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02 12:55

剧本杀傍上AR,空有噱头

4.2万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马舒叶,编辑:谢中秀,

AR给剧本杀带来新故事。打开小红书、微博等平台,来自北京、杭州、成都的用户均在激动地表示,终于/居然有AR剧本杀了。

也有不少用户直言,“代入感超强”“全员哭成狗”以及“真黑科技”......

在北京某剧本杀门店体验了一次AR剧本杀的达方向燃次元回忆道,“戴上AR眼镜,剧情可以在面前视频直观呈现,再搭配上氛围感满满的音乐。”这种“沉浸式”的体验让达方在“打本结束”后还“哭得不能自已”。

但也有人表示质疑。体验过AR剧本杀的大白就吐槽,“很鸡肋。”除了开头和结尾将剧本的非核心情节用AR演绎出来,其余时间依旧是读本,似乎纯“为AR而AR”。

图/玩AR剧本杀 来源/达方提供

“AR剧本杀”,即通过AR技术(增强现实),将虚拟内容,包括声音、影像与剧本杀进行实时融合。目前AR剧本杀也不仅出现在传统剧本杀门店,大型景区、商场也在积极与剧本杀,甚至AR剧本杀相结合。

资料显示,在“万物皆可沉浸”的风潮下,文旅产业亦高调拥抱AR剧本杀。在杭州、南京、成都等网红城市,出现了“文旅+AR剧本杀”的新模式。比如2021年,杭州推出了全国首个AR户外实景剧情密探游《南宋记忆》,基于千年历史的吴山打造了AR解密旅游线路。

但坦承来看,正如部分用户抱怨的那样,AR剧本杀噱头更大于实际

除了上述小红书用户提到的AR在过程中仅体现在部分文字方面,定制剧本杀作者七柒也向燃次元指出,“特别当AR技术应用到大型景区,实时定位不准确,就很难及时触发线索,影响玩家体验。”

燃次元注意到,AR剧本杀的剧本似乎也十分短缺。在小红书、微博等平台提到AR剧本杀的内容,几乎都是晒出相同的图片,提及同一剧本。12月1日,燃次元在大众点评以北京为定位搜索“AR剧本杀”,信息显示门店提供的亦是同一剧本。

在供应短缺之外,技术是AR剧本杀最大的亮点,但明显也是目前最大的难点。AR技术开发者瀚蓝直言,由于缺乏大型AR技术公司的入局,目前来说,用于剧本杀的AR技术仍不够成熟,交互的精准度不足,现在市面上的AR剧本杀大多停留在“空有噱头、名不副实”的层面。

七柒亦无奈地表示,有的剧本为了吸引眼球,“生拉硬凑”一些最基础的AR技术应用到剧本里,但“用手机扫描出视频对玩家来说并不新鲜”,而“虚拟人制作本身也并不精美,甚至人形都很粗糙”。

剧本杀躺在风口,却也摇摇欲坠。数据显示,根据艾媒咨询数据表示,2022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可达到238.9亿元,同比增长40.4%,2025年这一数值将达448.1亿元。

但接连不断的风波、监管,以及难以预测的市场,让剧本杀无法高枕无忧。近年来,行政机关的监管使得剧本杀的经营和管理门槛大幅度提高,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2022年剧本杀行业新增企业数量为4年来最低,行业现存企业数量仅有1万多家。

AR能给这寒风中飘摇的剧本杀带来确定的、新的增长空间吗?或许可以。

但或许正如一位用户所说,刚开始肯定也没多身临其境,但“发展下去说不定会很好玩”。AR剧本杀要想成长起来,仍需发展,而技术、内容都是AR剧本杀想要成功必须解决的问题。


AR风刮向剧本杀


“北京终于有AR剧本杀了。”今年11月,达方和朋友抢先体验了北京首家AR剧本后,难掩激动,兴奋得在朋友圈分享。

“一进店,我就被AR眼镜震住了。”达方表示,进店后每个玩家都会领取一个AR眼镜,戴上去轻轻巧巧,而等一开本,达方发现用AR眼镜对准剧本里的线索卡,通过扫描卡后的二维码,眼前就迅速投递出了3D影像,“再配上眼镜自带的扬声器,氛围感简直拉满。”

对于奔着“新奇”来的达方而言,他委实收获了不少惊喜,“省去扣厚厚本子的时间,一扫线索卡就是影像演绎,再搭配音乐,代入感非常好。”

此前,达方也玩过VR剧本杀,但相对轻巧的AR眼镜而言,VR设备“更笨重,摘带还有眩晕感”,体验感和AR“比不了”。

积极向AR剧本杀敞开怀抱的,不只是剧本杀门店,景区、线下商场也在伸出橄榄枝

作为剧本杀爱好者,方欣也在去年体验了户外实景剧情密探游《南宋记忆》,并专程参与了南京时尚莱迪广场的国内首个元宇宙题材AR剧本杀。

在参与《南宋记忆》后,方欣直言自己“找到了新的剧本杀打开方式”,在贯穿杭州鼓楼,从吴山到河坊街的剧本杀游玩路线里,方欣可以身穿古装,戴上耳机听剧本,一边用手机里的APP和古人“范成大、鲁智深”互动完成任务,包括蹴鞠、赏灯、吟诗,还能用软件扫描出AR技术复原的古代场景,“感觉自己是真的穿越了”,一边游玩,一边解密。

今年,苏宁影城也宣布结合风语筑企业的VR/AR虚拟现实技术等,探索“元宇宙+影院+剧本杀”的泛娱乐商业新模式,方欣体验的正是这类剧本杀。

方欣向燃次元描述,整个商场都变成了剧本杀场地,玩家一进商场,就通过AR扫描,认领投射在屏幕里自己的虚拟形象,通过APP里的AR地图能寻找触发线索的装置,还有实时语音互动,“比如敲击一下就能通过声控触发线索,用偏光镜能在普通的物体表面看到隐藏线索。”这让方欣“过了一把福尔摩斯瘾”。

图/AR剧本杀《南宋记忆》 来源/方欣提供

热闹的不只是消费者,剧本杀创作者也感受着AR剧本杀的新变化

让方欣“过了一把福尔摩斯瘾”的剧本杀正是出于七柒手下。作为国内当前为数不多的定制AR剧本杀作者,七柒告诉燃次元,从去年年中开始,找她定制剧本的排期已经排到了3个月后,巅峰时期她同时会操作3-4个项目,大都来自大型景区、商场、度假山庄,甚至知名大型主题公园等等,除此之外,同期至少有3-4个项目“找过来想合作”。

七柒表示,引入AR技术,让玩家通过AR扫描技术扫描指定图案获取音像线索,一方面迎合了玩家的好奇心,增加了玩家的探索快感和兴奋感;另一方面也能减轻DM的工作,通过虚拟人NPC代替部分NPC的活动,“直观的视觉冲击效果远胜于纸质的呈现。”

00后AR剧本杀创业者张朝哲,则在毕业前聚集起一个创业小组,想为自己所学的AR/MR技术寻找一个突破点。今年5月,张朝哲与珠海某购物中心合作,通过手机端AR,在商场一层设置定点打卡,让玩家通过便携AR做任务获得道具,当天登录APP的人次高达上千人。

对此,易观分析文化消费行业资深顾问廖旭华表示,AR剧本杀可谓“三赢”,一是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加沉浸的新的消费选择;二是能帮助店家打造差异化和“高级”感,在用AR剧本杀引流的同时,也带动了店内传统本的销售;三是对AR技术开发商而言,也能提供切实的落地场景。

无疑,AR剧本杀“风已渐起”。


噱头大于实际


在风起背后,AR剧本杀问题更多。

张朝哲直言,现在不少AR剧本杀无非是将原先火过一段时间的VR剧本转成AR剧本,换了一种内容呈现的媒介,但玩家的体验并没有实质性的提高,“不少人打着AR的旗号,实际上还是扫码看视频,通过手机线上拿线索的老一套,全无新意。”

大白也吐槽道,“玩过后感觉AR技术很鸡肋。”大白指出,他玩的剧本有蹭AR噱头之嫌,除了在读剧本的开头和结尾,为了融合AR技术,将剧本里的非核心情节用视频演绎出来,中间全程读本,而如果去掉“看起来科技感满满”的AR眼镜,“剧本质量并不高。”

技术的新问题,和内容的老问题困扰着AR剧本杀

“现在使用在剧本杀中的AR技术还不够成熟,”七柒表示,AR技术精确度不够是最大的问题,由于AR技术本身的优势在于通过技术实时互动,增强现实,因此对互动的精确度要求极高。

七柒告诉燃次元,户外AR剧本杀要引导玩家边游玩边走到安装好相应互动装置的物体旁,触发线索,完成互动,这要求AR技术适配实时定位装置,但不少景区远在深山,信号不好,再加上不同手机型号,不同运营商都会导致玩家到了线索的指定位置,却无法触发线索。

“这对玩家体验感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灾难。”因此,七柒往往更建议商场等大型线下场所通过机械及智能互动装置设置线索,“不仅全年龄层使用,还不容易出错。”

张朝哲亦表示,单从技术角度而言,现在大部分AR剧本杀的技术应用止于AR定点投放,初级是提前制作好视频,玩家扫描即可播放,稍高级就是提前制作好的虚拟人NPC演绎,这些都不难,难得是把虚拟人做的精细真实,还要达到“实时”的高效率。

此外,当前不少AR虚拟人写实感不够,甚至逼真效果“不如动画”,并且“有的虚拟人做得非常粗糙,更不用提美感。”七柒直言。

但这些都是表象。作为技术人员,张朝哲对AR剧本杀有更高的期待,也有更深的遗憾,AR实时交互带来的真实感并没有得到呈现,无论是AR地图展示,还是AR案件回放,都未触达AR的核心技术优势。

理想的AR剧本杀,应该是戴上AR眼镜,就进入电影《头号玩家》的世界,张朝哲表示,“举个例子,真实的你挑了挑眉,虚拟世界中的你实时挑眉,而对面的玩家虚拟形象立刻进行反馈。”如果做不到,就很难让玩家真正得“惊喜”,更别提撬动更多资本入场了。

缺乏优质创作者,优质内容不足是AR剧本杀的另一个关键问题

“引入AR剧本杀,对创作者本身的要求较高。”七柒表示,要写AR剧本杀,特别是基于大型户外实景的剧本杀,要求创作者要懂AR技术,能够结合不同景区的设置向合作的技术公司提需求,“包括在哪里应用何种技术,达到何种效果。”同时还要具备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设置贯穿整条景区游览路线,层层递进的解密之路。

比如,玩家一般通过AR地图导览,到达指定地点就能触发线索,但户外场景广阔,容易产生玩家虽未完成任务,但误打误撞经过触发,对此,程序员出身的七柒想出一个办法,“设置定时刷新,即系统每隔10秒刷新,游客要停在触发范围内3秒,才能判定。”

图/创作者在景区踩点 来源/七柒提供

除此之外,创作者还要实地考察路线,不断熟悉景区建筑、设置,再考虑以何种形式与AR技术结合“玩起来”,最多的一次,为了写好台儿庄景区的AR剧本杀,七柒来来回回去了好几趟,最长一次待了半个月,由于景区太大,走两个小时才逛了三分之一,还要在一个剧本中将“景区里的古代、近代、现代三类建筑结合起来。”

重重问题,困扰着新生的AR剧本杀。


AR能否带动剧本杀?


近几年,剧本杀火速发展。美团研究院的一份数据曾指出,截至2021年4月,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已从2019年的2400家飙升至4.5万家,3年时间翻了3倍。

不少消费者也表示,剧本杀门店越来越多,身边也越来越多人聊到剧本杀,邀请一起去玩剧本杀。

但危机也困扰着剧本杀行业。近两年,质疑、丑闻、乱象围绕着剧本杀,监管也成为行业的关键词。2022年6月,文旅部、公安部、住建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还发布通知,将线下剧本杀和密室逃脱作为剧本娱乐经营行业新业态纳入监管,并设置一年过渡期。

剧本杀门店倒闭、退潮、亏本的消息也时有传出。

为了生存,剧本杀亦在求新、求变,以图招揽和留下用户,从“全息投影+剧本杀”,到曾带起风潮的“VR+剧本杀”……花样百出。如今,这一新尝试的任务,交到了“AR+剧本杀”的手上。

图/商场AR剧本杀 来源/张朝哲提供

只是AR剧本杀能担此大任吗?这很难说。

AR剧本杀仍未壮大。12月1日,燃次元以“剧本杀”为关键词在大众点评进行搜索,得到结果约有3198个,但以“AR剧本杀”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结果仅有116个。

燃次元搜索各大社交平台也发现,当前开发AR剧本杀服务的平台虽多,但AR剧本并不多,以北京为例,提供AR剧本杀的门店内大多只有1-2个剧本可供预定,市场上更多的是平台与景区、商场在限定期间的合作活动,更无专门的AR剧本杀发行方。

张朝哲告诉燃次元,除了提供AR剧本杀定制服务外,他还开了一家实体剧本杀门店,“毕竟普通的剧本杀店一次能更新几百个本,如果门店半年更新一个AR本,很难得到市场声量。”

在张朝哲看来,“现在AR剧本杀技术不成熟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大厂没有进入剧本杀赛道,小厂人力有限,投入不足,难免乏力。”将剧本杀与AR眼镜应用结合起来,或许是一个可能的方式,剧本杀既有充足的C端消费需求,也有B端门店的变革动力,无疑是AR眼镜应用可考虑的场景之一。

当前谷歌、华为等都在着力开发AR眼镜。易观分析的数据也显示,第三季度国内消费级AR眼镜销量已达数万台,Nreal、雷鸟创新、Rokid、小米米家、INMO分列销量前五。今年以来, Nreal、Rokid等消费级AR眼镜厂商都陆续收获高额融资。近日,罗永浩创立的细红线科技 (Thin Red Line) 也宣布拿下约5000万美元的天使轮。

此外,“最直接的方式是和大的传统剧本杀发行商合作。”张朝哲补充道,“通过和剧本杀的龙头企业合作,在店家聚集的展会上进行推广,可以帮助AR剧本杀迅速铺开规模。”如果只依靠一两个店铺进行AR剧本开发,无异于“杯水车薪”。

这些都是理想状态下的想法。但回到当下和现实,AR剧本杀和剧本杀还得解决自己的问题

廖旭华表示,当前剧本杀行业内部过度“内卷”,整个行业内耗严重,甚至经常会有过度竞争,比如长期免费本长期亏损低价本等等,激烈竞争下使得服务能力良莠不齐,而要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能力的店家坚持做好内容和服务,用市场的力量逐步优化生态。

在七柒看来,无论是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还是混合现实(MR),剧本杀想要获取更多玩家,写出好剧本,做好用户体验才是根本,毕竟“AR始终是辅助”,而这一点,似乎恰恰是最难的。

AR剧本杀想要引领剧本杀新风潮,没有那么容易。

参考资料:

《从剧本杀到新类型电影,有些人“杀”得真在行》,来源:中国版权协会。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9139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