meta为了扭转元宇宙颓势做了哪些收购?

表1:Meta在元宇宙相关领域的部分收购

资料来源:01元宇宙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Meta希望加强虚拟现实头显布局


2021年12月22日,Meta收购了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专门从事液晶镜头的小型团队ImagineOptix。ImagineOptix靠着开发液晶镜头显示器而声名鹊起,其液晶组件可以帮助虚拟现实头显的镜头变得更加轻薄。Meta收购 ImagineOptix的具体金额没有披露,但ImagineOptix在液晶技术方面的工作可能对Meta来说是无价的。 

ImagineOptix靠着开发液晶镜头显示器而声名鹊起,该公司生产的液晶组件又薄又轻,可以用来代替由玻璃或塑料制成的较厚透镜,这既有助于缩小虚拟现实头显的尺寸,又允许光学元件利用电子装置改变焦点。 这项技术可以用于自动校正用户视力的虚拟现实头显上,并根据用户需求调整焦点,或者,正如Meta在2019年通过其Half Dome虚拟现实头显原型机所展示的那样,利用这项技术生成变焦光学解决方案来缓解用户在虚拟现实中产生的眼睛疲劳症状。ImagineOptix专注开发微型投影模组,微型VR/AR光学元件、激光雷达元件,其光学投影方案可用于C端电子产品、汽车、远程通讯、特殊设备、建筑照明、安防、娱乐等领域。

Half Dome虚拟现实头显原型机

资料来源:Digital Trends

根据美国数据分析公司PitchBook的报告显示,ImagineOptix自2004年成立以来仅筹集了不到2000万美元的资金,2020年2月,该公司获得了一轮500万美元的融资,其公开估值达到6000万美元。这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并未公开,ImagineOptix首席执行官艾琳·克拉克(Erin Clark)仅将其称为“全球公认的品牌”,The Information认为这个投资者可能是Meta。

表2:ImagineOptix的过往融资信息

资料来源:01元宇宙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Meta收购了ImagineOptix之后,游戏开发商Valve起诉ImagineOptix,声称其违反了一项100万美元的贷款协议。Android Central的报道显示,此前Valve已经向ImagineOptix投资了数百万美元。而后Valve和ImagineOptix在庭外解决了他们的纠纷。Valve是Meta旗下的虚拟现实公司Oculus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此前已经发布了未来虚拟现实头显的专利,这些头显使用的镜头与Oculus制造的镜头类似。 


Meta收购触觉反馈技术初创公司Lofelt


2022年9 月 3 日, Meta 又收购了一家触觉反馈技术初创公司Lofelt。Lofelt公司曾在移动端和 PlayStation 5 游戏中开发触觉反馈技术的相关工具。Meta 收购 Lofelt 公司主要是为了实现 Meta 在虚拟现实领域的相关目标,并继续深耕元宇宙体验。

表3:Lofelt过往融资信息

资料来源:01元宇宙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Lofelt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初创公司。Lofelt开发了一款名为Basslet的腕带,产品宣传语为“可穿戴式低音炮”,该产品可提供与用户所听的音乐相匹配的触觉效果。

Basslet腕带

资料来源:Lofelt

Lofelt进一步开发了Lofelt Studio,允许开发人员为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游戏控制器创建精细的触觉效果。Lofelt的技术还被应用到了雷蛇的Nari Ultimate游戏耳机中,能将音轨转换为触觉效果。

Meta表示,未来Meta有望把Lofelt的技术引入到其VR手柄、EMG腕带和触觉手套等产品中。


Meta收购三家VR游戏工作室


2022年10月,Meta举行了年度 Connect 大会。在会上,Meta除发布新款 VR 头显 Quest Pro 外,还宣布收购 Armature、Camouflaj 与 Twisted Pixel 三家游戏开发商。Meta表示,这三个工作室目前是Meta的VR发行商Oculus Studios的一部分,但并未透露这些工作室未来的动作。Meta 表示,这些工作室将致力于“将雄心勃勃且具有前瞻性的游戏引入VR”。

Camouflaj成立于2011年,是冒险游戏《Republique》的开发者。Camouflaj于11月3日将其原本PlayStation VR 独占的《钢铁侠 VR》带入Quest 2 头显。Armature Studio 则由《Metroid Prime》(《银河战士》)系列的主要成员于2008年创立,曾参与开发《Recore》(《核心重铸》)和《Where the Heart Leads》(《心之所向》)等游戏。2021年,Armature Studio则是将生化危机 4 发布到 Quest 2中。Twisted Pixel 曾归微软所有,并以Xbox游戏而闻名,旗下作品包括《木偶快枪手》(《The Gunstringer》)《宠物外星人》(《The Maw》)《爆炸人》(《Splosion Man》)等。

Meta的CEO扎克伯格曾表示,软件和服务才是Meta真正希望赚钱的领域。VR头显的定价只是“保本”,为的是让更多人通过购买硬件体验元宇宙。在扎克伯格看来,Meta的目标是让尽可能多的用户加入元宇宙,这样才能建立一种全新的社交体验。VR游戏的营收也支撑起了这种热情。Meta 2022年10月的数据显示,用户在Quest Store中的游戏和应用上的支出已达约 15 亿美元,并且在近 400 款游戏中,约有三分之一的游戏收入至少为 100 万美元,更有超过 30 款游戏收入超过 1000 万美元,而这一数字在 2022 年 2 月还是 22 款。部分爆款游戏展现出了惊人的吸金能力:《剑与巫术:游牧民族》两天收入达到100万美元,《生化危机4:VR》在发售后24小时内的收入高达200万美元。而近期发售的《BONELAB》在1小时内就售出大约2.5万份,营收达到了100万美元。

实际上Meta曾先后收购了9家VR工作室。当中包括了2019年11月收购《节奏光剑》(《Beat Saber》)的开发商Beat Games,于 2020年收购了《阿斯加德之怒》(《Asgard’s Wrath》)开发商 Sanzaru Games,同年又收购《回声》(《Echo VR》)开发商 Ready At Dawn。2021年还陆续收购《冲锋》(《Onward》)开发商 Downpour Interactive和《Population One》开发商 BigBox VR等等。

然而,Meta的激进收购计划会产生一个问题,即Meta是否对VR软件市场产生了反竞争影响。


Meta的收购遭遇反垄断调查


2021年12月17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Meta 收购热门虚拟现实(VR)健身应用 Supernatural 的交易展开深入反垄断调查,该收购金额为4亿美元。《Supernatural》是由Within于2020年4月在Oculus Quest上推出的健身应用,Within是一家专注于VR和AR的沉浸式体验的科技公司。《Supernatural》这款基于订阅的健身应用的人气持续增长,曾被评为《时代》周刊2020年最佳发明之一。

Within(前Vrse)于2014年成立于洛杉矶,是一家VR内容开发商。2018年年底,Within推出了第一款AR应用《Wonderscope》,该应用主要针对儿童,让他们可以与故事中的角色交谈从而积极参与到体验中,享受栩栩如生的故事体验。2020年,Within面向Oculus Quest平台发布其VR健身应用《Supernatural》,并在之后发布了不少更新。此外,Within还曾与环球音乐、21世纪福斯、《纽约时报》等达成合作,开发虚拟现实的相关内容。

事实上,这并非是Meta第一次受到FTC的指控,FTC于2020年对Meta提起诉讼,指控该公司通过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在一定程度上垄断了社交网络市场。

2022年8月7日,Meta 同意推迟完成对Within的收购。Meta公司表示,同意在2022年底前,或在法官决定这起诉讼案件是否可以继续进行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之前,不完成这笔交易。

主审该案的法官Edward Davila已安排在2022年12月举行一次为期两周的法庭听证会,并将在2022年年底前做出裁决。


Meta的收购引起监管注意


Meta想要统治元宇宙的野心路人皆知。为此,Meta不仅在研发上投入巨资,也在积极地收购本领域内有潜力的初创企业。但是,Meta试图收购Within却遭到了FTC的阻击,这也许说明了美国反垄断政策的思路正在发生转变。美国正在对监管竞争、并购、科技产业以及大型科技企业收购初创公司的做法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

FTC主席Lina Khan此前曾写了一篇论文,认为美国近几十年来的反垄断政策过于狭隘,总是将低消费价格作为衡量伤害的唯一标准,却忽视了选择、竞争和创新,并指出亚马逊就是这方面的范本,因为它利用自己在电子商务的市场力量来压低价格,而不是抬高价格。虽然此论文未必正确,但此论文确实可能催化了美国在反垄断政策方面的讨论。当然也不排除美国过去十年领先的科技公司变得更大了,又或是科技对生活的作用日益凸显等原因导致美国重新审视对于科技业反垄断的调查以及监管。

与此同时,人们对拥有大量市场份额的公司的态度出现了普遍转变,特别是科技领域的公司,大家日益关注科技领域的收购数量。过去几年,大型科技公司在过去十年对初创公司进行了数百次收购,但许多都没有接受过审查,这是监管的失败,因为这些公司正在收购或扼杀任何对自己可能构成竞争威胁的初创公司等。这些事件的发生都促使了美国对于收购监管的重新思考。而Meta的“买买买”也就得到了关注。

FTC认为Meta不能收购Within,因为Meta占据着(或将要占据)VR的统治地位,而Within则主导了(或将要主导)VR健身。实际上早前Meta收购ImagineOptix以及多项收购案就引起了监管方面的注意。例如虚拟现实游戏开发商Beat Games和BigBox VR,由于收购金额较小,因此并没有受到监管机构的太多关注。与Within相比,ImagineOptix的收购成本可能要低得多。但从长远来看,它对2022年及以后的虚拟现实行业发展的影响可能会更大。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9214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